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正文 第三十章 月姬献身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3

张紫星心下大喜,再次力,而这次弓弦却很不合作,猛地弹了回去,差点让他把握不稳。他知道必有古怪,在几次试验后,终于现:只要一用战魂诀或是真武灵诀,震天弓就会“以死相拼”;当尝试用黄帝经那种平和的力量时,震天弓反而相当合作,几乎是毫不费力就拉开了,穿云箭的反抗力量也消失无踪。张紫星暗暗称奇――这震天弓、穿云箭是黄帝所制,怪不得用经之力就能轻松使用,看来法宝还讲究配套设施……

张紫星掌握了使用震天弓的诀窍,心知大破东夷有望,一时只觉意气风,长啸一声,弯弓搭箭,朝天射去。弓弦声中,红光缭绕,瑞彩盘旋,穿云箭如同流星一般,破天而去,转眼消失在空中,连那漫天的白云都被一分为二。众将在宫外闻天子长啸,又见此壮观,纷纷神往。

月姬注视着他豪情远射的英姿,秀眸中不由异彩连连,不仅有羡慕和敬佩,还有一种特别的异样神采。东夷族最为推崇英雄,每个东夷少女都梦望着嫁给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月姬虽是一国之主,毕竟是未婚女子,内心中也难免隐藏着如寻常少女一般的美好憧憬,只是平时被那国王的威仪和第一射手的虚名所掩盖而已。而在这位年轻的大商天子面前,她深藏已久的心事竟然不由自主地表露了出来。

张紫星转过头来,正好和月姬的目光对在一起,月姬平时的胆色似乎忽然消失,立刻将目光移向他处,不敢再对视,只是脸上不由自主地飞起两片红霞。张紫星倒没注意这个细节,因为他忽然想到一件不妙的事来,大叫了一声:“糟糕!”

月姬忙问原因,张紫星面露苦色地答道:“寡人只知以震天弓和穿云箭能破九婴,却没想自己射术稀疏,根本无法连中九婴二头……刚才又太过兴起,将仅有的三支神箭浪费一支,不知射到哪里去了,如今只剩下两支……”

张紫星的顾虑确实没错,神弓威力无比,才一箭已射入天际不见,剩余两只连拿来练习都不敢,况且他弓术稀松,纵是能有无数支穿云箭练习,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里有所成就。

他一边命人着李靖去追寻穿云箭,一边对月姬问道:“你射技高,可有何成之术让寡人能练出连环箭法”

月姬回想自己自幼苦练射技的情景,摇头道:“月姬哪有什么成之法弓箭一道,虽然技巧,却最重手熟……”

张紫星想到《卖油翁》的故事中那句经典之语“无他,但手熟尔”,心中感觉大为郁闷,早知道是这样,在几年前就应该奋练习射箭,而不是取巧去做什么连弩。其实商军中能射连珠箭的人也并非没有,但都无法使用震天弓。要怎么做才好呢张紫星不由陷入苦思。

半晌,张紫星瞥见月姬对他关注的模样,忽然灵光一现,问道:“月姬,若你能使震天弓,可有把握射杀九婴”

这个忽然的问让月姬一愣,她稍加思索,答道:“若是月姬能使此神弓,当有九成把握。”

月姬的语气相当肯定,射术练到她这个境界,弓箭已经不再是一种工具,而是等同与第二生命的存在,虽然她无法拉开震天弓,但仅仅是目击刚才穿云箭离弦的轨迹和力道,脑中就已经迅模拟出相应的“参数”和使用技法,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她甚至不需要任何练习,就能自如地使用震天弓和穿云箭射中目标。

“若是寡人将使用震天弓之秘术传授于你,你可愿助寡人射杀九婴”张紫星随后的话让月姬沉默了,她可以答应臣服甚至是为奴为婢,但不代表她愿意作为一个受所有族人唾弃的“叛将”,上战场给自己同胞反戈一击。

张紫星的本意是将黄帝经传给月姬,让她也拥有使用震天弓的能力,他并不奢望月姬天资何等惊人,在短时间内将经修炼到一个很高的层次,而是让月姬修成经的基础,成为双修的对象,以便接受他施展“转嫁之术”。

“转嫁之术”是经中的一种比较高级的秘术,能将自身能量灌输给双修的对象,当然,力量输出越多,对自身的损耗也就越大,只要震天弓认同月姬身上同源的黄帝力量,月姬就能自如地使用它。

他知道月姬内心斗争得厉害,又加了一句:“寡人知你矛盾,但此战并非为个人生死,而是为了整个东夷的将来。”

“月姬死不足惜,只是……”月姬苦涩一笑,眼中闪动着泪光,表情时而凄楚,时而决绝,终是无法下定决心。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寡人绝不勉强……”张紫星心生怜意,叹息一声,不再强逼。他心中暗忖:月姬既然不同意,就只能靠远在朝歌的黄飞燕了。黄飞燕的射技虽然比不上月姬,但也非同凡响,连珠双箭不在话下。只不过黄飞燕对敌经验太少,而九婴又是相当凶悍的怪兽,以她冲动的个性,就算震天弓在手,届时能否成功还是未知之数。

作为一个神箭手,战阵之上最重要的就是始终保持着近乎可怕的冷静头脑,才能箭无虚,光看这一点,月姬就比黄飞燕要强得多。

“陛下果真愿意根除东夷各族疾苦”月姬忽然低声问了一句,那茫然的语气仿佛是在给自己即将做出的“背叛”行为找个合理借口。

张紫星知她意动,心中大喜,肃容答道:“若有虚言,定遭天打雷劈!”

听到如此肯定的回答,月姬的表情陡然变的坚定起来:只要能改变东夷未来,让族民脱离困苦,个人荣辱又算得了什么干脆在杀死九婴后,当场自刎以表心迹……

“月姬愿意,请陛下传授秘术!”

“将来不仅是你,还有东夷全族,都会为你今天的决定而感到庆幸和骄傲!”张紫星将她的决绝神情看在眼里,正色说道:“此术非常特殊,须亲密夫妻方能传授,寡人现封你为月妃,对东夷的承诺也会在你有生之年实现。有一见事你须牢记,从今天开始,你已是寡人妃子,若敢轻言生死,寡人必迁怒于东夷全族!寡人若因此而丧爱妻,那东夷所有男子都将丧妻灭子……寡人向来言出必行,你当考虑清楚!”

月姬一震,知道心思被这个原本就暗暗的心仪男人看破,想到他用东夷全族安危出要挟,只为阻止她轻生念头时,心头的坚冰仿佛开始慢慢融化。她凝望张紫星良久,目光渐渐温柔,心中涌起一种自己都说不清的奇妙感觉,终于肯定地点了点头。

“作为君王,寡人会用尽一切力量捍卫自己的国土和子民,而作为丈夫,我亦会竭尽所能爱惜自己的妻子,让她永远生活在平安和快乐之中,以后无外人之时,你就称我为‘夫君’吧!”

张紫星上前轻轻搂住月姬的纤腰,轻轻擦去她眼角泪花,连寡人之类的称呼都省了:“平心而论,你是为族人甘愿委身于我,我也有利用你的意图,你我今日结合,实有功利之嫌。贤妻容姿艳丽,性情贤淑,是个外柔内刚的奇女子,我心中对你不无动心。我以一个丈夫的身份在此对天承诺,今后必定会用心爱你疼你,让你得到真正幸福……”

“夫君!”月姬听得心中感动,动情地叫了一声,泪水又情不自禁地涌眶而出。张紫星放开胸怀,抱着她尽说些缠绵情话,月姬脸上泛出动人的红晕,身体软绵绵地倒在了他的怀里。若是换个环境,张紫星可能还会先慢慢培养感情,再在适当时机将她占有,但如今战事紧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月姬也明白这一点,况且早对他暗生好感,索性释放出压抑已久的感情,对他的逾礼举动毫不抗拒。

张紫星见一贯强势的月姬女王一副任君采撷的温顺模样,哪里还能忍耐,低头朝她红唇吻去,两唇相接时,月姬先是一颤,随后居然大胆地主动相迎,如果不是察觉出她吻技生疏,张紫星一定还会以为她已有过多次经验,却不知这正是东夷女子敢爱感恨的表现。两人深吻一阵,张紫星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月姬的衣物一件件被褪去,露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娇躯。月姬虽然胆大,但还是处女之身,感觉到他的手游动到关键部位时,还是难免紧张地叫出声来。

过后,月姬虽有破身之痛,亦感觉到了他的爱怜和情意,芳心颤动之下,两行幸福的珠泪从眼角流出,还未滴落下地,已被身上男子温柔吮去。

两人这次结合亦公亦私,却也郎情妾意,一夜细诉恩爱不表。

十日后,商军和东夷军再次在平原对峙。

这一次,深知对手厉害的巫祭王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放出了封?和九婴,在牺牲了一部分族人的性命之后,两大魔兽在蚩尤旗的控制下朝商军冲去。商军顿时显得惊惶无比,纷纷逃窜,魔家四将虽然竭尽全力,却还是无法抵挡封?和九婴的威势,商军原本完整的方阵都被裂成几大块,不成阵型。

与全力释放法术、无暇他顾的巫祭王不同,联军领苍杰王渐渐现了敌人的异常:那些逃窜的商军竟然慌不择路地朝东夷军这边逃来,难道他们都吓傻了苍杰王正要出言提醒,场中形势忽然生了聚变。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