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夜审女俘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2

魔礼海见两位兄长吃紧,连忙放出混元伞,这混元伞上有祖母绿、祖母印、祖母碧,有夜明珠、碧尘珠、碧火珠、碧水珠、消凉珠、九曲珠、定颜珠、定风珠各种奇宝,号称能“装载乾坤”,九婴被伞中异力笼罩,只觉头昏脑胀,身体渐不如初时灵动,三兄弟合力,一时将九婴的气焰压制了下来。

魔礼寿这边的情况却大大不妙,封?的体形本来就比花狐貂要大得多,花狐貂最擅长的本事是吞噬,对封?不起作用,只能靠牙齿和爪子撕咬,如何是这只巨力蛮猪的对手。才缠斗一阵,花狐貂已是伤痕累累,几次差点丧于封?口中。无奈之下,它只得展翅飞回魔礼寿身前,复化身小鼠之状躲入皮囊,元气大损,一时无法再行变化。失去了对手的封?目露凶光,疯狂杀戮四处逃窜的商军。魔礼青眼见形势紧迫,催动青云剑,朝封?斩来,封?似乎识得青云剑厉害,嘶叫一声,身体顿时如圆筒一般鼓胀起来,携着风火之力的青云剑斩在这“气球”上,居然连道印痕都没有,反而激了它的凶性,声势惊人地朝魔礼青冲来,魔礼青大惊,躲闪不迭,一时险象环生。

九婴那边少了青云剑的牵制,渐渐摆脱了混元伞的异力,双头一绞,合力喷出一口紫气,正是它修炼多年的内丹,这内丹一出,混元伞和琵琶的威力顿时大弱,魔礼海和魔礼红暗暗叫苦,只好咬牙苦撑。

苍杰王见战场形势逆转,连忙召集溃散的各族军队卷土重来,一路掩杀,那支战斗力惊人的巫神军更是冲到了最前面。商军被这两只魔兽搅得士气低落,阵形大乱,哪里还能抵敌东夷大军,被杀得大败而逃。所幸商军训练有素,加上殿后的黄飞虎和张桂芳调兵有度,虽然后军损失惨重,但整个大军还是成功地撤到了堪城。两只魔兽在消灭了众多商军之后,眼中红光渐弱,似乎失去了控制,竟然再次不分敌我地杀戮起来,许多东夷士兵也被其吞食,魔家四将借机撤退。巫祭王见势不妙,赶紧以手中小旗施展法术,封?和九婴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最后不甘地消失在战场之上。

施完法术的巫祭王也不好受,面色惨白地软倒在地,被左右扶起,看来此术对其自身的伤害相当严重。

安全撤离到堪城的张紫星听完黄飞虎关于伤亡士兵的报告,心情愈沉重:两只魔兽竟然如此厉害,连魔家四将都难以抵挡,整个大军也死伤惨重。怪不得当日出征前闻仲曾一再交代要小心谨慎,切勿急进。

张紫星本以为凭着先进的武器和战略,加上几名道术之士,就能一战横扫东夷,立威天下,没想到还是小看了法术和非常规因素在战斗中的决定性作用,以致有今日之败。不过,这次败仗对他来说,既是一次惨痛的教训,也是一次宝贵的经验。

“一定要记住,这里――是“封神”世界啊!“张紫星自我提醒般地低语了一句,看了看一旁盒中的黄符,这是闻太师临行前给他的,让他遇到困难的时候焚烧灵符,便可举大军来助,但闻太师此刻坐镇朝歌,责任重大,如举兵前来,只怕朝中防备空虚。(据史实记载,商朝的灭亡就是因为帝纣穷兵黩武,大举征伐东夷的时候,被周武王偷袭继而亡国。)

他思考良久,还是将灵符放了回去,缓缓合上了盒子。

“禀告陛下,东夷女俘已经带到!”

张紫星点了点头,挥手让左右退下,只留下帐中被五花大绑的月姬王。他也不急于审讯,上下打量着这位东夷美女。月姬王以一女子之身,身兼东夷第一射手和有扈国王的身份,年龄却只有二十出头,她的五官秀丽,身材修长,凹凸有致,皮肤虽然比不上大商女子那般白皙,却也光滑如缎,有一种这个时代罕见的野性美。

月姬王并没有避让张紫星带着侵略性的目光,反而观察起这位闻名已久的帝国君王来。虽然她处在偏僻的东疆,但素来重视学习大商先进的文化知识,尤其是当今天子纣所著的三大奇书,让她叹服不已,早就想一睹这位天才君王的风采,只是没想到是在这种状况之下见面。

那位传说中德施天下,睿智无双的君王就是眼前这位相貌英伟的男子吗没想到他竟然这般年轻,可惜双方是敌非友……双方都为彼此的年轻而感到惊讶,张紫星先开口道:“你就是有扈氏的月姬王吧,想不到东夷竟然有一位射技如此了得的女王。”

月姬王并未因为他的称赞而颜色和悦,冷冷地回道:“女子又如何在我东夷,只要有才能,纵是女子亦可为王,我十八岁就以女王之身统驭有扈,身经大小战役数十场,凭手中弓箭诛敌无数,今日若不是因左道之术遭擒,早已将那风林当场射杀!”

“女王年少有为,令寡人佩服,只不过胜即是胜,败即是败!哪还有这般借口若如你此等说法,今日战场之上若不是尔等施邪术召恶兽伤人,我军早已大获全胜,你们东夷人才是以旁门左道取胜!你扪心自问,若我两军皆不用法术一战,谁胜谁负”

月姬王想到前日东原之败及商军的那些新式武器,心知己方确实难抵商军,当下无言以对,只得昂说道:“我族与大商世代为敌,今日落入敌手,要杀便杀,休得多言!”

“寡人素来惜香怜玉,又怎会下此辣手”张紫星看着月姬王火辣的身段,不由一阵心痒,顺势作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何况卿乃芊芊佳人,姿色非凡,如此杀之岂非暴殓天物”

月姬王心中一紧,想到以往东夷族人对女俘大肆蹂躏的一幕,自知难逃凌辱,当下破口大骂,存心想激怒对方给她一个痛快。哪知张紫星根本不为所动,目光依然保持着让月姬王不安的侵略性,口中不愠不火地说道:“女王休惊,寡人对你或有仰慕之心,绝无轻薄之意,只想了解关于东夷族的一些事情,只要你坦诚相告,寡人自会毫无损地放你回去。此言绝非欺骗,若有违背,当叫寡人死无全尸!”

月姬王这才知道对方今晚审讯的真实目的,冷笑道:“休要妄想!我今不幸遭擒,生死悉听尊便,纵然粉身碎骨,亦不会如吐露半字!”

“寡人就知道以女王之英烈,绝不会就此屈服……”张紫星看着她坚决的样子,点头赞了一句,却并没有以“逼供”为名大施暴行,若是换了以前的寿王,早就对这美丽的女俘大肆淫辱了。虽说张紫星自诩好色之徒,但也有自己的原则,强行对女性施暴的行为是他向来所不屑的,况且月姬王个性刚烈,弄不好还会适得其反。

“既是如此,寡人也不勉强,便放你回去吧!”

月姬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方居然这么轻松就放了她而张紫星紧接着的一句话就让她变了脸色:“放你归去又如何寡人若派细作四处放出流言,说你已降我军,只怕你回去后百口莫辩,纵死亦难表清白。”

“堂堂大商之王,竟施如此阴狠之计!”月姬王脸色苍白,心知张紫星的话绝非危言耸听,如果对方真的在这种情况下毫无理由地放了她,那么各族国王绝对会以为她背叛了东夷,与其声败名裂地作为叛徒被烧死,倒不如死在敌人手里干脆。

张紫星见区区离间计就将月姬王唬住,心中暗笑,说道:“兵者,诡道也。战场之上,只有胜负之分,哪还计较什么狠毒、阴谋若为将者不通韬略,只会让士兵白白牺牲宝贵性命。你也是一国之王,自然不须我多说。”

“兵者,诡道也。”月姬王平日自恃善于治军用兵,听到张紫星这句剽窃至《孙子兵法》的经典之语,芳心不由大震,秀目奇光炯炯:“此句虽然寥寥五字,却囊括兵家万千变化,敢问大王,此句出自何人“

张紫星毫不脸红地说道:“此乃寡人一点心得,倒在女王面前献丑了。其实说出也无妨――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这段话如同连环炸弹一般,将月姬王差点震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细细体味着其中的含义,心中更加佩服,再看向张紫星的眼神都变了,仿佛忘记了自身的危险处境。

张紫星见状暗暗偷笑:孙武“后辈”,你写的兵书还真是管用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