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三十九章 青龙偃月刀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数曰后,寿仙宫,妲己正坐在桌前,鲧捐手持玉梳金簪,侍立背后,熟练地将她那一头秀鬓理顺、盘绕,最终挽成一个漂亮的凤髻。配合着身上那绚丽动人的宫装,显得妩媚而不失端庄,明艳中又露出如水的温柔。

妲己看着镜中自己清晰无比的美丽形象,露出动人的笑容,因为这面大镜子正是原本清云宫的那面独一无二的水晶镜。

昔曰的清云宫,已经变得空荡荡的,原本的主人,也就是那位威胁最大的睿妃娘娘,已经“入住”到妲己曾经住过的,已经重新修葺好的冷宫中。

这一切,自然是方偭“构思”与费仲“谋划”的功劳,再加上了妲己根据实际情况的所进行一些修改。

费仲的谋划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先挑起天子的妒忌心,继而让他对商青君与逍遥子之间的产生疑心,从而达到目的。

因为没有一个男子会心甘情愿戴绿帽子,更别说掌管天下的人界至尊了(“后世”的唐代倒是出现过这种萎人君主)。

妲己先让天子看到商青君和逍遥子在演奏时配合无间的形态,并予以适当的语言刺激,以天子那种与生俱来的强烈的占有欲,自是无法容忍自己心爱的女人与别的男人如此亲密的模样,哪怕是一种仅仅是音乐上契合的表象。天子果然心中极为不快,当即命商青君不得再向国师学箫。

随后,妲己又设下一个局,让天子“无意”中发现了睿妃写给国师的信笺。天子看到那句“从此洞箫无知音”就已经变了脸色,再看到“此生难伴瑶琴侧,惟心化风付君行”时,未及读完,已是勃然大怒,冲入清云宫质问商青君。

乍逢惊变的商青君显然没有心理准备,面对着暴怒的天子,显得措手不及,当天子将那信笺扔在她面前时,商青君自是大声喊冤。天子拿出她的以往的一些书稿手记一核对,发现那字果真是一模一样,又联想到先前亲眼所看到的,商青君与国师合奏时的默契之状,怒火中烧,也不听商青君辩解,在妲己的挑拨下,当即要赐她一死。

此时国师逍遥子不知为何,居然得了消息,求见天子,要澄清此事。虽然目前并没有确凿证据表明国师接受了商青君单方面的“勾引”,但天子对这位潜在的“情敌”自是极为不忿,语气十分不善。但考虑到国师的功劳及神通以及商容手中的免死金牌,天子还是卖了国师一个面子,饶恕了商青君的死罪,打入冷宫,永不翻身。

那封情书,其实是妲己所写,刻意模仿了商青君的笔迹,内容还是妲己亲自艹刀,其意缠绵悱恻,隐晦和压抑中带着深深的情意,也不知是否她感怀自身心境所书。

无论如何,这计谋总算大功告成,自此妲己终于将唯一的竞争对手商青君扳倒,下一步就是在新宠未出现之前,把握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后宫唯有一妃),施展手段和媚术牢牢地控制住天子的心,相信皇后的宝座已在向她招手了。

妲己示意鲧捐退下,自己独自一人在寿仙宫中,爱不释手地赏玩着这面世上“仅有”的“宝物”,不时辗转身姿,凝视着水晶镜中那美丽的容貌。若是在以前,她可不会如此注重外貌,打扮艳丽以迷惑天子是主要原因,再者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入宫也有这么长时间了,有些东西不知不觉也被同化了。

妲己在镜中仿佛看到了自己披挂皇后袍服,与天子携手,受群臣跪拜的景象,凤眼中不由掠过得色,但她毕竟经历过千年修为,那股喜意渐渐又变得淡漠下来。成为皇后又如何照样逃不过女娲娘娘手中棋子的命运,这种高兴,最多只不过是能较好地完成女娲娘娘交付的使命,以便将来能有一个好结果罢了,如果最终能圆满完成任务,相信以女娲混元圣人的实力,甚至连喜媚和琵琶都能获得恩典,得以重生。

与这个比起来,权势、地位、富贵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或许当享受一时,却不可沉湎。

那么——“情”呢

镜中的情景一变,那个让她恨之又恨,却又一直无法忘怀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她也知道,她只是一厢情愿而已,以他如今的金仙修为,又怎么会看上她这个“妖女”为这副绝世容貌显然是不可能的。仙人能以法术变更或幻化自己的容貌,但绝大多数仙人都不会这样做,因为在一般仙人眼里,容貌根本不值得如此重视,他们更注重的是实力。就算是一些好双修之道的仙人,选择双修道侣的首要因素都是仙根和灵气,外表反而变得无关紧要。尤其还有许多道侣的结合并非为了感情契合,而是为了修为的提高。

妲己也尝试过用自己的外表和魅力吸引逍遥子,却都是无功而返。

容貌既然无法诱惑逍遥子,而她还是残败之身,又与他与他有难解的深仇,试问逍遥子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妖族的女子

妲己看着镜中那平凡男子的样貌渐渐淡去,不自觉,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似乎是由于她心中的不舍,那男子的形象再次出现在面前,忽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冰冷的目光渐渐融解,变得温暖起来。尽管这只是简单一个眼神,妲己只觉自己从未如此开心过。

男子的手渐渐伸了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将她轻轻搂在怀里,虽然他不似有再下一步动作的模样,但靠在那宽厚温暖的肩膀上的妲己却已经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与此相比,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包括女娲娘娘的命令。

想到女娲娘娘圣人的威严,妲己心中一颤,猛然醒悟过来。就在这时,面前的镜子忽然喀嚓一声,自中央分出一道裂纹,正好将她与他分开成两半。妲己心神一阵震颤,就见那镜子忽然尽数碎裂开来,化作万千碎片。妲己的心也仿佛随同那镜子一同碎裂一般,只觉甚是难受。

妲己虽然肉身的力量暂时不足,但毕竟有真仙阶段的仙识,又有千年的修行心得,经验老到,立刻发现了异状,这哪是什么普通的甜蜜臆想分明是心魔反噬的征兆!

妲己心念一动,那两面显影镜顿时出现在眼前,显影镜是喜媚的宝物,其不仅仅是一种远距传送影像的法宝,而且还有一定的防御力量。显影镜中泛出淡淡的晶光,护住身周,妲己趁势运出天妖秘术,心神终于渐渐安定下来,却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奇特的场景中。

周围尽是大片的烟雾氤氲,看不到尽头,这似乎是一个幻境,又似不是。妲己明明记得刚才还在寿仙宫中,却不知怎么来的这里。她心知有异,握着两面显影镜,运起妖力,双镜中顿时射出两道明亮的红光,在迷雾中寻觅出路。

寻了许久,前方终于发现了一道光亮,雾气也渐渐稀薄,似乎是出口,妲己赶紧快步行了过去。哪知行了一段距离才发现才发现,那光亮居然又变成了淡淡的青色,而来源,正是远处竖在地面上的一把长物件。妲己走近前去,将显影镜朝那物件照去,原来,那正是一把长柄大刀!

这把刀长九尺左右,刀杆约占四分之三,刀背闪烁着青光,刀身上镶有蟠龙吞月的图案,妲己看到这把刀时,心中无由地生出一股寒意,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这大刀旁忽然出现一个身影,形貌由模糊渐渐清晰。此人身材高大,全身甲胄披挂,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颌下美髯飘飘,相貌堂堂,双目虽闭,却依然显得威风凛凛。

妲己明明感觉出此人不过是真仙修为,比她的仙识强不到哪去,但不知怎么的,却觉得在此人面前,就如同面对一座入云的高山,需要仰视。

就见此人卧蚕眉微耸,丹凤眼猛地睁开,露出灼灼精光,那股气势更盛,还没见什么动作,那把长柄大刀已被他横握手中,遥指妲己,沉喝了一声,疾行而来。

妲己感觉那股威压之力十分可怕,握着显影镜的双手不由沁出汗来——就算是上次逍遥子施展出的金仙力量,都比不上这红面美髯男子的威慑!

红面男子这一刀不仅威势惊人,而且似带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法则,令妲己退也不是,进也不是,仿佛只能在原地硬挨这一刀似的。妲己虽然惊骇,但实战经验十分丰富,手中显影镜红光大显,及时化出一层层如同坚冰一般的半透明墙壁来,护住身前,正是显影镜的防御妙用。

这一刀带出一片朦胧的青影,已经和那墙壁碰撞在一起,青影掠过,似乎是无法奈何显影镜的防御,又回到红面男子手中,回复成那长刀的实质形体。

妲己心中稍定,不料那显影镜的透明防御墙壁忽然“咔”地一声,居然碎裂开来,如同那面脆弱的水晶镜一般。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