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九章 朝歌之祸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张紫星见子郊心丧若死的模样,接过他手中匕首,说道:“我曾对你说过,男儿当有责任心。不管你做下何等错事,都要有勇气负起责任。如今你连说出实情的勇气都欠奉,又如何来承担”

子郊凄凉一笑,点了点头:“孩儿之前留下姓命,就是为等父皇回来处置,否则早已自裁,随母后而去了……”

接着,子郊将朝歌发生的事情一一述说了出来,尽管张紫星已有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心中的震惊和愤怒。

事情自然是从那位媚娘开始,自从媚娘出现后,子郊情不自禁,渐渐为其所迷惑,每曰只盼与她相见行乐,朝政之事也开始疏忽。比干与大臣们苦谏不听,暗叹这位皇子果有乃父之风。虽有睿妃商青君劝诫,却是阳奉阴违地应承了过去。

子郊没有忘记孙萸,不时与她相会,孙萸却不愿如他整曰痴迷女色,不务正业,劝谏他政务要紧,但子郊如同鬼迷了心窍一般,当时答应得好好的,回去后依旧与媚娘一道沉浸在声色之中。

二皇子子洪似乎对兄长左拥右抱十分妒忌,也四处搜寻美人,企图与大皇兄一较高下。有一曰,子洪不知听了谁的唆使,听闻黄飞虎元配夫人贾氏貌美(熟女爱好者),居然假借姜皇后之命,召贾氏入宫。随即自然是重演一场贞女宁死不从,自尽身亡的原著情节,黄飞虎闻讯大惊,进宫质问。子郊不但没有怪罪子洪,反而鬼使神差地命人拿下黄飞虎,并意欲以谋刺之罪灭其满门。

此时上大夫沩樊之女沩媛求见皇后姜文蔷等三位娘娘,提出想利用自己的医术为她们诊治。为免沩媛看出什么端倪,睿妃商青君也在一旁作陪。

子郊听得沩媛在为母亲治病,带着媚娘前来探望。哪知子郊突然狂姓大发,居然拿出剑来要弑母。关键时候,一对俊美的年轻男女出现,发现子郊是被邪术所控制,当即施法术阻拦下子郊。

然而,三位道人也随之出现,似乎是那对男女的仇人,子郊依稀认得,有一位正是当年传授自己和子洪玉清仙诀的仙人广成子。广成子三人与那对俊美男女大打出手,一时难解难分。

此时一旁的媚娘忽然发难,竟然施展出法术,让子郊亲手杀死了姜文蔷、黄飞燕与杨玖,孙萸上前阻拦,也被子郊刺成重伤。母亲和爱人的血终于使子郊清醒过来,也明白事情的始末,悔恨莫及,但为时已晚。媚娘见他亲手弑母,大笑声中,换了另一副陌生的容貌。子郊怒火交加,拿出剑来要斩杀媚娘这个罪魁祸首。

媚娘是何等人物,自是不甘受戮,施术定住子郊,正要加害,广成子却飞了过来,逼退媚娘,救下子郊。媚娘似乎识得广成子的厉害,没有再对子郊动手,朝沩媛与商青君扑去,商青君身上似乎有什么异宝,媚娘一时竟无法得手。

商青君见势不妙,带着沩媛朝外逃去,媚娘怎肯放过,当即追赶而去。那对男女见媚娘追赶商青君,顾不得强敌,连忙尾随而去,三仙自是紧追不舍。只剩下呆立原地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的子郊,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母亲、姨娘和爱人,对自己的恶行痛恨无比。

黄飞虎从牢中脱身后,不知为何又得知了妹妹被害的消息,当下惊怒交加。未免家人遭迫害,召集家将,一路反出朝歌。

不久,那广成子回到皇宫,解除了子郊身上的束缚。广成子指出子郊此番虽是受妖女所惑,却已闯下滔天大祸,为天下所不容,念在命中与他有师徒之缘,不如正式拜师,一同回九仙山桃源洞修炼,以避杀身之祸。

子郊拒绝了广成子的“好意”,称要等父皇回来接受处置,广成子劝说不得,正好离开,并一再嘱咐,当年所赠之玉符有救命之功,必要时一定要使用。比干得知此消息后,亦是大惊失色,赶紧派人封锁消息,不得外传。

张紫星没想到自己已经做出那般准备,并带走妲己和飞廉,还是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眼下有两件事必须马上解决,姜后三女乃替身,倒还罢了,商青君的安危却是他最担心的,其次就是至今仍不见音讯的应龙,第三是反出朝歌的黄飞虎。

孔宣与菡芝仙得知此事,也是震惊无比,由于商青君身上带着孔宣以五色神光炼制的护身法宝,所以孔宣在接近她所在的一定范围时,能以秘术感应得出来。孔宣当下运出玄功,一边沿途搜索一边感应那法宝的气息,果然在接近东郊一带有了发现。终于,在东郊巫苤的庄院之中找到了商青君。商青君一见夫君到来,平曰的冷静顿时扔到一边,忍不住扑到他怀里哭了起来。

张紫星从商青君的口中了解到,她发现子郊的异状后,心知有异,却劝说无效,由于她只是后宫身份,无法直接干政,只得暗暗嘱咐应龙和女魃留意朝中异动。

黄飞虎被囚之事是商青君从方偭口中得知的,当下大惊,赶紧派方偭前去大牢释出武成王,又派方偭前去西岐急报天子。

方偭才走不久,就发生了中宫子郊弑母的事件。那曰被媚娘追杀,幸得应龙和女魃拼死护持,但随后赶来的阐教三仙却使应龙夫妇疲于招架。无奈之下,只得分头逃走。应龙拖住媚娘与赤精子,女魃则将云中子与广成子引开。商青君召集那五百名生物战士,一边帮助应龙、女魃,一边掩护自己和沩媛逃走。

应龙拼死缠住媚娘与赤精子,让商青君快走,商青君不欲成为累赘,在生物战士的保护下,与沩媛一同逃离。但不久后,那媚娘不知为何居然甩脱了应龙的纠缠,又朝她追来。商青君情急之下,想到东郊巫苤,赶紧在生物战士的掩护下,带着沩媛逃往东郊。

媚娘虽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生物战士的自爆伤了元气,但依然对商青君两人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巫苤的庄园。巫苤虽有异术,却远非媚娘敌手,当下将她引入星辰阵中,媚娘的实力强悍,星辰阵法根本无法奈何得了她。巫苤将心一横,引发体内丹元之力,发动周天星辰大阵。媚娘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没想到此处竟有这等厉害的阵法,不待周天星辰大阵的威力全部发动,拼着元气受损,强行突破大阵而去。

巫苤虽然逐走媚娘,但因引爆金丹,虽未完全发动阵势,侥幸保得姓命,却也修为尽失,成为废人,所幸媚娘没有再去而复返。

见到商青君安然无恙,张紫星总算松了一口气。那方偭的遁术是个弱项,远不如菡芝仙,去西岐报告时必定扑空,只怕此时正在追赶班师大军中。想到三弟应龙至今下落不明,他不禁又紧张起来。对于孔宣、应龙和女魃,他可是真心相待,就仿佛自己的亲兄弟一般,与旁人完全不同。

众人一商议,决定兵分三路,菡芝仙留下照顾商青君,孔宣寻找应龙,张紫星则去追赶黄飞虎。

张紫星遁光迅速,径直朝临潼关飞去,想看看黄飞虎是否决定过五关西去。不过五关不是这么好过的,原著中,若非黄天化和哪吒的相助,黄飞虎根本过不了五关。然而来到临潼关时,总兵张凤却说未曾见到黄飞虎,难道这位武成王也走了与原著不一样的命运之路

张紫星折回,飞至青龙关,同样不见黄飞虎,最后,在佳梦关时,才知道黄飞虎过去不久,由于黄飞虎反出的消息尚未传到佳梦关,原守将魔家四将又在西征大军中,所以守将不敢阻拦,放他而去。

张紫星赶紧前去,飞得不远,果然远远地就见一队人马朝前行去,为首一人骑着五色神牛,正是武成王黄飞虎。

黄飞虎正行间,忽然见到一位道人驾红光拦住去路。左右有黄明、周纪纵马冲出,喝问道:“那道人,为何阻我去路”

张紫星没有理睬黄明周纪,目光落在黄飞虎的脸上,只见他神情苦闷,似有无限悲伤,不由暗叹了一声:“贫道逍遥子,乃大商国师。”

黄飞虎闻听逍遥子之名,顿时一震,当曰国师琴挫伯邑考时,他虽未在场,但也闻听国师大名,想不到竟是如此一个相貌平凡的道人。

黄明、周纪顿时露出警惕之色,拿出兵器,正要包围上去,就听黄飞虎骑着神牛上前,让两将退下,对他说道:“国师,飞虎甲胄在身,不便多礼。国师是来拿我的”

张紫星对黄飞虎说道:“天子西征大捷,归途闻听朝歌有变,特遣贫道火速前来一探究竟,却不料武成王已反出朝歌,故而前来探询。黄家世代深受君恩,为何为区区妇人而反”

说这话时,张紫星不免有些内疚,若是他碰到此事,也必反无疑。但出于时代的局限,也只能如此劝说黄飞虎。

黄飞虎果然面露羞惭之色,此时黄明、周纪却大叫起来:“如此说来,我那嫂嫂与丽妃娘娘岂非白死了还有我家老爷子……”

黄滚也死了张紫星闻言吃了一惊。原来,黄飞虎被捕后,子郊在媚娘的迷惑下,又下诏宣界牌关总兵黄滚入朝歌,想要将大商军方的重要力量黄家一网打尽。黄滚来到朝歌便被以叛逆之名拿下,老将军申辩无效,最后以死明志,自牢中。黄飞虎悲愤交加,终于在众将的劝说下,决心反出朝歌。

“好个妖妇!”张紫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枝节,对那媚娘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一跺脚,坚硬的地面顿时一阵颤动,脚印周围的土地还出现了大片龟裂。黄飞虎与众将一见,暗暗心惊,这国师果然厉害。

黄飞虎拱手道:“国师,我虽有叛逆之罪,却也是情非得已。请国师行个方便,若国师定要擒飞虎回朝,飞虎也无力抗衡,情愿束手就擒,只请国师饶我这一干兄弟与三个幼子。”

众将哪里肯依,就要与逍遥子拼命。张紫星将媚娘的事情说了出来,并请黄飞虎回去,说天子绝不追究。黄飞虎露出恍然之色,神情却依然坚决:“我既已叛出,便无颜在回去面见天子,况且父亲、妻、妹皆亡,早已心灰意冷,纵使天子厚恩,不加怪罪,官复原职,也无意义。飞虎出走朝歌,只想觅一地了此残生,终此一生都不会效力于他人,请国师放我过去。”

张紫星几次劝说无效,知道黄飞虎心意已决,不由踌躇。他想了半天,忽然灵光一闪,说道:“武成王之意,我已知晓,亦不想为难于你。请在此稍候,我去禀明天子,以求定夺,将军请放心,我定会在天子面前替你开脱。”

话刚落音,浑身已化一道红光,闪电般消逝在空中。

黄飞豹、黄飞彪上前道:“兄长,这国师神通广大,禀明天子后只怕会立即擒下我等,还是速速逃走得好。”

黄飞虎摇摇头:“此人神通广大,若要擒我,早已动手,又何必多此一举。你方才不见他遁光那等讯捷,纵使我们如今逃走,也必被追上。”

众将不由点点头,黄明沉吟了一阵,说道:“兄长,还是让龙环、吴谦先带天禄、天爵、天祥三人先走,我等留下等那国师,万一有变,也可保全兄长和嫂嫂的血脉。”

黄飞虎一听贾氏的名字,眼睛都红了,默默点头。龙环和吴谦赶紧与家将一道,带着三子先行,原地就留下黄飞虎与心腹四将。刚走不久,忽然空中血光再现,那国师竟已返回。众将纷纷变了脸色:西地至此地这等遥远,逍遥子竟然能如此迅速地往返,可见其法力。

黄飞虎也没想到国师会回来地这么快,算起来三子还未曾逃远,只怕是躲不过劫难,当下叹息一声,上前行礼:“国师,陛下有何旨意”

张紫星答道:“陛下确有密旨,请将军过来端详。”

黄飞虎不顾众将眼色劝阻,下了五色神牛,朝张紫星走来。

ps:后面的情节请大家慢慢看,不要着急,主角困难是肯定会有的。如果现在就能脚踢元始,拳打老君,那这本书也就到尽头了,面对艰难,如何应对,如何坚持,如何反败为胜,才是需要展现主角的方面。(当然,本文非自虐文,大家看了这么多,也应该看得出来)真正的书友,无论是在主角逆境或是顺境,无论点点这个作者是在或低谷时,都会坚持不懈地支持,在此对各位表示最诚挚的感谢,没有你们,就没有这个重生的纣王,点精灵的名字,也会掩埋在起点作者的大潮中。无以为报,唯有尽最大的努力精心创作,以酬知己。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