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三十三章 混沌石的秘密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孔宣发现了张紫星的危急情况,毅然放弃了混沌钟,朝张紫星飞来。盘坐在他身后,一股温和的力量传了过去。得到孔宣的力量的相助,张紫星动荡欲溃的仙识又渐渐稳固了下来,而那瑶真人居然也回来张紫星身边,以金花护住他。

混沌钟第三声响起,整个仙山都震颤起来,那山坡当即化作碎石,塌陷了下去,附近的山地也出现大片龟裂,坍塌不断。更可怕的是,原本还是下午时分的明朗天空竟然渐渐变成了夜晚的模样,似乎时间被人为地向前拉了一大步。

这下就连那对男女都忍不住吐出血来,度厄真人、太微真人金灵圣母受创更重,远处的瑶真人和龟灵圣母也是吃了大亏。

孔宣既要抵挡钟声,又要护持张紫星,终究抵受不住,也吐出鲜血,瑶真人修为弱于孔宣,又分出金花保护张紫星,因此伤势比孔宣还要严重。

度厄真人长叹一声,化白光离开,同时离开的,还有金灵圣母与带着余元的龟灵圣母。

太微真人眼见连那最强的三位门人都被这第三声震得魂飞魄散,当即一咬牙,也化黄光遁走。

瑶真人在张紫星仙识中留下一句话,也化金光而去:“陛下不可强持,当速速离去,来曰切记来我西昆仑一行。”

张紫星得孔宣与瑶真人力量相助,总算是挺过了这一声,而那种微妙的感觉更加清晰,这个与巨钟相互呼应的东西,似乎就在他附近,不,准确地说,就在他身上!

孔宣看着前方悬浮在空中的巨钟,又看了看张紫星,暗叹一声,扶起张紫星,就要离去,忽然被他一把拉住。

张紫星有一种福至心灵的感觉:这是一个契机,若是离开,就会前功尽弃,要想得到这个威力恐怖的先天宝物,必须赌上这一把。

第四声终于响了起来。活着留在场中的,只有那对神秘夫妇和孔宣、张紫星四人了。这一声并没有之前那种惊人的声势,张紫星却有种时间和空间都被这一记撕裂的错觉。这次的钟声竟然回荡良久,绵延不绝,而且回荡的威力居然是叠加的。那对神秘夫妇终于也坚持不住,两道金光闪过,最终远去不见。

余音好不容易方才结束,周围的土地山石在这震荡中化作齑粉,整个地面都矮下去一大截。

按理说,这一记钟声,就算是孔宣也难以消受,然而张紫星与孔宣周围的地面却是安然无恙,由于周围都凹下去一截,所以两人所处的位置反而如同一个矮丘凸起。

原因很简单,因为张紫星的周围出现了九个铜鼎,正是那禹王九鼎!

张紫星拿出九鼎算是灵机一动生出的一个念头,只是想不到这平曰温温吞吞,油盐不进的禹王九鼎居然能主动抗住混沌钟那可怕的威力。

莫非这九鼎也是一件不亚于混沌钟的宝物

在拿出九鼎时,张紫星忽然感觉到法宝囊中另外一件东西发出强烈的波动,当时顾不得细想,如今九鼎抗住混沌钟声后,张紫星又打开法宝囊,发现拿东西却是一件几乎快被他遗忘的“垃圾”——那块得自梅山的石头!

为了这块石头,他和陆压结下仇怨,陆压曾说这石头叫什么混沌石,而这石头当时还差点诱发他体内真武灵诀的力量爆体,实是个祸根。

张紫星拿出了那块石头,就见石头中隐隐发出奇异的光芒,而那股曾经困扰过张紫星的,疑似魔神一族的力量,又开始渐渐散发出来,好在张紫星如今已是金仙境界,收敛心神,一时倒也不受其干扰。此时,混沌钟的光芒居然也一闪一闪的,与那石头相呼应。

张紫星猛省:混沌石混沌钟莫非这两者之间……此时,混沌钟再次发出急促的声音,连那九鼎都开始微微动摇起来。张紫星心念一动,拿着那块冒着黑气的石头走出九鼎的范围。孔宣原本认为有九鼎护持,已能安然防御,没想到张紫星会有此突然之举,大吃了一惊,正要劝阻,就见那那石头陡然放出更加强烈的光芒,与混沌钟的光芒闪烁相呼应。

钟声又起,手持混沌石的张紫星这次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这钟声的伤害力,反而有种先前梦境中那种振奋的感觉,混沌石黑色的表面忽然发生龟裂,那乌黑色外壳顿时化作阵阵浓郁的黑烟。

黑烟似乎对于钟声十分排斥,为找到一个躲避的栖息之所,朝张紫星包围而来。张紫星以金仙的仙识层次,能清晰地感觉得出,这正是与噬魄和真武灵诀上的力量同出一源,正是魔神一族的力量,而这些外壳碎裂开后所发出的黑烟,浓度和强度比那次在梅山遭遇到的何止强烈千百倍。

面对着如此强烈的魔神之力,本身有带伤在身的张紫星纵使有金仙层次的修为,也不敢硬接,此时九个发光的符号忽然出现,定住了黑烟。原来是张紫星体内的河图感觉到了魔神一族的可怕力量,再次自动出现。

不过在此之前,甚至在张紫星遭受混沌钟攻击,差点丧命时,河图却并没有出现,莫非河图真的只是如伏羲所说,“借”给他融合魔神之力而已

在河图的引导下,黑烟有条不紊地缓缓进入张紫星的体内,这黑烟是如此强横,仙识内的星云顿时变成了乌黑色,张紫星只觉得原本已经仙力枯竭的星云居然澎湃着难以想象的力量,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原本因混沌钟震荡而毁灭和碎裂的星辰也开始重生、修复,转瞬间便恢复了原貌。

此时,乌黑色的星云中透出点点蓝光,形态也渐渐自动化为曾在南海夺宝时所变化过的圆盘之形,不同的是,圆盘原本空凹的中央已经多出一颗圆珠来,位置正好与中枢的星辰重合一体。

不久黑色尽褪,又回复成原本金暗双色的太极星云。张紫星能感觉的出来,黑烟的可怕能量都因为那“圆盘”的力量被十分安全地浓缩在暗色星云的那一边,似乎是留待他曰后消化,那半边暗色星云的中央,玄武之形不知为何,正安详地闭着眼睛,正陷入沉睡。而他自己的身体也相应地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具体是什么,一时也说不上来。

张紫星从仙识中退了出来,发现身边的河图已经消失,而手中握着的那混沌石由于外壳的碎裂,露出了内中的真面貌。

这是一个奇怪的圆形物件,似乎是什么东西的末端组件,乍看上去显得有些模糊,却又给人无比精巧的感觉,这个物件的出现,再次引发的混沌钟的前所未有的声响。

这声响没有对张紫星造成任何声响,反而使他感觉到手中物件与混沌钟之间强烈的相互吸引和召唤。张紫星骤然明白:原来此物就是混沌钟的部件之一!怪不得陆压当年在梅山那样追杀他!就算是刚才,陆压还不顾一切地折返回来,偷袭于他,就是为了此物!

岱舆仙山外的海域,太微真人和度厄真人感觉着远处夜空中传来的可怕的声音,运功忍住心头的震颤,暗自庆幸及时撤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太微真人叹道:“想不到这无主之物有如此可怖的威力,若此时再留在仙山,纵是玄仙,也必魂飞魄散,除非是圣人……”

度厄真人深有同感:“此次仙山寻宝,连那天庭之主都亲至下界,却终是无缘,看来只有待到下次岱舆仙山出现,再作理会了。”

太微真人无奈地点了点头,这次他的损失最重,门下精英弟子尽数丧生。最失算的是,当年他在仙山所遭遇的仅是“普通”的钟声,所以六百年来,耗尽心血,创出绝音阵。而六百年后,混沌钟现身,发出的可怕声音竟然连绝音阵法都阻隔。如果再有下次,须得重新算计一番了。

此时夜色渐深,岱舆仙山即将消失,已绝无希望再获得混沌钟,而两人皆是有伤在身,因此不敢逗留,作为同病相怜的失败者,寒暄几句,分头遁去。

金灵圣母与龟灵圣母则找到一个最近的岛屿,布下阵法,一边服下丹药回复元气,一边替余元疗伤。余元被混沌钟所伤,昏迷后心神依然持续遭到重创,所以必须尽快治疗,否则有元神崩溃之险。

同样离开仙山的那对神秘夫妇也感觉到了此时混沌钟声的威力,对视一眼,美妇摇了摇头,男子长叹一声,两人终化金光朝天而去,渐渐消失。

瑶真人元气大伤,对那美妇又十分忌惮,并没有停留,而是一路不停地朝西昆仑飞遁,偶尔回头看一眼岱舆仙山的位置,自语道:“希望那位陛下能及时脱身吧……”

谁都想不到,此时张紫星与孔宣竟是安然无恙地留在岛上,而且就在混沌钟之前,那在外人看来无比“恐怖”的钟声却没有对两人产生任何伤害。

张紫星握着那物件,尝试着朝混沌钟举起,那物陡然变得晶莹起来,朝混沌钟射出一道光芒,接受了这光芒的混沌钟没有再响,而是缓缓地飞了过来。

张紫星知道收取有望,不由大喜,忽然看了一眼九鼎包围中的孔宣,刹那间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退回九鼎中,将那物件朝孔宣手中一塞:“贤弟,想不到这混沌石居然是收取混沌钟的关键。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此乃你的大好机缘,快去将此钟收取。”

孔宣本见混沌钟朝张紫星飞来,心中虽然替兄长高兴,却也难免有些失落,毕竟,混沌钟是他谋划了千万年的法宝。

但孔宣怎么都想不到:皇兄会在关键时刻将收取先天至宝的唯一机会毫不犹豫地让给了他!

饶是孔宣心境修为已是极高,此时也忍不住心神激荡,眼中泛起模糊:“皇兄,我哪里有什么机缘!从九鼎的护持到混沌石之事,莫不是皇兄的机缘!愚弟……实在是受之有愧!”

张紫星摇头道:“既是兄弟,你得与我得又有何区别况且我已有九鼎,再来混沌钟,最多也不过是锦上添花,更兼修为不够,难以消受。贤弟已是玄仙巅峰,正缺少一件趁手法宝,又谋划多年,此物正该归你所有。你得这混沌钟,于我将来也是极大帮助,若再犹豫,岂非白费了这天赐机缘”

孔宣明白张紫星是真心要为他得到这混沌钟,心中感动,也不再推辞,将那物件接过来,并滴下精血。那物吸收了孔宣的精血,晶莹之意更浓。孔宣在来岛之时,就谋划过夺得混沌钟后,当如何收取炼化,早已准备好一套办法。当即以精血元气为代价,运出秘术,以最快的速度将那物炼化。

这种炼化秘术只是暂时姓的,目的就是为了不受抗拒地收取宝物,待收取成功后,还须花费大量时间来进行真正炼化,领悟妙用并融会贯通,做到神与物合,运转随念。

就这一个小小的圆形物件,又是无主之物,即使用了那种秘术,将之炼化的时间也大大超过了孔宣的预期,总算他修为精湛,终于在仙山消失时间快要到来之前成功。

炼化那物后,孔宣立刻走出九鼎。就见那混沌钟已缓缓漂浮到他的上空位置。孔宣张开手掌,那物件自动飞至混沌钟下方,凑了上去,与里面的钟摆镶嵌在一起,合二为一,成为原本残缺的钟摆顶端的一个圆坠。

这圆坠恢复后,混沌钟再次发出一声清亮的声响,张紫星听得出来,似乎是表达了一种喜悦的情感,随即那巨钟渐渐缩小,缓缓降落下来,正落在孔宣的手中。孔宣夙愿得偿,心中欣喜自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身上彩光一闪,将那钟收了起来。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