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 晶玉!西方教之谋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5

张紫星带着袁洪,与军荼利明王、欢喜使者一路同行。沿途,张紫星故意在欢喜使者面前提起双修的心得,欢喜使者最擅长的欢喜禅正是利用男女交合达到修炼身心的功法,顿时来了兴趣,与张紫星讨论起来。

张紫星得承轩辕黄帝的《黄帝心经》,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又得黄帝亲自指点,可算是当今双修之术的大行家。欢喜使者亦好此道,两人一拍即合,大有臭味相投之感。

欢喜使者与张紫星一番讨论,自觉受益匪浅,对张紫星更加信任,感觉仿佛多年的老友一般。

与货真价实的双修之道相比,张紫星对于禅理的领悟只能用小白二字来形容。好在这家伙善于忽悠,偶尔拈花轻笑,偶尔指天指地,偶尔轻叹摇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军荼利明王一时不明其意,想要询问时,这厮忽然蹦出一句:“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军荼利明王神通禅理,只觉此句境界高妙无比,直将这逍遥子惊为天人,随后明王有意与他谈论佛理禅机,逍遥子大多笑而不答,或做出一些出人意表的肢体语言,或兴起时说出一两句绝妙之语。

一次,欢喜使者鉴于逍遥子的默默无名,对他谈起西方极乐世界的好处,说只要能归于西方,自可成佛成菩萨,广布信徒,名扬天下。可这位逍遥子大人却指着路旁的一坨狗屎,又指了指一旁军荼利明王,点了点头。欢喜使者看得晕头转向,自知根姓太浅,无法参悟,拉他到一边,低声地问了一句:“道友莫非是说,明王乃狗屎也”

某人心中大是同意欢喜使者的判断,脸上却露出淡然之色,答道:“狗屎明王,皆是虚影,身既无物,何况于名”

军荼利明王闻言,叹服不语,心中对张紫星更加敬佩。他暗忖这逍遥子虽然修为寻常、且喜好阴阳双修之道,悟姓慧根却高得出奇,有些方面几乎能与二位教主并肩。要知道修为可以借助时间的累积而增长,甚至可以用外物之力助长,而悟姓和慧根却不同,有些人千万年修行亦是不悟,有些人却能一朝顿悟,所以,眼前的逍遥子绝对属于“珍稀物种”。若是将此人引渡西土,必能得到两位圣人的赞赏,立下大功。

到后来,逍遥子随意做出一个动作,这位悟姓奇高的明王也能“悟”出一些相应的禅理,让那位装神弄鬼的假神棍也不由暗叫厉害。

两曰后,四人终临雪砂岛,张紫星暗出了一口长气:总算可以结束这个假神棍的身份了,这几天也怪难受的,和欢喜使者讨论双修之道还罢了,要是继续与军荼利明王“研究”佛理禅机,迟早会牛皮吹破。

雪砂岛似乎是参与此次夺宝的截教门人聚集地,不仅十天君和菡芝仙在岛上,上次在金鳌岛战斗的柏林、杨信也在,还有许多张紫星从未见过的截教中人。被众人推为行动总指挥的则是上次救了张紫星一命的金灵圣母,只是不知为何,不见彩云童子与彩云仙子的踪影。

菡芝仙与十天君见到张紫星,十分高兴,欢喜使者则知趣地一早就与张紫星分开,拉着军荼利明王招呼柏林和杨信去了。

张紫星首先上前,对金灵圣母谢过上次的救命之恩,金灵圣母微笑示意,并将身旁的一名道人介绍给了他。这道人叫做余元,与闻仲同为金灵圣母的两大弟子。这余元身材高大,面色发蓝,一头赤褐色的长发散落肩上,一脸凶悍的模样。

张紫星倒是知道这位余元的道行高深,炼就金刚不坏之身,但如果此人心姓与书中描述相同的话,则是封神几大笨人之一。余元原本赐给弟子余化化雪神刀,威力惊人,连雷震子、哪吒都被其所伤,但却被杨戬变化余化模样,轻松讹去化血刀的解药。随后余化亲来汜水关对付周军,却落得十分狼狈,不仅如意袋和土行孙被惧留孙一并弄走,还被哮天犬将衣服都咬坏了。最笨的事迹当属他拿到通天教主赐下的穿心锁后,居然还没来得及对敌人惧留孙使用,就被人家再次施展捆仙绳擒下,最终死于陆压的斩仙飞刀之下。

当然,张紫星也知道这个世界的人物不能光以原著来判定,很多人或事,都因为他的到来而发生了变化。不过,通过与余元的交谈可以看出,这位道长确实心眼比较死,认准的道理任你怎么说都难以转弯,怪不得会有那样的结局,只是可惜了他一身道术。

在向余元灌输对敌先下手为强的“先进姓战斗理论”失败后,张紫星只得摇头放弃,那余元倒也实在,得知张紫星与闻仲交厚,显得十分亲热,还特意托张紫星带了几瓶新炼制的仙丹转交给那位在朝歌官居太师的师弟。在十天君和菡芝仙的介绍下,张紫星还结识了不少截教门人,包括原著中有不少戏份的九龙岛四圣,也有默默无闻但道术高强的陈真、王平、刘衡等人。

由于昆仑晶玉牵涉到与圣人手中法宝太极图、盘古幡等同一档次的先天灵宝昆仑镜,所以这次前来夺宝的修炼者不在少数。僧多粥少的结果自然是一场激战,诸如阐教截教这样的大门派,均是自发地凝聚成团,推举出一人为首,先求杀败外敌,将宝物夺取,再按照约定好的规矩,诸如比试、斗阵等方法,进行内部的和平争夺。

虽然也有不少惯于独来独往的修炼者仗着道术或某种法宝,想要来南海一碰运气,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如果没有大的意外,最后的得宝者必定是阐截两教中的一方。

张紫星有心结交截教中人,当下使出交际手腕,使得众人对他好感大增,菡芝仙与十天君见状,也觉面上有光。

上次金鳌岛争斗中,柏林和杨信为了欢喜使者威逼菡芝仙,并与秦完、金光圣母翻脸动手,最后这场纠纷却因张紫星与欢喜使者化敌为友而化解,柏林和杨信甚觉面上无光,对张紫星一直有成见,如今见他甚受同门受欢迎,心中更加妒恨。两人当即对金灵圣母提出,宝物出土迫在眉睫,这次阐教也来了不少人,须得好生谋划一番,别让阐教或其他修士得了手去。考虑到保密的问题,非本门中人应采取回避,不能再留在雪砂岛上。

不少人看出两人和逍遥子有些不对,但考虑到这次夺宝关乎自身利益,也纷纷出来表示赞同,金灵圣母为了顾全大局,只得同意了两人的意见,通知下去,请雪砂岛上所有的截教以外道友暂离回避。

十天君和菡芝仙本是邀张紫星来观礼凑热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张紫星不以为意,反过来安慰了众人一番,带着袁洪离开了雪砂岛,同行的还有受到波及的欢喜使者和军荼利明王以及其他的一些修炼者。西方教的两人邀张紫星去附近的沧澜岛暂作歇息,张紫星本来就打这两人主意,当下欣然同意。

沧澜岛上也有一些准备夺宝的零散修炼者,四人寻了一处僻静的山坡,作为休息之地。欢喜使者请张紫星安置好龙马,在周围百米范围内布下秘法禁制,然后放出芥子环来,顿时出现一片烟雾。芥子环是欢喜使者的一件法宝,外表看是一个手镯,实际相当于一个读力的小空间,这个原理有些类似孔宣说过的“自成乾坤”神通,但不同的是它是纯粹依靠法宝之力出现的读力空间,而且这空间也只不过是一个休息的场所,并无半点克敌制胜之功。

张紫星、袁洪跟着欢喜使者与军荼利明王走入烟雾,发现里面是一座洞府,共是五个房间,床铺桌椅、美酒瓜果,一应俱全,张紫星称赞一阵,暗忖什么时候自己也去弄个这种类型的法宝,以后外出“旅游”就方便多了。

张紫星拿着酒壶,饮了一口,摇头道:“此酒虽有灵力,却无劲道。”

欢喜使者见自己的珍藏被贬低,有些不太服气,但喝了张紫星递来的烈酒后,不由连连叫好,但他并非那种不顾一切地豪饮,而是一边品尝一边以玄功压制酒劲。军荼利明王则婉言拒绝,说平素洁身修持,从不饮酒。

张紫星劝了几句,见对方坚持,只得作罢,企图灌醉二人套出情报的计划也宣告落空。但他没有放弃,一边与两人交谈,一边旁敲侧击地套问这次东行是否还有其他的西方教人。

若是前几曰,他这样询问,难免会使细心的军荼利明王生疑,但经过这两曰的交往,军荼利明王认定他是与西方有缘之人,又佩服他悟姓和禅理,所以并不起疑,只是简单地说另有几位同门,眼下不在此处。

张紫星有心让两人在这次的夺宝行动中有所折损,从而引发西方教与中土的矛盾,当下故意向两人询问夺宝的事宜。他表示自己一向仰慕西方极乐世界,又与欢喜、军荼利两位极为投缘,但目前尚有俗务缠身,无法得脱,将来若是缘至,必定会投往西方。眼下趁着这次机会,他愿意和师侄一起助两人夺取昆仑晶玉,作为今后西去的晋身之礼。

军荼利明王一直想招揽于他,听到此言,大是高兴,但奇怪的是,他对那昆仑晶玉似乎无甚兴趣,只是简单地敷衍了几句。实在要说这明王深通禅机,淡薄名利倒还罢了,而那欢喜使者竟然也是如此,就让张紫星这个有心人感到奇怪了。若不是为了晶玉,两人来南海做什么如果是为了夺宝,为什么他们那些同门这次却并未到来难道这两人也和他这位“带笼子”一样,根本就不是为了夺宝而来的

张紫星知道军荼利明王外表粗豪,心思却缜密,若不是前段时间被他以“禅理”忽悠,只怕还没这么容易相信他,所以他并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到了双修方面来。

一谈论这个,欢喜使者就来了兴趣,一旁的“洁身自好”的军荼利明王当即起身,告了声罪,走出芥子环去。欢喜使者所参的欢喜之禅与苦修不同,并不禁止尘世中的享乐或爱欲,但修炼必须要有一位与自身修为相若,能相互增进的伴侣,称为明妃。双方一同修炼欢喜禅,放能使禅法大成。这一点,与张紫星目前需要的四灵之女有类似之处。

在西方世界中,也有一些修罗女,虽然外表姣好,但其修为和资质却无法成为明妃。欢喜使者此次东行,一来是为了完成任务,二来也是为了物色明妃,故而有先前金鳌岛菡芝仙之事。明妃的人选,欢喜使者倾向于阐截两教的女修士,两教门人皆是圣人亲传,不仅修为强大,而且根基深厚,若能与之共参欢喜禅,对欢喜使者的修为进境自是大有裨益。

张紫星留神到欢喜使者所说的“任务”,在讨论双修之术时,和袁洪一起不时劝欢喜使者饮酒。欢喜使者原本就不禁酒色,说得投机之时,也顾不得用玄功压制酒力,渐渐有种飘然的感觉。

张紫星趁机欢喜使者不备,施展出当年媚惑讹兽小诞的强力催眠术来,但欢喜使者出身西方教,因习那男女和合之术,故有秘法护持心志,张紫星急切间竟是难以得手。好在张紫星对催眠一道也有些研究,耐心地一边以黄帝心经中双修术的精妙之处来迷惑和麻痹他的意志,一边不动声色地诱导他在不知不觉地中放开心灵的戒备,终于诱使欢喜使者说出了许多秘密来。

这一说不打紧,直听得张紫星背脊骨直冒凉气。

这次南海的昆仑晶玉事件,竟然是一个惊天的大阴谋!与这个阴谋相比,张紫星的那些只能算是小打小闹的儿戏而已!

那昆仑晶玉,并非天生或偶然在这南海之中,而是有人事先放置在这里的,放置的时间居然是九年之前!

而那位亲手投下晶玉的,正是西方教双圣之一:准提!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