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大抽奖

穿越重生 | 熊猫胖大

稀里糊涂的,左小右得到了一块手表。这手表不简单,竟然拥有穿梭电影世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只羡鸳鸯(第二更,求月票)

电影世界大抽奖 by 熊猫胖大

2018-4-11 17:08

在传授智子法术的过程中,乞丐发现智子除了不适合雷法和火法,金木水土四法都可以修炼,而且学的都比较快。尤其是水法,契合度是最高的;其次则是金法。

也许是因为智子鬼神的体质,导致最阴柔的水法和她的契合度高的离奇,她修炼一天水法,就抵得上修炼三天木法和土法,也抵得上修炼两天金法。

至于金法的契合度仅次于水法,想必也是因为智子常年使用开山大砍刀砍人的缘故吧!现如今开山大砍刀虽然不敢说是神兵,但至少也是一件灵器。

武器有灵,自会影响到主人。

乞丐也研究过这把开山大砍刀,首先对砍刀的材质啧啧称奇,说这辈子从未见过这么坚韧的金属,简直就是天生神兵,先天就比其它兵器高出一头。

其次,砍刀虽然还没有诞生器灵,却也有了灵性,而有了灵性,就表明开山大砍刀有了无限进化的可能。更何况开山大砍刀现在就有了不少的特殊能力,就连乞丐都为之惊叹。

有鉴于智子的特殊情况,乞丐以水法为主,金法次之,木法、土法辅助,传授给智子一套行之有效的修炼之法。

经过半年修炼,智子成长喜人。

智子主修水法,正所谓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是最适合疗伤的法术。现如今智子可以用水法在片刻之内就让三寸伤口恢复如初,而且没有任何毒副作用。

但智子不务正业,她修炼水法,居然大部分时间用来洗漱泡澡,或是浇花浇树,让乞丐笑骂她暴殄天物。

有了智子的水法相助,左小右就算有了一个贴身的奶妈。什么时候受伤了,随手奶上一口,瞬间满血复活,爽的不要不要的。

智子次修的金法其实更不得了,自从学会金法之后,那把开山大砍刀就更凶残了。

你见过七尺长的精金刀气吗?开山大砍刀本身就有一米六六,再加上七尺长的精金刀气,一下子变成了将近四米的超长兵器,左小右见了都害怕。

因为有了精金刀气的加成,乞丐又传了智子一招刀法——横扫千军。

现在智子使出横扫千军,方圆三米之内如同风暴一般,擦着就伤,碰着就亡,简直不要太凶残。

相比起来,木法和土法就不值一提了。毕竟修炼时间短,只是一点小门道,还没有完全发挥出两法的妙用。

但是在智子一天天进步的时候,有个人的内心却愈发黯然。

这夜,星光灿烂,明月高悬。

月霜下,聂小倩独自坐在凉亭中,眼神朦胧的望着假山之上,吞吐月光精华的智子,智子那神圣若月光仙子般的出尘之美让她羡慕。想想一无是处的自己,不禁发出一声轻叹。

轻盈的脚步声慢慢靠近,不久停在凉亭外。望着空谷幽兰一般的聂小倩,左小右心中怜惜,加重脚步走了过去。

聂小倩被脚步声惊醒,扭头望去,见是左小右,不禁眉眼含笑:“左大哥,怎的这时还不睡?”

此时已是凌晨,往日左小右早该睡了。

自从修炼雷法之后,左小右身上的雷电气息愈浓,聂小倩越来越承受不住,早在五个月前就不再和他同床共枕。

而智子到了晚上又要吸收月光精华,提升实力,导致聂小倩一到夜间便只能独自一人,对月哀叹。要不是舍不得左小右和智子,她早就投胎转世去了。

“睡不着。”左小右走到聂小倩对面坐下,保持着一定距离,以免身上气息伤到她。

“小倩。”望着眼前佳人,左小右柔声道:“你我相识,已经八个月了吧!”

“256天。”聂小倩轻声道:“八个月又十六天(权当一个月三十天整,别计较细节了)。”

左小右心里柔软的地方被狠狠撞击了一下,轻叹一声:“委屈你了。”

聂小倩轻轻摇头,柔柔的道:“若非左大哥,我早已被姥姥所逼,做那……下作之事。左大哥对小倩的大恩大德,小倩……却只能来世再报了。”

左小右很想将她拥入怀中,肆意爱怜,只可惜他修炼雷法日短,无法控制雷气的外露,若真那样做,只会害的小倩魂飞魄散,连转世的机会也没有。

想到此,只能长叹一声,道:“小倩,是大哥对不起你。”

聂小倩摇头:“我只恨自己不若智子姐姐那般……若是和智子姐姐一样,左大哥也不会如此苦恼,是小倩没用。”

“别说这种话。”左小右安慰道:“智子情况特殊,举世也只有她一个不怕日光、不怕符咒的鬼,你却是不需在意。”

“但小倩终究不能服侍左大哥。”聂小倩内心满是愧疚:“在这里,小倩总是最多余的那个……”

“没有谁是多余的。”左小右打断她的话,柔声安慰:“哪怕你什么也不能做,但只要你在这里,让我看到,让我听到,就是对我最大的鼓舞。哪怕日后你投胎转世,离我而去,你也永远在我心中,不会抹去。”

“左大哥……”聂小倩此生何曾听过如此情话,不禁感动到目光盈盈,几欲落泪。

“跟我来。”左小右不想看到佳人落泪,起身而走,聂小倩紧紧跟随。

书房中,左小右拿出去年买下的那幅画,展开后,聂小倩掩口发出一声轻呼,又惊又喜的望着他:“左大哥,这幅画……”

“这是我去年在街头买到的。”左小右微微一笑:“去年遇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这幅画上的女子。”

聂小倩娇靥若桃,目光幽幽,动情道:“未曾想,我与左大哥早有缘分。”

左小右微微一笑,磨好墨,拿起一支毛笔,在画卷上方写下一句诗。

“十里平湖霜满天。”

念着这句诗,聂小倩眼眸中闪烁着光芒。她本是官宦之家小姐,自幼学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对诗词本就喜爱,左小右这第一句诗便充满了诗情画意,她岂能不喜。

“小倩。”左小右把毛笔放下,示意她来写第二句。

聂小倩心中欢喜,拿起毛笔,蘸上墨,思索片刻,一挥而就。

“寸寸青丝愁华年。”

聂小倩放下毛笔,望向左小右。

左小右微微一笑,提笔写下第三句。

“对月形单空相护。”

想到此前在凉亭中对月形单空相护的场景,聂小倩目光柔柔,写下最后一句。

“只羡鸳鸯不羡仙。”

放下笔,聂小倩望着左小右,眼泛泪光,轻声道:“这幅画是我留下的唯一信物,左大哥,你一定要永远留在身边。若是想我了,就拿出来看一看,就好像我在你身边一样。”

左小右眼睛有些热,深吸一口气,重重点头。

将这幅画卷起,收入手表空间,郑重地道:“我会永远留在身边,谁也拿不走。”

聂小倩动情的想要依偎在他怀中,但刚刚靠近,雷电的气息就刺痛了她。

强忍疼痛,聂小倩最终还是依偎在他怀中,泪珠滑落:“左大哥,小倩要投胎了,你要保重。”

“为什么?”左小右不解,低头看着她,却看到聂小倩的身体早已出现灼伤,却依旧坚强的没有喊出来。

左小右心中震惊,急忙后退两步:“小倩,你……”

聂小倩将嘴角咬出了血,泪光盈盈的望着他:“不能服侍左大哥,小倩终是不能原谅自己……左大哥,小倩转世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左小右紧紧攥着拳头,全身青筋暴起,虎目含泪。

“能!”紧抿着嘴,重重点头:“一定能!”

望着左小右强忍泪光的样子,聂小倩唇角含笑:“左大哥……小倩好爱你啊!”

话音方落,佳人已不在。

“……”

左小右重重坐下,伏首书案,虎躯轻轻地颤抖。

“我也……”声音哽咽压抑:“我也爱你啊!小倩……”

……

“小倩妹妹投胎去了?”第二天,当智子得知这个消息,惊讶万分:“怎么会这样?离七月不是还有将近四个月时间吗!小倩妹妹怎么这么快就去投胎了?”

“大惊小怪。”左小右吃着早饭,淡淡的道:“小倩早晚要转世投胎的,早一天晚一天又有什么关系。”

“……”

“就是嘛!”乞丐大口吃着美味的早饭,道:“那鬼丫头又不像你,什么忙也帮不上,早点投胎也好,省的心生内疚,早晚憋出病来。”

“……”智子沉默片刻,看着左小右微微泛红的眼睛,轻嗯一声:“说的对……也是呢!”

小倩妹妹,你就是因为内疚才会转世的吗?

小倩虽然转世了,但左小右依旧没事人似的修炼着雷法,智子也在修炼她的法术。乞丐吃饱喝足,或指点两人修炼,或去外面转转,生活的很是快活。

白天很快过去。

入夜,左小右在卧室里修炼了一会儿雷法,正准备休息,智子却走了进来,伸手脱他的衣服。

“……”

云雨过后,智子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颊:“左大哥,虽然小倩妹妹走了,但你还有我。我说过的,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嗯。”左小右抱紧她,抚摸她的发,呢喃着:“我还有你……幸好还有你。”

屋门外,听墙脚的乞丐吃口肉干,嘿嘿一笑:“我这傻儿子,倒是有傻福。”站起来拍拍屁股:“智子这丫头真不错,这个儿媳……我认了。”(

*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