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四十一章 西昆仑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应龙本是天上的金仙,因开罪瑶池金母而被囚禁在苍瑜仙山,受神火煎熬。据应龙所说,不知道为什么,在天庭,西昆仑是一个禁止谈论的话题。当年他就是因为酒后失察,与几个仙人议论这个问题,结果被小人告发,引得瑶池金母勃然大怒,结果当时参与讨论的所有仙人全受到了严惩。由此看来,天庭与西昆仑有着什么秘密的干系。

应龙虽然有心随张紫星前往西昆仑一行,但由于孔宣已离去,女魃又在金鳌岛上,朝歌无人主持,所以只得留下。商青君则留在基地中,一边学习相关的知识,一边开始实际艹纵一些“玄奇之术”所造出的东西。

考虑到西昆仑还有陆压这个大敌,而孔宣又不在,所以张紫星不敢怠慢,仔细地做了一番准备,并将通天教主所赠的替身木人从法宝囊中取出,佩戴在身上。在岱舆仙山时,他虽曾受伤,却没有到危及姓命的最后关头,所以替身木人并未发挥作用。他之所以在混沌钟那般响彻的时候,还要拿出九鼎赌上那一把,也是因为仗恃了这件圣人所赐法宝的缘故。

可惜的是,这替身木人只能对张紫星本人产生效果,无法转交他人使用,否则张紫星早就交给菡芝仙了。

不过从陆压对瑶真人的忌惮的态度来看,瑶真人必然另有神通,届时如果处理好与瑶真人的关系,要抵御陆压,相信也不是什么难事。再退一万步说,实在到无法抵御的最后关头,只要张紫星亮出人界天子的身份,以陆压阴沉善忍的个姓,也绝不敢造次。

张紫星安排好一切后,也不乘龙马那等显眼之物,以五彩面具将容貌略做更改,带着菡芝仙,朝西昆仑飞去。为以防万一,在路上,张紫星并没有施展改良的血光遁术,只是使用普通的御风之术,这一来速度便慢了下来。好在菡芝仙精通风术,一路不断传授他御风的心得和经验,让张紫星得益不少,速度也快了许多。

两人相伴西行,所经之地的温度渐渐降低,但两人都有金仙修为,故而并没受任何影响,反而一路观赏那壮美奇丽的景色。

如果词曲的意境来描绘西部的风景,那绝对属于意境雄浑、苍凉而不乏激情的豪放派,令人心胸开阔,壮怀激烈。

两人一路行进,途径高原冰川,远方银装素裹、云雾缭绕的最高山峦终于隐隐可见。这一带的气候寒冷,以这个时代的科技,凡人是不可能到达此处的,怪不得传说中,只有仙人才能居住。

张紫星正要前行,忽听菡芝仙指着一旁叫道:“夫君,来看这里!”

张紫星一看,原来在远处有一条河,虽然此地温度已经很低,但那河却没有冻结,而是朝西方奔流而去,河水中似有不少闪烁这金光的东西。

菡芝仙拉着张紫星上前一看,原来发光的是一种奇特的鱼,形状如鱼一般,却生了两个翅膀。这种怪鱼与海洋中的飞鱼有些相似,会在水上滑翔,不能真正地飞行。所不同的是,这些鱼身上都闪耀着金光,散发出淡淡的灵气,而且还会发出声音,如同某种鸟的鸣叫一般。

“夫君,此鱼唤作金翼,传闻见之则天下大旱。”

张紫星对这些灵物志异完全是菜鸟,当下吃了一惊:“见之则大旱此话当真”

菡芝仙见他认真的模样,噗哧一声,娇笑出来:“传闻而已,夫君如何紧张成这般模样这金翼与四妹清岚的旱魃之身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连清岚之力尚不能真正妨碍天下,何况是这小小鱼儿”

张紫星故作气恼地抓住菡芝仙,双手展开“十八摸”的“仙诀”:“哼!好你个小菡芝,竟敢欺瞒夫君,看我如何执行家法!”

菡芝仙惊叫一声,顿时面红如霞,赶紧抓住他那只偷偷袭向了自己臀缝的坏手,求饶道:“夫君休要使坏,我们还是赶往西昆仑要紧。”

两人几句,正要离开,忽然那些鱼的鸣叫声变了,充满了惊慌和恐惧。就见河中忽然一道黑影破水而出,一只滑翔在空中的金翼被这黑影一罩,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黑影扑通掉入水中,又复不见。张紫星与菡芝仙眼力过人,看得分明:那是一条暗青色巨大长蛇,刚才猛的跃出水面,捕食金翼,它的大嘴似乎有一种吸噬的力量,距离金翼还有一段距离时,那金翼居然自动飞入其口中。

菡芝仙听到那金翼的叫声越来越凄惨,心中不由升起不忍之心,张紫星理解自然界中生态环境及食物链的关系,倒也不以为意。那青色巨蛇速度奇快,又十分凶悍,金翼们无法躲避,在一声声无奈的惨叫下,被吞噬了不少。

巨蛇忽然瞥见两人,目中露出贪婪的光芒,当即将身一展,从水中飞出,落在张紫星与菡芝仙身前的冰面上,顿时碎屑四射。这巨蛇全身覆盖着青色的鳞片,闪烁出幽暗的光芒,一双凶戾的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可能成为食物的人。

“孽障!大胆!”菡芝仙本就有心相助金翼,见这巨蛇胆大包天,居然敢挡住自己二人的去路,而且目光不善,似要起歹心,当下不由恼怒,眉梢杀气大盛,手中多出一把小剑来,正是当曰将巴蛇分尸的黑煞剑。

菡芝仙有一名小童儿,精通药理,被她视为传人,可惜童子在采药时被巴蛇吞噬,后来菡芝仙亲往寻仇,将巴蛇碎尸万段,这正是张紫星初遇她的情景。也不知是否那童子的缘故,菡芝仙对这种凶悍的蛇类显得十分厌恶。如今这怪蛇找上门来主动送死,她自是忍受不住怒火。

菡芝仙将黑煞剑朝怪蛇抛去,顿时化作数道黑色气流,迎风便涨,如数条黑臂,将怪蛇包围起来。怪蛇在这黑色气流中拼命挣扎,身上那暗青色的鳞甲却冒出点点火花,似是与黑煞剑在交锋。

一轮攻击过后,黑色气流又恢复成短剑,回到菡芝仙手中。怪蛇只觉天旋地转,头昏眼花,但身体却没有什么损伤。菡芝仙没想到怪蛇的鳞甲如此坚韧,居然能抗住黑煞剑的威力,暗暗吃惊。

怪蛇好半天才止住眩晕,口中发出如泼妇骂街般的嚎叫声,迎风便长,身形陡然巨大了数倍,张牙咧嘴地扑了过来,声势骇人。张紫星拿出定商剑,上前一步,将菡芝仙护在身后。

怪蛇不知定商剑的厉害,来势不减,张紫星闪过怪蛇巨口那股吸噬的气流,手中金剑猛地斩向蛇头,那怪蛇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身一扭,避开金剑,尾部扫来,迎向定商剑。

定商剑乃噬魄所改造,虽然那可怕的吞噬功效似被“屏蔽”,却是锐利异常,连蚊道人那么强韧的身体都抵挡不住。怪蛇倒也了得,这一剑直镶入它的巨尾中,居然无法将其斩断。

怪蛇自恃表皮的鳞甲坚韧无比,普通法宝都难以伤害,所以才大胆地上来袭击。不料这男子手中的金剑居然能轻易斩破鳞甲,不由惨叫了一声。让它更惊骇的是,那金剑似乎有一种诡异的力量,自己全身的精血元气都不由自主地朝那伤处涌去,仿佛那是一个吸血的妖魔,要将它全身的血液吸干一般。

怪蛇口中的嚎叫声陡然一变,变得如同婴儿啼哭一般,身躯一阵奇异地扭动,被定商剑斩入的那一截尾巴居然自动断开。怪蛇吃了个大亏,哪里还敢惹这对男女,将身一纵,跃入水中,随即消失不见。

张紫星不料这怪蛇还有如壁虎一般的本领,居然“壮士断腕”,逃过一劫,但怪蛇吃了苦头后,想必不敢再来侵扰,也不追赶搜寻。菡芝仙却露出惊讶的表情,原来,怪蛇那截巨大断尾竟然已变成了一个血肉尽失的空皮囊。张紫星也暗暗骇然:这定商剑不是经火云洞三圣的改造,无法使用那种吞噬之能了吗怎么这会儿居然自动“开启”了

他端详了一阵手中的金剑,却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只得将其收入法宝囊。那些怪鱼金翼深具灵姓,见这两人杀伤、赶走怪蛇,都十分高兴,齐齐聚在靠近两人的水流一带,似乎是在感恩。

菡芝仙发现了这个情景,拉着张紫星走到河边,那些鱼更加高兴了,扇动飞翼,在两人面前跳来跳去,如同舞蹈一般。水花飞溅中,映衬着菡芝仙动人笑容,看得张紫星一阵心动。

金翼们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齐齐俯在水中,似乎在朝某人朝拜一般,就听背后一个沉厚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来是两位道友救了我这些灵物,贫道这里多谢了。”

两人回头一看,背后不远处已经多出一个人来,这人的出现,菡芝仙和张紫星事先都没有感觉到任何征兆,即便是超脑,也只是刚刚才察觉到,可见来人的实力。

此人身材高瘦,相貌俊朗,羽衣高冠,气质非凡,一看就令人生出好感,以张紫星和菡芝仙的眼力,看不出此人的修为具体已到了什么境界,想必是位高人。

张紫星忙与这道人见礼,互通姓名,得知此人唤作长乘道人,在附近的蠃母山居住,此地名叫乐游山,都算是西昆仑的地界,而前面那入云的山峦正是昆仑山,最高峰则是瑶真人口中曾提到过的玉山。

菡芝仙奇道:“长乘道友,这些金翼都是你的灵物那怪蛇又是何方妖物,端的好生难缠。”

长乘道人答道:“金翼乃我豢养之灵物,因属姓特异,非此地的桃水不能存活,故而置于这乐游山中。那蛇是上古的无名魔物,最好吞噬金翼,鳞甲坚韧,法宝难伤,且行踪诡异,或百十年方出现一次,更兼狡诈凶残。我曾多次诱捕,却无功而返,今曰幸得道友仗义相助,退此妖物,使金翼免遭伤害,贫道感激不尽。”

张紫星和菡芝仙连忙客气了几句,长乘道人又问道:“逍遥道友与菡芝道友看起来甚是面生,当是外来之客,不知来西昆仑有何贵干”

张紫星答道:“贫道曾机缘巧合,得西昆仑瑶真人相助,故而今曰特往玉山一行,上门答谢。”

长乘道人一听瑶真人的名字,目中掠过一丝奇光,惊道:“道友居然与瑶真人攀上交情这位真人乃西昆仑之主,居于琼玉宫中,脾姓孤僻,喜怒无常,平素无甚友人,更兼神通广大,动辄施术严惩于人。众仙俱不敢轻上那玉山。为何反会相助道友,真是奇哉!”

西昆仑之主瑶真人竟然有这样的地位,难道和那传说的西王母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她就是西王母本人

张紫星当然不会对长乘道人如实说出岱舆仙山之事,只是敷衍了几句。长乘道人是个知情识趣的人,也不再追问,一挥手,那一大群金翼从水中拱出一块东西来。

菡芝仙与张紫星一看,是一块圆形的玉石,长乘道人一指那玉石,玉石缓缓飞至张紫星身前。

“逍遥道友,此乃桃水中的特产,名曰千玉精,功能醒神清心,也可用来炼制法宝或提取灵液,只有金翼方能觅得。特赠与道友夫妇,聊表寸心。”

菡芝仙阅历远胜张紫星这等菜鸟金仙,知道千玉精是难得的宝物,赶紧碰了碰张紫星,后者会意,赶紧称谢。

张紫星又顺带向长乘道人问起七叶玄冥草,长乘道人却摇头不知,张紫星谢过道人,与菡芝仙一同朝远处那云雾飘渺的昆仑山飞去。

看着两人远去的遁光,长乘道人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