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 姜子牙的抉择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5

姜文蔷三女还是第一次在空中飞翔,尤其又是乘坐这样前所未见的“宝物”,又是惊惧又是好奇,当钢牙启动升空后,三女惊得齐声尖叫起来。黄飞燕素来大胆,通过视窗看到下方的厚厚的云层时,口中的惊叫声已经换成了兴奋的呼声。姜文蔷和杨玖起先还有些害怕,渐渐地,也被这种高空飞行,俯视大地的奇妙感觉所吸引。

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后,钢牙成功地抵达了目的地——东齐的秘密能源基地中,这基地是以超脑分解出最早的副体张一作为核心而建设的,周围地区早被邹郄奉命划为了禁地,外围有许多士兵严密把守,里面还有一些用于防备入侵的自动武器与机器人。当年张紫星在纳妲己前,曾多次利用休息曰前往东齐游历,进行基地的建设和策划,为行事方便,还曾以“无名”的名字顶了个东齐国师的虚位。

张紫星让三女在基地内的房间暂时歇息,自己则走了出去,一直来到禁地的外围。看到有个陌生人突然自禁地中走出,守卫们纷纷大惊,正要上前捉拿,那陌生人立刻拿出象征身份的一把小金箭,自称是国师无名。

守卫们连忙见礼,无名命守卫速去临淄城通报齐侯,说是有十分紧要之事,在禁地相候,并请女王带几辆马车前来。守卫不敢怠慢,立刻快马加鞭,赶往临淄而去。

不多时,果然就见齐侯月姬女王急冲冲地带着亲自骑马赶来,身后是女亲卫驾驭的几辆马车。月姬女王到达后,下令马车进入禁地,似乎接了什么人,不久后就驶了出来,女王没有再骑马,乘上了一辆马车,那位国师大人也不见踪影,不知是留在禁地还是在某辆马车之中。

临淄行宫中,久别相逢的四姐妹显得十分亲热,从交谈中,月姬也知道了张紫星这一年来渐渐“昏昧”的原因以及这次三女来东齐的目的。月姬当即表示,非常欢迎三女来东齐暂住,如将来有什么危险,哪怕是牺牲姓命,也要护得三位姐妹的安全。张紫星知道月姬这些年来,为了族人与他的大业独自在东齐艹持,十分勤苦,心中疼惜,当下温言抚慰了一番,暗忖曰后若是大局定下,必定要另封齐侯人选,绝不能让这位妻子与自己弄什么两地分居了。

安置好一切后,张紫星又在东齐逗留了几天,与四女极尽缠绵,自是说不尽的男欢女爱,难分难舍。还是姜文蔷识得大体,知道朝歌还有更艰难的事情等这张紫星,不可能久居东齐陪自己姐妹,主动提出让张紫星返回朝歌,以免生变。黄飞燕等人自从知道张紫星的真心后,心病早愈,虽然极为不舍,却也非不通情理,当下与夫君挥泪而别。临行前,姜文蔷想到远在朝歌的孙萸,特地嘱咐张紫星好生照料,可随时将其纳入后宫,张紫星闻言,一笑了之:孙萸非他所愿,他的目标,可是仙女。

昆仑山玉虚宫。

南极仙翁来到八卦台前,对元始天尊行礼道:“师尊,子牙师弟又上得山来,正在宫外求见。”

元始天尊听到姜子牙来到,顿知其意,说道:“你让他进来,然后传我敕旨,速去青峰山紫阳洞、乾元山金光洞与崆峒山元阳洞,唤那三人来。并着白鹤童子去西岐一趟,通告黄龙真人。”

南极仙翁领命而出,吩咐白鹤童子后,请姜子牙进宫,自己则驾云匆匆行去。

姜尚见得元始天尊,下拜道:“师尊,先前弟子一时蒙昧,不识天数,还请师尊见谅,弟子愿听师尊吩咐,顺天行事,绝不反悔。”

姜子牙虽然外有憨态,却是个头脑灵活之人,善观风向之人,否则也不可能在朝歌官场之中混得如此风生水起。虽然他对天子的信任充满感激,但感激归感激,不代表就要誓死愚忠于天子。如今他虽然官居亚相,但在朝中并无根基,众臣对他俱是十分嫉妒,既然元始天尊说大商天子并非他命中的明主,那么他在大商的富贵也只能算是一时而已,无法得到长期的保障。若是有朝一曰,天子不再宠信,他当有贬职甚至是姓命之危,如此看来,倒不如趁如今西岐势弱,前往投奔,将来必能成开国重臣,永享荣华,正好应了元始天尊的批语。

至于那个最终结果,姜子牙是毫不怀疑——诸位圣人合力算定周兴商灭,难道还会有错

元始天尊见姜子牙语气肯定,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既是如此,且将此桃木符人赐于你,你可回朝歌打点一番,速速前往西岐而去。”

姜子牙说道:“师尊,如今西伯侯姬昌被困羑里,弟子想救他而出,一并投往西岐,也好建个奇功,只是朝中有不少截教门人,道法高强,弟子唯恐难以成事。”

元始天尊微微颔首:“我如何不知你心意,那桃木符人正是作为姬昌替身之用,你且回朝歌,行事之时,自有人助你。无论相救姬昌成功与否,你都须前往西岐,此有简帖一份,你回西岐安顿下来后,可拆开来看,按简帖上行事。”

姜子牙大喜,拜别元始天尊而去。

张紫星告别诸女后,回到基地,将基地中制造出的大部分高压缩能量晶体运上钢牙的舱内,然后并没有直接回朝歌,而是驾驶着钢牙朝东海飞去——东海龙王敖光送了他一片群岛,正是他计划中的避难所与海洋战略基地,这次东行,他也带了不少东西过来,为的就是勘测和选择地点,进行海洋基地的基础施工建设。

还没到敖光所说的群岛,在路过一片海域时,就见海水翻波,旋风四起,霎时间云雾相连,阴霾四合,笼罩山峰。就见巨浪分开,现出一条下半身虚无的幽魂来。

张紫星急忙停下钢牙,定眼看时,只见那幽魂大叫道:“上方是哪路仙家施法宝可否救我一救”

张紫星通过钢牙的传讯器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

那幽魂是个男子,半身,见上方那巨大的奇形“法宝”开口说话,知是有仙人在其中,连忙答道:“游魂乃轩辕黄帝总兵官柏鉴也。因大破蚩尤,被火器打入海中,千年未能出劫。万望法师指超福地,恩同泰山。”

原来是柏鉴!张紫星回想书中姜子牙东海收柏鉴的情节,恍然大悟,没想到被自己碰上了!

柏鉴在封神时,被封作三界首领八部三百六十五位的清福正神,实际上却没什么功绩,充其量就是一监督制造封神台的民工头头,另外兼职封神台传达室“负责人”,别人的魂魄来了,将屁股挪一挪,让人家进去。在姚天君以草人拜去姜子牙魂魄时,曾将姜子牙的魂魄推出去,以免上榜,深谙以权谋私之道。

柏鉴虽然无甚能力,但却是个不可漏过的人物,如果现在收复了他,将来万一有那姜子牙魂魄的类似事件,最少也能开个后门。

想道这里,张紫星从钢牙的通道飞了出来,落在柏鉴面前,故意问道:“柏鉴,你真是轩辕黄帝的总兵官”

柏鉴见他现身,赶紧拜道:“正是!我落入这东海千年,一直未曾得机会超脱,魂体也无法离开此地。求上仙大展威光,普济游魂,超出烟波,拔离苦海。洪恩万载!”

张紫星暗暗犯难,他根本不懂这种超脱之术,难道真要把姜子牙叫来

柏鉴见他犹豫只是苦求,张紫星想了想,将那黄帝心经的力量施展了出来,顿时全身金光灼灼,隐有金龙缭绕:“柏鉴,你可识得此术”

柏鉴一见,立刻叩头不止,说道:“柏鉴如何不识这黄帝秘术想不到上仙原来是轩辕陛下的传人!还请大发慈悲!”

张紫星问道:“你既是轩辕黄帝总兵官,想必本领非凡,为何千年来一直被困这区区东海之中”

柏鉴面露愁色,答道:“只因那蚩尤火器极其厉害,千年来一直镇住我的魂魄,故而无法得脱,请上仙垂怜!”

张紫星并不答复,反问道:“你可愿归顺于我”

柏鉴一听,知道脱困有望,心中大喜,赶紧献出本命元魂,口称“主公”。张紫星收下元魂后,也不表明身份,跟着柏鉴潜入海底。

超脑的深水装置使张紫星根本不需要避水诀之类的东西,而且能清晰地看道附近的景物,在海底的一块礁石上,果然见到一团若有若无的红光。

“主公,那便是蚩尤的火器,我的主魂体便被镇在下面,已无法再行接近,请主公慈悲,施神通救我。”

“你且上去等我,我自当设法解救。”张紫星说了一句,朝前潜去,柏鉴正感觉十分难受,闻言连忙回到海面。虽然水的波动依然正常,但前行的张紫星却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可怕的煞气迎面而来,周遭无形的压力也渐渐增大。张紫星回忆起收复噬魄的经过,当下运出真武灵诀笼罩全身,迎上了那煞气。那煞气当即一顿,随即竟与真武灵诀慢慢融合一体。张紫星只觉仙识中的玄武之像受那煞气牵引,显得急躁不安,散发出可怕的力量,在星云中翻腾起来。

张紫星赶紧利用太极图生生不息的原理,将那狂躁的力量分解、协调,没等他平复玄武的躁动,星云中另一种力量又开始作怪,正是那蚊道人所化的能量流。由于蚊道人修为奇特,虽然这能量流已没有蚊道人的意识控制,却本能地抗拒着外来的消化力量,所得他很难炼化吸收。平曰里,张紫星每天只能吸收一小部分,若无外力帮助,照这个进度下去,需数月之久方能吸收完毕。如今屋漏偏逢连夜雨,能量流借着玄武躁动的机会,竟然也开始趁火打劫,作起乱来。

乱流化作数股流星,如同千万个蚊子一般,在星云的各处扰乱,不时发生星爆,张紫星没想到释放个封神演义的民工还遇上了这等事情,不由暗暗叫苦,只得拼命压制。

在蚊道人能量流的干扰下,太极图渐渐难以维持平衡,致使半边黑色星云如同发生海啸一般,有翻天覆地之威,玄武则在“海”中四处凌虐,就在这时,中央蓝色的星核开始闪耀着奇特的光芒,整个星云似乎又变成那个奇特的圆盘,无论那玄武掀起如何惊涛骇浪,都无法对圆盘的整体造成影响。

而那些乱流也被圆盘中隐约闪烁的符号所牵引,缓缓融入圆盘中央的蓝色星辰内,而狂躁的玄武也安宁了下来,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它的眼睛正闪烁着火红色的光芒。张紫星感觉着那耀动的符号似乎有一种特别的规律和节奏,当下灵机一动,放松对力量的束缚,全心感受着那奇特的节奏。圆盘渐渐消失,还原成原本的太极星云,正进行着一种着奇特的起伏和律动……等他睁开眼睛时,已身在海面之上,身体如空气一般,毫无重量地在空中载浮载沉。他略运仙力,发觉体内原本“顽固不化”的蚊道人之力竟然已经奇迹般地全部被吸收完毕,体内的力量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强大和充沛,尤其是真武灵诀,已经达到一个与黄帝心经对等的高度。不由大喜。

柏鉴见他醒来,赶紧行礼:“多谢主公收取那火器,解我千年之厄!”

张紫星闻言,看了看法宝囊,却没找道火器,不觉奇道:“你可见到我是如何收那火器那火器如今何在”

柏鉴的回答让张紫星大吃了一惊:原来,那蚩尤的火器竟然是被张紫星“吃”了下去!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