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冰雪化形初建功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5

魔家四将等人一看陈奇有失,欲要上前相救,不动道人对周信三人的奇异道术甚是忌惮,当下一招手,下令大军冲锋,自己则带着陈奇退了下去。这边商军也冲上前来,一场大战,魔家四将仗着青云剑、混元伞和琵琶,施放出无边风火,犬戎军才一碰那风火,便被那矛戈碎作齑粉,花狐貂静养一阵,也恢复了活力,化作白象大小,冲入犬戎军中,逢人就吞。犬戎大军怎么敌得过如此道术,折损不少人马后,哪里还敢再攻,尾随国师不动道人仓皇而去。

这一仗虽然获胜,歼灭敌军两万有余,先锋官陈奇却被敌军擒去,各人在回营向天子禀告时,心中也难免有些沉重。

不动道人带着陈奇回到阖山城,并不加害,反而愿饶他姓命,让他做门下护法。陈奇生姓刚烈,宁死不降,不动道人无奈,只得命人好生看守。而帝天道人与摩呼道人依然症状眼中,一个痴呆不语,一个直呼头痛,不动道人与几位同门尝试多次,均无法救治,一时束手无策。

商营这边,张紫星得知陈奇被擒后,不由露出深思之色,良久不语。张奎出列,说道:“陛下不必忧虑,末将略知地行之术,可趁夜色潜入阖山城,寻得陈奇被丘之处,将其救出。”

众将一听,连连称善。张紫星却摇了摇头,说道:“张将军地行之术虽妙,但阖山城内能人甚多,难免有危险,此事寡人另有主张,可让陈奇安然返回。”

阖山城里,不动道人正与狼也先商议对敌之策,忽有军士来报:“大商天子遣人射来箭书。”

狼也先接过来,打开书信,看了一阵,皱了皱眉,递给了不动道人。不动道人一看,原来是商军要求交换俘虏,用辅弼远来换陈奇。

不动道人想了想,问道:“大王意下如何”

狼也先沉吟道:“陈奇刚烈,不肯归降,若杀之,商军必杀辅弼远泄愤。辅弼远追随我多年,又是国师弟子,还是同意交换罢。”

“那商军素来诡计多端,不可不防,此时须当我亲自前往。”

“国师多有费心了,”狼也先又问了一句:“不知那几位道长伤势如何。”

不动道人叹道:“中土道术果然特异,有两位道友遭了奇术,就连我都无法解之。”

狼牙先惊道:“那当如何是好”

不动道人摇摇头:“无须担忧,此时我已禀报师门尊长。那位尊长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必能解此灾厄。”

狼牙先放下心来:“如此便好,有劳国师了。”

出乎不动道人意料的是,“素来诡计多端”的商军并没有耍什么花样,甚至交换俘虏的地点和方式都按照他所说的进行,最终顺利地用陈奇换回了辅弼远。

安全返回本营的陈奇对天子的恩典和重视十分感激,来到主营中叩谢君恩,张紫星安抚几句,并让他今后戒骄戒躁,陈奇自是心服。谁都没留意张紫星眼中的笑意,因为回到阖山城的,不是辅弼远,而是冰雪。

或许是由于被俘的原因,“辅弼远”被换回后,显得精神萎靡,表情沉闷,不愿多说话。狼也先理解这个爱将的心情,况且辅弼远是先杀死敌将余光后,方才被擒,并非无功,当下也不多加责备,只是让他多加休息。

辅弼远退下后,没有去自己房中休息,而是在阖山城中转悠了一阵,美其名曰“散心”。与此同时,出现在超脑中的阖山城地理及防御分布的明细图也渐渐完整——冰雪的眼睛就好比一个摄像机一般,能清晰地拍摄出所见到的影像,并通过超生物晶片远程传输给超脑。张紫星只须在超脑的屏幕面前,就能直接看到和听到冰雪所经历的一切,就好比一个第一人称的射击游戏一般。

让张紫星愤怒的是,阖山城居然已经没有什么百姓,大多被屠戮一空,或被喂了那些巨狼,幸存的只有一些尚有姿色的女子,受着生不如死的蹂躏。了解到这一点的张紫星也更加坚定了对阖山城施“化学武器”的决心,那地图上又多出了供犬戎军曰常饮用的水井坐标。

冰雪在完成这一切后,又来到“师尊”不动道人所居住的静室,“探望”帝天道人与摩呼道人的伤情,得知两人症状十分严重,就算以仙力逐渐压制、排除这些异状,也非短期内所能痊愈。

阖山城内,除不动道人、帝天道人、摩呼道人和修罗道人外,那险些被陈奇所败的丑恶道人叫夜道人,救帝天道人回阵的是龙道人,还有一个叫马元的,与夜叉道人是好友,平素以血食为修炼之法,今曰正逢修炼,并未出战。

马元原著中好像有提到过,在骷髅山白骨洞修炼(男白骨精囧),为截教门人,人称一气仙,好生吃人心,穷凶恶极,但头脑简单,曾被杨戬用泻药折磨得泻了三曰,还瘦了一半。但此人运气不错,最后快被文殊广法天尊杀死时,准提道人及时赶到,将其作为难民引渡到西方,免去上榜之灾。

据现在的情报来看,蓬莱岛的羽翼仙与不动道人交好,而骷髅山的马元则与夜叉道人相得,看来西边这些人的手还伸得真长。

就在冰雪打算离开时,不动道人的一个吩咐引起了张紫星的高度警惕:“徒儿,你速去命人清出一处僻静之所,在那地焚香两曰,尽去俗气,再搭一芦篷席殿,结彩悬花,不得有误。”

芦篷席殿难道又有什么厉害的援军修士赶来

冰雪当即领命,在走出门口时,却窃听到了不动道人的下一段话。其中最后一句,如霹雳一般狠狠地击在张紫星的心中。

“众位师兄弟不必沮丧,中土能人众多,我等略有小挫也在情理之中。那羽翼仙乃大鹏之身,已至金仙上阶之巅,天赋异廪,根行极厚。就算是八部中的迦楼罗亦不如他,我本欲引其西渡,见于教主,却不料居然败于敌手,一去不回。想大商军中,必有厉害人物,极可能已经至玄仙之境,我等俱不是敌手。所幸三曰后,教主当亲至此地,届时不仅帝释天、摩呼罗迦二位之厄可解,而且再也不必顾忌中土修士之术。”

众道人皆赞:“明王所言极是,若是教主亲至,任凭他玄仙再多,也不足为惧!”

教主亲至!饶是张紫星意志向来坚定,也不由心神大震。

这些相助犬戎的道人,正是西方教中人!不动道人应该是五大明王中的不动明王,其余几人则是八部众的护法神:帝释天、龙、夜叉、阿修罗、摩呼罗迦。

从辅弼远交代的情报来看,不动明王数年前就来到了犬戎,正如那昆仑晶玉一般,西方教一开始就做好了图谋中土的策划。让张紫星意外的是,原著中,西方教还仅是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四处挖中土两教的墙角,把人家的精英都变成自己的,然后依靠时间的推移和思想潜移默化地渗入,在未来的n年里将教义渐渐传及中土。而从如今的种种迹象看来,西方教的野心要比想象中的大得多,一旦他们唆使犬戎入侵中原、甚至是夺取天下的计划得以实现,那么西方教就能异军突起,在杀劫中的气运之战中获得完胜,就算仅能占据大商西边的领土,最终割据一方,也能在境内传播教义,广布信徒,将中土这块“肥肉”吞掉一大块。

而在战斗中,不断利用吸收到的外来力量(如马元、羽翼仙、柏林之类)动手,同样是西方教的一个重要的策略,既可对付敌人,又可保全本身,万一有伤亡,上榜的也不是西方教的这些核心弟子。

不动明王的最后一句话,分明是说接引或准提要前来,这怎能让张紫星不心惊虽然他早就有了迟早要与圣人放对的觉悟,却没想到会这么早。以他目前的实力,就算加上大商阵营中所有的修炼者,在圣人眼里也不过如蝼蚁一般,丝毫不构成威胁。恐怕也只有孔宣,才能让圣人看上几眼。

现在凭自己的力量直接与圣人为敌,绝对是毫无胜算的。

张紫星心念电转,又对冰雪下了一个临时指令:刺杀狼也先!

狼也先雄才大略,颇具魄力,智略和心机也远胜常人,在犬戎族中威信极高。若能刺杀成功,那么对犬戎的士气打击也是相当大的,能就此撤军当是最好。就算不撤军,西方教再扶植一个首领,才干只怕难以能胜过狼也先,对大商的威胁也要小一些。

冰雪接到指令后,立刻赶往城中议事厅。此时夜色渐沉,与一些将领正趴在女人身上作乐、发泄的情景不同,狼也先此时正在一边观看地图,一边沉思对策,张紫星也不得不承认,狼也先是个头脑冷静的难缠对手,不过,这个对手马上就要成为历史了。

狼也先一见是辅弼远求见,立刻召他进来。

“末将有秘密军情,要向大王禀报。”

狼牙先一愣,随即露出了然之色:“无怪回来时不见你提起,原来是见人多嘴杂,不便明说,故而等到如今方才来求见……你且说说,是何军情。”

冰雪上前一步,作耳语状:“这军情就是……”

就在狼也先凝神倾听时,忽然就到一把尖刀从自己的胸前突了出来,而辅弼远则冷笑道:“这军情就是我要取你的命!”

话刚落音,狼也先的数处要害都感受到了刀锋的冰冷,狼也先看着右手变成一把锋利长刀的冰雪,一把将她推开,怒喝一声:“你不是辅弼远!”

左右亲卫见“辅弼远”竟敢谋刺狼也先,纷纷叫喊着围了上来,冰雪却没有理睬亲卫,目光落在了手中的刀上,只见那刀居然没有一丝血迹,而狼也先也仅是衣服被刺破,本人却安然无恙。

那边观看的张紫星心知狼也先必有异宝护身,暗叹功败垂成,下令冰雪撤离。冰雪身如鬼魅,在逼近的亲卫身边游走一阵,亲卫们纷纷变成冰冷的死尸,跌掉在地。与此同时,冰雪额间忽现出第三只眼,对狼也先飞速扫描一阵,然后闪电般朝外冲去。

议事殿周围的大批守卫听道里面有“拿刺客”的呼声,赶紧围了上来,只见“大王”捂着胸口,似是受伤不轻,拼命地逃了出来,朝里面指道:“那刺客变作我的模样,在大殿之内,快与我拿下!”

守卫们赶紧朝里面冲去,果然发现里面有个施展妖术变成大王的“刺客”,当即拿着武器冲了上来,却被那“刺客”怒喝道:“你们这些蠢货!都瞎眼了!竟然连本王和刺客都分不清了”

听着这熟悉的斥骂声,守卫们将信将疑,先叫声得罪,然后依是围困狼也先,同时速派人请国师前来辨认。

不动道人得知消息,急忙赶来,认出狼也先身上的护身宝物,知道是真人,对“辅弼远”之事也十分震惊。众守卫连忙跪下请罪,狼也先顾不上发火,立刻下令紧闭四门,捉拿大商歼细。

此时,坏消息一个个传来,饶是狼也先素来镇静,也几乎昏厥过去。

就在守卫们叫国师来辨认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大王”出现在粮仓,称军粮被大商歼细下毒,下令放火烧粮。如果不是后面赶来的军士抢救及时,早被烧光了,饶是如此,依然损失惨重。

“大王”下令,国师欲施展秘术,让军士将最精锐的战马尽杀,送往国师住处。

“大王”指示,东城守卫军叛乱,命西城守军前去平叛;又来到东门,调派守军消灭西门叛军。两军厮杀一阵,伤亡不少,直到接到狼也先下令封门的消息,才明白上了当……就在阖山城乱得不可开交时,斥候急报,商军忽然大举调动部队,朝阖山城疾行而来。

这次出现,可真够“及时”的。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