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正文 第三十二章 玄武现,噬魄伏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3

三兽的巨大影像相持了一阵后,竟然全部消失不见,只余下一个男子身影傲立在阳光之下,令人无法逼视。那根可怕的凶矛“噬魄”被此人徒手抓住了锋刃,无法再前进半分。

拼命赶来的月姬王和魔家四将也愣在那里,他们都没想到天子居然能空手接下如此厉害的凶器。魔家四将自恃换做是自己兄弟中任何一个,都不可能这样接住金矛,虽然他们早已感觉出天子也是修炼之士,但修为和四人相比还有不小的距离,却不想有如此神通。月姬王目力最好,看到鲜血自张紫星的手掌流下,心知“噬魄”有吞噬灵魂的可怕能力,一颗心再次悬了起来。奇怪的是,那长矛碰到张紫星的鲜血时,竟然大反常态,只吸收了一小点就没有继续吸噬,金色的光芒反而开始闪烁不定。

张紫星暗运内息,现除手掌被锋刃划破外,身体并无异状。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抓住矛身,竟然没有遭遇任何抵抗,感觉从长矛刚才的暴戾和凶气全都消失不见,反而传来一股温和而强大的能量,调节着适才强运真武灵诀而紊乱不堪的内息,不久张紫星便感觉自己的力量已经全数恢复,似乎还所精进。金矛这股能量十分熟悉,似乎和真武灵诀两者同出一源,看来刚才死里逃生、收伏金矛也是这个原因……

战事紧迫,张紫星不及细想,将长矛高高举起,“噬魄”仿佛得到了某种新生一般,出前所未有的璀璨金光。

商军所有将士一见此情景,士气大振,顿时呼声如雷:“天子神威!”

月姬王见他如此神勇,竟然能化险为夷,反将凶器“噬魄”驯服,当下喜极而泣。张紫星忽然感觉受伤的手掌有些麻痒,低头一看,那被锋刃割破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快愈合着,不禁面露讶色――当年在市集上救下孙骜兄妹时,肩伤也曾不治自愈,当时还以为是云中子暗中施法,不想今天又出现了同样的情况,看来绝非偶然。

东夷群王见到商王徒手压制“噬魄”的情景,无不骇然,苍杰王知大势已去,决定鼓动联军背水一战:“我等今日身陷险境,当拼死一战,或许还有生路!”

“慢!”声阻止的竟然是被侍从搀扶起的巫祭王。

“我军今日已败,不如降了吧。”让东夷各族没想到的是,他们的精神领袖巫祭王竟然会出此降敌言论。

苍杰王大惊,连“大人”的尊称都不用了:“巫祭王,你可是疯了吗怎可如此贪生怕死!”

“大胆!”巫祭王怒道:“我邹门一族世袭巫祭之位,奉战神之意引领各族,何曾出过怕死之徒!我若怕死,今日怎会舍命使用禁忌秘宝‘噬魄’”

有鬲氏的国王睢宁问道:“既是如此,巫祭王为何出此惊人之语”

巫祭王面露复杂之色,指着金光灼灼的商军主帅位置,长叹道:“战神最大秘宝‘噬魄’……已然认主!”

听到巫祭王如此之语,睢宁等人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纷纷大变:“‘噬魄’认主!难道那商王竟然是……蚩尤战神转世”

“适才你们可曾看到那玄武法像那竟似当年蚩尤战神传自玄帝的秘诀,我族乃九黎苗裔,世代供奉战神,又怎可与主相抗”

苍杰王见各族国王有不少露出意动之色,连忙喝道:“什么战神转世,简直一派胡言!战神怎会托生于敌国大王况且我族与大商世代为仇,若降敌军,定当死无葬身之地。”

苍杰王之所以坚持要战,一来是因为有穷国的神弓精骑和猛将几乎全折在这次侵略者中,心怀仇恨,二来他是动此次战争的罪魁祸,自忖商王或可饶别人,但绝不会宽恕他和有穷一族。

就在各族左右矛盾之时,商军已经动了强大的攻势,东夷军原本是士气涣散,根本不是对手,顿时死伤无数。苍杰王汇合斟灌、斟寻两族军队,以残余的神弓精骑开路,企图杀开一条血路,正好碰上了黄飞虎率领的左军。

张桂芳认出苍杰王正是联军主帅,赶紧欺上前去,大喝一声“苍杰王此时不下马更待何时”,苍杰王无法抗拒,身不由己地应声下马,被张桂芳快马上前,枭了级。有穷、斟灌、斟寻三族军队见苍杰王身死,纷纷大乱。

“东夷降!若降不杀!”商军阵中整齐的喝声让原本就犹豫的各族彻底丧失了斗志,加上巫祭王的竭力鼓动,纷纷下马投降。这招降的呼声原是月姬为减少对族人的伤亡特意对张紫星提出的恳求,不想居然收到了奇效。

就在商军收编俘虏的时候,地面忽然开始晃动起来,只见巨大的土堆迅凸起,拱出一道道显眼的轨迹,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地下活动一般。不久,土石飞溅中,一个巨大的身躯破土而出,正是那被活埋的封?。封?不愧为上古魔兽,果然不是普通野猪所能比的,竟然靠着巨力和利牙,用嘴拱出一条活路来。虽然脱困,也耗费了它大量的力气,两个鼻孔直喘粗气,但目中凶光却是不减。张紫星收伏了“噬魄”,见封?出现,存心一试金矛威力,后退几步,将真武灵诀之力运用到极致,全力将噬魄金矛朝封?掷去。

封?的燥皮坚韧无比,更有鼓胀的防御异能,连魔家四将的法宝都不能伤害,今日也是命中该绝,遇到了上古凶器噬魄,当下被那金光没体而入。封?体型巨大,按理说就算被金矛贯穿,也不过是小小伤害而已,但不知为何,封?被金矛射中后,忽然出一声惊天的惨叫,周围的马匹被这叫声惊得两腿软、屁滚尿流。封?惨叫过后,竟然不再动弹,倒在了地下,须臾过后,整个巨躯如被钉子扎过的皮球,迅地凹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一副皮囊,造成这一切的自然是那皮囊中的一点金光――上古凶器“噬魄”!

这骇人的一幕让所有人看得头皮炸,方才知道刚被张紫星降服的金矛有多么可怕,尤其东夷的降军,个个面露惧色,暗自庆幸及早归降。

张紫星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这种完全震慑的效果,不过噬魄的威力也确实出乎意料之外,居然秒杀了封?。他正欲亲自上前取出噬魄,突然感觉全身一软,仿佛所有血液被抽空一般,几乎立足不稳,一旁的月姬王连忙下马扶住。

张紫星感觉到体内刚才还极度充沛的力量骤然变得极其虚弱,暗忖这风头果然不好出,金矛虽然十分厉害,但消耗力量太大了,一击出后,自身战斗力也降到了零,看来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轻用。

如今两大魔兽中,封?已灭,九婴体内还有内丹苟存。张紫星想了想,没有让魔家四将毁灭内丹,而是令其取出,一来彻底切断九婴生机,二来那内丹也可作为研究对象。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鹤唳,两只巨大的仙鹤随后降下,两人分别从鹤背走下,正是一对身穿道装的男女。

这对从天而降的男女身穿道衣,相貌俊美,显得仙风道骨。

男子看了看场中的情景,和女子一同信步走到身披金甲的张紫星跟前,打了个嵇,说道:“这位将军,贫道师兄妹有礼了。”

“道者无礼!此乃我朝天子圣驾!还不来见礼!”魔礼青大喝了一声,他们兄弟四人也是修炼之士,所以并不如何看重两人道门身份。

男女听到这统帅赫然是大商天子,微微惊讶,对视一眼,却并未行大礼。

张紫星知道这男女必是方外的修炼之士,也不怪罪他们礼数不周,轻轻挣脱月姬的扶持,问道:“道者如何称呼来此战场有何要事

男子道:“贫道乃玉虚宫元始天尊座下第五位门人邓华,这是师妹吴萍,不知陛下亲征,还请恕罪,贫道来此,特向陛下求一物件。”

张紫星一怔,元始天尊的门人邓华他对这个名字倒有些印象,邓华虽然衔头很响亮――第五位门人,本事却并不怎么样,在十绝阵一战被燃灯道人当了炮灰用,死在天绝阵秦完的手中,至于那吴萍根本就本就没听说过。

“邓道长不必客套,要何物品,请直说无妨。”当年云中子给张紫星的印象不错,而阐教目前也并未站在大商的对立面,所以张紫星的言语还是比较客气。

邓华微笑道:“贫道修炼法宝水火神戟,急需九婴内丹一颗,四处寻觅多时。近来天机难测,贫道推算多日,方算出九婴的位置,故来了结此怪性命,不料竟被陛下捷足先登,还请陛下行个方便。”

张紫星目中精光一掠而过,看了紧盯九婴尸体的吴萍一眼,露出冷笑:推算一个月前在平原大战九婴,我军大败时候,怎么没看你们推算到位置来“了结”九婴现在几经辛苦,好不容易用震天弓、穿云箭射杀了九婴,正要取内丹的时候,你们就出现了分明是来拣现成便宜,还有脸说我“捷足先登”,倒好像显得我理亏了

邓华看出张紫星面色不豫,又道:“此物乃九婴多年戾气凝成,对陛下非但无用,反而会带来莫大凶险,故而贫道求之,还请陛下成全。”

魔家四将正感不忿,见邓华向天子一再讨要,心头火起。魔礼海喝道:“此物乃我军之战利品,取舍全凭陛下心意,你莫要仗着玉虚门下,强行无礼索要!”

邓华还未说话,女道士吴萍倒先开口了,语气十分强硬:“玉虚门下,怎容轻辱!若尔等无军职在身,贫道倒要讨教一番,看看几位高人有何手段!”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