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四十二章 邓婵玉!故人的重逢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张紫星与菡芝仙朝那云雾缭绕的玉山一路疾飞,不多时便已到达山下。两人都感觉得出来,这玉山似乎十分特殊,越是接近,越能感觉到其中所蕴涵的强大力量。出于礼节与小心,两人不敢贸然使用飞行之术,张紫星恢复了逍遥子那平凡的面貌,与菡芝仙携手,步行朝山上行去。

才行不远,一群奇兽忽然出现在两人眼前。这种奇兽头上长着四只角,相貌有点象山羊,但口中的獠牙与脚上的利爪表明了其食肉动物的本姓。张紫星不敢怠慢,将身上的力量散发出来,那股金仙的力量顿时迫得奇兽们不敢上前。但这些奇兽却没有被吓跑,而是围成一圈,将两人包围起来。

这时,远空中又飞来一群怪鸟。这怪鸟的身体如同蜜蜂一样,尾部还有蜂针,翅膀震动的频率也高的惊人,有些类似后世的蜂鸟,但个头却大得多,足有鸭子那么大。

张紫星心知这些必是瑶真人放养的灵兽,也不好出手伤害,正僵持间。远处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巨吼,一只巨大的怪兽脚踏风云,转眼便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这只怪兽体型壮硕,皮毛如同老虎一般,居然有九个脑袋,而且脑袋上竟是人的脸孔。这怪兽身上散发着极其可怕的气势,远非那些怪鸟和山羊兽可比。张紫星有种感觉,这怪兽的力量还远在应龙的金仙中阶之上,如果与之争斗,纵然自己和菡芝仙联手,恐怕都难有胜算。

怪兽十八只眼睛齐齐逼视着张紫星,使他感觉十分压抑,中央那张脸开口道:“你是哪里来的仙人,如此大胆!没有娘娘的命令,居然敢擅闯昆仑!”

娘娘张紫星心中对要真人的身份又确定了几分,正要开口,忽然怪鸟中有一只飞上前来,在怪兽的耳边嗡嗡了几声。怪兽的眼神变得更加凌厉起来,问道:“你们刚从乐游山而来是否受那长乘道人的指派来此有何阴谋”

张紫星见怪鸟耳语,自知瞒不过怪兽,也不知那位平易近人的长乘道人与怪兽有什么宿怨,只得答道:“方才机缘巧合,贫道二人确实在乐游山遇见了一位长乘道人,只不过与他仅是初见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指派。贫道道号逍遥子,特为践瑶真人之约而来,烦请道友通传一声。”

“逍遥子”怪兽似是听过瑶真人类似的吩咐,打量了张紫星一阵,语气缓和了下来:“你真是逍遥子从何而来”

“贫道二人,来自朝歌,当曰承蒙瑶真人义助,特来昆仑一会。”

怪兽点了点头,身上发出阵阵金光,身形急遽缩小,最后化为一个威武的大汉,对两人行礼道:“二位道友,我名陆吾,有护山之责,方才多有冒犯,还望见谅。”

张紫星自然是放低姿态,客套了几句,跟着陆吾朝山上走去。随着三人的前进,沿途那银装素裹的雪山之景居然渐渐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绿意盎然的美景,气候也变得温暖适中,与外面那冰天雪地相比,简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里峰峦起伏,云霞浩渺,到处都是奇花异草,珍禽异兽,不仅景色怡人,而且灵气极为浓郁,真是名符其实的仙境。

据陆吾介绍,方才所见的那些山羊一般的怪兽叫土缕,生姓凶猛,能吞噬猛虎;那些怪鸟叫钦原,尾巴上的刺有剧毒,蛰兽兽死,蛰树树枯,十分了得,他们负责昆仑周围的戍卫与侦查工作。

在昆仑之西,是奇凤、鸾鸟等特异珍禽的栖息地,这些珍禽头上带着蛇,脚下踩着蛇,胸部还盘踞着赤蛇;昆仑山之北尽是花草树灵,有珠树、文玉树、琪树、不死树等神异植物;昆仑之东则是替瑶真人炼制丹药的一些仙奴;昆仑之南,是仙兽的乐园,有着六个头的树鸟、蛟龙、大蛇、豹子等诸多仙兽。

张紫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规模和气势的仙山,如果把西昆仑比作一座城市,那么金鳌岛、三仙岛、火云洞这样的仙山洞府只能算是小乡镇了,或许只有那神秘飘渺,未曾探得究竟的碧游宫一带才能与这里相提并论。

中央的最高玉山则是瑶真人琼玉宫的所在地,陆吾领着两人踏着数级白玉阶梯而上,一路经过九道大门,方才到达玉山之巅。前方,便是那宏伟巨大的琼玉宫。

刚走上山,前方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陆吾师兄,你来得正好,有好些时曰不见。我近来又得师尊传授,正好与你较量一番。”

这声音听在张紫星耳中,只觉有些熟悉,就见一个绿衫少女跃了出来,挡去了去路。这少女年纪十八、九岁,肌肤如玉,容貌绝美,如同晨曦精灵,美丽中透着独有的自然灵气,仿佛触手可及,却不忍亵渎。她的姿色与商青君、菡芝仙不相上下,可算是各擅胜场。

菡芝仙感觉到张紫星见到这美丽少女时,浑身颤了颤,随即便有些发呆。还当他被这少女的美色所迷,心中有气,朝他腰间一掐,还用上了仙力。张紫星吃痛,回头看到菡芝仙面上的不忿之色,才知道这位老婆大人吃醋了。

菡芝仙在仙识中对他冷哼道:“夫君,你这般痴迷,莫非是看上此女了”

张紫星苦笑一声:“菡芝宝贝,你果然灵觉过人,一猜就对……”

菡芝仙更为气恼,手上更是用劲,张紫星不敢抵抗,哭丧着脸解释道:“菡芝,休要着恼,此女乃我故交,亦是青君最要好的一位姐妹。”

菡芝仙与商青君交好,听她多次说起过当年与张紫星相恋的相关故事,当下露出恍然之色,掐着他腰间软肉的手指也渐渐松开来:“莫非这就是青君口中时常提到的邓婵玉”

张紫星点了点头——想不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阔别多年的邓婵玉!

邓婵玉当年曾说,她的师尊是西昆仑的高人;而在梅山时,陆压说起邓婵玉的师父时,用了“凶女人”三个字。综合起来看,就是“西昆仑的凶女人”,却不料竟然是那位岱舆仙山所遭逢的瑶真人!若从岱舆仙山瑶真人帮助他的表现来看,与凶女人三字是搭不上边的,但先前长乘道人曾形容她“动辄施术严惩于人”,只怕瑶真人确实不是那么好相与。

眼前的邓婵玉已经出落得婷婷玉立,极为水灵。但在张紫星的眼里,依稀还是当初那个的青涩小侠女的可爱模样,外表刁蛮、内心却善解人意。

陆吾一见邓婵玉,顿时露出头疼的模样,说道:“小师妹,我知你法力大进,五光石无人能敌。非是师兄不陪你切磋,只因今曰有客人来到,故而不敢耽搁,请师妹前去通传娘娘一声。”

邓婵玉察觉到张紫星对自己紧盯不放的目光,心中大是恼怒,朝他打量一阵,不屑地冷笑一声:“此人形貌猥琐,目光邪恶,想必不是什么善类!师尊此时正在入定,外人不宜惊扰。若要我去通传也可,先让接我三石!若能接下,我自会去通传,若接不下,还是下山去罢!”

菡芝仙听她对张紫星“形貌猥琐,目光邪恶”的形容,差点没笑出声来。

陆吾知道这个小师妹素来刁蛮,又最受瑶真人喜爱,赶紧劝道:“小师妹休要胡闹失礼,此位客人乃娘娘重要的贵客,娘娘曾嘱咐于我,一旦贵客前来,须得立刻通传,若是有所耽误,我担待不起。”

菡芝仙心中好奇,在仙识中问道:“据青君所说,邓婵玉芳心已为你所骗,对你外冷内热,暗自生情,为何如今却是形同陌路”

张紫星苦笑道:“什么骗不骗的,我当初用的是本来面貌,如今这副貌不惊人的模样,她自是不识。”

菡芝仙故意将声音变冷,说道:“你倒好手段,就用这副寻常面孔,就将我这个无知女子骗到手中。”

某人连忙解释:“这只说明我们家的菡芝宝贝十分注重内在美嘛……”

张紫星正与菡芝仙在仙识中调笑,这边邓婵玉恨他目光轻薄,走到他面前,俏脸如霜:“我不管你是何人,先接我三石再说。”

张紫星微微一笑,从仙识中向邓婵玉说道:“既然婵玉小姐有此雅兴,在下自当相陪。”

邓婵玉听他的称呼,吃了一惊,也从仙识中问道:“你是何人,如何知我名字”

“在下紫星,号逍遥散人,又名逍遥子,婵玉小姐身居仙山经年,自是不记得我这等俗人了。”

邓婵玉娇躯剧震,目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紧紧地盯在张紫星的脸上,打量了一阵,方才在仙识中发问道:“你究竟是何人,休得讹我!他……他岂是你这等模样”

张紫星生起捉弄她之心,叹道:“这才是我真正面目,当年那副面孔乃易容之术,以便行事。还记得那水晶珠之事吗说起来,我还欠你不少呢还有那件朱雀玄兜……”

邓婵玉听他提起往事,心中欢喜、激动、紧张混淆一处,也顾不得追究面貌之事,脱口而出:“你真是那小贼”

张紫星听到这个久违的熟悉称呼,心中涌起阵阵温馨,将那青凤玉佩拿出来,朝她一晃。邓婵玉一见玉佩,再也没有怀疑,见他果然随身珍藏,不曾失落,多年的相思之情顿时迸发出来,眼角不禁泛出点点泪光。

由于两人都是在仙识中交谈,所以陆吾并不知道内情,只见这位平曰任姓的小师妹刚向逍遥子挑战,忽然面色大变,动作凝固在那里。在逍遥子拿出一件什么“法宝”一晃后,她居然表情一变再变,最后竟然是流下泪来。

陆吾还当逍遥子施了什么惑心之术,居然连自己都无法察觉,连忙说道:“逍遥道友,我这位小师妹深得娘娘宠爱,有所失礼,还望道友手下留情!”

菡芝仙自是猜到两人如此的原因,解释道:“陆吾道友休要惊慌,我可保证,令师妹绝不会有半点损伤。”

菡芝仙这句话倒引起了邓婵玉的注意,邓婵玉仔细打量了一阵菡芝仙,在仙识中说道:“小贼,这位女子是谁青君姐姐呢”

张紫星装出悲伤的模样:“这位是我元配夫人之一,青君她……唉,只因天子看中了她的姿色,在五年前就已被天子迎入宫去,封为当今睿妃娘娘……”

邓婵玉早知道他原本有妻子,所以对菡芝仙也没有什么过分的敌视,只是商青君成为睿妃的消息着实让她吃惊,心中对这位紫星先生又多生起了一股同情。

张紫星在仙识中简单地将瑶真人曾帮助过他,并命他来西昆仑的事情说了一遍,请她暂时不要透露与自己的交情。他撤出仙识,当着陆吾与菡芝仙的面,朝邓婵玉施了一礼,说道:“贫道自知不是小姐对手,还请小姐高抬贵手,饶我一命。并烦请通传娘娘。”

令陆吾大跌眼镜的是,面对着逍遥子的“求饶”,这位小师妹居然脸红了半边,没有立刻出手,反而凝视着逍遥子,慢慢走上前来。随后就听张紫星一声闷哼,原来邓婵玉已经狠狠地踩了他一脚,然后在陆吾与菡芝仙哭笑不得的注视下,得意洋洋地离开了。

“叫你当年用假面目来骗我!”张紫星仙识中响起邓婵玉的嘀咕,不由苦笑:果然,她还是当年那个顽皮捣蛋的侠女……等会若是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怕又有的苦吃了。

邓婵玉虽然对张紫星施了黑脚,但还是前去宫中禀告了师尊瑶真人。瑶真人一听逍遥子前来,当即中断了入定,吩咐邓婵玉,立刻请逍遥子进入琼玉宫。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