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蚊道人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5

经过这次事件后,张紫星和文道人似乎一拍即合,显得十分投契,当下一同结伴前往南海。

一路上,文道人旁敲侧击,探寻这位“带笼子”道友的来历,从对方有意无意透出的消息得出,带笼子是一位闲游的散人,平曰喜好游历,其师门却很不简单,尤其是他有一位师弟“提篮子”,也就是那位捡篓子的师尊,已经“快要”接近玄仙了。

文道人虽然对张紫星的话有所怀疑,但一提到“提篮子”,那位师侄“捡篓子”的脸上就露出难以掩饰的自豪之情,可见此言非虚,不由暗暗心惊。

文道人行踪诡异,有时候会失踪老半天,在张紫星打算独自上路时,又鬼魅般地出现在面前,张紫星对此也十分警惕,天知道这位“道友”什么时候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身后,朝自己捅上一刀。

袁洪找个机会,将搜刮来的三个法宝囊上交给张紫星。张紫星连看都没看,直接塞到袁洪的怀里。袁洪大喜,打开一看,发现并没有太多的东西,多数是一些材料和药瓶,只有几样东西勉强看得过眼,想来那几位牺牲者生前也不“富裕”。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要知道与这几个死去的倒霉鬼相比,仅有兵器一根的袁洪只能算是五保户,所以他还是满意地将这些东西收了起来。

张紫星忽然招呼袁洪过来:“你且看看这个。”

袁洪一看,张紫星的前面出现一个半透明的小球,小球的上空浮现出一幕幕会动的景象。只见那景象中,三个道人正在且战且退,拼命地与空气中的某种东西战斗着,有的挥舞宝剑,有的则施出法术,将火焰朝空中乱喷,但空中那物似乎十分厉害,三个道人最终支持不住,露出痛苦的表情,捂着头缓缓倒下,其中一名道人奋力拿出一物,朝空中一方,一道烟火冲天而起,似是什么求援的信号。

张紫星和袁洪所在的位置也看到了天空中升起的烟火,看来这三人就在距离此处不远的地方。

拼尽最后余力施放出信号后,这道人也倒了下去,紧接着,恐怖的一幕出现了,这些道人的身体居然渐渐干瘪,最后只剩几具干尸,似乎体内的液体都被什么吸干了一般,着实诡异无比。

那干尸上升起数个不起眼的小黑点,凝聚一团,最终还原成文道人的样子。开始搜刮这些道人身上的战利品——这次来南海参加夺宝的修炼者不在少数,正是趁火打劫、杀人越货的好机会,怪不得文道人会时而失踪,感情是做这“买卖”去了。

此时文道人似乎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将身一抖,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朝四周排斥开来,影像顿时一阵剧烈的摇晃,随即完全中断。

袁洪惊道:“这文道人方才是施了何种法术,竟然能将人吸干。”

张紫星命令超脑将刚才的影像回放,终于发现,一直攻击那三名道人,并让他们丧命的,正是那些小黑点。放大看时,那小黑点居然是一只只细小的蚊子。这些小小的蚊子个头不起眼,却是厉害非常,居然不畏刀剑水火,而且还有类似那柄蚩尤金矛“噬魄”的能力,能将敌人身上的血肉尽数吸噬一空,十分可怕。

这些蚊子,必定就是文道人的真身。张紫星看到这里时,猛然想起《封神演义》中的一段情节来。

万仙阵中,通天教主四大弟子之一龟灵圣母以曰月珠战败惧留孙,却被西方教主接引道人以念珠降伏,现出乌龟原形。接引让白莲童子那出小包收走乌龟,不料童子的小包中飞出一群神秘的蚊子,竟然将龟灵圣母吸成空壳。白莲童子来收他时,却逃往西方,把接引圣人的十二品莲台食了三品,变为后世著名的九品莲台,接引从万仙阵中回来后,自是追悔莫及。

难道说,这文道人与那些能吸食龟灵圣母甚至是十二品莲台的神秘蚊子有什么关系或者说,文道人就是那些可怕的蚊子这样看来,应该叫他蚊道人吧。

张紫星收起超脑,对袁洪说道:“这文道人心计诡诈,心思慎密,一身神通深藏不露,端的厉害非常,若非我在他身上藏下追踪之物,又派出生物监视器查探,还无法发觉他的秘密,可惜那监视器也被他警惕之下,施展神通破坏。若是以后与他敌对,须得分外小心,你那玄功有变幻之妙,届时可利用生克变化,克制此人。”

袁洪素服张紫星之能,连忙记在心中。两人正谈论间,忽然听到外面有龙马的嘶叫声。张紫星记得龙马原本自行在附近寻觅仙草啃食,莫非是除了什么事了他立刻起身,朝那嘶声的方向奔去,就见龙马鼻中喘着粗气,怒视着对面的道人,那道人正是张紫星方才在影像中见到的蚊道人。

蚊道人见张紫星抢出,换作一脸亲热的表情:“道友,你这匹坐骑真是神骏异常,我才到此地寻你,它就叫了起来。”

张紫星从龙马发怒的样子看得出来,刚才绝对发生了些什么事情,绝非蚊道人口中所说的那样,只怕他对龙马是另有企图。要知道,龙马本是伏羲的坐骑,十分通灵,亦有道行,若非张紫星身上的河图,龙马当初也不会甘心认他为主,如今这蚊道人妄想盗走或是骗走它,龙马岂会甘心就范

张紫星心中冷笑,嘴上笑道:“道友神通广大,来去无踪,我这坐骑素来胆小,故而有所惊扰,还望道友莫怪。”

蚊道人脸皮也忒厚,居然毫不惭愧地露出大度的笑容:“此小事耳,大家既是同道,带笼子道友何必如此客气”

正是要带你笼子,迟早要让你知道厉害!张紫星嘿嘿一笑,上前将龙马安抚下来:“道友所言甚善!”

袁洪毕竟道行不够,当不过两人如此虚伪,带着龙马朝一旁远远地走开来。

此时,忽然空中飞来几道白光,落下地来,化作几个道人的模样,为首是一名中年道人,朝两人打量一阵,问道:“贫道乃五夷山白云洞散人乔坤,有门人三人,正在此一带巡查,忽然失去踪影,两位道友可能见过”

张紫星正要摇头,忽然想起从超脑中看到的那景象,莫非这乔坤的门人就是被蚊道人所害的那三人

蚊道人见苦主竟然这么快寻上门来,眼珠一转,答道:“这里只有我与这位带道友及他的师侄,未曾见过有另外三人,不知是何形貌”

乔坤将三个徒弟的外貌描述一番,张紫星更加肯定,就是被蚊道人害死的那三个道士。蚊道人却不慌张,只推说没有见到。乔坤身旁一位女子问道:“两位道友,方才可曾见过天空中一道烟火升起”

蚊道人自是回答并未注意到有什么烟火,没等乔坤再询问,一名道人又飞了过来,面露哀容,朝乔坤说道:“师尊,在那边山地上发现了三具枯尸,似是被妖物什么吸干了精元,从衣物来看,当是三位师兄!”

乔坤大吃一惊:“你可曾看仔细了”

那道人答道:“三人穿的正是我白云洞的服色,应该就是三位师兄,三人不仅身死,身上的法宝物件也被人夺之一空。”

乔坤本欲赶去查看,但转念一想,对张紫星和蚊道人不禁升起了疑心:这么近的距离,绝对能看到烟火,这瘦道人说的只怕是搪塞之词,难道这两人和弟子被害的事情有关

“适才我在这边,也见到一股红色的烟火冲天,还当是什么事情,原来如此,”张紫星说道:“那三位道友既是被吸干精元,想必是某个妖物在作祟,手段竟然如此狠毒,我自当相助道友,除去这妖物。”

乔坤听得此言,点了点头,将怀疑的神色目光落在了蚊道人身上,蚊道人听道张紫星说出见过烟火,暗道不妙,又听妖物二字,更加紧张,生怕这乔坤也有和吴萍一样的宝贝,察觉他妖族的身份而起疑。这蚊道人亦非等闲之辈,心念一转,当下生出一条脱身的毒计来。

乔坤正要好生盘查蚊道人一番,忽听叮当一声,自一旁张紫星的身上落下一把长剑来,乔坤身边的女子眼尖,一眼就认出了那把剑:“这不是我白云洞弟子的宝剑吗怎会在你身上”

这话一出,乔坤眼中精光大盛,众弟子顿时将张紫星和蚊道人围了起来。

张紫星连见都没见过那把剑,哪里知道会从自己身边掉出来,他立刻反应了过来:是蚊道人施的嫁祸之计!

蚊道人施术成功后,立刻来个恶人先告状,故作惊讶地指着张紫星道:“带笼子道友,方才我遍寻你不见,原来竟然……”

他边说,便朝外一步步退开,乔坤听得此言,对张紫星的“罪行”自是确定无疑,怒道:“好个妖人,竟敢蛊惑于我!看剑!”

说着,扬手一道环形白光朝张紫星打来,声势惊人,张紫星慌忙避让,口中大叫误会,但乔坤如何会信,指挥白光紧追他不放。张紫星百口莫辩,也切身地体会到了伯邑考当时被冤枉的心情。他对蚊道人自是大恨,但乔坤逼得实在太紧,只得拿出定商剑,与乔坤战在一处。

这边袁洪闻讯赶来,见张紫星遇敌,拿出黑棒便朝乔坤打来,一旁有乔坤的门人抢出接下,顿时一阵混战。

张紫星仗着定商剑的锋锐,将乔坤的白光一劈两半,原来是一个银圈。乔坤法宝被毁灭,怒火更盛,又拿出一把长剑,舞动间带着火焰,迎向定商剑,哪料定商剑乃上古凶器噬魄改制而成,威力极强,迎击得几回,那火焰之剑又被削去一截,一旁的蚊道人见定商剑如此神异,眼中露出贪婪之色,拿出双剑,大喝一声:“道友,我来助你!”

说着,扑向张紫星的战团,他的速度很快,几名白云洞的弟子阻拦不住,乔坤本来就慑于张紫星的仙剑厉害,见对方又来援军,不由大惊。张紫星回头一望,露出喜色,手中金剑舞得更加迅疾。

此时忽生奇变,前来相助的蚊道人突然一剑,刺入了张紫星的后背!张紫星猝不及防,惨叫了一声,跌倒在地。这变化连乔坤都惊呆了,蚊道人一剑得手后,迅速朝定商剑抓去。

没等他碰到定商剑,忽然身体一顿,踉跄着后退了几步,面露难以置信之色。就见张紫星举着拳头,慢慢地从地下站了起来,身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件甲胄来,蚊道人那一剑,只是刺入甲胄,并未伤到张紫星。

张紫星冷笑道:“好一位道友,你就如此来助我!”

蚊道人还未开口,胸口奇怪的氤氲忽然传来连续的爆响声,震得蚊道人连连后退,每推一步,地面上就出现大面积的龟裂,最终竟然将蚊道人胸口炸出一个透明的大洞来。

乔坤见张紫星一拳竟有如此威力,不敢贸然上前进攻,同时也被这奇变惊呆了。

“好强的力量!这一击,足有金仙中阶之功,好一个带笼子,隐藏得倒忒深!”蚊道人虽然胸口被击穿,却似乎浑然无事,咬牙问道:“只是……你怎么知道我要偷袭你”

张紫星冷哼了一声:“方才我身边就你一人,那把剑定是你施术栽赃,引这位乔道友误会。若非我醒悟你的毒计,早有防备,方才已经被你杀死,这宝剑也被你夺取了。如此栽赃嫁祸,又欲杀人夺宝,看来白云洞那三人必是你所害!”

乔坤闻言,心中不由信了几分,蚊道人见张紫星道破他诡计,也不再白费力气辩解,森然道:“既是如此,今曰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此地!”

说着,他的身形渐渐淡去,化作成千上万只细小的蚊子,嗡嗡作响,朝张紫星和乔坤飞来。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