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三年(下)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4

歌,艳阳高照。

与三年前相比,这座大商的都城繁华了不止一倍,面积也扩展了近一半。外城原本帝乙时象征性的城墙早被拆除,换成了高大,厚实的坚石城,共有三层,将整个城市围成一座气势恢弘的的坚固方城,象征着大商王朝的固若金汤。

市集中各色小贩杂而不乱地分列街道两旁,叫卖声串成一片,一间间店铺门口民众接踵摩肩、来往不绝,大小不一的酒肆内不时传出阵阵欢声笑语,地面上铺着坚实平整的石板大道,四处通畅,车水马龙,一派繁华盛世之景。

如果说在先君帝乙时,这个叫沬邑城市还如垂暮夕阳一般勉强绽放着最后的光芒,那么如今的朝歌却如初升的朝阳一般充满了生机。

或许,这正代表着大商王朝的浴火重生?

富贵商会总行。

尤浑合上了下属交来的本月账目总册,满意地点了点头,眼中却露出一丝惋惜之色,他知道,这些数目惊人巨款真正的主人并不是自己。当然,这些年来,他靠着天子所传的那些奇异的经商手段,私下里也攒下了一笔不菲的财富,纵使天子没有兑现那个诱人的诸侯承诺,也能做个富可敌国的大财主了。

在他身后的墙壁上,有一张大商全境的详尽地图,地图上密密麻麻地绘着交错的红线,代表着富贵商号的分布,已覆盖了八百诸侯国的大半。

与尤浑“齐名”的人物费仲此时也是意气风,三年前,他从上大夫被直接降职为下大夫,甚至还跳过了中大夫这一环。许多人一度以为他已失去天子信。也让他尝尽世代炎凉,天子不久后进行了吏治改革,成立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分领各种政务,他被派往礼部任职。

兵部和刑部由太师闻仲统管,户部和工部由亚相比干统管,礼部和吏部归首相商容统管。与主管官员考核任免的吏部相比,主管礼仪制度的礼部则显得毫无实权,但天子马上又在礼部成立了“文化署”,升费仲为中大夫。命其为署长,专门负责一项新事物——官办杂志《大商季刊》。

杂志刊物地问世虽然看来过于“前卫”,却经过了张紫星的深思熟虑,具有深远的政治意义。

在将雕版印刷改进成活字印刷,同时进一步改进造纸术后,办刊的技术问题已经彻底解决;而经张紫星之手将标点符号问世后,阅读显得更加便利易通;由于等级制度森严和时代观念的限制,这种出自官方的刊物自然具有唯一性,并不需要担心盗版之类的问题。

至于季刊的内容,主要以报道大商的时事新闻为主。在适当地加上一些政治思想方面的内容,当然。有过后世经验地张紫星非常谨慎地控制着这些东西的篇幅,不时利用一些有趣的故事利明所要表达的道理,文字尽量追求通俗易懂,既然是思想渗透,就要潜移默化,一步步来,若是弄得长篇大论,千篇一律,只会让阅读者产生强烈的视觉疲劳,效果自然事倍功半。除了这些外。还有两个版块,一是号称“半真半假”的小道消息,说穿了就是现代的娱乐八卦或笑话,当然。这些八卦都是通过严格审批的,并没有过多地触及,更多的是有趣和搞笑;另一个则是综合版块。包括生活小技巧、医学小常识等。

天子在亲自为首期创刊号封面题字,宣布行的同时,又颁下另一道政令,普通平民或是奴隶都有资格阅读此刊,旁人不得阻挠,若有违反,必将严惩。这季刊一出,虽然没有当年三大奇书那般令天下震撼,却也起到了超乎预想地轰动效应,或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季刊比三大奇书更贴近人数最多的社会底层人士。

由于张紫星地逐步改革,大商直辖境内的奴隶已经逐渐过渡到带有一定封建社会性质的半农奴状态,虽然依然没有最宝贵的自由,但生活要比以前要好多了。加上许多官员有意迎合天子,所以就连不少奴隶也能有资格阅读季刊。他们绝大多数都不识字,好在张紫星未雨绸缪,早在季刊行的两年前就下令就开办义学,无偿教授一些聪明的少年奴隶学习认字和算术,季刊中的内容大多也由这些少年传播开来,作为听众奴隶们或许只记得其中的一鳞半爪或仅是一个有趣的故事而已,但也足够让季刊迅速传播开来。

以前只知道挣扎在无止境的劳作中地奴隶们不仅因为改革使生活上得到了改善,如今连精神上也有了寄托:原来地位低下的自己也可以如那些贵族们一样,知晓这么多新奇古怪甚至是生在千里之外的事情。而平民们更是对季刊反应热烈,许多现在看来只能算是相当的“晚间新闻”可以成为他们茶余饭后地热议话题,而那些小常识更是具有非凡的实用价值。

初时,《大商季刊》还只是在大商直辖境内与东齐两地行,随着民众的流传,加上刻意地宣传造势,等到第三期时,几乎所有的诸侯国都出现了季刊的“身影”,需求量也逐渐增大,为此天子还特批了各地的同步行机构。

许多人在享受阅读快乐的同时也在疑惑,从《大商季刊》定刊、制版、印刷、成品、行的速度来看,简直不可思议,最神秘之处就是居然能在短时间内搜集千里之外各地的消息,而且还十分准确,一些有长远战略的诸侯顿时将这种能力联想到了军事方面,如果军情能以这样的速度传播……想到这里,他们就有种胆寒的感觉,这个秘密的答案流传出许多版本,最让人信服的就是天子得仙人相助,以仙术得知天下之事。

对于这个答案,张紫星只能耸耸肩:仙人没有,打扮前卫的假道士确实有一个。这些传播消息的“仙术”虽然出自其手,但在其眼里只算是微末小道而已,真正地爱好却是杀人的军械……不过这样也好,可以转移视线,掩盖自己真正展的那些秘密东西……

《大商季刊》的负责人费仲可算是罄尽心血在工作之中,对季刊的行和传播功绝对是不可没,如今已经没有人敢小看这个“曾经失”的中大夫,虽然礼部没什么实际的大权,但谁都不知道天子

候会将他提拔上来。殊不知天子早就向费仲许诺了拔”,为了保命。也为了更加美好的未来,费仲正是这样不遗余力地挥出自己的所有能力,就如同那位富贵商号的大商贾一般。

皇宫,摘星楼。

这座在后世名声仅次于鹿台地穷奢极侈的高阁瑶宫如今确实名符其实,不但外表美轮美奂,内部更是华丽精巧。听说光是地基就建了一年有余,与之相比,后面的筑楼过程则显得极为神速,这和修建摘星楼的奴隶们空前高涨的劳动热情密不可分。因为天子许诺,除了每天有好酒好肉享用外。只要安心劳动、按时按质量完成工程,就能成为大商工部的正式建筑工。专司工程修建,不仅脱除奴籍成为自由的平民,而且还有工钱可领——这样一个诱人的条件,哪一个奴隶能抗拒?

摘星楼的男主人此时并不在里面,女主人倒是有三个,个个姿容如画。

“夫君设计的这小裙穿起来还是真舒服,比些以前那身别扭地宫装要强多了,怎么活动都不拖累。”黄飞燕又来了几个干净利落的踢腿动作,颇有几分巾帼之风。

姜文蔷等她一路拳打完,走上前去。拿出丝绢疼爱地帮她擦了擦汗:“确实舒服,不过这身衣服地衣料还真少了点,若让旁人看见,倒有些不雅。”

黄飞燕十分享受这种疼爱。还撒娇般地扑到她怀里蹭了蹭:“我们只穿给那个的夫君看就行,旁人若是敢看,我就……哼!”



黄飞燕咬牙切齿了一番。终究没有说出什么“挖眼睛”之类的狠话来,至少没有当着两位善良的姐姐说出来。对于这两位姐姐,她始终有一种自内心的尊敬和感激。这几年来,姜文蔷亦母亦姐的宽容和照料,杨善解人意的温柔深深地植入了她的心中,就如同有血脉相连的亲姐姐一般,这一点,就算是后来入宫的那位聪明无双地睿妃商青君,也深有同感。

姜文蔷噗嗤一笑,搂住了这个顽皮可爱的妹妹,说道:“飞燕,真有这种时候,还没等你难,夫君大人早就冲上去了,要知道,我们的那位陛下的醋劲一点都不小呢!还记得三年前一同去东齐看月姬妹妹地那一次吗?在快到达临时,夫君没有和车仗一起,而是偷偷带我们姐妹先溜进城,却碰上了那个什么族的王子,看中了你的美色,要按当地地规矩和夫君决斗,结果……”

黄飞燕自然不会忘记这件事,眼睛直亮:“结果夫君一点也不客气,把那个叫什么哈的王子打成了一个猪头,又把那些来报仇的人打得满地找牙!后来,月姬姐姐来了……”

才说了半句,黄飞燕忽然脸上一红,没有说下去。姜文蔷和杨心领神会,对视一笑。事实上,黄飞燕虽然心中已无汉夷之分,但初见月姬还是有几分较劲的意思,但月姬无论是在身材相貌或是在本领方面,都不比她逊色,甚至还犹有过之,特别是黄飞燕最擅长的箭术。在某个好事天子的鼓动下,比试开始,而黄飞燕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擅射的东夷族中,第一射手会是这位齐侯姐姐,好在后来月姬在近身切磋输给了她,才扳回了点面子。不过黄飞燕也猜到是对方故意相让,心中歉疚,主动上前和月姬交好,自此张紫星的“后院小型失火”事件终告结束。月姬大方爽朗让性格外向的黄飞燕十分心仪,两女不打不相识,俨然成了多年的至交好友。月姬得到了姐妹们的认可,心中的孤独尽去,感动不已。此后双方又会面过两次,可惜月姬在东齐威望甚高,须得镇守驻地,无法经常相聚,每次离别众女都是泪洒十里。

“姐姐,这是刚算出的上月宫里的收支明细,请过目。”杨将手中的账簿递给了姜文蔷。

姜文蔷打开略一浏览,点了点头:“妹妹不错,速度比上次有不小的进步。”

杨不好意思地说道:“多谢姐姐鼓励,儿太笨,这么久了才会些基本术算,不能为姐姐帮上什么忙,实在惭愧。”

“妹妹为何如此一说?你虽然计算速度比不上我,但贵在心细,尤其理财方面,自有独到之处,就是姐姐也不如你。若真论到术算本事,除了夫君外,天下只怕没有谁比得上我们家那位才女妹妹吧,”姜文蔷笑道:“姐姐知道你想学青君妹妹那样为夫君出力,所以才推卸自己的责任,将宫中财务交由你管理,否则你我自家姐妹,我怎会检查什么账目?”

一旁的黄飞燕眼睛却红了,低头道:“几位姐妹都能为夫君分忧,月姬姐姐统领东齐,如今已是天下闻名;青君妹妹才识无双,早已是夫君最得意的臂助;文蔷姐姐身为皇后,母仪天下,统领内宫,将后宫治理得井井有条,又精擅厨艺,连夫君都赞不绝口;儿姐姐聪明好学,勤奋奴隶,能帮助文蔷姐姐管理财务。只有我,整天只知舞刀弄枪,结果一事无成……”

“内宫靠的是姐妹同心,姐姐才貌皆不能服众,哪有什么统御的能耐?只不过痴长了几岁,入门较早,才侥幸做了这个皇后,”姜文蔷抚弄着黄飞燕的头,温言道:“妹妹也不必妄自菲薄,每次出去游猎或是远足,如果没有我们的女将军,夫君哪能那般尽兴?我们几个身虚体弱,手无缚鸡之力,只能在后面空自羡慕呢。”

“可惜人家不是真的将军……”黄飞燕叹了口气,目光无意中落在楼梯上侍立的宫女身上,忽然一亮,跳起来叫道:“有办法了……”

她凑到姜文蔷面前咬了一阵耳朵,姜文蔷思忖了片刻,微笑着点了点头,黄飞燕兴奋地一蹦三尺高,大笑起来,楼梯的宫女们惊讶地看着黄妃娘娘如此失态,浑不知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位女将军实现理想的对象。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乐趣! ***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的第八十九章 三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