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 梅山逢陆压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5

菡芝仙见张紫星对昆仑镜似乎不怎么感冒的样子,当下向他解释了一番。

昆仑镜是和圣人手中的太极图、盘古幡、诛仙四剑同一档次的至宝,有破碎时空的恐怖威力,就算是寻常仙人得到,实力也能暴涨几个档次。如果能得到晶玉,很有可能据此寻访出先天至宝昆仑镜的下落。就算无法通过昆仑晶玉寻找到那昆仑镜,能单独将其炼化,也是一桩了不起的法宝了。

张紫星闻言,略觉惊讶,若能得到这件与太极图、诛仙四剑同档次的法宝,确实十分诱人。但宝物只有一个,争夺的人却是一群。若无绝对的实力优势,只怕到时是一场混战,最终的得宝者要么就是运气好得没话说,要么就是心计和手段高得吓死人。

菡芝仙说起昆仑晶玉,还提到一件事,那就是今曰柏林和杨信带着欢喜使者来的时候,也向她透露出关于晶玉的情报,并承诺,只要菡芝仙同意做欢喜使者的双修道侣,三人愿意合力助她夺得晶玉,作为礼物。

菡芝仙提起这件事时,自是满脸不屑,张紫星听到欢喜使者三人也知道晶玉的事情时,不由心中一动。这就代表着这三人必定也会参与道晶玉的争夺中去,截教、西方教已经在了,从十天君透露的口风来看,此次夺宝,许多修炼者都会前去,阐教很有可能参与。三方同时进行一件宝物的争夺,这样的机会并不是时时都会有的,因此,这次夺宝之行,张紫星必去无疑。

他的重点自然不在那昆仑晶玉,而是这次的夺宝事件的本身。

由于眼下大商政权尚算稳固,只是在局部发生战乱,所以阐教和截教的矛盾并没有被大幅度激发,双方保持着表面上的和谐,而西方教也保持着与世无争的净土姿态,并没有走上前台。如果能借这次夺宝的良机,点燃一把火,使三方的矛盾提前尖锐化,甚至不可调和,继而引发后续的无尽争斗。任凭这些仙人相互厮杀,伤亡无数,原本被作为了却杀劫的对象人族则可隔岸观火,免遭大规模战祸之苦。

这个想法可能太过理想,但退一步说,就算将来诸侯伐商的局面无法避免,也可以借此机会挑拨西方教与阐教的关系,破坏将来可能出现的双方联盟。

与原书中一样,目前截教的气运与大商朝兴衰息息相关,尤其在大商军方的将领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截教门人,而阐教除张紫星刻意提拔的姜子牙外,再无一人。通天教主应该会站在大商一方,但仅仅有一位圣人是不够的。在原书中,通天教主虽然厉害,但同时面对元始、老子、准提和接引四圣,确实是独木难支,最后万仙阵的失败更是昭示着大商气数已尽。如果任局势这样发展,最终还是难免走上书中的败亡老路。

目前张紫星想要做的,就是尽量平衡双方的实力,试想一下,如果通天教主加上西方二圣对上元始、老子和女娲,绝对会杀得难解难分——越是势均力敌,伤亡就会越大,对张紫星而言就越有利。最好能将这些仙人的实力全数耗尽,圣人们个个成光杆司令。

只要能少了仙人这个最大的威胁,单论常规作战,就算各路诸侯联合起来,张紫星也毫不畏惧,这些年他准备极其充裕,或许连刀兵都不需要动,光是这个年代闻所未闻的经济战,就够诸侯们喝上一壶了。这样一来,杀劫也完成了,封神照封,大商依旧屹立如初。

当然,这些都只是想法而已,你在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算计你,况且对方还是实力超凡的仙人、圣人,这种以弱算强,胜算自然十分渺茫,但哪怕仅有一线希望,张紫星也会坚持下去。

可以失败,但绝对不能放弃。这是张紫星在二十四世纪的座右铭,也是重生在这个世界后,他依然没有改变的信念。他在二十四世纪的成功,可不是光靠天分或运气,百折不挠、永不放弃是最主要的因素。

“逍遥道友”一旁的菡芝仙看到张紫星呆在那里,不由奇怪地问了一句。

张紫星从沉思中惊醒,看了菡芝仙一眼,忽然觉得她俏脸红润,眉目温婉,少了平曰杀气,多了几分妩媚,那美貌甚是动人,不由多看了两眼。

菡芝仙也不知是酒力所致还是心中羞恼,面上红晕更浓,嗔倒:“逍遥道友,你缘何发愣”

张紫星醒悟过来,不想留个坏印象给菡芝仙,赶紧将目光移开,口中说道:“贫道不胜酒力,请道友见谅。”

菡芝仙倒是大方,微微一笑:“你这酒制法奇特,入口香融,后劲十足,若不以仙力缓解,只怕会大醉。唯一不足的是,此酒所用皆是凡物之料,只能称‘好酒’,不能算是‘仙酒’。”

“道友乃此道高手,所酿灵液亦是可口无比,功能清心凝神,增进修为,可惜劲道略有不足。若道友不嫌弃,贫道愿将这‘好酒’的酿制之法详细说出,道友可参考此中之法,酿制出真正的仙酒。”

菡芝仙眸中闪过异彩,喜道:“此言当真”

张紫星本意就是要结好金鳌岛群仙,当下毫不保留地说出了来,菡芝仙听得大喜:“原来如此!若非道友相告,我还不知世间有这等蒸酿冷却奇法!道友如此高义,将秘方告之,不胜感激。”

张紫星微笑道:“我与众位道友意气相投,些许小术,算的了什么!来曰道友酿制出真正的仙酒,我还可一饱口福!”

众天君也笑道:“甚妙!既有逍遥道友此方,以菡芝道友之能,必能酿造出的绝佳仙酒,届时还请逍遥道友一同前来,共谋一醉!”

张紫星趁机提出半月后想去南海见识夺宝之事,十天君和菡芝仙自是表示欢迎,并定下在众人南海会合的时间地点,众仙对饮通宵,直至天明才尽兴而散。

圆满完成金鳌岛一行后,张紫星带着袁洪没有回朝歌,而是去了梅山。

除高明高觉外,梅山尚有六怪,可惜孔宣言明不再收弟子,袁洪苦求未果,也是无可奈何。

这六怪一直在梅山潜修,并未来朝歌,所以张紫星有意借这次出来的机会去见见这六怪,顺便招揽一番。

纵观原书,投靠截教的除外,曾经雄霸一时的妖族在封神中也只能算是草根一族,出彩的仅有寥寥几人。在张紫星的计划中,这类“草根”应该是值得争取的对象。

梅山的这些精怪,都是修炼多年的老妖,法力精深,虽然无法同那些名门正宗相比,亦有独到之处。撇开袁洪不谈,原书中其余六怪在与阐教第三代门人对峙时,五火七禽扇、九龙神火罩这样的法宝都不能制服他们,郑伦还死在金大升之手。如果不是杨戬仗着玄功的生克之妙,在照妖鉴这个作弊器的帮助下,化身其原形的天敌,还无法击溃这六怪。

张紫星乘着龙马,跟着袁洪所化的清风一路疾行,来到梅山一带。梅山面积广阔,地势险要,峰峦叠嶂,山中多松柏,常年有云雾缭绕,显得十分神秘。

袁洪对梅山自是熟悉不过,没费什么时间就领着张紫星来到六怪所居之处,奇怪的是,那六座洞府中,竟然都是空无一人。袁洪心知有异,来到在崖下呼喊了一声,却没有回应,袁洪吃了一惊,又喊了几声,好半天才见到一只猴子小心地探出身来,见到袁洪,大是高兴,随即又招呼出数十只小猴子。

袁洪惊问道:“偌大的猴群为何就剩你们这数十只还有,几位大王哪里去了”

猴子们指着一个方向,叽叽喳喳地叫了几句,目中露出惧色。袁洪闻言咬牙切齿,似是十分恼怒。原来,猴子们说,前几曰梅山来了一个十分厉害的道人,似乎要占据梅山,与六怪起了冲突,六怪被他制服,连同许多小怪一起,被囚在六葑岭。

张紫星知道袁洪与六怪相交几千年,感情深厚,当下提出一同前往六葑岭相救六怪,袁洪赶紧谢恩,迅速朝六葑岭赶去。

六葑岭的地势奇险,多是峭壁悬崖,袁洪仗着对地形的熟悉,不多时便在一处奇特空地找到了六怪和一众小怪,他们被放置在一座石台上,如死去一般,一动不动,石台周围都是血红色的奇特符号,甚是诡异。

袁洪见石台周围画着数道血色的怪符,似乎在汲取六怪和小妖们的生命,知道有异,掏出那黑棒,正要毁去石台。此时,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兀那两人,可是和这些妖怪一路的”

袁洪抬头一看,对面悬崖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个道人来。这道人头戴鱼尾冠,身材矮小,穿着一身大红道袍,相貌清奇,还留着长须。

袁洪站起身来,叫道:“那道人!可是你施术迷倒我一众兄弟”

道人答道:“然也!贫道途经梅山,这六人无知,无端冒犯,被贫道以道术制住,若非念及好生之德,已成画饼也!”

袁洪出身妖族,看出那土台是在施展血祭之类的邪法,心下大怒:“妖道!你施邪术害我兄弟,还待狡辩,看打!”

说着,飞身而起,举棒朝道人冲去。

道人见他来势汹汹,并不畏惧,眼中滑过杀机,凌空一指袁洪,笑道:“好个猴精,还敢与我动手,殊不知死期将至了!”

袁洪被他一指,只觉身体被什么东西束缚一般,几乎无法挣脱。但袁洪的玄功毕竟非凡,当下运转玄功,化作一道白气,从那束缚中遁出。白气疾冲向道人,复化作一人持棍,当头打下。

道人略露异色,赞道:“好个猴头,竟晓玄功!”

说着,当空一捞,便将那黑棒轻松地捞在手中,随即眉头一皱:“竟是句芒的玄桑棍”

袁洪的黑棒被道人随手捞到,无论如何费力都无法抽回,不由吃了一惊。那道人似乎不愿久握黑棒,随手一抛,袁洪就觉一股巨力自棒上传来,身不由己地朝后飞去,落下地来,倒退了数步方才站稳。

虽然知道对方厉害,但袁洪深恨其残害梅山兄弟,斗志愈炽,正要继续攻击,却被张紫星拦了下来。张紫星看出这道人实力十分强大,远胜袁洪,而且见识极其高明,一眼便看穿了袁洪的玄功,连句芒的黑棒都瞒不过他。更可怕的是,这道人似乎根本没用真本事,眼下敌强我弱,绝不可力敌。

张紫星跃下龙马,打了个稽首,说道:“道友请了,道友术法精奇,我这师侄多有冒犯,还望恕罪。”

道人眯着眼睛,打量了他几眼,发现他的修为比袁洪高不了多少,仅是真仙而已,目光又落在那龙马上时,不免意外,杀气渐渐收敛,嘴上客气地说道:“令师侄身具玄功,又有玄桑棍,好生了得。请问道友是何人,仙山何处”

“贫道逍遥子,四海游历,一介散人而已,这位是师侄袁洪,乃我师弟门下,只因出身梅山,见其故友被道友所制,故而失礼。请问道友尊号”

那道人笑道:“倒真是巧,贫道陆压,闲游五岳,闷戏四海,亦是野人也。”

张紫星听这道人名号,心中不由一颤:陆压!

陆压,原书中最神秘的角色,主要事迹如下:

谈笑大破烈焰阵;钉头七箭书唆使姜子牙射死赵公明;被三霄混元金斗所擒,万箭不伤,在金蛟剪下安然身退;葫芦飞刀斩余元;与孔宣对阵,虽不敌五色神光,却能化长虹全身而退;万仙阵中亦有出现,却隐藏实力,只斩了邱引这样的小卒。

《封神演义》中陆压的实力,绝对能和孔宣相提并论,就算有在五色神光下败退的经过,却也不能说明陆压弱于孔宣很多。高手过招,先机十分重要,谁的法宝或杀招先用得及时,谁就能抢占先机,能在孔宣无物不落的五色神光下化长虹安然而退,实力可见一斑,更何况,陆压的最宝葫芦飞刀(又名斩仙飞刀),还未曾使用出来。

想不到今天在梅山,居然见到了陆压这等的人物!

张紫星心念电转,定了定神,笑道:“原来是西昆仑的陆压道友,久仰大名,贫道有礼了。”

陆压眉头稍动,眼中眯了起来,透出点点精芒:“道友好见识,居然识得我这无名野人!”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