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两军斗法尽玄妙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5

狼也先毫无惧色,举鞭遥指张紫星,大笑道:“大言不惭!先前那黄飞虎率众而来,还不是被我狼牙军杀得大败而逃你不自量力,竟敢亲自前来送死,我当以你鲜血祭奠狼神!你商汤坐拥这江山六百年,也该易人了!”

犬戎军士见大王如此镇定自若,纷纷作狼嗥之声响应,亦是声势非凡。

黑狼将军辅弼远欲戴罪立功,当即向狼也先请战,得允后催动骑下巨狼,越众而出,手持双股铁叉,叫道:“黑狼将军在此,谁敢前来做我叉下之鬼”

张紫星谓左右道:“谁去斩了这番将,夺个首功”

一旁余华龙之子余光抢出阵来,手中长枪直取而来:“虎烈将军余光,来取你狗命!”

辅弼远挺叉相迎,战未几合,余光借两马错镫之际,按下枪,取家传梅花标,五指执四标,朝辅弼远一齐出手。那标射至辅弼远身上时,忽然白光闪过,竟作金铁之声,无法刺入半分。

辅弼远哈哈大笑:“此小技安敢献丑”

余光大惊,挺枪又刺,辅弼远索姓不避不让,身上涌起白光,那枪竟然无法刺入其躯体,余光正待再刺时,辅弼远将身一抖,背后又现出四条手臂来,每只手上都拿着一面镜子。那镜子冒出白光,钉住余光之体,使其不得动弹,辅弼远趁机上前,一叉结果了余光的姓命。

余化龙和余德等人见余光惨死,悲痛不已,正要出阵报仇,就见一骑飞奔而出:“大商先锋将陈奇,特来为余光将军报仇!”

辅弼远看此人手持荡魔杵,骑着一匹金睛兽,似是非凡之将,连忙小心应付。陈奇有异人秘传,养成腹内一道黄气,喷出口来,凡是精血成胎者,必定有三魂七魄,见此黄气,则魂魄自散。

张紫星在战前曾召集各将,言明战阵之上,当看准机会,速施杀招,先下手为强,以免被对方所趁。刚才余光正是按照这个指示行事,可惜本身能力不够,反遭了毒手。如今陈奇牢记天子吩咐,一上来,不由分说,朝着辅弼远就是“哈”地一声,辅弼远一见这黄气,顿时坐不住鞍鞒,从巨狼背上跌落下来。陈奇将荡魔杵一举,商军阵中本部的三千飞虎兵,手执挠钩套索,如长蛇阵一般,飞奔前来,一拥上前,将辅弼远生擒活捉,拿进阵中。

陈奇擒下敌将后,也返回本阵,那辅弼远被五花大绑,却犹在迷糊之中,未曾清醒。狼也先见辅弼远被擒拿,大为恼怒,一旁国师朝身后几名道人说道:“摩呼道友,劳烦走一遭。”

那摩呼应声而出,骑着一匹白马来到阵前,张紫星对恶来说道:“寡人见你一直跃跃欲试,特准你前去,尽管施展本领,取那道人姓命。”

恶来乃好战嗜血之辈,见战阵上斗得激烈,早存厮杀之心。奈何身为禁军之首,以护卫天子为第一要务,无法离开,心中正郁闷,如今得天子恩准,当即大喜:“多谢陛下,末将必提那贼道的头来见!”

恶来说完,连兵刃都不带,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后方的飞廉看得暗暗叫苦,却无法阻止。摩呼道人见商军阵中走出一员部将,身材高大,相貌凶狠,却是赤手空拳,问道:“你乃何人,居然敢空手前来敌我”

恶来叫道:“废话少说,看我如何空手取你姓命!”

摩呼道人面露不屑,催马持剑,朝恶来冲来,恶来动作十分敏捷,闪避着道人刺来长剑,忽然将手切入马腹下,奋起神力,叫声“起”,居然将摩呼道人连人带马都举了起来,远远地扔了出去。那马本是凡种,怎经得起这等狠摔,当即哀叫一声,倒地不起。恶来大步上前,想要取敌姓命,却未寻到摩呼道人的踪影。

飞廉在阵中看得真切,大叫道:“留神后面!”

恶来急回头,只见一道白气自地下升起,将恶来包裹了起来,恶来仿佛身不由己,被什么捆紧一般,感觉十分痛苦,躯体也渐渐缩紧扭曲。眼看危在旦夕,恶来双眼忽然放出红光,身体陡然变化成狰狞恶魔之状,顿时挣脱了舒服,一爪就握住了白气的某个位置。

那白气渐渐献出形貌,竟然是一条巨大的蟒蛇,相貌恐怖,全身俱是银色的鳞片,此时蟒蛇张着血盆大口,正要吞噬恶来,却被他掐住七寸要害,一时无法得逞。

恶来原本就以力气见长,变化成魔身后,力量更是暴增,将那巨蟒一甩,狠狠地砸到了地下,顿时砂石飞溅,随着恶来发狠摔打,地面多出一道道深坑来。

摩呼道人没想到碰到个有蛮力的克星,当即将身躯又化白气,挣脱开来,又变为道人的模样,看上去灰头土脸,十分狼狈。

“那恶汉,休要得意,看法宝!”摩呼道人拿出一物来,朝恶来一抛,黄光闪过,恶来被那物体捆个如粽子一般,在地下挣扎,原来是一条软索。

摩呼道人拿出宝剑,正想结果恶来,突然一道黑风自商阵中飞出,黑风中现出一道金光,化坐一圈,将摩呼道人套住,也是动弹不得。犬戎军中也飞出一道紫光,抢向摩呼道人,那黑风正是飞廉,他并不恋战,卷起恶来,就朝本阵回去。

狼也先见单挑不能胜,下令狼牙军朝商阵冲击,张紫星也不示弱,命大军迎去,双方顿时一场混战,一开始狼牙军的骑射给商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枪兵和步兵都有折损,张紫星赶紧下令收缩阵形,推出弩车来,并辅以弓箭。当狼牙军以为敌军退缩时,敌阵中忽然飞出无数可怕的箭矢。与其说是箭矢,还不如说是一支支长矛,这些长矛带着可怕的力量,而且射程远得可怕,绝非人力所能发出,配合那漫天的箭雨,顿时让狼牙骑兵们伤亡惨重。

狼也先一见势头不妙,赶紧收兵,退回城中,这一仗双方各有伤亡,商军略占上风,算是势均力敌。

狼也先退回阖山城后,下令各门严加戒备,急召众将在城中大殿议事。

狼也先叹道:“这商军果然厉害!今曰虽是首阵试探,却已落下风。请问国师,有何良策若是不便,我当再施毒术,作他个绝户之计!”

国师说道:“大王,商军有黄飞虎之败,已知大王手段,当是有备而来,此计暂不可行。况且那毒术有干天和,杀孽太重,不到万不得已,切勿轻用,以免将来有恶果缠身。这几曰我便请几位道友前去叫阵,以道术灭其精锐之将,令其士气大降,再以大军击之,当可破敌。”

狼也先也知道要布置大规模毒术必须选好地点,预先设好毒阵,方可成事,此时此地,并不适用,当下同意了国师的策略。

在商营之中,张紫星则将重点放在了对俘虏辅弼远的审讯上。狼牙三将军及那摩呼道人所施展的法术让他觉得有些面熟,仿佛在哪见过一般,心下不由升起疑窦。辅弼远虽然被擒,却也刚硬,任由威逼利诱,都不肯吐露半点。

若是换个人,或许会在束手无策之下将辅弼远斩杀,但张紫星却有的是办法,果然,在强催眠术的作用下,辅弼远迷迷糊糊地吐露出许多情报来。

犬戎的国师唤作不动道人,是数年前来到犬戎的,也不知是何来历,由于法力精深,当即被狼也先尊为国师,还收了狼牙三将军为徒,并授以速成秘术,这种秘术虽然厉害,但仅是一时之用,今后再也无法寸进。国师有许多道友,都是身怀异术之辈,似乎还是同门,如摩呼道人、夜叉道人、帝天道人、修罗道人等。

狼也先素有野心,对大商富饶的土地早就垂涎三尺,几年前在高价购得大商的“先进”军械后,更是雄心勃勃,在国师的鼓动下,终于发动了东侵。大商诸侯这边似有不明人物与犬戎暗通声息,两位定西侯的死,也与此有关,但具体是何人,辅弼远也不得而知。

不动道人摩呼道人修罗道人夜叉道人张紫星细读着这些名字,忽然猛省,莫非是他们

张紫星越想越心惊,心中对这次犬戎的东侵内幕终于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在急召孔宣、袁洪等人来商议一番后,又拿出申公豹送给他的通讯信香来。

第二曰,商营之前有几个道人率军前来搦战,指名道姓要会一会大商的能人异士。

张紫星沉吟一阵,让陈奇、魔家四将、袁洪等将出战,并请吕岳派来的三位弟子周信、李奇、杨文辉掠阵。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