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女魃的决心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4

张紫星见她迟疑,总算缓过一口气来,赶紧调整体内的星云之力,将那股侵入的旱热之力化解,暗骂这疯女人性子太过偏激,话还没说完就下杀手。还有那合金钢玻璃罩,造价不菲,居然就这么……

“女魃,为人不可忘本,莫非你不认得这轩辕驭龙诀了吗?”

女魃闻言,全身黄烟尽敛,惊道:“你不是蚩尤的传人吗?为何竟然通晓黄帝秘诀?”

张紫星知道黄帝对她有恩,冷笑道:“大商乃黄帝苗裔,寡人怎会是蚩尤传人?那噬魄只不过是寡人征战东夷时偶然所得而已。”

这句话其实说得大有水分,史书记载:黄帝二十五子,得其姓者十四人。说起来,颛顼、帝喾、唐尧、虞舜,以及夏朝、商朝、周朝的君主都算是黄帝的后代。女魃却信了几分,因为她曾是黄帝义女,自知这轩辕驭龙诀绝非一般人所能传承。

张紫星见他迟疑,立刻又扔出一颗重磅炸弹:“寡人警告你,如果再敢妄动,必将后悔终身,因为……那应龙已在我手中!”

女魃大震,脱口而出:“不可能!应龙远在南地,修为还在我之上,你如何……”

张紫星打断了她的话:“别忘了!寡人是怎样擒住你的!有那圣人灵符之力,多擒一个应龙,并不花什么力气。”

女魃目中红光大敛,似乎显得黯然,随即冷冷地说道:“应龙是应龙,女魃是女魃,他与我何干?你尽可将他处死……”

张紫星摇头叹道:“可惜啊可惜!寡人一昭告天下你已伏诛,那应龙立刻赶来朝歌,拼了命也要为你报仇,最终不敌被擒,可怜他深情一片,千年不改。到头来竟是痴心空寄!”

女魃微微颤抖,缓缓转过背去,呆呆地站在那里,纤弱的背影显得分外孤独。张紫星见她意动,又道:“千年岁月,痴心不改,不思量,自难忘!莫非你已经忘了那个为你不惜生死与蚩尤作战的男子?莫非你已忘了那个为你放弃仙位,甘心留于凡间的应龙?就算你容貌尽毁。他也从不改痴心!如今为你报仇,他宁愿抛弃性命,你呢?你却让我处死他!”

女魃没有回应,还是呆立着不动,只是一双血红眼睛已经变得空洞无比。仿佛失去了生命,眼角有泪珠滑落,赫然是红色的。

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掌缓缓落在了她的肩膀上,似乎并丝毫不嫌弃那丑恶的鳞片,他的声音也变得温和起来:“女魃,不要哭,就算是天抛弃了你,你也不该抛弃你自己,更何况。你并不是孤独一人,至少,你还有应龙。”

女魃一颤,惊诧地望着这位先前还是敌人地天子,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没了恨意。

张紫星收回手,正色道:“其实我这个天子并非如你所说,受命于天。相反,我和你一样。都是被天所弃之人!但我并不甘心就这样屈服于天命。哪怕最后形神俱灭,我也拼了这条命。

和天命斗上一斗!”

女魃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但直觉告诉她,这个人间至尊的男子并没有说谎。

张紫星简要地将杀劫和女娲娘娘赌约的事告诉了女魃,并尽力地开导她:“女魃,你还是太过执着,其实一个人的外表并不重要,最宝贵的是心。你又何必如此看重外貌呢?”

无论他怎么劝说,女魃都不愿意面对应龙,倒是两人间的敌意消除了不少。张紫星考虑了一阵,抛出一个极其诱人的条件:“你所虑者,不过是那绿鹦哥的血诅之力,若我能助你恢复容貌,你可愿回到应龙身边?”

“看来应龙果然在你手中,还对你说出了一切,”女魃摇头道:“只可惜这血诅之力并非出自绿鹦哥,而且是瑶池金母借绿鹦哥之手所为,如今元神与这妖尸之体已经完全融合,若是强行分开,我也会魂飞魄散,除非圣人出手,否则就算是玄仙,也无可奈何……”

“果然是这个老妖婆,”张紫星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不过,你也别小看了我,我地修为虽然比不上老妖婆,更比不得圣人,却有另一桩神通,未必不能解你之厄。”

女魃看着周围奇怪的设备,联想到那日擒获自己时的古怪“法宝”,心中又生出一丝希望,听到天子骂瑶池金母作妖婆,难免惊讶了一番。

女魃镇定了下来,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女魃愚昧,不知陛下此举究竟是何用意?陛下花费这么大的心力相助于我,只怕并非同情之故吧,”

张紫星心道女魃果非全无头脑之辈,点了点头:“不错,我有一要事须得应龙助力。而那应龙以为你已身死,故而宁死不服,所以寡人想治好你,给他一个惊喜,让他甘心为我效力。”

“陛下施得好手段!如若我不答应,陛下是否要杀死我们以绝后患?”

张紫星沉吟道:“你已知道我太多地秘密,我很可能会这么作;也可能不会,毕竟,你们和我有许多相似之处,换句话说,算是‘同为天涯沦落人’,但即便我不杀你们,也会将你们囚禁或封印,以泄露秘密。”

“陛下果非瑶池金母那等伪善之辈,”女魃缓缓点头:“若陛下能解我与应龙千年心结,,我二人绝不忘陛下大恩!莫说是一件事,就算百十件,也不敢拒绝。”

张紫星大喜,望着那破碎不堪的仪器,脸又苦了下来:“其实寡人没有欺骗你,这些奇怪的物件确实是探测你体内力量之用,要想解你所中之咒,须得此物之力,如今损毁严重,要等修复好方能再次使用……”

女魃没想到这些奇怪的东西还真是用来“帮助”她的,不由露出歉然之色,然知再次成为了某人实验的小白鼠,不同的是,这次是完全自愿的。

如果最终能解决女魃的问题,不仅能给这段感人的千年之恋画上一个完美地句号,而且还能帮张紫星解决一个最重要的问题。目前关键就在于后世的科学技术是否能破解这诅咒的奥妙了。

应龙与女魃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张紫星立刻将心思转到姜子牙身上,从那些情报来看,姜子牙果然还真是个倒霉蛋,和书中情节一模一样。宋异人让他主持店铺,连个鬼都不曾上门,由于雨水稀缺,天气炎热,那些卖不出去的猪羊肴馔、点心酒食,被暑气一蒸,全都变质;贩卖猪羊时,碰上朝歌祈雨日,禁了屠沽,猪羊也被没收入官,这些还并非是张紫星刻意操作,看来子牙公确实年庚不利。好在那宋异人还真是仗义,虽然被他蚀了本钱,却从无怨怼。

一日,姜子牙感觉到又恢复了原有的道术,只当元始天尊开恩,喜得又哭了一场,同时现了宋家庄中五间楼的风水特异,评定了一番,可惜此时五鬼早被张紫星收走,他自然是收不到什么小弟了。好在宋异人见他评得头头是道,记得当年那位年轻地法师也说过同样的话,认为姜子牙还真有几分看风水地本事,便出资在朝歌给他开了个小算命馆。

子牙公毕竟在阐教圣人门下了苦修四十年,修为尽管不高,对一些能炫耀地道术却有偏好,尤其是那呼风唤雨、移山倒海之术,虽有水分,总算能施出来撑下场面,唬唬凡人。如今虽然尽管天机颠倒,但凭借着玉虚亲传的批命之术,算个把凡人当天地命数还是概率较高的。加上张紫星故意遣人捧场,所以姜氏命馆的名头渐渐响亮。马氏和宋异人见他能赚银钱,也十分高兴。姜子牙自是春风得意,殊不知自己已经成为别人控制下的棋子。

近来,让张紫星最为头痛的不是旱灾灾情的加重,也不是新政推行的停滞,而是关于女魃的研究,为此他特意抽出几天时间,专心致力于此。

据超脑的分析,那种诅咒竟然类似一种人工诱导的基因突变,女魃的身体在这种诱导下生生化突变,已经完全固化成僵尸魔王一类的存在,如果强行以外力回复原装,则会引起基体功能极度紊乱乃至衰弱,这也是女魃以法力始终无法恢复的原因,就算以超过瑶池金母本身的法力来强行解除,也基本办不到,或许只有那神通广大的圣人才能让女魃恢复原本的仙体。

张紫星也考虑过夺舍一类的法术,但女魃说本体与元神已经牢牢地结合在一起,无法转移。由于尸妖的缘故,她的非常强大,不仅坚韧度惊人,而且还能拥有恐怖的再生能力,哪怕只有一丝残渣,也能复生,但一旦有一天她的肉身被完全毁灭,那么与肉身完全一体化的元神也无法逃遁,只能一同灭亡。女魃现在需要的不是所谓的仙体,而是彻底改变她丑恶妖身的本质。

如果仅是想靠幻术来幻化外表,那女魃根本就不需要张紫星的帮忙就能办到,但那样自欺欺人的作法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是否可以整容呢?理论上是可以的,虽说二十四世纪的整容技术已经到达一个新的高度,但由于女魃需要“整”的零件实在太多了,而且那些高级的整容术是以生物学与基因学为基础的,不适合女魃目前的情况。

张紫星有些后悔当初没有选择生物基因专业,否则现在也不用光依靠超脑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了。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乐趣! ***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的第一百一十章 女魃的决心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