电影世界大抽奖

穿越重生 | 熊猫胖大

稀里糊涂的,左小右得到了一块手表。这手表不简单,竟然拥有穿梭电影世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孝心

电影世界大抽奖 by 熊猫胖大

2018-4-11 17:07

“阿右,来得真早啊!”见到左小右,叶问笑容满面。

容不得他不笑,自从昨天收到两年的学费,他拮据的生活就得到了很大改善。昨天把钱交给老婆的时候,看到老婆的笑脸,他非常开心。总算尽到了男人养家糊口的责任。

而带来改变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弟子,叶问自是带着几分感激和欣喜。

左小右很同情这个男人,穷困的境遇把一个武术宗师逼到这种地步,真是时代的不幸。

“师父,早。”左小右笑笑:“今天师父气色很好。”

“是吗?”叶问开怀一笑:“托福,托福。”

托谁的福?心照不宣。

……

“我们咏春呢!是攻守合一的。一攻一打,是以最短的时间去击倒对方的。”

“看,这就是摊打。”

“连消带打,日字冲拳。”

“明白了吗?”

“……”

叶问是个很称职的老师,非常有耐心,对左小右不明白的地方可以翻来覆去的言传身教。

左小右跑了十几年龙套,在横店遇到过不少的龙虎武师,倒是学了点强身健体的功夫。再加上来到这个时空年轻了十岁,让他的身体达到了巅峰状态,根基在叶问看来倒也不错,教的就很起劲。

左小右难得有名师指导,学的也很认真。于是师父满意,徒弟满足,短短几个小时,师徒之间的关系就亲近了许多。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左小右正满身大汗的练着木人桩,这时一阵轻缓却略显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一声好听的:“吃饭了。”

左小右停下来,扭头一看,就看到一个个子高高,肚皮鼓鼓,提着木质饭盒的漂亮女人走了进来。

是她,叶问的妻子,张永成。

“永诚,你来啦!”看到老婆提着午饭过来,叶问很高兴,赶紧上前把饭盒接过来,嘴里却在责备:“我都说中午在外面吃了,这么辛苦干什么?我真服了你了。”

“你第一天教徒弟,我想过来看看。”张永成带着大家闺秀的温婉微笑,扭头看向左小右。

左小右在张永成脸上一扫而过,带着几分疑问的看着叶问。

叶问笑道:“阿右,这是你师娘。”

“师娘好。”左小右连忙问好:“我是左小右,师父的徒弟。”

“我昨天听你师父说过了。”张永成眼睛里带着几分感激,微笑道:“阿右,谢谢你。”

“谢什么?”左小右故作糊涂。

张永成却当了真,很诚恳的说道:“谢谢你一次交了两年的学费,这笔钱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师娘言重了。”见张永成也是实诚人,左小右摇摇头:“不管在任何武馆学武术,都要交纳学费。我曾经听说过师父在佛山的大名,知道师父的厉害。所以我一次交那么多学费,只是想多和师父学点功夫,师娘没必要谢我的。”

“是好是坏,我们分得清。”张永成是大家闺秀,善解人意,见左小右不想多说,便不再多言,只是默默把他的好记在心里。

“吃饭吧!”

叶问站出来圆场:“先吃饭。阿右,一起吃。”

“好。”左小右没有拒绝,但是看到从饭盒里端出来的这些饭菜,全是干巴巴的素菜,油水很少。

“师父、师娘稍等。”左小右走出了库房。

“阿右,你去哪?”

“我去买点东西。”左小右快步离开了天台。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张永成轻声道:“阿右身材高大,却一身的书生气,应该是个颇有学识的大家少爷。”

“谁知道呢!”叶问对左小右并不了解:“但阿右聪慧,性情中正平和,很适合传承中国武术。”

“别再提武术了,快去洗手吃饭。”

“听你的。”

不久之后。

“师父,师娘。”左小右提着一堆东西回来了。有一只烧鹅,两只活鸡,一篮鸡蛋,还有一些蔬菜水果。

“阿右,你这是?”叶问和张永成愕然。

“烧鹅是午饭,另外这些东西是给师娘补身体的。”左小右把东西放下,擦擦汗,笑道:“我看师娘气色不太好,应该是长时间的缺乏营养造成的。平时还好,但现在师娘怀孕了,应该多补补。这两只鸡拿回去炖一炖,鸡蛋每天吃两个,蔬菜水果每天都吃一些,合理搭配营养,对师娘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有好处。”

“阿右,你……”叶问和张永成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作为一家之主的叶问更是对张永成心怀愧疚。

“师父,师娘,什么都别说了。”左小右露齿一笑:“徒弟孝敬师父和师娘是天经地义的。不是要吃饭吗!我都饿了。”

张永成看着他,抿嘴一笑。叶问愣了下,旋即大笑:“好,吃饭,吃饭。”

叶问和张永成已经很久没吃过荤腥了,托左小右的福,这只烧鹅直接被他们消灭了大半,吃的肚皮发胀。张永成本就隆起的腹部更显得圆滚滚了。

饭后,左小右本想帮张永成收拾碗筷,却被张永成拒绝了,说这是女人的事,男人不要碰。叶问也泡了一壶茶,道:“阿右,坐下,陪为师说说话。”

“是,师父。”

这个时期的人还保留着大部分的传统,张永成的贤惠在这个时代很常见,只是像叶问这么疼老婆,又落得下面子的男人却比较少见。在左小右看来,叶问这种男人不管放在任何时代都吃得开,没有女人不喜欢这样的男人。

“阿右,喝茶。”

“师父,我自己来。”

以前叶问喝茶,用的都是瓷杯,茶也是好茶,就算不名贵,也非常讲究。但现在生活所迫,就只能用玻璃杯了,茶叶也是便宜的下等茶。

没有人会笑话,因为在这个不幸的时代,绝大部分人都差不多。

“阿右,我看你谈吐斯文有度,应该读过几年书吧!”叶问端着茶杯,笑问道。

左小右略作思索,道:“读过十四年。”

幼儿园两年,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一共十四年。

“哦?”叶问有些惊讶:“读了这么多年书?是在国内还是国外?”

“国内。”左小右道。

“看来你家学渊源啊!”

在这个时代,国内的教育还比较落后。读得起书,读得起十几年书的,几乎都是富贵人家的少爷,最不济也是地主家的孩子,而且必须是诗书传家的地主。所以叶问推断左小右必然是颇有家学的家庭出身。

叶问也是大家公子出身,当年住的是私人院落。后来日军侵华,把他家的房子收走当办公楼使了,由此可见叶问家的房子有多宽敞,多豪华了。

现在遇到一个出身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脾气性格和自己也有几分相似,叶问心生亲切,问道:“阿右,你是哪里人?”

“我是北河人。”左小右什么也没有解释,只是简单的回答问题,至于叶问怎么理解?那是他的事。

“燕赵之地,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叶问感慨道:“难怪阿右你身材如此高大魁梧。”

“师父,北河也有很多矮个子,只是个高的比例比南方要高一些。而且南方也有一些身材高大的人,只从身材看,分辨不出哪里人的。”

“呃……”叶问面色一僵,满脸尴尬的干咳一声,道:“以貌取人,失之子羽。阿右,你教训的对。”

叶问连忙道:“师父,我没那个意思……”

“我知道。”叶问摆摆手,身为一代宗师,这点气度还是有的:“阿右,既然你是北河人,怎么到香江来了?”

左小右沉默片刻,低声道:“双亲亡故,就离开了那个伤心地。”

“阿右……抱歉。”叶问不太习惯安慰人,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啊你,总是问到别人的伤心事。”张永成走了过来,先是责备叶问两句,随后看着低头默然的左小右,带着几分母性的光辉和慈祥,柔声道:“阿右,人死不能复生,别太难过了。若你父母有灵,也一定不希望你这样。”

左小右有点惭愧,他低头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撒谎,不好意思见人。

叶问和张永成对他的印象很准确,虽然已经是三十岁的大男人了,他却依旧有着浓浓的书生意气。

傲骨铮铮,脸皮很薄。

好在接受现代主义教育多年,再加上十几年的社会阅历,倒是不会觉得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但对一些没面子的工作,还是会有抵触心理。

说简单点,有点矫情。

哼哼唧唧的应付过去,左小右说下午还有点事要做,不来学武了。叶问见左小右不来,干脆锁上门,提着那堆东西跟张永成回了家。

此后数日,左小右每天跟着叶问学习咏春拳,并不时的买一些吃穿用度的东西孝敬师父、师娘,让叶问和张永成很是不好意思,却也拒绝不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家所需要的。托左小右的福,最近叶问家的日子过的挺舒服的。

关系近了,总要相互认认门。这天学完功夫,左小右去叶问家里认了下门,看到师父和师娘住的地方十分简陋,心疼的不行。连拉带拽的让叶问一家三口搬到他家里去住。

叶问和张永成哪好意思,连连推拒。但左小右说了一番话,让他们没有了拒绝的借口。

“师父,师娘,弟子在世上举目无亲,蒙师父不弃,收为弟子。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如今师父、师娘生活困苦,弟子若无能力也就罢了,但弟子家有空闲房屋,又怎能眼睁睁看着师父和师娘在这里受苦?更何况,师父、师娘忍心让师弟和你们一起受苦吗?”

左小右一把叶准抬出来,叶问和张永成沉默了很久,最终点了头。

就这样,第二天一早,叶问、张永成、叶准,一家三口搬进了左小右的家。

(

*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