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尔虞我诈!妲己之心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4

为何你如此不知进退,居然去而复返!”尽管魔凯的音的特效,但雪儿还是清晰地听出了这位逍遥散人心中的怒意。

“若是离去必死无疑,留下虽然九死一生,却还有一线生机。”雪儿轻抚额前的秀,有意无意地在向他展示那惊人的美貌。与几日前面色惨白、虚弱不堪的模样想比,今天她显得容光焕,举手投足间隐隐透着无穷的妩媚和娇柔,让人忍不住生起怜爱之心。

可惜的是,眼前的逍遥散人连脸上都覆盖着冷冰冰的铠甲,根本炕清具体的表情,从那冰冷的语气来看,似乎对她的美貌无动于衷。

“莫非你又得了那主使人什么许诺?”张紫星冷冷地说道:“可惜在我看来,你充其量也不过是个牺牲品而已,或许,应该叫做替死鬼,不仅最终难逃湮灭的下场,而且还会一无所有,白白背负一个千古罪名。”

轩辕坟三妖在《封神演义》中的结局相当悲凉,按理说,她们都是女娲娘娘遣来迷惑纣王的,最后果然成功断送大商江山,是封神的功臣。

在遭到杨戬三人追杀时,遇上了“雇主”女娲娘娘。然而这位想象中的救星并没有出手相救,而是用一句“罪恶贯盈,理宜正法”毫不留情地把她们交给了姜子牙,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最无语的是,她们居然连被封神的资格都没有。要知道,就算是费仲尤浑这样地角色,都能上榜封神……

“若真是如此,也是命之使然,逃避不得,”雪儿似乎受到了触动,情绪顿时低落下来,“当今天子在两年前不是创出了那种奇怪的‘围棋’吗?我就好比棋盘中的一颗棋子,进退全不由己,唯有走一步。算一步,是死是活,亦不得知。”

张紫星见她有如此觉悟,感慨万千,一时也不知如何安置。

雪儿忽然抬起头来,朝他一笑,竟是那般千娇百媚:“道友乃局外之人,为何如此关切于雪儿?”

哼!谁说我是局外人?我就是当事人!张紫星冷哼一声:“休要施术迷惑于我,我已今非昔比,就算你未寄身人躯。也不是我的对手。我只是念着相识一场,不忍见你魂飞魄散,否则当年救你岂非白费力气?”

“是吗?原来道友是念旧之人。”雪儿丝毫不介意他的冷漠,反而笑得更加妩媚,“怪不得今日道友没拿那把巨阙来对付我,否则人家只有死路一条,哪还有力气笑得出来?”

张紫星一阵无语,这丫还真会自作多情,若不是法戒把巨阙当成自家宝贝整天掖在怀里不肯放手。早就拿来镇镇你这狐狸精了!

“我知逍遥道友是至诚君子,”雪儿忽然面色一正,又变成一个娴静守礼的大家闺秀,“道友若想诛灭于我,我也不会抵抗;若是道友想放我生路,只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不知情即可。雪儿这个名字,就当是个回忆,且存于道友的记忆之中吧。道友也可将她彻底忘却……从今往后,世上再也没有雪儿。只有妲己。”

张紫星听她如此决心之语。脑中刹那间转了千百个念头,冷声道:“莫非你以为我当真我不会对你出手?”

妲己站起身来。妙目流盼,眼蕴情意:“道友要杀我,当日为何不忍下手?”

张紫星语气依然冰凉:“若不是顾忌你身后之人,你的性命还能留待今日?”

“道友当日若想杀我,只须往云中子身上一推即可,又何必费那般力气好言相劝?炕出道友面具冰冷,心地却是甚好……”妲己说着,见他似乎气得说不出话来,又掩面轻笑:“此乃戏言,道友休要当真,妲己在此多谢道友两次活命之恩了。”

说着,轻摇柳腰,故意上前凑近几步,盈盈下拜。

张紫星后退一步,避开她的行礼:“人各有志,你既已决定如此,我也不勉强。你当修身养性,好自为之,若是敢施妖术残害良善,纵是千里之外,我也必取你性命。”

说着,他示威般地向天随意挥了一拳,整个房间顿时颤抖了起来,尘土木屑四处飞扬,碎石砖瓦落了一地。

妲己惊骇地看着已经完全消失的房顶,暗暗打了个寒战,尘埃落地,那甲冑男子早已不见踪影,只是遥遥地留下一句话来:“且送你一个与天子相见地机会,记住我的警告……”

“逍遥……”平静下来的妲己喟叹着,默念着这个的名字,眼中一片惘然。

“女娲,既然你不死心,老子就陪你玩到底!”在皇宫的另一个地方,张紫星咬着牙,一字一顿地指天骂道:“老子会让你知道,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前面“任性”地放过妲己一次,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既然再次送上门来,没理由再放弃这个棋子。既然那位圣人娘娘执意要靠这妲己来玩阴的,那就看看到底是谁更厉害吧!

让妲己惊讶的是,果然如那位逍遥散人所说,冷宫忽然塌方的异事吸引了天子,御驾亲临察看。天子远比想象中的要年轻,也比想象中的要英武,看上去威武而不失儒雅,怪不得文治武功,天下皆赞。

还没等她施展媚惑之术,天子看向她地目光顿时凝固了,嘴里喃喃地说道:“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仙儿,是你么?”

妲己马上敏锐地猜出“仙儿”就是和苏妲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位女子,也就是女娲娘娘所说的那位天子内心最为留恋地女子,暗喜女娲娘娘的策略果然有效。

接下来的事情进展得格外顺利。她终于可以离开这座偏僻简陋地冷宫,新的住所是装饰华美、宽敞明亮的寿仙宫,服侍的宫女也多了几倍。

当晚,天子便留宿寿仙宫,着妲己侍寝。

在这位年轻天子近乎痴迷地目光中,苏妲己完美无缺的身体尽情裸露在烛光之下。妲己虽然修炼多年,又有狐族媚惑的天赋,但毕竟未经过男女之事,难免羞涩。这种娇羞,从某种程度上更能刺激男人的雄壮。

天子似乎有些急不可耐。不待她服侍更衣,就匆匆将她压倒。当那根巨大的火热刺破象征着少女的贞洁时,妲己还是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地痛楚,这种痛楚,与以前修炼所经历的完全不同。

好在她天生媚骨,虽是,却也能渐渐感觉到身为女人的愉悦,眼前地天子虽然相貌英武,但不知怎么的,在那肉欲地时。她地脑海中却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隐约可见全身那着奇怪地甲胄

这一夕之欢彻底改变了妲己的处境,天子第二天便下旨立苏氏妲己为艳妃。驻寿仙宫,苏护也得到赏赐,被封为国丈,虽然依旧是挂个虚名,窘境总算比当初要好了一些。但天子马上命他顶着新任国丈地名号,带着一队人骑马夸官游街,炫耀富贵。显示君恩。这无异于一次押着叛臣的“游街示众”,一路上少不得又被N多人戳脊梁,议论他卖女保命,厚颜无耻,憋得苏护差点当场自杀。

如愿以偿的妲己总算是成功地迈出了女娲娘娘计划地第一步,作为新入宫中的妃子,她并不敢过于放肆,小心翼翼地熟悉着周围的环境。

让妲己意外的是,这个深宫禁帷与想象中的相差太远。天子的几位妃子之间几乎炕到那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场景,就连那位资历最深地皇后娘娘。脸上露出的笑容都显得十分真诚。相处一段时间后。妲己逐渐摸清了四位妃子的脾性,姜皇后大方体贴。待人诚恳,如同大姐一般,把每位妃子当成妹妹一样照顾;柔妃杨氏人如其名,温柔善良,与人无争,极好相处;丽妃黄氏性情活泼,胸无城府,偶尔有些性急,也显得十分可爱;睿妃商青君睿智无双,沉着冷静,深得天子信任,甚至能协助处理朝中一些杂务。虽然姐妹间偶尔也有些矛盾,但都并不记心,犹如一家人,妲己在旁看来简直觉得不可思议——这还是诸人谈之色变的深宫吗?就算是普通富贵人家,甚至是亲生姐妹,由于利益等关系,也没有这么融洽。一时间,妲己迷惑不解,心直口快的黄飞燕无心的一句话让她似有所悟:“夫君说,这样才是一个家!”

“夫君”?她叫天子“夫君”而不是“陛下”?那位天子竟然想把这后宫变成一个融洽的“家”?是天真?是别有用心?还是别的什么……

难以置信的是,他居然做到了,这些代表着背后各种势力地皇后、妃子们当真如一家人一般,这就是那个传言中智勇冠绝天下的帝君地个人魅力吗?

妲己忽然觉得有些妒忌黄飞燕她们,同样是女性,天下间最好地东西几乎全让她们占尽了,如果她放弃女娲娘娘的命令,只怕也能和她们一样幸福吧。

可惜,她不能。

她修炼多年,这些波折并不足以干扰她地心境,就算是给天子,也无法动摇她的心志,因为她是九尾狐——妲己。至于雪儿这个名字,就永远地留给那个人吧……只是不知道他是否真的会遗忘?

日子一天天过去,虽然表面上妲己和后宫诸女相处融洽,还打成了一片,甚至还会和诸女一起叫“夫君”,但心中依然是冷漠和排斥,就如同一扇门一般,封闭了心灵,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不啻一种心的修炼。

然而,即使是这样,宫中仍有两个人让她忌惮。一个是那位绝顶聪明的睿妃商青君,一双美丽的眼睛仿佛能洞彻人心;另一位则是那位创新无数,拥有大智慧的“夫君”,惑的目标,但她不得不承认,要迷惑他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到目前为止,他依然对后宫这几位妃子一直是一视同仁。

不过,她感觉得出来,他对她似乎有一点点不同:他似乎特别痴迷她的身体,每次都是尽情亵玩到她精疲力竭为止,这样正好,她可以放心应用狐媚之术,做出许多其他妃子无法做到的花样,将她的“特殊”之处一点一滴地植入天子的意识当中。

对于后宫那个团结的家庭,她也有信心让其从内部分裂,只是目前为避免暴露还不宜过早使用那些挑拨的伎俩,所以她需要耐心。

就如同狩猎一般,迟早,那只最大的猎物会被她俘获。

对于妲己的小心思,张紫星闭着眼睛也能猜出大概,同样也有对付她的计划。意享用她美妙的身体只是对女娲收的一点小利息而已,既然主动送上门来,又是个绝世美女,要放过才是对不起自己呢。有些夫妻间的花招,姜文蔷等女一直不愿轻易尝试,正好在妲己身上使用,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有种报复女娲的快感。下一步就是利用妲己引出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再借他人之手消灭了,不知道到时女娲娘娘的脸上会是怎样一种精彩的表情……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旱灾完全打乱了张紫星的计划,也使逐步实施的新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挠。

这次的旱灾与以往完全的局部小灾完全不同,规模之大,覆盖了大商全境,最严重的就是大商的直辖地,就连都城朝歌,也未能幸免。

“大旱绵延数千里,禾不立苗麦垂死……”张紫星看着各地加急奏折上的灾情,再也无法安坐,目光直逼殿中群臣:“诸位爱卿,有何对策?”

群臣面面相觑,在他们心里,人定胜天只是痴人说梦,这种规模如此大的天灾,岂是人力所能对付?

张紫星见下面一片寂静,眉头皱成一个“川”字,虽然他平日在展建设时,也曾注重过各种灾害的防备,但这一次灾情的严重程度和覆盖范围大大超过了预计,自大商建国至今的数百年中,这样的灾害也不过一、二而已,偏生让他撞上了。

钦天监老太师杜元铣出列奏道:“近来天象大异,星辰昏昧,似有乱象,恰遇天降重灾,必是上苍降罪,请陛下沐浴更衣,祭天求雨,祈求上苍恕罪,以解黎民苦难。”

商人对祭祀极其注重,一遇不决之事就祈求鬼神,杜元铣这一提议马上得到了许多大臣的赞同,张紫星忽然想到李商隐的那句“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不由露出嘲讽之色,这样的祭祀,会有用吗?如果上天真认为你有罪,就算你再怎么祈求,也不会掉一滴雨水下来,如此求神拜仙,还不如靠自己。

说起神灵,张紫星忽然想起女娲当年说大商国运三年后会急转直下,顿时猛省:难道是女娲捣的鬼?这个可恶的小气女人!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乐趣! ***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的第九十九章 尔虞我诈!妲己之心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