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正文 第二十章 立君威亲征东夷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2

“东夷群寇已灭舟、莫几个边疆诸侯小国,掳走女子钱财无数,东伯侯的东鲁之地也遭到了大规模袭击,自顾不暇,所以请陛下兵支援。”

“自顾不暇哼!”张紫星冷笑一声:“我看他是想保存实力,不愿意损耗兵力与东夷真正拼杀吧!怪不得每次都急报需要增援,而东夷退却后又热心地帮助那些小诸复国,一来博取仁义之名,二来避免自己的领地与东夷接壤,以免利益直接冲突,所以每次东夷之祸,受损的都是那些小诸侯们!好一个东伯侯!”

闻仲皱眉道:“陛下说的是,东伯侯确有征寇不力之嫌,但先帝曾命老臣领兵与东夷交战过两次,亦知东夷绝非易于之流。东夷人乃魔神蚩尤之后,不仅善于射术,而且精于冶炼,刀兵精良,更兼有当年后羿曾降伏的守护魔兽,端的十分厉害。就算是老臣,也无必胜把握。”

张紫星想到西汉时期不时骚扰边疆,难以根除的匈奴人,不由点了点头,这犬戎和东夷如果不平定,大商的边境始终难得安稳。

“老臣不才,愿领兵前东征,以平东夷之危!”闻太师是属于“食君之禄,担君之忧”的标准忠臣,马上自告奋勇挂帅出征。

“老太师,你为我大商戎马倥偬,劳苦功高,寡人不忍再让你劳累。这次请太师在朝歌坐镇,寡人要御驾亲征,誓平东夷!”紫星霍然起身,眼中射出灼灼精光。

闻仲一听天子竟然要亲征险地,赶紧劝阻:“陛下贵为天子,应以江山社稷为重,怎可轻言亲征老臣虽然年迈,但自信还有余力为陛下解忧,莫非陛下以为老臣已经老朽无用”

“老太师误会寡人了,老太师乃托孤之臣,国之栋梁,寡人一向引为臂膀,怎会轻看”张紫星一边安抚有些激动的闻太师,一边说出了自己亲征的真意:“不瞒太师,大商自武丁以下日益式微,早无成汤圣祖威德四方之势。如今内有八百诸侯各自肚肠,外有犬戎、东夷虎视眈眈,实已到内外交困之际!寡人登基后,虽致力展经济,充实国力,但要想扭转颓势,绝非朝夕之功。为君者,当内修文德,外治武备。寡人颁下三大奇书,天下皆赞,实为示德;如今御驾亲征东夷,是为立威。威德兼并,方能慑服天下诸侯,以展未来改革大计。”

“老臣愚钝,不知陛下雄心壮志,还请恕罪。老臣定当竭尽所能,助殿下一展宏图,立不世基业。”闻仲对他这番理论甚是叹服,也不再劝谏,“老臣素知陛下胸有万千韬略,但毕竟是经战阵,须得小心谨慎,加之此战意义非同小可,请陛下容许老臣一同前往。”

“寡人此次出征东夷,朝歌群龙无,必须老太师护国双鞭坐镇,以免后方空虚,为宵小所乘,”张紫星面色诚恳地对闻仲说道:“寡人亦知此战重要,愿意聆听太师教诲。”

“武成王黄飞虎武艺高强,精通谋略,可堪大用,辅国将军姜文焕年少有为,又是东伯侯之子,自当一同出征,陛下于军事应多向此二人垂询,”闻仲沉吟一阵,又道:“有这两人辅佐,若应付寻常敌人,已是绰绰有余,然东夷除有异兽相助外,亦不乏奇异之士,故而陛下应另做考虑。”

张紫星忽然想到今天偶遇的邓蝉玉,心头一阵火热,说道:“闻听三山关总兵邓九公久经战阵,是难得的良将,是否征调一同出征”

“邓九公堪称帅才,确实了得,却也非道术之士,臣举一人――青龙关总兵张桂芳,此人乃我截教门下,不仅韬略出众,且通晓道术,麾下风林亦非凡俗,可随陛下出征。”

张紫星也知道现在不是想邓蝉玉的时候,先别说人家现在还是个未育成熟的小美眉,单凭邓九公现在的职责就不容轻动,这三山关濒临南伯侯的属地,与游魂、汜水等关一样,战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尤其南伯侯外表粗豪,内心却深沉,不可不防。

他提议召邓九公出战,大多为私心之故,说出口后,自己也觉得不妥,赶紧改口道:“太师所言有理,寡人听闻佳梦关有魔家四将,个个身怀异术……对了,还有陈塘关李靖,也通五行之术,当可一同前往。”

“昔日魔家四将之魔礼青曾经随老臣出征东夷,颇有经验,老臣正要向陛下举荐四将,不料陛下已然说出……陛下如此知人善任,乃我大商鸿福。有诸多良将相助,必能平服东夷,威震天下,”闻仲露出欣慰之色,“此去东夷,一切须得小心谨慎,凡事三思,切勿急进。尤其那上古魔兽十分厉害,不可轻敌。我有灵符一道,若殿下在东夷遇到阻碍,可焚此符,老臣当立刻起兵相助。”

“有劳太师了!”张紫星知道闻仲此举是为他好,也不拒绝,伸手接过灵符。

张紫星当下撰旨连夜出,急调青龙关张桂芳、风林、佳梦关魔家四将和陈塘关李靖入朝歌,同时命黄飞虎,姜文焕二人调遣人马,做好东征准备。后宫三妃听闻紫星要东征,不舍与担忧之情顿时溢于言表,黄飞燕甚至还提出要随军出征。张紫星知道这一战关系重大,绝非等闲,自然不依,最后还是姜文蔷通晓大义,以大姐及皇后的身份说通了杨玖和黄飞燕。

三日后,黄飞虎与姜文焕的大军调遣完毕,张桂芳、风林、魔家四将和李靖也抵达朝歌,张紫星狠心别过泪眼婆娑的三妃,将朝中大事交托给闻仲和商容,御驾亲率十万大军前往东境。

数日后,大军抵达东伯侯姜桓楚的领地东鲁,得到天子亲征消息的姜桓楚连忙率众迎接。一见面,姜桓楚就向天子请罪,张紫星虽然心中对他不满,但姜桓楚毕竟是自己的岳父,又雄居一方,所以也不好太让其难堪,对“征讨不力”淡淡地一笔带过,好言安抚了几句,重点询问了东夷那边的情况。

东夷人善于射术,骑术高明,远程攻击相当厉害,最喜游斗战术,大商军队往往还在远处就受损无数,等到花代价冲近后,对方又以飞快的度撤离,商军就好比一个威力强大的拳头,但是始终打不到对方的身上,逐渐被消耗、拖垮直至失败。每次击退或打败东夷,商军都要付出数倍于敌人的代价。

张紫星了解到这些情况后,知道姜桓楚固然有保存实力的念头,但东夷也确实难缠。不过他既然决定御驾亲征,就要来个一鸣惊人,让天下诸侯都知道天子纣的威仪,看姬昌之辈是否还有胆量和实力再起不臣之心。他深谙收买人心的道理,不等住下姜桓楚安排的临时行宫,马上前往前线探望那些领地遭受袭击的诸侯,同时派出医疗队救助受伤将士和百姓,并颁救济物资。此举马上收到了奇效,那些小诸侯倒还罢了,一直被忽略的将士和百姓们没想到堂堂天子竟然如此关怀他们,无不感恩流泪,称颂天子恩德。

第二天清晨,探子急报,东夷有穷氏率有虞氏、有扈氏等族联军犯境,大军已抵东原一带。张紫星急召众臣商议对策,姜桓楚认为东夷善动而不善静,善攻不善守,为避免与之生其最擅长的平原战斗,不如放弃东原战场,在附近的勘城固守,期待时机再行反击。而姜文焕则认为父亲的战略太过保守,一来助长了对方的气焰,二来会使东原一带的百姓受难,三来固守无法追击,不如主动出击,以奇兵制胜。

姜桓楚没想到儿子才去朝歌两年,竟然变得如此躁进,当下竭力反对,哪知身为商军后军元帅的姜文焕并没有畏惧父亲的威严,反而据理力争,把姜桓楚气得七窍生烟,却碍于天子的颜面,不好作。

让姜桓楚更加意外的是,表面冷静沉着的天子竟然同意了儿子这个极其冒险的提议,并打算亲率大军在东原迎击敌人。姜桓楚虽然有心保存实力,但也不想这位代表大商最高权威的天子女婿在自己的领地吃个大败仗,以致颜面无存,所以苦谏张紫星应稳打稳扎,徐缓图之。

可惜的是,这位年轻的天子根本没有听从他的良言苦劝,“一意孤行”地执意亲率三军出征,让姜桓楚顿足不已,差点不顾礼节地出后世曹孟德“竖子不同为谋”的名言。

无奈之下,东伯侯只硬着头皮陪同天子出征,暗地吩咐东鲁精锐随时准备救援接应。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