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两大诸侯?费仲尤浑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4

仲忙道:“陛下明鉴!下臣一向为陛下忠心不贰……

“哼!你做得好事!当真以为能瞒过寡人?”张紫星冷冷地打断了费仲的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费仲心中有鬼,还待强辩,张紫星一句话就击溃了他的心理防御:“你就那么心急,想要坐上那首相之位吗?”

费仲只觉脑中“轰隆”一声,腿一软,整个人顿时瘫倒在地,半晌才反应过来,赶紧求饶。张紫星怒道:“寡人于寿王之时便对你有知遇之恩,你原本只是一个毫无实权,受人歧视得的下大夫,是寡人向父皇举荐,让你官居要职,而寡人登基后,力排众议,马上将你提拔为上大夫,委以重用,如今哪一路诸侯见到你,不恭声称呼一声‘费大夫’?你说,你可对得住寡人?”

费仲无言以对,伏在地下哭喊道:“罪臣有负天子厚恩,实在罪该万死!”

接下来,张紫星拿出一卷册子,挑了几段念了出来,将费仲惊得魂飞天外,里面详细地记录了费仲平日的具体言行,就连什么时候和哪个小妾睡觉都一清二楚,更别说那些受贿的举动了。费仲全身冷汗直冒,原来自己一直都在天子的牢牢掌控中,可笑平日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寡人对你信有加,明知你平素贪赃枉法、欺男霸女,然忍追究;你向诸侯暗索贿赂,寡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你与飞廉、樊等人沆瀣一气,暗施阴谋铲除异己,争权夺利。寡人也没有怪责……”张紫星说出这些话时,也在暗暗自问,虽然这个胖子日后还有大用,但自己是否对其过于纵容了?以至于胆大包天,手都敢往主子身上伸了?看来有必要给他好好敲敲警钟。

想到这里,张紫星的语气更加森冷:“你千不该、万不该,为觊觎相位、挤垮商容而算计到寡人的女人身上,这正是寡人最大的禁忌!你如今还只是企图利用睿妃之事铲除商容,那么等你胆子和权势更大之时,岂非要谋朝篡位?”

费仲肥躯颤栗不止。心中悔恨交加,他后悔的并不是贪污或谋权,而是恨自己不该触及到主子地底线,要知道,自古君王最怕的就是臣下有谋逆之心,往往一些功臣还会因功高盖主而遭到君主的猜忌,他区区一个弄臣,朝中虽然仗着天子的信左右逢源,但也得罪了不少人,若是失势。纵是天子饶恕性命,他也离死不远了。自始至终。他都是一个想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投机者,要说谋朝篡位,还真是冤枉他了。

费仲一念及此,哪里还敢狡辩,只是叩头如注:“罪臣不敢!罪臣的一切都是陛下给的,怎敢有此心思?下臣就好比陛下身边一条忠犬,平日可仗主人之势力呲牙咧嘴,一旦失去主人之,则会饿死街头、任人宰割。罪臣纵然对他人有天大的算计,也不敢对陛下这个主子有半点心机。此次也是罪臣一时鬼迷了心窍。才会想出那般主意,请陛下看在罪臣对您一直忠心耿耿,微有薄功得份上,饶了罪臣这条狗命!罪臣愿意戴罪立功。以报君恩!”

张紫星对这胖子的急智倒有几分赞赏,费仲心知天子已经洞悉阴谋,所以并没有否认自己的罪行。而是利用君臣之情做文章,尤其那番“主人与狗”地比喻甚是生动。

“你明白就好,寡人既然能给你富贵和权势,也能尽数收回去……你犯下如此之过,纵是灭族也不为过,寡人有怎可轻饶!”张紫星看着唬得魂不附体的费仲,语气陡然一转:“你要想活命也不难,除非完成寡人吩咐的几桩事情。”

费仲一听还有活命的机会,忙道:“陛下只管吩咐,罪臣纵然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肝脑涂地?你若无法办成此事情,寡人自会让你体验个中滋味,”张紫星在狠敲了费仲一记大棒后,又抛出一枚诱人的甜枣:“这几件事非一朝一夕之工,甚至要几年的时间。但若是你最终办成,寡人不仅会宽恕你的所有罪行,还会重赏于你。你不是想位极人臣吗?寡人看来,以你之才,休说是丞相,纵为一方诸侯,亦能胜任!”

费仲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诸侯是什么?通俗地说就是土皇帝,在领地内可以从心所欲,作威作福。只是这诸侯之位大多是世袭,除非有杰出贡献,方能封赐,如今天子做出如此许诺,怎能让费仲不心动?

而张紫星下一句话更让他激动:“寡人所指的这‘一方诸侯’,并非等闲,而是东南西北四侯一流!你也知寡人乃天子至尊,所谓君无戏言,只要你办成那几桩事,寡人不仅可免去你罪责,还可遂你心愿。”

费仲心中震撼无比,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有成为四大诸侯那样一方雄主的机会,虽然知道天子让他去办的事情绝非那么简单,但为了活命和美好地未来,他别无选择。

费仲并不知道,从他答应这一刻起,他这颗封神演义中微不足道的小棋子,已经在张紫星地精心谋划下,迈出了影响全局的关键一步。

且说尤浑回到招贤馆后,屁股还未坐热,忽然有内侍传旨让他再次入宫晋见,尤浑大喜,赶紧跟着内侍入宫,能以白身在同一天得到天子的两次召见,是何等的荣耀!

尤浑满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大礼参拜了天子。在这位拥有最高绝对权势、君临天下的帝王面前,尤浑有一种出自内心的敬畏和臣服。当然,他所臣服的只是掌握这种权势所代表的地位,若是换一个人做天子,他照样会如此。然而,天子的第一句话就使踌躇满志地他凉了半截。

“尤浑,你有一妹。新嫁于费仲为第三十七房小妾,可有此事?”

尤浑一震,他出身没落士族,家道中落,正是靠着妹妹极受费仲爱的关系,又给予重贿,才得到其亲自举荐,然想如此快就被天子洞悉。看着张紫星凌厉的目光,首次领略君威地尤浑不仅打了个寒战,往日地机变也不知道哪里去了。结结巴巴地答道:“回禀陛下,确……确有

“费仲犯下大过,寡人已将其贬职,不得重用。”张紫星的第二句话则使尤浑心中的希望彻底破灭。他不顾母亲反对,将年轻貌美地妹妹嫁给贪财地费仲为妾,又孤注一掷,变卖家产重金贿赂,好不容易才抱紧了费仲的大腿,不料却是这样一个结局。

张紫星看着尤浑面若死灰的模样,语气一转:“你不必紧张。寡人向来唯才是用,若你无才。纵是费仲举荐也是徒然;若你真有才能,哪怕是奴隶出生,寡人也必重用。费仲言你善于机变,精通术算,可是虚言?”

“陛下任人唯贤,开千古之先河,真乃天下才者之幸也!”尤浑闻言,心中又燃起一丝希望,定了定神,恭声道:“自陛下《天算》一书后。天下术算者,莫不以陛下为师,小人只是略懂一、二,怎敢在陛下面前称‘精通’二字?”

尤浑的这段话既恭维了天子。又不动声色地点出了自己通晓算术的事实,那句“莫不以陛下为师”尤为巧妙,张紫星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家伙倒也当得起“机变”二字。

张紫星略一测试,现尤浑还真点数学天分,言语中还不时透露着机敏。从一个应聘者地角度来看,他确实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其实,忠奸并非绝对,关键在于上位者的掌控,若是没有手段,忠臣也会变质,历史上这样地例子不胜枚举。

张紫星露出满意之色,说道:“尤卿果然才智过人,那费仲虽然犯下大过,在举贤这件事上总算是立了一功。”

“陛下知遇之恩,小人定当粉身以报!”尤浑明白天子已经肯定了他的才能,立刻跪倒在地,用力叩了几个响头。尽管额头痛,内心却是十分兴奋。



这种老套的效忠之语张紫星早听得耳朵生茧,但还是保持着微笑说道:“尤卿既有真才实学,寡人自不会错过,只是不知尤卿是想为勤勉之臣?还是想为投机之臣?”

尤浑不解,连忙相询,张紫星答道:“勤勉之臣者,勤勤恳恳,稳打稳扎,虽无大过,功劳亦有限,需翱就班,缓步升迁;投机之臣者,能人所不能,若立殊功,当可平步青云,位极人臣。”

尤浑是个聪明人,听到那“投机之臣”时,心中一动,知道天子不会无故给出这两种选择,迟疑地问了一句:“小人斗胆,请问陛下,若那投机失败,当会如何?”

张紫星就知道他会有此一问,淡淡地吐出六个字:“死无葬身之地!”

尤浑只觉一颗心跳得厉害,几乎要破胸而出,天子的意思很简单:这就如同一场赌博,机遇和风险并存,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回报。迟疑片刻后,尤浑终于一咬牙,做出了决定:“回禀陛下,小人不才,愿作那投机之臣,为陛下分忧!”

如果尤浑选择的是勤勉之臣,张紫星倒真要重新审视他了,结果,尤浑果然还是那个“尤浑”,最终选择了后者。

“既是如此,明日你便领寡人旨意,去商务司学习半月。”尤浑一听,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狂喜。

由于天子纣极其重视商业,蓬勃展的商业也给大商带来了巨大的回报,商务司早非当初的冷清,而是一个炙手可热的部门。原因很简单,亚相比干当年正是被天子“贬”于商务司,如今却又得提拔,官复原位,且手握实权,成为天子以下三大重臣之一。在朝中很多人眼里,商务司已经成为一个“镀金”地绝好去处,就如同后世一些干部下乡“锻炼”两年后,回来就提拔重用一般。

可惜,张紫星马上给尤浑泼了一瓢冷水,派他去商务司,只是学习一些必要的知识而已,真正地目的却是——让这位选择投机的家伙成为一名出色的商人,负责张紫星暗中成立不久的“富贵”商号。

尤浑心情仿佛跌落到谷底,还当自己听错了,其时大商虽然商业展迅速,但商人的社会地位依然十分低下,充其量也只不过略在那些平民之上而已,随便来个什么官员,就能对其颐指气使,哪怕是再有钱的商人也不例外。如今天子给自己的“重任”居然是当一名“低贱”的商贾?但天子既已说出要求,就不容自己反悔,否则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你先别担心,寡人既让你去经商,必会给予最大的支持,从现在起,你就是‘富贵’商号地主持,”张紫星及时给了他一针强心剂:“只要届时你达成寡人的一个心愿,便可封疆列侯,光宗耀祖!”

封疆列侯!光宗耀祖!情绪低落的尤浑差点被这八个字砸懵,目光一下子变得狂热起来。这八个字代表着——届时他这种无名之辈也可以成为一方诸侯,雄立天下!

饶是尤浑平时冷静机敏,心情也难免在张紫星的手段下大起大落,看着几乎难以自制尤浑,张紫星暗暗冷笑:什么叫掌控?这就是掌控!要驾驭尤浑与费仲这样地角色,除了需要狠狠地敲打外,还要威恩兼施,双管齐下,才是驾驭的王道。

尤浑总算还能保持住一丝清醒,朝张紫星跪伏在地:“敢问陛下有何心愿,小人拼了这条性命,也要替陛下完成。”

是替你自己的诸侯之梦拼命吧……张紫星收起目中讥讽之色,正色道:“寡人地心愿是,在我大商疆域内,涵盖八百诸侯,凡是阳光能照耀到的地方,都能看到‘富贵’商号的店铺!”

尤浑并没有让张紫星失望,说出了‘不达任务誓不回’的豪言,踌躇满志地走了,就如同先前踌躇满志地来一般。只是他不知道,在前不久,有个胖子也和他现在一样,踌躇满志地离开,而他们得到的都是同一个许诺:“诸侯”!

张紫星目送着“又”一位未来诸侯的离去,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战争,不一定只有真刀真枪地拼杀……”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乐趣! ***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的第八十四章 两大诸侯?费仲尤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