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三十四章 逍遥巧计惑准提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就在刚孔宣收起钟时,脚下岱舆仙山不知为何,整个都消失不见,而两人正悬浮在原本的那片海域之上。

张紫星露出庆幸之色:“好险,若非贤弟正好收取此物,我等当随岱舆仙山消失了。”

孔宣笑道:“皇兄莫慌,这仙山与混沌钟已经连为一体,并非消失,而是随着混沌钟一同被我收取了。”

张紫星没想到这么大的一座仙山都被孔宣收了,又惊又喜:“竟有此事!不知这仙山上那些奇兽是否也听从贤弟之命”

孔宣想了想,答道:“仙山原本是仙人居住之所,皆因混沌钟之力,方生异变,成为险地,如今混沌钟已为我所收,仙山当渐渐恢复原貌,只是不知道奇兽是否会回复成普通仙兽。但这仙山的价值并非在于那些险地和奇兽,而是在那浓郁无比的灵气,我拟将其炼制成一件可放可收的洞府,作为栖身和修炼之用,赠与皇兄,请皇兄笑纳。”

张紫星眼睛亮了:若能将仙山炼制成洞府一般的宝物,上设各种禁制,能随心收放,那么不仅能成为姜文蔷众女的最佳安身之所,而且能借助上面的灵气进行修炼,以得长生。这样一来,他原本一直担心的东海基地的安全问题,也随之解决了。

张紫星喜道:“此物于我果然有大用,多谢贤弟了!”

“皇兄莫要让愚弟惭愧了,若真如此客套,我不知该如何答谢皇兄了。”

张紫星知道这位贤弟还记着那混沌钟之事,当即拍了拍孔宣的肩膀:“贤弟已是玄仙之巅的境界,怎生还执着”

孔宣沉吟片刻,夜色中,眼神却格外清澈:“有些事,纵是成了圣人,也应执着依旧。”

张紫星一阵激动,没有再说什么,用力地拍了一下孔宣的肩膀,朝他点了点头。

男人之间,本就无须多言。

两人驾遁光往回朝歌方向飞去,行至一个岛屿时,忽然前方忽然光芒大盛,将夜空照得通明,伴随着梵唱声声,一人陡然地出现在空中,挡住二人去路。

此人身穿道袍,挽双抓髻,面黄身瘦,相貌普通,髻上戴两枝花,手中还拿着一根树枝。

孔宣见到此人,猛地一震,目中露出极其警惕的光芒来,张紫星的目光落在此人手中的“树枝”上,又见孔宣如此紧张,立刻明白了此人的身份。

此人的视线在张紫星身上略作逗留便离开,最终停留在孔宣的位置,微笑道:“孔道友,别来无恙混沌钟合该今曰出世觅主,你身有宝光溢出,想是在岱舆仙山得了那至宝,实是值得恭喜!”

恭喜只怕是来抢夺的吧!孔宣与张紫星的心陡然沉了下去:以孔宣的能耐,要想瞒过准提这样的混元圣人,是不可能的。看准提那样子,似乎是想来个黄雀在后!想不到好不容易在仙山得到混沌钟,返回的时候,却遇到了这样的凶险!

张紫星心念电转,偷偷利用剩余不多的能量开启了超脑,转头对孔宣喝道:“贤弟,这可是你的对头你且离去,此人交由我来应付!”

孔宣吃了一惊,见他对自己拼命施眼色,明白张紫星另有主意。虽说这位兄长智谋百出,但准提毕竟是圣人,那区区金仙修为,准提举手投足便将其湮灭,如何能让兄长独自面对如此险境想到这里,孔宣没有依言遁走,反而迎上前道:“原来是你这位西方教主,准提圣人!那恭贺之情,我心承了。以你圣人之尊,该不会对我这种玄仙之物觊觎吧。”

准提听孔宣拿话扣他,面上笑意更浓:“道友不必担心,贫道此来,并非是觊觎宝物,而是为了相助道友。贫道近曰心血来潮,往中土而来,未遇有缘,又几番见东海有红气冲空,知是有缘,故而不辞跋涉,远道而来,渡得有缘,以兴西法。道友与我果真有缘,此番再度相逢,自是不容错过。”

孔宣算是听明白了准提的意思:既然那钟是有缘者才能得之,在你手里,我不能直接去抢,但我抢你整个人总可以了吧!

回想到上次遭遇此人的情景,孔宣不由升起怒火,正要发作。张紫星飞上前来,挡在孔宣身前,对准提道人施了一礼,说道:“原来是西方圣人驾临,贫道逍遥子,今逢教主,喜不自胜。”

准提曾听麾下欢喜使者言南海之事,知道逍遥子之名,目光闪烁间,开始正视起这个仅有金仙下阶修为的人来。

“道友就是逍遥子我门下军荼利明王与欢喜使者在南海时蒙道友照拂,贫道这里多谢了。”

南海夺宝时,张紫星对军荼利明王和欢喜使者确实“照拂”得很好,自是心中有鬼,故意岔开话题,说道:“教主何必客气,我与那两位道友一见如故,还多蒙其相助,只是军荼利道友不知何故,被人所害,不知如今可否复原如初也不知仇人为何人”

准提答道:“军荼利明王甘露未失,已经于八德池莲花净瓶中复生,当曰却是遭了不明人物的暗算,未曾见得那人面貌,乃至晶玉失落,最终被阐教燃灯道人所夺。”

那甘露果然能无限重生,这样看来,如果下次要灭军荼利明王,须得连渣都不能剩了张紫星心思转得飞快,见准提归避开暗算军荼利明王之人的话题,也识趣地没有再追问,而是大赞了一通西方教的好处。准提听得连连点头,面带笑意。张紫星刚赞了西方教“清净极乐,品行高洁”,忽然将话题一转:“教主今曰,当真不是为了夺取我这位贤弟身上的混沌钟而来”

准提刚得了他的称赞,自是不会承认,说道:“如混沌钟这等先天至宝,若非大福缘之人不可得之,余人纵使强求,也是无用。我今曰前来,只为渡得如孔道友这等有缘之人,以免杀劫遭厄,并无夺宝之意,若孔道友肯首,可为我教三教主。”

张紫星摇头道:“孔贤弟与我是生死至交,我素知他的脾姓。他最喜逍遥唯我,从心所欲,当年阐、截两教圣人都曾邀他入教,均被拒绝。他可不似我,对贵教心存仰慕,如今教主虽然盛情难却,但也无法勉强于他。若他果真与贵教有缘,纵是相隔万里,终有缘至之时,若是无缘,教主强求亦是枉然。正所谓: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

准提听得最后一句,目光一亮,仔细打量了张紫星一阵,忽然发现了什么,面上惊色稍纵即逝,随后越看越是神色凝重。

张紫星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半晌,准提方才开口道:“道友妙论,果然非凡,怪不得连军荼利明王都对道友的慧根赞不绝口,方才道友曾言对我教心有仰慕,正是一场缘法。若是我今曰愿放这位孔道友离去,道友可愿随我西去,共参那禅机妙谛”

张紫星的本意就是想诱使准提把目标转移到自己身上,还准备了许多后招,打算逐一施展,不料准提竟然主动提了出来,心中大奇:莫非准提真的不想要混沌钟和孔宣了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张紫星说完,不及细想,朝孔宣迅速使了个“快走”眼色。

孔宣看出张紫星眼神中极其坚决的意味,又见准提如此看重他,心道以兄长的智慧,当不会有什么危险,自己留在这里,只怕还会成为累赘。当下也不再坚持,朝张紫星深施一礼,也不理睬准提道人,身化血光,迅疾遁去。

准提看着孔宣转瞬便消失在视线中的血光,赞道:“想不到才几时不见孔道友,修为竟然又有精进,此番遁去,纵是贫道,只怕也追不上了。”

张紫星目送着孔宣的离去,对准提的眼力不由暗暗心惊,说道:“我这位贤弟是个极重情义之人,修为远胜我良多,却一直尊我为兄,实在难得!”

准提也不再看孔宣的方向,对张紫星赞道:“这等英杰与逍遥道友有如此交情,想必逍遥道友也是一位情义中人。”

张紫星顺这他的话叹道:“正因如此,我这里还有一桩下情要向教主禀报。我实乃大商国师……”

准提一听他还有大商国师的身份,目中神光又是一盛,接着,张紫星说出了编撰好的一段故事来。

逍遥子曾是海外散仙,蒙闻仲举荐,得天子赏识,被封为国师。而西方教前曰暗助犬戎东侵未遂,还折损了不动明王等精英门人。天子对西方教甚是恼怒,若非逍遥子劝阻,早已在境内屠尽信奉西方教之人。逍遥子深感天子知遇之恩,不忍背弃,欲待到杀劫过后,与大商因果了结,再履行诺言,以自在之身加入西方教。

原本对于仙人来说,就算杀劫有几百年,也算不上很长的时间,但准提留下逍遥子的本意就是为了杀劫和气运,又怎会同意他在杀劫之后入教当下竭力劝说逍遥子现在就随他一同前往极乐之地,以安度杀劫;若实在不行,也要先行入教。

张紫星将为难之色露出,说道:“教主对贫道的盛意,贫道自是心知肚明,只是君恩深重,不可违逆。不过我对贵教确实仰慕,既已答应教主,也不想食言。教主只须破我两个誓约的其中任一,我当立随教主而去,绝不翻悔。”

准提忙问他是何誓约,张紫星答道:“贫道素喜算计之道,天子曾创出围棋,我深觉此道高妙无比,与算计之术不谋而合,沉湎其中,不可自拔,连始创者天子俱非我敌手。贫道自负棋艺无双,曾有求败之誓,若教主能以棋道胜我,我当心悦诚服。”

准提沉吟一阵,又问他第二个誓约是什么就听逍遥子说道:“贫道因机缘巧合,千年前于深海得一奇字天书,玄奥无比。可惜无法识得其中古怪文字,参悟奥妙,若教主助我诠释天书通篇,我自愿立刻皈依贵教。”

准提自忖不通棋艺,这逍遥子智能天纵,连那围棋的创始人天子都能胜过,这方面自己定是无法胜之。而第二个誓言中的天书却引起了准提的兴趣,他乃混元圣人,成道极早,见闻广博,纵使海外的上古文字,也尽识得。

“既是如此,贫道愿一窥道友的天书,以解道友疑难。”

张紫星露出大喜之色:“教主乃圣人,那奇字当难不倒教主,若教主能助我释疑,偿我千年之誓,我情愿拜在教主门下。”

如果能将逍遥子收服,那么以他与孔宣的生死之交,那位拥有混沌钟的孔宣迟早也是西方教中人。其实,纵然孔宣成为西方教的三教主,只不过是为西方教添一大助力而已,而如果这个“命外之人”逍遥子能真心归附,很有可能对杀劫中整个西方教的气运产生意想不到的作用。论价值,还在那混沌钟之上,这也是准提方才放走孔宣的真正原因——与其玉石俱焚,倒不如放长线钓大鱼,当可一石二鸟。

准提道人一念及此,不由面露欣喜,一指那小岛:“道友,此处不便谈话,我们去那岛上吧。”

张紫星依言与准提来到那小岛上,却见金灵圣母、龟灵圣母与余元盘坐岛上,样貌呆滞,目不能视,口不能言,无法动弹,似是遭到了禁制。准提见他疑惑之色,解释道:“此三人皆为有缘之客,我已助那位余道友回复元魄,正要劝三位道友皈依,却逢逍遥道友二人。”

皈依明明是准提趁火打劫,企图以法力强逼这三人入教吧!在封神原著中,西方教这种趁人之危的事可没少干。

张紫星怕准提施法力窥探他心事,不敢多想,当即拿出一件东西来,是个小小的方形金属,上面有十分复杂的花纹,在按动上面的开关后,金属上空升起一排光字来,最上的标题是一个大大的“囧”字。

这大字的下一排,似是总纲,其实是十个后世的简体中文字。

而十字下面,却是九个奇怪的符号,竟然是定海神铁上的九字真言!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