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二十九章 奇兽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累。

很累。

这就是张紫星目前的感觉。

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未来是什么出路又在哪里

他没有可重开地水火风的至大力量,也没有天命庇佑、注定最终获胜的气运。

仅仅一个挂着天子的名头的不幸穿越者,背负着最终被四方讨伐,[]而亡的命运。

为了扭转那个究极的宿命,他顶着巨大的压力,竭尽所能地进行着一个又一个“愚蠢”的努力,纵使他现在历尽艰难,成为如孔宣那样的玄仙,也敌不过圣人的力量;如今的金仙境界,更是不堪一击。

那些圣人高人们,是否早就察觉出他的“阴谋”,只不过现在不屑去揭穿罢了

后世常有的一句话,叫人定胜天。

但是,人,真的胜过天吗

最终,一切辛苦努力都将在那“天命”面前徒劳无功

他依然难逃那个国破家亡,妻子离散的天喜星的结局

那么现在为什么还要这样辛苦地坚持呢

真的好累,前所未有的疲累。

他闭上了眼睛,陷入了半清醒的沉睡,享受着似乎是放弃的轻松,无论如何都不想再睁开。

就在这时,一记雄浑的钟声响了起来。张紫星微微一震,不知为何,感觉那钟声的余音响在耳畔,居然化作一声叹息。

这叹息是如此的熟悉。

是她么

果然是她……在他心中刻得最深的那个影子。

在那个世界,他永远地失去了她,也失去了人生的意义。

虽然他最终还是振作了起来,但一颗心已经随着她的离去而烧成了灰烬。

那么在这个世界呢重生后的他,生存意义是什么为了什么而不惜努力地去逆天改命

君临四海长生不死肉身成圣或者为了整个天下万民

张紫星忽然笑了,与这些相比,他内心中真正的愿望其实微不足道。

他只希望自己的爱人和兄弟都平平安安,渡过这场劫难。然后让出皇位,寻一偏僻之所,与心爱的女人们共度余生。或许一起长生修炼,或许一起变老故去。

说到底,他终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有着自己的私心的——人类,而已。

一念至此,张紫星的心中生出一丝明悟来。这种明悟或许并非等同于修为或境界方面的提升,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升华。

——为了这个“微不足道”的愿望,他将继续努力下去,不论结果如何,唯有坚持二字。

良久,钟声再度响起,这次的声音显得激越振奋,张紫星只觉疲累尽去,原本虚弱的身体又充满了力量,终于睁开了眼睛。

才一睁眼,视线中的情景就让他吃了一惊。

只见周围一片明亮,早已非先前的黑暗。从超脑的时间显示来看,竟然已经是下午时分,原来他已经沉睡了大半天。孔宣正护在他身前,身上现出淡淡的彩光,地下还躺着几具五体不全的尸身。

前面正是太微真人和金灵圣母的两批人,正剑拔弩张地对峙着,而一旁的度厄真人则是一番看好戏的模样,只有瑶真人不知所踪。

孔宣虽然背对他,却知道他已经醒来了,从仙识中问道:“皇兄醒了身体无恙吧是否感到元气缺失”

张紫星答道:“并无异常,体内仙力反而充沛无比。”

孔宣感到暗暗惊奇,先前这位皇兄在闯罡风时,仙力和仙识都接近枯竭,元气必是大损,就算有菡芝仙的九转天元丹,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全恢复!联想到张紫星先前异常的力量和表现,孔宣心知必有缘故,但目前并非讨论这个的时候。

张紫星问孔宣方才是否听到钟声,却得到了否认的回答,张紫星心中大奇:那自己在沉睡中听到了钟声是什么幻觉

随即他又问起眼前为何会出现双方对峙的形势,孔宣告诉他,自他昏迷后,孔宣背着他又穿过了几个艰难的地段,终来到此地。仙山上地形复杂,危险层出不穷,各人所经历的险境也不完全相同。

由于张紫星的“捣乱”,使烈刃罡风威力增强了十数倍,算是害苦了太微真人,率领着一干弟子举步维艰。好在后来的度厄真人赶了上来,度厄真人有一件神妙法宝,正是定风珠。定风珠一出,虽然不能完全消除烈刃罡风,但也将其强度大大减弱,在度厄真人身前更是丝风全无。这倒便宜了远处的太微真人,趁势带着门人快速离开了罡风区域。

太微真人怀恨烈刃罡风之事,趁着孔宣背负张紫星,在随后的弱水险地偷袭孔宣。却不料孔宣如今的修为进境大大超过他的想象,五色神光的神妙远胜当年,太微真人不仅没有得手,反而还被孔宣轻而易举地灭了三个弟子,最后只得悻悻放弃。

渡过弱水后,又通过了一系列险要之境地,逐渐接近了仙山的中心地带,先前分散行动的众人又重新聚集到了一起,沿途的截教门人折了一人,重伤一人,而折损最多的,自然是太微真人一行了。

在穿越那片最大的幻境沼泽时,沼泽有九死门一生门,又变幻无穷,难以觅得生门所在。当年曾有过渡沼泽经验的太微真人故意施诡计引截教中人前往死门试阵,结果龟灵圣母仅有的四位弟子因此而伤亡殆尽,金灵圣母的弟子余元的坐骑五云驼也陷落在那死门毒沼之中,截教一行仅剩下金灵圣母三人而已。

太微真人虽然也死了两名门人,但大多数却是安然从生门度过了幻境沼泽。度厄真人则在异宝星罗盘的指引下过关。孔宣靠着异常强大的灵觉,找到了生门出口,考虑到金灵圣母曾对张紫星有救命之恩,孔宣对深陷死门的截教三人略作提点,终于一同走出幻境。只有那位美妇瑶真人似乎遭遇了不明的偷袭,一直未曾从阵中脱出。

艰难地离开幻境后,吃了大亏的金灵圣母三人也顾不得还未见到混沌钟,直接找上了太微真人,也不知这是否孔宣救下三人的真正用意所在。太微真人正好派出门人往前方查探,却不料截教中人出来得如此之快,一不留神被三人杀了几名弟子。

在张紫星的印象中,太微真人是个在危险中也不放弃弟子的好师父,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彻底颠覆了这个光辉的形象。

这太微真人非但没有与金灵圣母争斗,反而将责任推在了一名亲信弟子的身上,说是自己误听谗言,当场将那名弟子斩杀,又连杀了三名门人,凑足四人之数。说是给四位截教弟子抵命,还赔偿了一件法宝给龟灵圣母。

金灵圣母没想到此人如此心狠手辣,而且这一手做得甚绝,如今形势特殊,不宜争斗,但出于对太微真人的怨恨,她没有收那法宝,只是答应暂时不作追究。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张紫星看着仙风道骨的太微真人,心中无端的生起一股寒意来。

度厄真人开口道:“两位道友均为大局着想,贫道佩服。贫道有一事相询太微道友,在三万年前,贫道曾上得此仙山一回,那时止步于沼泽之前,不知前方尚有何险地”

太微真人略一沉吟,答道:“不瞒道友,贫道六百年前也仅到达此地而已,当时便为混沌钟声所震,无法再坚持,故而此番已命弟子前往打探。当时金灵道友也曾上得此山,却未与我一路,不知有何心得”

金灵圣母见太微真人提到她,眉头微皱,说道:“我与度厄道友差不多,未曾经历过沼泽。”

太微真人的目光落在了孔宣身上,说道:“这位道友也是当年故人之一,而且术法精奇,远在我等之上,当年就曾远远领先于我……”

太微真人的那句“远在我等之上”隐隐提示众人,孔宣才是这次寻宝最大的对手。孔宣是何许人也,也不反驳,微微一笑,说道:“你这道人倒也虚伪,明知此地最大的特姓,却不说明!先前那外围之地倒还罢了,此处算是较为接近混沌钟的中心地带,正是混沌钟感应力最强的范围。若是妄用法宝之力,使灵气剧烈牵引动荡,当会引起混沌钟的感应,届时钟声大起,无法抵御!”

孔宣说着,目光忽然变得凌厉了起来:“我素来身无外物,当年还未曾寻到混沌钟的所在,便被那钟声频频响起,被迫撤离。想必正是你在度过沼泽后使用法宝所致!当年不知此节倒还罢了,如今却隐匿不言,究竟是何居心”

此言一出,众人立刻将敌对的目光都落在了太微真人身上,太微真人不料孔宣的推断力这么强,当下暗暗心惊,一时找不到托词。金灵圣母也明白了六百年前,仅在幻境沼泽前就被钟声震退的缘故,才平息下的怒火又大炽起来。

孔宣又道:“当曰我穿越沼泽后,在前方碰到了一些奇兽,极为了得……”

孔宣还没说完,前方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太微真人听出正是那位前往探路弟子的声音,这名弟子已有金仙修为,平曰机警伶俐,居然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遭了莫名的毒手。

惨叫过后,前方上空忽然飞来一个身影,众人定眼看时,发现那是一只如同巨鹰大小的怪物,浑身呈诡异的蓝色,翅膀如蝙蝠一般,有四肢,相貌狰狞,爪牙锋利。

孔宣眉头一皱,迅速以仙力传音,嘱咐了张紫星一番,口中说道:“留神!”

这蓝色怪物目光锐利,一眼就看到了众人,当即发出一声鸣叫,朝这边迅速扑来,目标正是最靠前的余元。

余元自恃有金刚不坏之身,毫不畏惧,举剑迎去。那怪物动作迅疾无比,居然避开了余元的仙剑。当它锋利的爪子划过余元的身体时,仅将道袍划破,却没有造成任何伤痕,反而是怪物受那金刚不坏之躯的反震之力,爪子崩断了一截,吃痛间,飞了开来。

余元见孔宣口中“极为了得”的奇兽不过如此,正要嘲笑几句,忽然那怪物又绕了回来,口中朝余元发出雄浑的叫声。余元猝不及防,只觉心中一阵剧痛传来,手中长剑“叮当”一声,落在地上,整个人差点站立不稳。一旁的众人也觉得心中一烦闷恶心,修为高的倒还罢了,太微真人的一些门人修为较低,纷纷捂住心口,露出痛苦的表情。

张紫星方才得了孔宣的吩咐,运玄功护住了五脏六腑,倒也不觉得什么。

孔宣叫道:“这些奇兽俱是以声音攻击为主,诸位小心!”

金灵圣母见余元吃亏,快步上前,拾起他跌落的长剑,运出上清仙诀,朝那蓝色怪物掷去,将其贯体而过,怪物惨叫一声,跌落尘埃,口中奇异的嘶声,不久便力竭而亡。

余元谢过师尊,惊道:“这怪物声音若法宝一般,端的厉害非凡,我虽有金刚不坏之身,却无法抵御此声。”

太微真人对孔宣的修为十分忌惮,欲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又冷笑道:“你明知此兽有音杀之能,却如今才说出,莫非是想借这怪物之力来除去我等”

孔宣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我方才已然说出奇兽了得之事,只不过这兽来得甚快。六百年前,你度过沼泽后,定是以法宝与这些怪兽纠缠,方才引发混沌钟之力,如今你闭口不提,当真居心叵测,倒还有脸说我”

虽然孔宣曾言明在沼泽相助是为了还金灵圣母当年对张紫星的救命之恩,但他在关键时候的有恩必报之举还是博得了截教三仙的好感,故而并不相信太微真人。

龟灵圣母姓子最急,大喝道:“太微,你休想挑拨!我相信这位孔道友的为人,待出得仙山之后,还当与你做过一场,了结因果!”

度厄真人见气氛紧张,忙道:“诸位休要争吵,眼下这怪兽厉害,又不能轻易妄动法宝,若是多来几只,该如何是好”

话刚落音,前方悉悉索索地传来一阵阵奇特的声响,仿佛有千军万马的“大部队”正朝这边迅速涌来,众人纷纷变了脸色,哪里还顾得争吵。

ps:感谢诸位书友的关心和支持,点点父亲的情况已经有一些好转,而且下午就打算去丈母娘家接老婆回来。其实老婆一直都非常支持我,点点也承认自己确实没做好,毕竟码字是一件需要长期耐心和专心的工作,作为一个业余写手,留给老婆和儿子的时间实在是少得可怜,在心里,点点一直愧对妻儿,也很感谢老婆,包括是小宝宝的支持。

本章开头的部分实际上也是点点创作以来的一些感慨,归终就是那句话:唯有坚持二字。

好了,不多叫苦了,咱可是男人,这“坚持”二字,愿与所有坚持不懈支持本书的朋友共勉。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