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费仲举贤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4

飞廉走后,张紫星背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皇兄,你看此人如何?”

“贤弟,我还没向你相询,你倒先问了?”张紫星露出微笑:“我有种感觉,这个家伙绝对不简单,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能而示之不能,强而示之以弱’。”

“此言甚妙,”孔宣赞道:“似乎出自皇兄所撰的那部《子辛兵法》?”

“正是,贤弟好记性,”张紫星也不顾冥冥中孙武的强烈抗议,厚着脸皮承认了下来,“飞廉举止谦卑,甚至主动承认贪赃枉法、贪生怕死之事,为的就是向我示弱,对于君王来说,一个贪财、怕死的臣子要比那些有本事而桀骜不驯的家伙更容易掌控。”

“皇兄见解果然高明,”孔宣摇头道,“可惜愚弟对帝王之术一窍不通,只不过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飞廉所表现出的力量虽然是炼虚期,但心境却似已至金仙修为。若真是家族传承,心境修为应低于力量,绝不可能有如此异状。”

“竟有如此蹊跷?”张紫星眼睛一亮,“飞廉有如此修为,却忍隐朝中多年,从不显露,必有所图。此人心机深沉,若要用之,必须有让其心动的利益;若是要其彻底心服,则需以威为主,恩辅之。不过为兄身为帝王,胸怀天下,日理万机,不可能将心力尽付此一隅,若是这飞廉真心臣服倒还罢了,若是仍有二心……”

“若还是如墙头草一般摇摆不定,就交由愚弟处置吧,”孔宣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休说他并非完全金仙之身,就算有,也不放在愚弟的眼中。与其将来多一个变数,倒不如早早除掉干净。”

说完,两人对视而笑。

※※※※※※※※※※

张紫星果然没有食言,第二天早朝一散,恶来和小诞就被释放回府。

让飞廉惊讶得是,两人一提到天子,竟然露出难得的惧意,连素来嚣张跋扈的儿子都不例外。飞廉详细询问了昨天事情的经过,当听到天妖灭魂阵中的妖魂居然不是被噬魄消灭而是被一只可怕的异兽吞噬一空时,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诞苦笑道:“说姥愧,我和少主只觉红光一闪,就已昏迷被擒,连对方是怎么的手都不知道。我看这十有是另一人所为,若是天子有如此神通,当初在东市就不用费那么大的力气击败少主了。”

“没想到天子手下还有如此人物,我对这位陛下真是越来越炕透了。”飞廉回忆起张紫星那些一语双关的话,暗暗打了个冷战,“昨日我去宫中请罪,出来时连背后的衣衫都被冷汗浸透了,天子之能,还远在我想象之上……”

恶来露出罕见的犹豫之色,开口道:“今日离开时,天子对我的勇力十分赞赏,希望我能为国效力,我说需回来咨询你的意见。”

飞廉一震,叹道:“看来天子还是顾忌于我,丝毫不给我迟疑的机会……你们是何看法?”

恶来挠了挠头:“我能有什么主意?老头子,这次你说了算。”

小诞也道:“天子招揽少主,不外是逼主公表态,若应之,则表主公忠心,可相安无事;若拒之,则必遭天子所忌,我们须得立刻逃离朝歌,否则当有大祸临头。”

飞廉沉吟良久,说道:“逃离?只怕没这么简单,天子既有此意,只怕早有防备。而我苦心经营多年,又怎可如此轻易放弃?恶来,我欲让你辅佐天子,你可愿意?”

“主公”小诞惊道:“以少主的脾性,只怕……”

“哼,老头子,就知道你会如此决定!也好!这原本就是我惹下得祸事,我自会收拾!”恶来打断了小诞的劝说,咧嘴叫道:“再说我在此享乐多年,要回那深山修行,岂不淡出鸟来?”

飞廉见儿子答应,暗松了一口气,又嘱咐了好一阵,方才放他离去。

“小诞,你休要劝我了,就算决定逃离,我们只怕也有莫大凶险,天子绝不会轻易放我离去,”飞廉长叹道:“当今天子睿智无双,厉害非常,我自恃小心谨慎,不料还是小看了他。”

“主公休要沮丧了,谁能料想我们当初算计的对象竟然是天子?此事败露,也是天意使然,”小诞苦笑道:“可叹诸犍还在深山修炼法宝,一心想要雪耻,只怕是此生都难偿心愿了……”

飞廉沉声道:“我所说的天子厉害,不止于此,昨晚晋见之事让我最心寒的是,天子只怕……已经猜了我的来历了……”

小诞心中震撼,半晌说不出话来,飞廉挥了挥手,让她先下去休息。

“惟神薄阴阳而成气,驭风云而施德。威合风雷,则禾木尽偃;恩覃雾露,则卉物敷荣。昆阳恶盈荡新室之众,龟兹助顺济全凉之师,其赏善也如此,其罚恶也如彼……”

飞廉淡淡的吟诵声在密室中响起,赫然是昨日张紫星赐给他的《祭雨师文》。

继昨日飞廉之后,今日刚一散朝,费仲又入宫求见,立刻得到了天子的应允。

费仲浑然不知苦心策划的阴谋已经败露,此番求见可不是为了请罪,而是“举贤”。

张紫星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个恭恭敬敬拜伏在地的胖子,又看了看被他大力举荐的“贤才”,良久方才开口:“费卿平身,你所荐乃何人,有何大才?”

费仲忙答道:“此人名叫尤浑,智谋出众,擅长机变,精通术算天文,惜为乃没落士子之身,向阑得重用,下臣有感前日陛下‘招贤不论出身’圣意,亲荐此人,请陛下定夺!”

尤浑?费仲举荐“贤才”尤浑?还真是令人玩味。张紫星眉宇一动,眼中闪过寒光,打量了那尤浑一阵,只见他三十来岁,身材瘦长,相貌普通,唯一有些特别得就是颧骨较高,给人一种精明能干的感觉。

费仲与尤浑,这两人可是《封神演义》中大大的“功臣”啊!如果不是尤浑这个名字太过敏感,张紫星或许还真会好生考察此人一番。甚至委以要务。

要不要将这二人立刻斩杀,免除日后大商的内患?想到这里,张紫星心头不由涌起杀机。费仲见天子不语,偷偷抬头窥去,正好迎上张紫星凌厉的目光,心头猛然一颤,涌起一股不详的预兆,赶紧低下头去。

张紫星转念一想:若是普通朝代,这种未雨绸缪的做法未尝不可,但这是封神的世界,三年后杀劫四起,天下动乱已经无法更改。杀了费仲和尤浑,难免不会蹦出刘仲、刘浑?反观那些圣人、仙人,才是最大的祸根。自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张紫星也明白了许多,很多人和事,绝不是象小说上描述得那么简单,就拿费仲这样的奸臣来说,能在朝中左右逢源,翻云覆雨,亦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作为一个了解未来大方向走势的君主,必须要有大局观,目光应放得更远,尽量用好手中的每一颗棋子,才有可能实现那个最终的目标。当初自己留下费仲,就是为了长远打算,所以眼下还不能杀掉这二人,应将其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日后自有用处。

“既是费卿力荐,当有过人之处,”张紫星压抑住胸中的杀意,缓缓地说道:“传寡人旨意,着尤卿暂往招贤馆贵宾楼小住,寡人届时自会另派专人考察,若果有大才,必会重用。”

尤浑还道天子当真看重自己,心中窃喜,连忙谢恩退下。费仲待要一同离去,却被张紫星留了下来。

张紫星颜色和悦地说道:“费卿为国操劳,近日又举荐如此‘贤才’,果然不枉寡人重用。”

费仲听到天子夸赞,心中稍定,胖脸上露出喜色:“下臣蒙陛下器重,委以重任,自当劳心竭力,为陛下分忧。”

张紫星笑道:“费卿何其谦虚!对了,各路诸侯可有异动?”

“回禀陛下,北伯侯治下北海袁福通等近来似有异常,下臣已经派专人前去侦查,不久便有确切消息,届时下臣自会详书禀于陛下。另东齐有夷人不服管治,意欲骚乱,所幸月妃娘娘手段高明,已然安抚。陛下若有闲暇,可往东齐一行,天威所致,夷人自当拜服,不敢再有二心。”

张紫星回忆起书中曾交代北海七十二路诸侯袁福通等叛乱一事,暗暗留心。而前不久在朝上曾有女娲庙降香与东齐考察的争议,当日商容力争以降香为重,如今降香已毕,天子自会往东齐一行,与月妃再续离情,所以费仲才有这东齐之行的再次提议,又给出了一个理由充分的借口——夷人骚乱,这样一来,诸臣自是不敢有异议。张紫星不得不承认,这个死胖子在揣摩上意、讨好主子方面确实有一套。不管怎么说,东夷近期内还是要去的,单单是那超脑分解出的“张一”所肩负的重大责任,这一趟就势在必行。

“秘密征募之事办得如何了?”

费仲答道:“谨遵陛下吩咐,经过筛选,第一批少年已基本征召完毕,共三百人,年龄在十一、二岁左右,俱是奴隶之后,体格、心智都达到陛下要求。”

张紫星又问了几件事情,有些甚至是费仲没有办完的,费仲心中奇怪,但还是不敢怠慢,一一回答。

“费卿辛苦了……”费仲闻言正待谦虚几句,忽听天子问道:“可知寡人为什么要问这么多吗?”

费仲不解地摇了摇头,张紫星长叹道:“寡人是在让你表功,也是为自己努力找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费仲的心仿佛落入万丈冰窖,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乐趣! ***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的第八十三章 费仲举贤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