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正文 第三章 市集偶遇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2

如果当初不研究那面该死的镜子……

如果现在脑还在身边……

如果能将“未来”的军事、科技在这个时代实现……

如果……

可惜,这些仅仅是“如果”,就如同他已经重生为纣王的事实一样,很多事情已经无法回头了。

命运就象,既然无力反抗,不如尽情享受。要不索性如书中纣王一样,沉迷酒色,生活荒淫,享受个几十年,再顺手将大好江山葬送,最后好歹也能封个天喜星当当

可惜,张紫星不是那种浑浑噩噩或是悲观消沉的人,他不甘心。

在“前世”科学研究的路上何尝不是困难重重,而他总能凭着坚定的意志和不屈不挠的精神,最终成功地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关,化不可能为可能。让这样一个人如此屈从命运,又怎会甘心

这一日,心情烦闷的张紫星带上几名随从,简装出门,在?邑城中闲逛散心不觉来到市集之中。

商代的商业已经初具雏形,水6运输贸易也较为达,市集中的货物有很多种,最多的就是青铜手工制品和陶器,也有一些昂贵的货物,如丝绸、海珠等,流通的货币是一种特制的铜贝。市集上人来人往,显得十分热闹。

此时,前方传来喧闹之声,只见路人纷纷避开,一名赤身男子背着一个瘦小的身躯,拼命朝这边逃来,后面有十几个大汉紧紧地追赶。

男子似乎力气不小,背着人还跑得很快,但由于逃得仓促,一不小心被脚下的果皮滑倒,和背后的小女孩一齐摔倒在地,没等他背起人继续起身,追兵已经赶了上来,将两人团团围住。

“该死的贱奴!竟然从府中逃跑!”为的一名大汉眼露凶光,从腰间拔出一把青铜剑。

赤身男子见逃逸无路,只得跪下:“小人并非是要逃走,而是幼妹年仅八岁,身患重病,危在旦夕,不得已才跑出来寻医,请大人开恩!”

大汉看着双目禁闭,气若游丝的小女孩一眼,冷哼道:“你们这些贱奴,如蝼蚁一般低贱,死了便死了,倒省了粮食,哪有什么资格就医你毁坏刑具逃走,按规矩,全家都要受醢刑!”

醢刑是当时的一种酷刑,即把人剁成肉酱。赤身男子连忙叩头求饶:“小人父母已亡,只留下这个幼妹,请大人开恩,饶我幼妹,我愿回府受刑!”

“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敢讨价还价,你们既然敢逃走,那么全都要死!你不是跑得快吗待本大人先斩下你的双腿,看你如何再逃!”眼看这对可怜的兄妹就要血溅当场,旁观的人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施以援手,有些甚至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更多的则是麻木。

大汉狞笑着举起了铜剑,就要斩下,忽然耳中响起了一个雷鸣般的声音,“住手!”

声喝止的正是张紫星,大汉先是吃了一惊,目光落在他身上的褐衣上,惊色顿时换成冷笑:“我乃飞廉大夫的家将陈诘,你是何人,敢来管这闲事识相的话赶紧滚开!”

原来,商朝服色有等级之分,白色最为尊贵,贵族们则常着黄红色之衣,而张紫星浅褐色为主的衣服则代表了低阶官员和平民阶层,因此大汉并不放在心上。

“大胆!”寿王府的随从见主子被区区一个大夫家的小卒责骂,纷纷叱喝了起来,被张紫星挥手阻止。

“飞廉大夫”张紫星皱了皱眉,马上想到了前几天还到寿王府送礼探望的那个瘦长个子,正是商纣时代有名的奸臣,在后来周军攻入朝歌还和恶来一起偷盗了玉玺,献给武王,企图卖主求荣。

看着陈诘趾高气昂的模样,本来就对飞廉心存反感的张紫星不怒反笑,一挥手:“飞廉大夫又如何今天这件事本大爷管定了!”

几个随从早就忍不住了,一得到主子号令,立刻朝大汉们扑去,他们都是寿王府中精锐护卫,武艺高强,以少斗多,还稳占了上风。

张紫星看得兴起,大也加入了战团,虽然他格斗之术奇差,但胜在动作迅,力大无比,一拳就将一名大汉打得倒地吐血,又一脚将另一名大汉踢晕了过去,不一会工夫就击倒了四人。陈诘见张紫星如此厉害,举剑偷偷朝他身后刺去,那赤身男子见状大急,不顾一切得冲上去将陈诘一把抱住,跌倒在地,剑尖堪堪划过张紫星肩膀,一道血痕。

偷袭失败的陈诘大怒,正要举剑刺死赤身男子,忽然胸前一紧,整个人竟然被张紫星单手抓着衣襟提了起来,然后远远地扔了出去,摔个结实,痛得半天都爬不起来,那把剑被张紫星神力一折,断成两截。

寿王府的护卫一见主人神勇,也各自抖擞精神,将其余的大汉打得东倒西歪,陈诘一见势头不对,在同伴的搀扶下忍痛爬了起来,抛下几句狠话后,一瘸一拐地离开了市集。

结束战斗后,护卫们才现主子居然受伤了,纷纷跪下请罪,自承保护不力。

张紫星看到那些家伙狼狈而走的样子,感觉胸中的郁闷消散了不少,并没有怪责众护卫,反而大笑了起来:“痛快!”

那赤身男子双膝跪倒,对张紫星不停叩头:“小人多谢恩人相救之恩!飞廉大人位高权重,请恩人离去,以免后患无穷!”

“你无须担心我,倒是你自己……”张紫星最怕的就是动不动下跪的人,况且他身为寿王,又哪里会怕飞廉的权势,示意随从将男子扶起,“你一介逃奴,身无分文,即便这次逃到医馆,谁又会医治你的妹妹就算天幸碰到好心人治好了她,你们也难逃出沫邑城,最后只怕还是难逃死刑。”

男子苦笑道:“我家世代为奴,父亲因得罪主人被斩,母亲也劳累而死,只留下幼妹与我相依为命。如今幼妹病重,危在旦夕,我如何忍心眼睁睁看她死去!无奈之下出此下策……我若身死,倒也罢了,只可怜小妹苦命……”

张紫星自然知道奴隶制社会中奴隶悲惨的命运,想到商朝还属于这个人类最野蛮的初级社会制度时,不由心中分外沉重。看着男子一副屈从命运的无奈表情,张紫星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身为未来纣王的自己,又何尝不是被“天命”摆布的棋子思忖着,一时愣在那里。

真的都是注定吗

真的无法更改吗

“如果有机会,你……想不想改变自己和妹妹的命运”

沉默半晌,张紫星的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让男子一愣,男子迟疑了片刻,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

“如果我说,你很可能会因此遭受失败甚至是丧命,你还会坚持吗”

男子没有犹豫,表情坚定地点了点头,他本是逃奴之身,一无所有,横竖是个死,还怕什么失败或丧命

张紫星默默颔,脑中仿佛掠过一道闪电,目光渐渐变狂热起来――既然连这个目前社会地位最低下的奴隶都可以为了改变命运而不畏失败,难道拥有人类几千年智慧和科学知识的自己,还不如他吗

在大学中校友们不是有句最常用的粗话叫做“人死卵朝天”吗简单地概括成两个字,就是:爷们!

死就死,怕个鸟

贼老天想要让商朝就那样按“情节”灭亡,本殿下就偏不让你如意!如果不将这世界搅个天翻地覆,岂不是枉费了这次重生!

从经济到军事,干脆让时代来个飞跃,想想成千上万的士兵手持热兵器去对付那些仙人们,把他们射成蜂窝煤,看他们有多少仙药够吃乱来又怎么样,如果可以,索性弄几百颗核子弹头去昆仑山轰几个来回,倒看玉虚宫的乌龟壳能硬到什么程度!

正面斗不过那些仙人,挑拨离间、驱虎吞狼、借刀杀人这些诡计总会吧,要不干脆下药、敲闷棍……弄死几个算几个,如果能把那几个教主削成光杆司令就再好不过了――就算最后身死封神,好歹也要多拉些垫背的不是

封神世界里美女不是挺多的吗什么仙姑、仙子、公主……可惜原著中描绘的笔墨过少,无法一窥芳容,要不,干脆全塞进后宫去,反正来这一趟不容易,这就叫百花园中死,封神也风流……

下定了决心后,张紫星只觉心中豁然开朗,郁积多时的思想包袱消失无踪,当下大笑起来。

其实有些道理实际上并不复杂,但人们常因身处其中而当局者迷,甚至拐入进死胡同,真正的聪明人往往只需要一个适当的契机,就能顿悟因果跳出局中,张紫星今天遇到的正是这样一个契机,表面上看他并没有什么变化,但精神面貌却生了质的飞跃。

那奴隶男子哪知道这些,见恩公忽然无端傻笑,也不敢多问。

这时,街口传来一阵喧哗声,将沉浸在无限yy中的某人吵醒,远望去,有一队人正朝这边赶来。张紫星眼尖,看出这是一位骑马的武将领着一队身穿皮甲的士兵,而那个被自己打跑的陈诘赫然在其中。但他是何等身份,怎会惧怕这些人

赤身男子也敏感地猜到追兵到了,赶紧说道:“恩人若肯垂怜,请带我幼妹离开,小人自留下引开追兵,拼死也要掩护恩人离开。恩人大德,小人只好来世粉身以报了。”

这男子虽为奴隶,却重情重义,视死如归,实在难得。没等张紫星开口,一旁已有人说道:“无须如此,你们只管放心离去,贫道略施小技,可保诸位无恙。”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