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正文 第九章 吃醋与茕茕白兔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2

一早离去的微子启对昭宣殿后来生的事一无所知,只道三王弟不知轻重,触怒父皇,遭到重罚,大有从此失宠之势,心中不由大悦,当晚与微子衍对饮至深夜,尽兴而散。

次日清晨,微子启、微子衍和寿王受召前往龙德殿参与朝议。微子衍看着站在自己下,面色“憔悴”的三王弟,不由面露得色,微子启也含笑不语。然而,接下来的生的事却让这两人如坠冰窖。

群臣刚见礼完毕,相商容、太师闻仲、上大夫梅伯、赵启等重臣就一同上本,以寿王乃东宫皇后嫡子为由,请天子立为太子,平时一直对册立太子之事犹豫不决的帝乙今天竟然不假思索,欣然从之。

帝乙当众宣布立寿王为太子后,下旨在两月后举行正式的册立大典,令各路诸侯前来朝贺,同时并下旨赐婚,将武威大将军黄滚之幼女作为侧室许配给太子,择吉日完婚。这赐婚的皇命一出,刚才还对拥立寿王为太子表示异议的黄滚顿时哑火,面色变得极其复杂,最终只能老老实实地叩谢皇恩。

微子启面若死灰地看着这生的一切,的仿佛经历了一场地狱般的噩梦,虽然他不明白昨晚他和微子衍离开后,在昭宣殿究竟生了什么,但残酷事实已经摆在了面前――无论是在皇位继承人或是美女归属的争夺战中,他都败了,而且败得一塌糊涂。

心情跌落至谷底的微子衍则动作机械地跟着大臣们一起跪拜朝贺,表情呆滞,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退朝后,张紫星又跟着帝乙来到宗庙进行了一番头晕脑胀的烦琐仪式,方才被放回府中。

“恭迎太子殿下!”才一进门,张紫星就看到姜氏和杨氏率众行礼祝贺,两女早就得到了他晋为太子的消息。

“二位贤妻,快快起来。”张紫星心情大好,上前扶起面带笑意的两位妻子,趁那些下人不敢起身的时候,恶作剧般地在姜氏弹性十足的翘臀偷偷摸了一把。姜文蔷哪料到他敢在如此公开场合占自己便宜,差点惊呼出来,碍于下人众多,不敢出声,只好咬着嘴唇狠狠白了他一眼,惹得杨氏在一旁偷笑不已。

众人来到后院百花园,那里有一桌早就预备好的丰盛酒宴,其中有不少菜是姜氏和杨氏亲手下厨所作。

“妾身敬殿下一杯,恭喜太子殿下双喜临门,”姜文蔷举杯走到他面前,说道:“听说黄家小姐美艳大方,贤惠过人,必定能成为殿下的贤内助。”

虽然姜文蔷的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但张紫星还是听出了她语气中那么一点点酸溜溜的味道,即使是一夫多妻的古代,即使是那些以“贤淑明理”著称的女子,也不可能从内心希望多一个和自己分享丈夫的女人。

张紫星心头尴尬,又不好推辞,只得接过饮下,杨玖轻叹一声:难掩心中失落:“日后殿下只怕还有会数千妃嫔,到时我们姐妹只怕连见上殿下一面都难了。”

“妹妹,切不可胡言!”姜氏知道今天是大喜之日,生怕张紫星不悦,连忙说道:“此乃天子之美,特旨赐婚,且用意颇深,对殿下有大利而无害。我们应效仿娥皇女英,共同服侍好殿下,待黄家妹子过门后,一定要好生与之相处,不可冲突。殿下将来若贵为天子,再娶妃嫔,延展大商血脉,也乃常事,妹妹如何不识大体”

姜文蔷不愧为东伯侯之女,一眼就看出和黄门联姻的好处,其气度和胸襟也非比寻常,怪不得日后能以作为皇后执掌后宫,深得诸妃敬重。

杨玖并非善妒之人,自己也是侧室,自然习惯一夫多妻,刚才仅是有感而,点头道:“姐姐说的极是,玖儿知道错了,殿下请勿着恼。”

听到杨玖道歉,张紫星感慨万千:古代女性果然是一夫多妻制的受害者,只知逆来顺受,其实她哪有什么错姜氏杨氏在小说中的命运都很悲惨,姜氏身为皇后,却被妲己伙同费仲诬陷刺杀纣王,被酷刑致死,杨氏哀伤丈夫之无情,也自缢而死。张紫星看着这对姐妹花略带惶恐的表情,心中暗暗立誓,将来绝不能让这悲剧生。

“玖儿,你和文蔷都是我的宝贝,我怎舍得着恼”姜氏和杨氏听到如此甜言蜜语,心中大定,不由脸红了,只听他又说道:“两位爱妻不必吃醋,夫君是何许人!又怎会忘本报”

商代已有食醋问世,又作“酢”,杨氏奇道:“食酢味道奇酸,我与姐姐素不喜食之,夫君何来此言”

张紫星方才想起,“吃醋”一词起源于后世的唐朝,两女自然不知,便给她们讲了这个故事。

唐朝的名相房玄龄深受太宗李世民的重用,却以惧内闻名。一日,唐太宗请开国元勋赴御宴,酒醉的房玄龄经不得同僚的挑逗,吹了几句不怕老婆的牛皮,唐太宗乘着酒兴便赐给了房玄龄两个美人。房玄龄不料酒后吹牛被皇上当了真,无奈奉旨收了两位美人,想到霸道且精心照料自己的妻子,愁得不知怎么才好。还是尉迟敬德给打了气,说老婆再凶,也不敢把皇上赐的美人怎么样,房玄龄这才小心翼翼地将两个美人领回家。

不料,房玄龄的老婆却不管这么多,一见房玄龄带回两个貌美的年轻小妾,大雷霆,大吵大骂,甚至操起鸡毛掸子大打出手。房玄龄见不对头,只好将美人送出府。李世民得知后,想压一压宰相夫人的横气,便立即召宰相房玄龄和夫人问罪。

夫妻俩到来后,唐太宗指着两位美女和一坛“毒酒”说,让房夫人选择,一条是领回二位美女一起过日子,二是领抗旨之罪喝下毒酒归西。房玄龄知夫人性烈,怕夫人喝毒酒,急跪地求情。李世民怒道:“汝身为当朝宰相,违旨抗命,还敢多言!”

房夫人见事已至此,看了看二女容颜,知自己年老色衰,一旦这二女进府,自己迟早要走违旨抗命这条路,与其受气而死,不如喝了这坛毒酒痛快。尚未待唐太宗再催,房夫人举起毒酒坛子,一饮而尽。房玄龄急得老泪纵横,抱着夫人抽泣,众臣子却一起大笑,原来那坛装的并非毒酒而是晋阳清源的食醋,根本无毒。唐太宗一阵感慨,收回了成命。从此,“吃醋”这个词便成了女人间妒忌的代名词。

张紫星将故事的时间提前到了前朝,人名也略做改动,姜文蔷和杨玖听得入神,最后的结果更是让两女莞尔。

“夫君放心,妾身虽然不才,却非妒妇,未来内院之事,妾身必竭心斡旋,不让夫君劳神。”姜文蔷语气肯定地说道,在未来的日子里,这句承诺果然体现在了她的行动中。

张紫星一阵感动,看到百花园角落蹲着的两只白兔,心中有感,沉声吟道:“茕茕白兔,东奔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请二位贤妻宽心,将来无论我有多少女人,紫星(子辛)决不负夫妻之情。”

“白兔”四句是后汉乐府中的《古艳歌》,又作《古怨歌》,虽然只有寥寥数字,却缠绵哀怨,极易引起共鸣,张紫星可不管什么剽窃盗版,信手捻来。两女何曾听过如此动人语句,姜后细细咀嚼着其中的意味,一时不由痴了,杨氏更是珠泪涟涟。

两女忽然同时惊呼一声,原来太子殿下竟然不顾礼仪,当着那些婢女下人之面,在光天化日之下将自己姐妹二人抱了起来朝寝宫大步走去――传说中的“白日宣淫”啊!

不久后,寝宫中缠绵之声不绝,好在仆人们都已识趣退下。

几日后,武成将军黄飞虎忽然来访,邀太子殿下前往东郊游猎。张紫星早有心会会这位未来的小舅子兼镇国武成王,当下欣然同意。

两人带着一群家将,策马一路飞奔,直至东郊云野。

“殿下勇力惊人,飞云阁托梁换柱,显庆殿倒曳九牛,可谓天下无双,”黄飞虎放慢了坐骑,朝张紫星拱手行礼道:“让飞虎想不到的是,殿下的骑术也如此了得,控马飞驰如履平地,实在让末将汗颜之至。”

其时骑兵已经较为广泛地被运用于战争之中,与历史上的战车略有出入,尤以西疆犬戎骑术最为厉害,被称为“马上的民族”,有些类似汉的匈奴。(毕竟,猪脚重生的是平行空间而非严格的历史)

“哈哈!将军过奖了,本殿下只是有些蛮力罢了,怎比得将军武艺群”能得到黄飞虎的恭维,张紫星自然十分开心,“方才我已尽全力奔驰,将军却始终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我猜如果不是这太子虚位,我早已被将军拉远了。”

“殿下何必谦虚,末将只是占了这坐骑的便宜罢了,”黄飞虎拍了拍座下的五色神牛,“此牛乃上古异种,颇为神骏,是末将与太师征伐叛逆时偶得,可日行千里不倦,反观殿下能驭凡马与其并驱,才是真本事!”

张紫星摇摇头,指着身下的物件说道:“其实这并非我之能,而是此物妙用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