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战书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2

想不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张紫星露出无奈之色,下令道:“传随军太医,一定要保姜元帅无恙!”

众人来到营中,见姜文焕果然伤得不轻,除脸上被邓蝉玉造成的裂伤还未痊愈外,身上竟然有数百道深浅不一的伤口,可见战况之激烈,好在他体质过人,要害部分又被精甲保护,所以虽然伤重,却暂无生命危险。

“末将死罪!”姜文焕一见天子前来探望,连忙不顾伤势,挣扎着起来请罪,被张紫星拦下。

原来,姜文焕押送战利品回归时,竟然被一队奇怪的步兵以不可思议的度追了上来,这群步兵身披厚厚的甲胄,脸上戴着面具,手里拿着奇形长刀,战斗力高得惊人,虽然姜文焕手下的精锐骑兵装备了弓、弩,弯刀等各种先进武器,但还是无法战胜对方,尤其是对方手中的长刀,不知是何材料制造,商军的精铜弯刀才与之交接几次,就被斩断。姜文焕心知有异,正要下令斩杀俘虏撤离,此时东夷大批骑兵已经赶来,将他们团团围住。姜文焕纵是勇力过人,也无法突出重围,商军们射光了所有的箭支,只能凭着手中的断刀与敌人血战,许多将士都是消灭了几倍于己的敌人后才壮烈牺牲,如果不是张桂芳和李靖的接应,姜文焕只怕也难以活命,一千精兵,回来时只剩下不到两百人了。

听完姜文焕述说的战斗经过,姜桓楚惊呼了出来:“厚甲、神、长刀……这是直属巫祭王的巫神军!”

张紫星忽然意识到另外一件事情的严重性。这次突袭失败倒是其次,关键是那些武器落在了敌人的手里。在东原黄飞虎只所以大捷,主要是商军的新武器对东夷人出其不意的打击和杀伤,如今姜文焕这一败,连弩、组合弓、鞍蹬都落入了敌人的手里,如果假以时日,让东夷人掌握其制造方法和使用诀窍,那么比商军更擅骑射的东夷军就会如虎添翼,更加难以对付。

“将那些阵亡的将士之名记下,他们都是我大商的义烈壮士,其家属当好生抚恤。回朝歌之后,在东郊再建一英烈冢,从今往后,所有为我大商牺牲的烈士神位都将进奉其中,供后世瞻仰!”张紫星没有马上怪责姜文焕,而是下了这样一道旨意,张紫星此举并不是刻意收买人心,而是觉得该给那些阵亡的烈士们一个最起码的交代。

姜桓楚见儿子无性命之忧虑,倒是松了一口气――能全身而退就行,损失个几百人不算什么,况且这次奔袭还算成功,儿子应该不会受到什么惩罚。当天子将那些武器落入敌手的严重性一说,姜桓楚的心又悬了起来。

姜文焕这才明白自己的失败有多么严重的后果,心中更加悔恨,没有做任何辩解,只是一心请天子赐死。姜桓楚膝下只有这个儿子,连忙跪倒,请求张紫星宽恕。

众将也纷纷跪下求情,言辞无非是“不是我军无能,而是敌军太狡猾”之类,张紫星也知道这次错不全在姜文焕,但军法如山,不可轻恕,便撤去了姜文焕后军元帅之职,重责五十军棍,待他伤势痊愈后领罚。

姜桓楚知道天子已经手下留情,连忙谢恩。这时风林来报,斥候现东夷大军重新集结,在距离堪城五十里外驻营。

张紫星眼中精光一闪:“他们是有恃无恐,想要与我们再决高低,哼!寡人倒要看看那神巫军究竟有何能耐!风林,你去下战书给东夷人,寡人明日当亲自上阵,一会那巫祭王!”

在东夷大营中,苍杰王原本的领位置已经让给了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老人,苍杰和月姬只能位列其下。这老人正仔细端详着桌上的鞍蹬和弓弩,这些都是花了大代价才从敌军那里缴获来的。

“这黑弓不知是如何制造出来的,威力竟然那样惊人……”老人抚摸着复合弓的表面,对其材料和工艺感到不解,目光又投向三连弩:“而这奇弩结构极其复杂,不知如何填装箭矢可惜这次没有捉到活口,那些商军也忒勇烈,竟然宁死不降。”

月姬行礼问道:“巫祭大人,以你之能,竟然也看不出其中奥妙”

老人正是东夷的精神领袖――巫祭,面对月姬王的提问,他摇了摇头,露出无奈的表情:“那从商军战马上取下的器具显然是控马之用,此物若能为我军熟用,就算是骑术天下第一的犬戎也要臣服,而那两种弓弩的制法玄奇,我虽浸淫制器多年,一时也无法看透其中奥妙。今日我军大败,皆因这三宝之故。不知三宝出自何神匠之手,可谓妙想天开,巧夺天工,大商有此人才,我东夷只怕大祸不远了……”

苍杰有些不以为然:“巫祭大人!既然这三宝厉害,但已落入我军之手,虽然那弓弩较为繁复,但假以时日,我军未必不能仿造,届时我东夷将横扫天下,入主中土!”

“哼!苍杰王还未明白巫祭大人的意思吗”月姬王对苍杰一直没什么好感:“那神匠既然能制出如此三宝,难保他将来不为大商制造出更多更可怕的兵器!依我看,眼下大商军中,一定还有不少秘密,此番东侵,只怕是险阻重重……”

苍杰被她一番话说得默不作声,巫祭王也露出忧色:“我东夷世代与大商为敌,虽以往交战,屡占上风,但商军悍勇亦使我军无法越东鲁一步。而大商新登基之王乃不世奇才,著三奇书名动天下,国力也日益强盛。此次他亲征东地,只怕是有恃而来,存心平我东夷以威慑四方。”

“商军今日不仅在东原以弓破弓,令我神弓精骑折损惨重,竟然还以奇谋突袭我后方,若不是巫祭大人的巫神军即时赶上,只怕我军士气会一蹶不振,再难与商军对敌,”月姬王脸上露出敬佩之色:“不想那商王还有此等谋略,可谓文武双全。”

东夷人最重英雄,苍杰王虽然口中不说,心中也对月姬王的话表示认同,对巫祭王行礼道:“巫祭大人,敌军势大,又携神兵而来,单凭巫神军,只怕难胜,苍杰斗胆,请大人明日在战场之上动用禁法消灭敌军……”

巫祭王听到“禁法”二字,身躯微震,沉默不语,这时,帐外来报:“商军使者风林求见!”

风林跟着传令兵一路走进东夷军主营,看着两旁手持兵器、杀气腾腾的东夷将领,暗暗冷笑,脸上毫无惧色。

“大商使者、征东先锋风林见过大王。”风林朝坐在中央的巫祭王随意一拱手,算是行礼,语气还刻意强调了“征东”二字。

“大胆商将!竟敢如此无礼!”苍杰王存心一挫对方锐气,左右东夷将领“锵”地齐齐抽出长剑来。

风林面不改色,对周围的危险似乎视若无睹,双手中忽然凭空多出一个盒子来:“此乃我朝天子的战书,请大王一观。”

巫祭王示意军士接过,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卷薄纸,上面只写了一个气势恢弘,笔力苍劲的大字:“战”!

一旁的苍杰王等诸将没想到商王的战书竟然就这么一个字,微怔过后,拳头紧握了起来,眼中起燃熊熊斗志,这个简单的字包含的意思很多,越是真正的战士越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你可有胆一战!

要战便战,何必多言!

地点时间,你来选择,我只管一战!

……

“好一个商王!好魄力!”巫祭王老眼中也是精光炯炯,右手轻轻一抚,帐篷里的温度顿时炽热起来,也不见什么火光,那纸顷刻被化为灰烬:“这位使者,你且回去禀告,明日我巫祭王将亲率大军与商王一决高下!”

对于巫祭王刻意展示的法术,风林并不为所动,一拱手,转身就走。就在风林策马离开东夷大营不远,一名彪形大汉忽然率数十人杀出,拦住了去路。

“兀那商将,我乃有穷国大将乌卤,今日我兄乌扎木阵前被黄飞虎所杀,我当取你这先锋级,以报此仇!”

风林打量了乌卤一阵,随即露初轻蔑的笑容,连话都不回一句,一抖缰绳,径直朝前冲去。乌卤见对方如此藐视,不由大怒,大斧一摆,迎了上去,忽然就见风林口一张,一口黑烟喷出,黑烟中出现一颗碗口大的红珠,正中乌卤面颊。乌卤大叫一身,跌落下马,显然受伤极重,风林赶上前去,狼牙棒一砸,结果了他的性命。

那些小兵见风林如此厉害,只一合主将就落马身亡,哪敢还赶上来送死,眼睁睁地看着他纵马飞驰而去。

ps:说来惭愧,今日借加班的机会,在单位电脑上偷偷用photoshop捣鼓了半天,弄出一张自以为过得去的封面,然后上传。哪知回家被老婆贬得一无是处,并对点点的审美观予以强烈的蔑视。老婆大人大喝一声“看本夫人的厉害”,将点点从电脑上t飞……等到下班回来一看,已经换了个封面,果然比先前那个强多了,只得翻出所有褒义词,滔滔不绝地奉上,心中却忽然有点费仲那厮的感觉……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