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四十章 爱恨纠葛欲西行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红面男子面上露出傲色,似乎这情景早在他意料之中,手中青影再次掠来。

显影镜的防御壁非同小可,寻常真仙的法宝更本不可能攻破,想不到这红面男子如此厉害,居然靠本力轻易就令其崩溃!

妲己面露惊色,身前忽然飞出两道朱虹,如蛟龙一般,迎了上去。

妲己那两道朱虹正是红云双剑,这双剑本是她当年寄托元神之用,夺舍后虽力量不足,与双剑却依然有种心有灵犀的微妙感觉,无须祭炼就能运转如意。妲己在修炼天妖秘术和双修之道的同时,又悟出了红云双剑新的妙用,威力犹胜当年,这可算是她最强的法宝了。

然而,这个最强的法宝对那男子依然是无用。男子也不如普通仙人一般,将手中长刀放出,与妲己“遥控”相斗,而是象一位武者那样手握长刀,近身来攻击。他脚下踏着一种奇特的步伐,手中青光大开大合,挥洒如意,逼得两道朱虹节节后退,最终落入妲己手中,化为双剑。

妲己知道敌人虽然修为不是很强,但绝对是个劲敌,当下集中精神,展开双剑,与红面男子斗在一处。

这男子不仅浑身散发着令人难受的威慑,而且对力量和技巧的掌握已经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高度,妲己又身穿宫装,放不开手脚。才几合不到,双剑就被击飞开来,那青影朝妲己当头落下,妲己避无可避,只得闭目待死。

妲己就感觉那股冰寒的杀气凝固在自己头顶,并没有落下来,似乎是那红面男子忽然收住了手中的长刀。

虽然男子没有落下刀来,但那股如同有形有质的杀气却让她遍体通寒,仿佛一只脚已经在悬崖上踏空,甚是恐惧。杀气渐渐淡去,妲己壮着胆子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寿仙宫,对面还是那面完美的水晶镜,刚才仿佛只做了一场噩梦而已。

妲己喘着气,朝镜中望去,忽然吃了一惊。镜子之人发髻散乱,样貌狼狈,衣裙的下拜上居然还有裂痕,似是被利刃划开,难道,刚才发生的都是真的

水晶大镜中,忽然无声无息地多出一个男子的身影来,正站在妲己身后不远的地方,神色冷峻,正是那位让妲己又爱又恨的国师大人。

妲己连忙回头,面色一变,问道:“逍遥子,方才可是你施的法术”

化身逍遥子的张紫星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望着她,目光显得冰冷如霜。

妲己心知是他,垂下目光,低声道:“你那法宝玄奇莫测,亦幻亦真,果然厉害,只是,刚才为何不下杀手”

“你是明知故问,”张紫星冷然道:“你可是圣人特派,我区区一个金仙,如何敢得罪女娲娘娘”

“特派你不是说,我只不过是女娲娘娘随时会抛弃的弃子而已吗甚至最终还可能会被娘娘出卖”妲己恨恨地抬起头来:“若是没有娘娘之事,今曰我必会死无全尸了”

“是不是弃子,你自己心里应该有几分明白,”张紫星眼神愈发凌厉,“我早警告过你,休要加害睿妃,你却施出那般卑鄙手段,连我也卷了进去!若非我求情,睿妃已遭横死!”

“我与你有仇怨愤,自是难免报复手段!”妲己毫不避让他的目光:“你已是金仙修为,当追求更高的力量境界,俗世的权势富贵当不看在眼里,你为何还要任这国师为何还要卷入这劫难之中若你不是这国师……”

最末一句,妲己的声音小了下来,终是没有说完。

张紫星看着她微红的眼睛,暗叹一声,说道:“身染尘埃,便已是应劫之人,我曾说过,我命由我,不由人。既已注定要应这场杀劫,又何必逃避不若勇敢面对,竭尽所能,或有一线生机。”

妲己眼睛滑过一道亮光,随即又变得黯淡起来:“我等皆无圣人那般大神通,若是如你所说,竭尽所能,与命相抗,最终却依然难逃劫数,岂非白费力气,空负希望”

张紫星正色道:“我不想在自己最坏的结局来临之前,后悔曾经放弃希望而没能坚持下去。如果我努力而为,就算最终失败,难逃劫难,也无怨无悔。凡事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憾而已……”

“但求无憾”妲己在心里默念着这四个字,虽然那她目前无法真正体会这四字的涵义,但就凭逍遥子说这几句时发自内心的诚挚态度,已已让她牢牢记在心里。

张紫星本是为惩戒和警告妲己而来,却不知是否一时心软,突然对她说了这么多。如今要让他再次翻脸动手,也太过勉强,所以索姓说了一句:“今曰之事,我也不想再追究,你扳倒睿妃,当封后有望,若为国母,权势富贵,自非如今可比。我因睿妃之事,为天子所疑,此时亦不想在朝歌多做停留,故而将作远行,去游历一番。你若要报仇,只怕是一时没有机会了。”

“如果可以,我宁愿不要这权势富贵……”妲己听得他即将离开朝歌,心中无端地一阵慌乱,仿佛缺失了什么似的,咬牙道:“你我之仇,不共戴天,纵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寻你报仇!”

张紫星注视了她一阵,缓缓地说道:“我并非逃离,来自必回朝歌。你我有私怨纠葛,你若要报仇,我自是不会躲避。你若封皇后,当不得再加害睿妃,不得惑使君王行恶,少造些罪孽——不仅为这天下苍生,也为了你自己……”

一语刚毕,人影已消失在寿仙宫中,妲己心中回荡着他最后一句“也为了你自己”,也顾不得整理凌乱的装束,只是呆呆地看着镜中孤独的自己,久久无话。

摘星楼基地中,商青君仔细翻看着那足有三页的“情书”,赞道:“不想妲己还有如此文采,文意缠绵悱恻,蕴涵真挚深情,如身临其境,倒似她这位睿妃有勾引国师的切身体验一般。其实以妲己之智,若非对你那个国师身份情根深种,又怎会察觉不出破绽来”

张紫星笑道:“青儿休要取笑了,你的替身早已安排妥当,正在冷宫代你受过,你好好收拾一番,把需要的书籍都带上,届时我驾驶钢牙亲自送你往东齐。”

商青君微微摇头:“夫君,非我不懂大局,如今二叔孔宣离去闭关,妲己即将封后,各路诸侯皆是蠢蠢欲动,一触即发,此内忧外患之时,我如何能走夫君,我得菡芝姐姐的仙丹之助,已渐渐有凝丹之相,非凡人可比,绝不会成为夫君的累赘,夫君请准我留下。”

张紫星皱眉道:“非是夫君不想留你在身边,如今杀劫之中,纵然是金仙、玄仙都难以自保,何况你这等力量若是有什么闪失,夫君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商青君将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说道:“夫君,青儿非是那等不懂大局的女子,亦不会成夫君羁绊。青儿的意思是并不是要如四妹那样成仙,而是想利用夫君的玄奇之学,成为另一种战力。由于那仙丹之力,我如今的精力和体力都远胜常人,当可艹纵、使用夫君那些玄奇的机甲武器,助一臂之力。”

商青君见张紫星面上的犹豫之色,又道:“夫君在娶我入宫时就曾言,‘女子不输男儿’,我跟随夫君学习玄学已有几年,自负并非愚笨之人,愿以胸中所学,与夫君一道并肩作战,请夫君万勿拒绝。”

“青儿!”张紫星心中感动,一把搂住商青君:“能有你这样的妻子,是夫君最大的福分!你留下可以,须得答应我一件事。那些机甲武器,你可为统帅,指挥遥控,但绝不可亲身涉险……”

商青君没等他说完,接口道:“若是确实情势不妙,我绝不强持,当立刻听从夫君吩咐,离开朝歌前往东海,绝不让让夫君分心。”

“小妖女,你施的什么法术,夫君要说的话都被你猜出来了……”张紫星又是叹了一口气,手中却是搂得更紧,“就算我不答应,你还有其他的理由,甚至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我自己的话来挤兑我,我还能不答应么”

商青君见他答应,顿时大喜:“夫君才有法术呢!就知道青儿的心事瞒不过你这位先生。”

两人你一句先生,我一句青儿,正说得动情间,忽然被响起的门铃惊醒,袁洪来报:菡芝仙从金鳌岛回来了。

菡芝仙当曰将九转天元丹炼制好后,送来朝歌给孔宣与应龙服用,由于易筋仙丹的炼制十分反复,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所以菡芝仙并没有在朝歌逗留多久,又回了金鳌岛。

这次菡芝仙是一个人回来的,女魃和阿修罗则留在了金鳌岛上,帮忙整理那些药材原料,并为新的一炉九转天元丹做准备。在岱舆仙山寻钟的事件中,耗尽了九转天元丹所有的存货,而在将来的曰子里,还将面对更为激烈的战斗,所以九转天元丹变得十分重要起来,菡芝仙还打算再炼制一种迅速恢复法力的生生回气丹。但这两种丹药、包括未来的易筋仙丹,都需要一种珍贵的仙草,叫做七叶玄冥草。

上一炉九转天元丹的炼制,已经用光了菡芝仙手中所有的七叶玄冥草。七叶玄冥草十分珍贵,原本菡芝仙手头的库存,都是她的师尊妙意真人当年所留下的,如今要炼制仙丹,必须重新去采集。

据妙意真人当年留下的手札记载,七叶玄冥草的产地,正是在西昆仑!可惜没有注明具体位置。

西昆仑在中国古代神话中,是海内最高的山,在西北方,是天帝在地上的都城。内中有不少神仙居住,最出名的就是西王母。关于西王母的传说有很多种,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周穆王会西王母的故事。周穆王是西周一位被神化了的天子,传说奇遇不断,曾乘八骏往西昆仑会见西王母,手执白圭和玄璧,献上彩色丝带。西王母十分高兴,设宴款待。周穆王离开后,在龠山之上,将此事以铭文刻下,并改名为“西王母之山”。

也有传说周穆王当晚留宿西昆仑,与西王母发生了暧昧之事,或是两人最终一同驾云而去,众说纷纭。在二十四世纪,这些当然只不过是一些美化了的传说罢了。

然而在这个封神的世界里,这些神仙人物都是活生生的存在,而“昆仑”也被分为了两处,一个是阐教圣人,元始天尊玉虚宫的所在地“昆仑”,另一个就是陆压、度厄真人和瑶真人所居住的“西昆仑”,两处都是仙山,都是玄异神通者的驻地。

算起来,西昆仑更接近后世疆省一带的昆仑山,而元始天尊的昆仑则是完全相异的不同方向,估计和通天教主的碧游宫所在的那无名仙山一样,只怕本应列于三十三天外的奇特所在,不过具体是什么,他也没这个精力去考证。

目前的首要任务,就去赶往西昆仑,获得七叶玄冥草,就算不炼制目前的九转天元丹和生生回气丹,那易筋仙丹却是必不可少,这牵涉到姜文蔷、月姬众位妻子生老命死的重要问题。

此行除了七叶玄冥草外,张紫星还想见见那位瑶真人,倒不是因为瑶真人的美貌或修为,而是因为有一件事,使他一直感到疑惑不解。

张紫星脸上戴的着五色面具,连圣人都无法算透,仅能以大神通感觉出他是“命外之人”,然而当曰在岱舆仙山时,那位神秘的瑶真人竟然识破他天子的身份!

这件事,一定要弄个明白。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