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戏耍姜子牙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4

下来的剧情与书中极为相似,宋异人得知姜子牙只不山做仆佣之役时,对他的道术不以为然。

但宋异人是个很讲义气的人,以“无后为大”为姜子牙议了一门亲事。姜子牙本想推辞,但想到元始天尊曾说他命中注定没有仙缘,只能享人间富贵,犹豫一阵,终于答应。

女方自然是那位马家庄的六十八岁黄花闺女,亲事相当顺利,不久马氏就嫁了过来,让七十二岁的姜子牙做了回古稀新郎。张紫星倒没八卦到要去探听姜子牙同志行房事时的功能问题或持久问题,只是吩咐天影保持监视,注意不要暴露就行,因为按情节来说,姜子牙成婚后还有好一段倒霉的生活。

书中姜子牙极其背运,做什么亏什么,似乎被老天作弄,直到做算命先生时才成名,烧死琵琶精后方才入朝为官,算是一场否极泰来。张紫星却有自己的打算:既然你落在我的掌控之中,就由我来作这个“老天”,届时会让你好好挥“作用”的,经历过风雨后,才更知道彩虹的珍贵。目前来说,还是先给你加点风雨吧……

可能是未开窍的原因,姜子牙成亲之后,不去思虑如何生计,终日只知思慕昆仑,想到自己求仙不成,闷闷不乐。马氏实在炕过眼,劝他想些办法自谋生计,以免寄人篱下,拖累宋异人。姜子牙自恃有几分道术,怎将这妇人之语听在耳中,听得烦时,夫妻难免有所争吵。

姜子牙终日被马氏责斥,恼怒无比,当即想施展几个道术,好让妻子刮目相看,哪知此时女娲娘娘的灵符有效时间还没过去,任由姜子牙一张老脸憋成了猴屁股,也无法变出什么名堂来。

他当初从昆仑下山时。曾想施土遁前往朝歌,哪知不知何故半路卡壳。最后无奈,只得用仅有的钱雇了一辆马车前来宋家庄。那时还当自己乍下山时精神恍惚所至,如今一试,竟然还是无法施展!姜子牙只道元始天尊不仅赶他下山,而且还使神通剥夺了他苦修四十年的道术。越想越伤心,当下大哭一场。

马氏见他啼哭。还当他“表演”不成,丢脸而哭,心中更加不屑,但毕竟是自己的男人。也不好多说,安慰一阵,劝他设法另谋生计。这回姜子牙不敢自持,老老实实地听从了夫人的话。可惜他除了作那些杂役外,实在没什么特长,只会用篾片编篱,马氏也不嫌弃,让他到后园劈些竹子,编了一担篱来朝歌贩卖。

哪知道朝歌市集早在富贵商会的操纵下。在前几天就开始大肆倾销篱,使市场一度达到饱和状态。姜子牙不明就里,又缺少经验,连吆喝叫卖都不懂。只是傻傻地坐在担子旁边。一整天了,连个上来问价的都没有。又累又饿,只得再挑了回去。一去一来,共七十里路,把肩头都压肿了。姜子牙不由沮丧:好歹自己也是化婴期的修为,想不到居然会有被这担子压肿的一天。

当初元始天尊将他收上昆仑时,曾算出他是大天命之人,能左右阐教气运,所以格外施恩,助其修炼。每天以不惜以N多珍稀灵药浇灌服食,又嘱咐诸位门人悉心指点,甚至还不惜施展秘术,压缩时间助他修炼,四十年地功侯,当得寻常人四百年有余。算来至少也能成个真仙,哪料得子牙公的资质实在太过惊人,如此利好条件下,竟然死活突破不了炼虚期。就连与姜子牙交好地十二金仙,都不由对姜子牙的天分摇头叹息,表示“钦佩”,更别说其余眼红已久的门人了。姜子牙也有自知之明,十分惭愧。倒是元始天尊,对此似乎不以为意,从不责问。

事实上,姜子牙能达到化婴期的修为,不仅有灵药和指点的原因,还多亏了那个会自动引导循环地玉清仙诀,要不然,保不准他现在是否还停留在筑基期刻苦修行呢。可惜他的力量大多是靠灵药速成,加上自身心境远远无法跟上,所以那半仙之体也有大大地水分。也多亏了这水货的半仙之体,否则这七十里路只怕还走不完一半。相比之下,原本他下了一番苦功的道术倒有几分看头,可惜,连这个唯一的“长处”都被女娲娘娘在不知情地情况下暂时性地切掉了。

首次作买卖失败的姜子牙气急败坏,非但没有找自身的原因,反而回来就大骂马氏不贤。马氏也不是省油的灯,心道你这男人自己无用,还有脸来怪罪老婆,两人少不得大吵一架。宋异人闻讯赶来相劝,得知缘由后

里的后生这几天磨些干面给姜子牙再去卖,马氏一听姜子牙答应。姜子牙谢过义兄,几天后又挑着面进朝歌卖。

本来书中的情节是纣王无道,反了东南四百镇诸侯,报来甚是紧急;武成王日日操练人马,因放砲惊马,将面全数打翻。如今黄飞虎远在东海,张紫星也不想走书中老套,在得知宋异人派人磨面时,便暗做准备。姜子牙担面来朝歌时,“正好”遇到天子亲自在城中巡视,四门紧闭,重兵把守,不得出入。

姜子牙挑着一担面等了半天,却无法进入朝歌,心下着急,而周围居民在前一天就得了告知,几乎没有多少人在城门外等候,偶尔有人买面,也只是零星半点,赚不了几个铜贝。此时天下忽然下起雨来,城内城外大声欢呼,感谢上苍有灵,庇佑天子。只有姜子牙欲哭无泪,因为那干面尽被雨水打湿起泡,无法再卖。姜子牙自然不知这场雨纯属人工所降,只怨自己时运不济,将担子又挑了回去。

再次沮丧回家的姜子牙,又欲拿马氏出气,大骂贱人,两人再次生大规模争吵,几乎动起手来。宋异人连忙赶来相劝,倒也十分仗义,安慰了姜子牙几句,让他过些时日去宋家所开的几个店铺中作个主持试试。得知这一消息的张紫星却没有心思再去给姜子牙造麻烦,因为有一个大麻烦已经找上了他。

这一天,张紫星接到招贤馆吉立地报告,说是有一名龙姓男子来投,精通道术,可堪大用。张紫星听到这消息,却首先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道术?这男子居然能施道术?莫非又是一位玄仙?随后他略一计算,方才明了,原来女娲灵符的失效早已经过去。对于这位龙性男子,张紫星倒有心一见,吉立是闻仲门人,目光锐利,做事扎实,能得到他“精通道术”的评价,想必这男子确有不俗本领。

这男子自称龙应,身材修长健美,相貌极其英武,是个难得的美男子。然而龙应见到张紫星这个天子时,居然丝毫没有投靠者地觉悟,反而面露忿色,简单行了一礼:“陛下,请恕小民龙应欺瞒之罪,小民此次并非为招贤而来,而是有要事相询。”

一旁地吉立怎料他在这个时候反口,顿时大惊失色,张紫星却对吉立摇手表示无妨:“龙先生有何事,不妨直说。”

龙应也不拐弯抹角,问道:“陛下近日昭告天下,声称已诛灭旱,不知可否属实?”

张紫星不想他有此一问,答道:“旱魃乃灾祸之源,致使天下大旱,民不聊生。如今被仙人诛灭,天下万民无不欢欣鼓舞,寡人既已告之天下,难道还会欺瞒百姓不曾?龙先生为何有此一问?”

“陛下仁名,四海皆服,小民怎敢相疑?”龙应闻言似乎十分激动,半晌才平静下来,问道:“敢问陛下,是哪位仙人出手杀死了那旱?”

“这……龙先生为何有此一问?”张紫星见他异状,心中奇怪,为什么这个龙应对女魃的事情这样关心?

龙应郑重地朝张紫星行了一礼:“此事与龙应有莫大关联,请陛下务必相告,龙应自有报答!”

龙应,龙应,这名字怎么听起来如此耳熟……张紫星忽然反应了过来:难不成是那鹿之战中地应龙?想到这里,他不由心中一动,仔细打量起这个龙应来。虽然无法感觉到龙应的具体境界,但张紫星可以肯定一点,龙应的修为,绝不在女魃之下。

如果这时候女娲的灵符之力还在,玄仙以下无法施展道术,张紫星倒不怕这应龙,甚至还有信心将应龙擒获。问题是如今那灵符的效力已失,单凭他的力量,就算加上超脑和一干法宝,恐怕也不是身为金仙的应龙的对手,而最大的帮手孔宣又远行未归,因而不可与之硬拼,只能智取。

张紫星赐座龙应,然后示意左右退下,径直问道:“龙先生,明人眼前不说暗话,寡人亦略通道术,看出先生绝非凡俗,莫非是当年鹿之战中的雨神应龙?”

龙应一震,深深地看了张紫星一眼,说到:“陛下目光如炬,果然厉害,应龙确实另有隐衷,并非有意隐瞒身份,还请陛下见谅。”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乐趣! ***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的第一百零八章 戏耍姜子牙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