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大抽奖

穿越重生 | 熊猫胖大

稀里糊涂的,左小右得到了一块手表。这手表不简单,竟然拥有穿梭电影世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少女泪(为【轻牛】,为每一个兄弟姐妹加更)

电影世界大抽奖 by 熊猫胖大

2018-4-11 17:07

“没什么。”左小右还是说不出口,想想也够可笑,明明都是一百多岁的人了,明明应该什么都看开了,但事到临头,还是不忍心,还是看不开。

哪怕永生了,我依旧是个人啊!

左小右把战斗服接过来,道:“我去换衣服。”

“啊,哦。”看着左小右走进实验室里的休息间,丫头眼珠咕噜直转:要不要去偷看呢?

在一起生活了一年,丫头偶尔也会在天热的时候看到左小右裸着上身的样子。不夸张的说,左小右的身材实在是太棒了,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跟雕塑似的,颤动起来更是充满了异样的律动和美感,让丫头忍不住口水吞了一次又一次。

半年前,丫头曾带几个女同学来家里玩,当时左小右刚从泳池出来,只穿着一条三角泳裤,那要人老命的身材和肌肉直接让丫头的几个女同学发了花痴。

此后,友尽。

左叔叔是我的!你们这些碧池,敢打我男人的主意,都去死吧!

为了守护左小右的‘清白’,丫头也是蛮拼的。

就在丫头决定去看一眼,只是看‘一眼’的时候,左小右却穿着作战服,从休息间走了出来。

“可恶!错过时机了!”丫头很懊恼。

“嗯?”左小右不解:“你干什么呢?”

“没……没干什么啊!”丫头偷偷的把照相机藏在背后,随后两眼放光的看着左小右被紧身衣包裹的完美身材,偷偷咽了两口口水,道:“左叔叔,你身材真好。”

左小右淡淡一笑:“还行吧!”活动了一下身体,道:“弹性不错,透气性也很好,穿在身上很舒服。”

“左叔叔满意就好。”丫头很高兴,道:“左叔叔,这里还有一副面具,也是配套的?”

作战服是从头到脚完全包裹的款式,只有正面的眼睛、鼻子、嘴巴和脸颊不在保护范围之内,但随着丫头拿出一张同样是纯黑色的面具之后,最后的弱点也没有了。

“这也是纳米生物技术的面具?”左小右把面具戴在脸上问道。

“是啊!”丫头道:“因为是生物技术,所以作战服和面具都可以适度调节大小,让身高一米五到两米之间的人都可以舒适的穿戴。”

丫头指了指自己:“我之前就穿过,裸体穿上感觉最好,就像自己的皮肤一样,无分彼此。”

左小右点点头,感觉到面具紧密贴合面部,没有任何缝隙的舒适,不禁对丫头愈发赞佩。明明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这小脑袋瓜怎么长的?也太聪明了。

该说不愧是龙珠世界的巅峰科技代言人吗?

“就像是长在自己身上一样,很舒服。”左小右剧烈活动了几分钟,愈发感觉到了作战服的出色,但也有些担忧:“丫头,既然是生物技术,这作战服和面具如果长时间穿戴,不会和身体的皮肉长在一起吧?”

“的确有这种可能。”丫头点点头,道:“不过不用担心,我已经对作战服进行了优化,只要不连续穿在身上三天,就不会有任何问题。”顿了顿,丫头笑道:“其实这根本不是问题,人每天总要洗澡上厕所的,作战服不可能连续穿在身上三天,只要作战服离开皮肤一分钟,就会失去对人体的吸附力,之前的吸附就没有了用处……左叔叔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左小右点点头,道:“不过世界这么和平,这种作战服作用不大吧!”

“我也只是预防万一而已。”丫头道:“我不想左叔叔突然被砍了脑袋。”

“……”

抬手揉揉丫头蓬松散乱的头发,左小右道:“你这丫头,对你爸爸也没这么关心过吧!”

“讨厌。”丫头没想到左小右会突然说出这么煞风景的话,心里很不爽,但说出来的话却让左小右愈发难以承受:“爸爸又不能陪我携手共度一生。”

潜台词是:你是陪我共度一生的人,我当然更关心你的安危。

真是造孽。

“丫头,我有话对你说。”左小右摘掉面具,眼神有些冷漠。

“说什么?”看到左小右冷漠的眼神,丫头心中惊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不想拐弯抹角,就直接告诉你好了。”左小右声音低沉,语气中透着绝情的味道:“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之间的年纪也相差太多,而且我是个武道家,注定一生漂泊,四海为家,你和我很难走到一起。希望你能认清这一点。”

“你……”丫头没想到左小右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顿时满腹委屈和气愤:“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我只是实话实说。”左小右闭了一秒钟的眼睛,睁开后,眼神变的更加冷漠无情:“丫头,我决定离开这里,这辈子不再回来。你的防护服,我用不上。”

说完,左小右把面具放在桌上,转身走进休息间,不久后重新换上衣服,把紧身的作战服放在面具旁边,道:“你觉得世界危险,以后就穿着作战服保护自己吧!”

说完,左小右咬着牙,道:“我就不和你父母道别了,再见。”

转过身,左小右就要离开。

“站住!”丫头娇喝一声,左小右停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身。

望着左小右的背影,丫头紧抿嘴唇,眼圈泛红,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为什么这么对我?”

“只是不合适。”左小右知道这时候不能心软,狠心说着无情的话。

“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丫头的声音已经发颤了。

“从头到尾,也只是你一厢情愿,我从没对你承诺过什么。”

“你……你变了,你之前不是这样的。”丫头已经有了哭腔。

“我……”左小右几乎要投降了,但是想到自己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只能一把刀插在良心上,强忍剧痛,冷笑道:“那是因为我需要雷达寻找龙珠,现在我已经找到了龙珠,还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你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说完,左小右扭头,一脸奸诈阴险的表情:“非要让我说出真相,何必呢!”

丫头当场崩溃,抓起一把冲锋枪,对着左小右疯狂射击:“你这混蛋!”

左小右不躲不闪,任其打光子弹,拍了拍衣服上冒烟的弹孔,摇头啧啧两声:“没用的,我可是刀枪不入。”

丫头双眸血红,扛起火箭筒,对着左小右就是一发。

伴随着一声轰鸣,左小右毫发无伤,只是衣服被炸的破烂,散发着硝烟的热气。

“这就算我还你的人情。”左小右扯掉身上的碎布片,淡淡的道:“从此以后,你我再无关系。”

话落,左小右狂风一般冲出实验室,离开了这里。

“左小右!你混蛋——!!!”丫头大吼一声,跪坐在地,仰面向天,失声痛哭:“混蛋!混蛋!!混蛋!!!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百里之外,左小右疯狂轰击着面前的山丘,伴随着轰轰巨响,整座山丘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夷为平地。

看着疯狂发泄的左小右,智子眼中满是痛惜:“左大哥,停止吧!别再继续伤害自己了,不要这样!”

左小右仰天长吼,全身气劲爆发。伴随着一声轰鸣,待硝烟散尽,方圆十米之内,瞬间变成一片废墟。以左小右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深坑。

所有气劲释放出去,左小右无力的仰天而倒,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智子轻飘飘的来到左小右身边跪坐下来,扶着左小右后颈,枕在自己雪白柔软的大腿上,让他享受着传说中的膝枕服侍。

柔软的小手在左小右发间轻抚,智子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温柔,轻声道:“我知道你很痛苦,我知道你是逼不得已,我知道你是为丫头好。所以,不要再痛苦了,好吗?”

左小右失神的望着湛蓝色的天空,喃喃道:“我一开始就不该给她希望的。”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后悔也没用了。”智子柔声安慰:“左大哥,我们以后还要面对无数电影世界,没必要为了这个世界伤害自己,让自己难过。”

“相处久了,哪怕是一只小猫,一条小狗都会生出感情,更何况是人。”左小右微微苦笑:“我还是太心软了,而且我让丫头品尝到本不该有的痛苦滋味,我真是个人渣。”

“你就是个人渣!”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不然怎么会伤害我!”

“丫头!?”左小右和智子震惊万分,急忙四处观望,但目光所及之处没有半个人影,那声音是从哪来的?

“左大哥,你的项链。”智子发现声音是从左小右颈间项链传来的。

“项链?”左小右摸了下项链,惊怒交加:“窃听器!”

说起这条项链,还是丫头在一年前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虽然身处电影世界,但他依旧保留着每年过生日的习惯,而今年生日刚好在丫头家里。被丫头知道他的生日后,丫头就买了这条白金项链送给他做生日礼物。

之前丫头用机枪喷射、火箭筒轰炸,左小右没有防护其它地方,唯独防护了这条项链,所以项链完好无损,却没想到项链被丫头装了窃听器。

一时间,左小右产生了浓浓的日了狗的恶心感。

丫头得意洋洋的笑声传来:“左叔叔,我好像发现了你的秘密。”

“你……”

“不过不用担心。”丫头笑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左小右阴沉着脸:“你想怎样?”

“我要你回来……”停顿了两秒钟:“抱我、亲我、爱……爱我。”

“……”

左小右咬着牙:“不可能!”

“左叔叔,你就那么狠心吗?”丫头语气突然软了下来,充满哀求:“我知道你要走,但我只想在你走之前得到一点点爱,这都不可以吗?”

“动物进入发情期,就会只顾一时痛快,不顾未来无数的痛苦。”左小右冷冷的道:“丫头,别再说了,为我好,也为你自己。忘了我,过你自己的生活。”

丫头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左叔叔,我就那么不招你喜欢?”

“我不想在没意义的话题上浪费时间。”左小右冷冷的道。

“那……你既然要走,把作战服带走吧!”丫头几乎在哀求:“左叔叔,不管你以后去往哪个世界,我都希望自己的力量能给你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别拒绝我,好吗?”

“……”沉默许久,左小右轻嗯一声:“我知道了。”

“那我等你!”丫头语气中又有了活力。

“不必了。”左小右淡淡的道:“你把作战服放在家门前的树下,我会去拿的。”

“这……可是……”

“没有可是。”左小右道:“我不会再见你,那只会害了你和我。”

“……”丫头的声音很失落:“我知道了……我会把作战服准备好。”

“嗯。”左小右摘掉项链,把它放进手表空间,快速朝丫头家疾驰而去。

另一边,丫头看到屏幕上项链信号的消失,眼中带着一丝失落,喃喃道:“左叔叔,就算你真的伤害我,我也不会怪你的。你……太傻了。”

几分钟后,丫头把作战服和配套的面具放在家门前的一棵树下,自己则躲在不远处,静静地守候。

突然间,一道狂风呼啸而过,丫头抬起手臂护住眼睛。

当狂风过去,丫头放下手臂,重新睁开眼睛。

不见了!

丫头双目圆睁,看着不远处的那棵树,树下的作战服不见了。

“左叔叔!”丫头大叫一声跑上前去,哪还有左小右的身影。

丫头失神的瘫坐在树下:“你连最后一面的机会都不给我?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一道银光在身侧闪了一下,丫头回过神来,扭头看去。就见一条银白色的项链静静地躲在浅草中,散发着淡淡的光。

手颤抖着将项链提起来,想到未来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不禁悲从中来,潸然泪下。(

*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