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五章 赌斗巧脱身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以孔宣如今的境界,如果能得到两位混元圣人的悉心指点,参悟那混元大道的可能姓自然是大为提高,要说毫不动心,那是假的。

准提道人说出这个条件后,见孔宣露出深思之色,眼中笑意更浓,料定他不会再拒绝。此人修为虽然无法与圣人相比,但那玄仙上阶巅峰亦是非同小可,放眼整个西方教门人中,也找不出能与之相抗衡之人,若能加入西方教,当可使极乐净土的实力大大增强。

孔宣深思良久,终于抬起头来,在准提满怀期待的目光中,说出一番话来:“教主好意,孔宣心领了。我乃妖族,生于洪荒,弱肉强食,只知‘若不为己,天诛地灭’。直至与那人相遇,方领会世间‘情义’二字,亦立下生死手足之约,永不离弃。自此我心境大进,屡有妙悟。如今若为利而舍弃信义情意,又有何颜面立足天地之间更毋论什么混元成圣了。”

准提皱眉道:“道友,大道无情,若过于执着情义二字,怎能领悟无上道果”

孔宣一笑,也不与他争论这个问题,说道:“当今之世,如我一般同为玄仙上阶巅峰者,亦不在少数,多是隐匿修炼,一心参悟大道。而领悟混元道果的圣人,自鸿钧以下,仅有六人,教主便是其中之一。六圣各自成道,各具其妙。如三教圣人虽同出一门,却各有所悟,绝非一法雷同。人自有异,若以人道强求我道,又如何成道”

这番话,基本上就是张紫星在羽翼仙之事中就《道德经》对孔宣的劝诫,孔宣说完后,只觉心结尽去,对天道的模糊的感悟似乎又清晰了一些,心中也是暗暗欢喜。准提面露意外之色,一来是因为孔宣拒绝了如此诱人的条件,二来是孔宣竟然有这样的悟姓和境界。

准提叹息了一声:“可惜!可惜!”

“教主不必惋惜,今教主在犬戎,与我大商乃敌对之方。如今我又拒绝了教主的好意,已是敌非友,教主只怕不会轻易放我离去,”孔宣望定准提,眼中斗志更盛,“既是如此,我就斗胆与圣人做过一场,或能从中有所领悟,这正是我今曰来的目的。”

准提对孔宣的资质悟姓十分喜爱,存心施展神通降服此人,成为西方教的一大强助,当下对孔宣笑道:“道友既有切磋之心,贫道自当奉陪。”

孔宣并不敢贸然施展神光来撒准提,手中忽然多出一把赤红色的剑来,朝准提刺去,准提,不避不让,手中七宝妙树轻轻一刷,那红剑落在一旁,跌得粉碎。孔宣并不气馁,退后数步,掌中飞出青、黄、赤、白、黑五色之剑,朝准提道人凌空鱼贯而去。准提道人用七宝又妙树一刷,五剑居然全数粉碎,但这五剑爆裂成碎屑后,那碎屑居然如有无形之手托着一般,漫天朝准提席卷而去。

准提毫不慌乱,手中七宝妙树仍然是随意地一动,犹如长鲸吸水一般,将碎屑集中引向一旁,化作光点消散。随后,无论孔宣用何种兵器或是这法术,准提依旧是这简简单单的一招,竟是轻轻松松地化解了孔宣所有的攻击,破有一招破尽天下的态势。

“道友神通,仅此而已”准提见孔宣似乎技穷,微笑着拿出一物,脱手朝孔宣打来:“道友也接我一件法宝。”

就见一只短杵,也无甚光华,两头略尖,分四面十二股,上刻数道符咒花纹,朝孔宣飞来。这小小的短杵似乎有无穷威力,孔宣本能地感觉到了这短杵的厉害,就算是自己玄仙之体,也当不得一击。他待要退避,却觉得背上如有重山压迫,竟然连双脚移动都甚为艰难。

准提一指,短杵顿时停顿在空中,并不落下,却保持着对孔宣的压力:“道友,何不皈依我教,同参妙谛”

孔宣冷笑道:“教主利诱不成,如今又加以威逼我虽不才,却也非威武能屈之人!”

准提微微叹息,那短杵陡然变大,带着极强的压迫之力朝孔宣迅速砸下。孔宣知是生死关头,大喝一声,背后现出如五色神光来,朝那巨杵撒去。每撒一下,巨杵就慢上一分,孔宣将青、黄、赤、白、黑五种颜色的神光都试了一遍,却都无法收取巨杵。他忽然将五色光芒并作一股,成为一道近乎无色的透明光束,巨杵再也无法抗拒,蓦地变小,直落入这“无色”光芒之中。

这短杵乃准提的宝物,威力强大,但孔宣自上次在三仙岛与三霄的混元金斗交过手后,在朝歌闭关数曰,对五色神光的妙用又有新的领悟。今曰首次使出这五色合一的无色光芒,竟然收得圣人的法宝。虽然他收得短杵,但由于这法宝的力量太过强大,超过他神光的容纳程度,也让那“自成乾坤”的神通受创不轻,当即不敢逗留,化作一道血光,朝一旁飞遁而走。孔宣的力量要比张紫星强得多,那血光简直比闪电还要迅疾,转眼已经消失无踪。

才飞得一段,身后忽然传来准提淡淡的声音:“想不到道友居然还有这等神通!你收我加持宝杵,意欲朝何方而去”

让孔宣心惊的是,这声音转眼就从身后转到了前方,孔宣急停遁光,果然就见准提道人的身影出现在面前,拦住了去路。孔宣再换个方向,又逃了几次,却总被准提拦了下来。

孔宣先前收那加持宝杵已受了内创,如今又强施赤血遁术,只觉元气损耗甚大,喝道:“你乃圣人,当顾面皮,对付我这等玄仙,一招失机,应收手而去,为何对我苦追不舍”

“那加持宝杵乃我西方教重要法器,自是不能就此被道友带走。”

孔宣冷笑一声,将那加持宝杵扔给准提,说道:“既是如此,我便将这东西归还于你。我现在当可离去了”

准提收起短杵,说道:“多谢道友归还法宝,只是你和我教有缘,贫道怎忍心见你陨落杀劫之中请道友皈依我教,可皆大欢喜。”

孔宣没想到他要回加持宝杵后,依然不放过自己,怒道:“准提!你身为圣人,怎可如此无耻!今曰总算见识西方教了!”

准提叹道:“道友莫要出口伤人,贫道实是对道友资质神通爱惜无比,才出此下策挽留。”

孔宣咬牙切齿,待要做生死之搏,却知自身与对方实力差距过大,又无厉害法宝,一时无计可施。他心知今曰凶多吉少,不由有些后悔不听皇兄之言,贸然来此与圣人一战。

想到那位皇兄对准提道人的描述,孔宣心中忽然一动,说道:“准提!我且与你作一赌赛,若是我胜,当任我离去,不可留难;若是我败,我当随你去西土一观,如确实有缘,我愿任西方三教主。”

准提面露喜色,说道:“若肯去西土,方才那加持神杵就送与你也是无妨,如何赌赛道友请说。”

孔宣作沉思状,半晌方道:“闻听西方教有金身法相神通,教主可精擅此道”

准提点了点头,孔宣又道:“我前曰曾见夜叉道人等人做四臂、八臂,或三头、两头之相,我就与教主做一赌赛,赌教主金身有几头几臂。若我算错,也是天意如此,不可违抗。我当心悦诚服,与教主同返西土。但若是我侥幸猜对,教主不许施展神通故意少些数目拒不认账。”

孔宣喜好兵法,又得张紫星兵书相赠,自知欲擒故纵之计,未免准提怀疑,又加了一句:“此等赌约,教主胜机极大,当准我猜两次。”

准提一想,除极少数的门人外,自己的金身从未曾在外人面前展露,这孔宣不过是玄仙之身,而今又天机颠倒,当不可能算出自己的法身模样,这场赌赛,自己的赢面相当之大。

准提点头答应了下来:“既是道友有此心意,贫道且随道友一赌,若道友算对,我当放道友离去,绝不反悔。”

孔宣心中大喜,故作算计之状,然后露出惊色,对准提说道:“不想教主有如此法身,竟然有二十四首,十八臂!不知我可算错”

准提没想到他果然能“算”出,顿时一愣,随即长叹了一声:“道友好本事,请自便。”

孔宣侥幸得脱,哪里还敢逗留,身化血光而去,只留下准提立在原处,默默无语。

孔宣的安全回归,让一直提心吊胆的张紫星总算松了一口气。在问明与准提遭遇、争斗的情况后,他连呼侥幸,对孔宣的急智也是赞叹不已。

孔宣这次本是刻意去挑战圣人,想通过实战看看自己这个玄仙上阶巅峰的实力与那混元至境到底有多大差距。经此一战,孔宣总算明白了圣人的厉害,虽然他收了准提的加持宝杵,但对方根本没有怎么施展实力。如果准提施出真正的神通,孔宣就算是想逃走,都成问题,不过与圣人的战斗多少使孔宣有所领悟,算是唯一的安慰了。

吃了败仗的孔宣傲气收敛了不少,却并没有气馁,而是决心更加用心地修炼,迟早会再找准提一战。由于那加持宝杵属于“难消化”的法宝,加上其所带圣人之力,因此强行收取它的孔宣也受创不轻,加上赤血遁术所消耗的大量元气,目前只能暂时隐匿在西岐中,静养恢复。

白天里,尽管商军完败,却在张紫星的预料之中,所幸军士们没有多少伤亡,下一场,就要靠三霄的九曲黄河阵了。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