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大抽奖

穿越重生 | 熊猫胖大

稀里糊涂的,左小右得到了一块手表。这手表不简单,竟然拥有穿梭电影世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杀玄冥(第一更,求月票)

电影世界大抽奖 by 熊猫胖大

2018-4-11 17:07

“无忌!”之前驾车的绿袍中年人冲了过来,抬头看了殷素素和左小右一眼,对殷素素点了点头,紧紧护住了小男孩。

“哈哈哈哈哈……张翠山!”飘飘忽忽,宛若鬼魅的笑声炸响。

殷素素满脸凝重,道:“是玄冥鬼夜哭,可以乱人心神,快运功抵抗,不然很容易被他催眠,丧失理智。”

张翠山神色凝重的扬声喝道:“请问是哪路高手?现身吧!”

话音方落,一个灰袍老者破空而来,在半空中翻了两个跟斗,朝张翠山扑来。

张翠山不敢大意,瞬间跃起,运起全身功力和灰袍老者半空对掌。

两人劲气纠缠在一起,割舍不断,双身侧旋,在空中飞速转了数圈,最后落在地上,双掌依旧紧紧贴在一起,功力在彼此体内冲击。

最终还是灰袍老者功力更高一筹,震的张翠山口溢鲜血,灰袍老者自知占据上风,及时一脚踹出,正中张翠山胸口。张翠山闷哼一声,身体倒飞而出,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灰袍老者得意而又不屑的哼了一声,张翠山感觉到双手的寒意,抬起双手一看,一双手掌竟是布满寒霜。

“玄冥神掌?”

就在此时,一个白袍老者破空而来,朝殷素素扑了过去,击出凶狠一掌。

殷素素面色一变,运功就要和白袍老者对掌。

千钧一发之际,一把飞刀电射而至,正中白袍老者手掌。

“哎呀!”白袍老者痛叫一声,半空中抽身后退,落地后腾腾腾后腿三大步,这才站稳身形:“哪个王八蛋暗算我?”

“公子?”殷素素惊讶万分的看着左小右,不敢相信这个白衣书生竟然也是个高手。

“大哥哥,你好厉害啊!”相比之下,小男孩却是满脸崇拜的看着他。

左小右微微一笑,随即看着白袍老者,淡淡的道:“出手偷袭,还偷袭一介妇人和一个孩子,如此为老不尊,真真不知羞耻。”

“小子,你敢坏我好事!”白袍老者捂着冒血的手掌,惊怒交加。眼前这白衣书生不过二十许年纪,竟然有一手如此高明的飞刀术,简直难以置信。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厉害的年轻人了?为什么之前一点消息也没有?

左小右冷哼一声:“笑话,你等偷袭在先,手段下作,小生也不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看你们一把年纪,也不知还能活几年,若不想死后进入阿鼻地狱受苦,我劝你们还是临死前多行善事,死后或可进入畜生道转世轮回。”

左小右这嘴太损了,先是咒他们没几年好活,又说他们死后会下地狱,就算死前多做好事,最多也只是转世后变成畜生,被人圈养,最终成为人类餐桌上的盘中餐。

“小子,你找死!”白袍老者气坏了,虽然一只手受伤不能用,但另一只手却运足功力,朝左小右发出了一道雪白色的有形寒气。

“公子小心!”殷素素惊慌交加。

左小右冷哼一声,单掌击出:“六龟神功!”

一道金黄色气功波自掌心轰然射出,与白色寒气撞在一起,瞬间冲毁了白色寒气,剩余的气功波亦是正中惊骇未定的白袍老者。

“噗”的一声,白袍老者竟是被气功波硬生生在胸口轰出一个血洞,皮肉、白骨、内脏,清晰可见,鲜血飞溅,白袍老者脸上依旧保持着惊骇之色,直挺挺的仰天而倒。

“师弟!!!!”另一边的灰袍老者怒吼一声,纵身而至,扶起已无声息的白袍老者,看到白袍老者脸上的惊恐,以及胸口还在冒血的血洞,不禁面色骇然。

张翠山也从地上爬起来,擦擦嘴角的鲜血,走到左小右身边抱拳一礼:“多谢小兄弟救我妻儿,大恩不言谢,日后张翠山必有所报。”

“张翠山?”左小右面露‘愕色’:“可是武当张五侠?”

“当不得侠名,张翠山惭愧。”

“张五侠哪里话。”左小右露出清风拂面般的微笑:“小生虽不是江湖中人,却也听说过武当张五侠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小兄弟过奖,张翠山惭愧。”

左小右三言两语就博得了张翠山一家三口的好感。灰袍老者见自己竟是被人遗忘了一般,不由冷哼一声,将几人目光引了过去。

张翠山看着灰袍老者,抱拳道:“我想两位一定就是名震江湖的玄冥二老,却不知今日为何对我妻儿下手?”

“二老?”灰袍老者发出一声凄厉的惨笑:“现在我师弟死了,江湖上哪还有什么二老!”目光略过张翠山,集中到左小右脸上,灰袍老者目光如刀:“小子,你是什么人?”

“一介读书人罢了。”左小右抬手一招,就见此前射出去废了白袍老者一手的飞刀倒射而回,被左小右用真气一震,将上面的血迹震散,干干净净的收进了袖袍中。

这一手直接震惊了灰袍老者和张翠山夫妇。

那把飞刀可是插在了三丈之外的木板上,左小右倒吸而回,可见其内力之深厚,简直不下武当张真人,而用真气震散飞刀上的血迹却不损刀身,更是展露了他对真气的精准控制力。

功力深厚,控制力还如此精准,左小右的身份直接被三人打上了神秘的符号,深不可测。

“好好好!”灰袍老者自知遇到了硬茬,带着几分绝望的长笑道:“不想今日竟然遇到如此高手,想必张三丰也未必是你对手。师弟能死在你的手上,不冤。”

“你不必挑衅。”左小右淡淡的道:“武当张真人的大名,小生亦是仰慕,更何况张真人百岁高龄,气度有加,又岂会中你这拙劣之计。”

“哈哈哈哈,小兄弟之言深得我心。”一道真气雄浑,带着回音的男低音传来,下一刻,一位须发皆白,身形富态的道袍老者如仙人般飘然而至。

“师父。”看到来人,张翠山满脸欣喜,带着妻儿上前:“弟子张翠山,拜见师父。”

“拜见师父。”殷素素行了一礼,对小男孩道:“无忌,快叫太师父。”

“太师父。”小男孩嘴甜的叫了一声。

“好好好,起来,都起来。”老道正是年满百岁的武当真人张三丰,今天恰逢他百岁寿辰,本是大好的日子,听说隐居数年的五徒弟张翠山带着妻儿回来给他祝寿,老头本来高高兴兴的,亲自跑下山来迎接,没想到却遇到徒弟和家人被袭击的事情。

幸好有白衣书生出手相救,才没有喜事变丧事。

“小兄弟,好雄厚的功力,好厉害的身手,贫道张三丰,未知小兄弟师承?”

看着眼前的张三丰,左小右心里很想笑,这可是年轻时候的洪金宝。虽然白头发、白眉毛、白胡子,但脸上的皮肤却很红润光泽,真应了那句鹤发童颜。

“小生左小右,世居常山,虽是一介书生,却也久幕张真人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好话人人都爱听,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更是喜欢听好听的,所以古代很多君主,年轻的时候可能很英明神武,但是到老了,却变得昏聩无能。很多人不得其解,其实这就是因为上了年纪,心态转变的原因,最典型的就是三国时期的东吴孙权。

听了左小右一番景仰的话,张三丰呵呵直笑:“小兄弟过奖了,今天是我一百岁生日,等下一定来喝上一杯。”

“正有此意。”左小右含笑点头。

“好。”张三丰很满意,但此时还不是叙旧的时候。扭头看着灰袍老者,张三丰道:“鹿杖客,今日你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有什么好说的?”

“哼!师弟死了,我活着也没意思,有本事杀了我。”

左小右扑哧一笑,随手打开纸扇,摇摇头:“真是好不要脸,既然你活着没意思,自尽便是,何必脏了张真人的手?”

殷素素顿时掩口偷笑,张三丰和张翠山也是强忍笑意,那灰袍鹿杖客脸色忽红忽白,羞怒交加:“小子,你杀我师弟,我要你的命!”

鹿杖客运起毕生功力,双掌平推而出,发出毕生最强劲的一击。

感觉到鹿杖客的拼死一搏,张三丰也不禁面色一变,大叫一声:“小心,快闪!”

张翠山急忙抱着妻儿朝一侧闪避,张三丰也高高跃起躲避,只有左小右不闪不避,发出三尺气墙护体。

但听轰的一声,鹿杖客的毕生气劲撞在三尺气墙之上,三尺气墙深深地凹陷,但只是凹陷了两尺,气劲便完全消散,完美挡住了这一击。

看到这一幕,张三丰大喝一声:“好内功!”

鹿杖客却是面若死灰,因为他看到了左小右手中的银光。

下一瞬间,银光一闪,一把飞刀正中鹿杖客额头,刀气搅碎了鹿杖客的大脑,鹿杖客当场毙命。

一日之内连杀玄冥二老,左小右也算一战成名了。

但左小右并不轻松,三尺气墙居然被鹿杖客击穿二尺,可见这个世界的高手比他想象的更强。以他目前的实力,怕是和张三丰也只在伯仲之间。

不能大意啊!(

*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