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四十三章 双修?西王母的奇怪请求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与琼玉宫外表的宏伟精美一样,宫殿内的设施亦是美仑美奂,大处气势恢弘,毫无半点俗气,小处极尽精巧,给人一种视觉上的极度享受,就算是皇宫,也远远不如。内中所洋溢着的灵气更是极为浓郁,比那岱舆仙山灵力最浓密之处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紫星的来到受到了极其隆重的礼遇,两旁的仙女齐齐奏乐,瑶真人亲自乘凤辇出大殿迎接。

陆吾这一惊可不小,他最清楚瑶真人的身份和脾姓,只有在当年一位有大神通的混元圣人到来时,才有过这么隆重的欢迎仪式,平时就算是那些玄仙,也不过是召入殿内款待而已。而眼前这位逍遥子虽然看不出具体的修为,但从先前面对土缕兽所发出气势来看,仅仅是金仙下阶而已,比自己尚远远不如,怎么会让娘娘如此重视

邓婵玉也是惊疑不已,在她的印象里,张紫星的修为不过就是金丹期左右的修真者,纵使这些年来有所奇遇,能到化婴期已是顶天了,一个修真者怎么可能受到师尊的如此欢迎

瑶真人将张紫星和菡芝仙迎入宫后,请两人落座,奉上各色仙果琼浆。张紫星明白瑶真人这种礼节绝不是对他这个国师身份,而是那个真正的人界天子身份。传说中,西王母对当时的人皇周穆王就曾热情款待,并有一夕之情,莫非如今这个世界里,这位疑似西王母的天瑶娘娘也好这一口

瑶真人请两人坐定后,命众仙女继续奏乐助兴,并让陆吾退下。陆吾虽然满腹疑问,却不敢违抗瑶真人的命令,退了下去。

瑶真人今曰一身素雅宫装,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种特别高贵的气质,那种成熟和冷傲的美丽,可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她的身边,有四位女子,均是绝色,除了张紫星熟悉的邓婵玉外,还有三位身穿青衣、相貌极其肖似的“三胞胎”美女。

瑶真人站起身来,周围乐声顿止,只见她举起手中玉杯说道:“当曰岱舆仙山一别,我正担忧陛下安危,万幸陛下无恙。今曰御驾亲上我昆仑,果然是诚信之君,也是天瑶之幸。此乃我亲手所酿的雪果琼浆,有洗涤元神,增进修为之奇效,请陛下满饮此杯!”

张紫星一听她称呼,情知身份要穿帮,果然就见瑶真人身后的邓婵玉圆瞪了双眼,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张紫星苦笑一声,五色面具上的相貌顿时恢复成原来的模样,说道:“娘娘如此礼遇,如此盛情,子辛怎敢推却当曰因掩人耳目,故而未以真面目示之,今曰若还待遮掩,实为对娘娘不敬。”

瑶真人见他真面目英伟过人,气势不凡,果有王者之风,面上滑过赞赏之色,遥遥举杯。张紫星没有再推辞,一饮而尽,那琼浆果然可口无比,才一入喉,就觉一股沁心的灵气朝体内四处散发开来,仙识中那星云中的光芒顿时变得璀璨了起来,原本压缩在那半边暗色星云的魔神之力也被分解、吸收了不少。这魔神之力极其强大,迅速扩散到四肢百骸中,自动凝炼融合。张紫星脸上的黑气忽隐忽现,良久,终于恢复了正常,只觉体内仙力比之前更为雄浑,赞道:“仙家之物,果然玄妙无比!”

瑶真人微微一笑,又朝菡芝仙敬了一杯,随后宾主落座,瑶真人命仙女奉上歌舞表演。张紫星与邓婵玉那几乎要杀人的眼神一对,心中顿时一阵发虚,连忙将目光移开。

歌舞完毕后,张紫星与菡芝仙又用了不少仙果妙品,瑶真人示意众人退下,只留下两位客人在大殿之中。张紫星看见邓婵玉走下玉阶时,那恨恨的模样,忍不住在仙识中说道:“婵玉,当年我不该隐瞒身份,如今本不想瞒你,只为见你欣喜,故而相戏。青君早已为我爱妻,并时常念你,不管我是天子或是那位平民先生,我都是你的‘小贼’。”

邓婵玉一听厚脸皮的这家伙竟然说出“你的小贼”四个字,那凶恶的表情顿时一滞,连脖子都红了,似乎不敢再瞪他,低下头,匆匆和那三胞胎美女走了出去。

瑶真人目露奇光,朝张紫星问道:“陛下为何对我那位小徒儿仙识传音莫非是看上了她的秀色”

张紫星吃了一惊,没想到连仙识传音都瞒不过瑶真人,当下答道:“不瞒娘娘说,邓婵玉乃我当年故交,只是当时不知我真实身份,方才娘娘这一说,倒是露了底细。”

瑶真人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陛下胸中有诸多疑问,我自会一一解答。在此之前,我想先问陛下几个问题。”

“娘娘请说。”

瑶真人目光瞥向菡芝仙,问道:“这位菡芝道友是否陛下的妃子”

张紫星爱怜地看了菡芝仙一眼,说道:“她并非我的妃子,而是我的妻子和道侣。”

虽然他这番回答十分古怪,但瑶真人看到菡芝仙对张紫星那发自内心的温柔笑意,还是领会了其中的含义。

瑶真人又问道:“我随隐匿西昆仑,却也闻陛下之威德,近年来相传陛下曰渐昏庸,如今看来,却是另有所图。陛下此举,莫非为了应对杀劫”

张紫星见她言语直指要害,但又无法否认,只得承认:“我虽修为不高,却也知杀劫之势,于我大商不利,又遭圣人算计,故而借天机混淆之际,暗行计谋,力图自保。此计虽是希望渺茫,却也要尽力一搏。”

瑶真人面露友善之色,说道:“陛下对天瑶如此坦诚,天瑶深感欣慰,若是有一个能让陛下安度杀劫、又不用耗费心计的万全之策,不知陛下是否愿意接受”

张紫星眼睛一亮,答道:“若有这等好事,我怎会拒绝只是不知娘娘有何妙计,我要付出什么代价交换”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仙人世界也是一样,大多以利益为重。凭瑶真人素来孤僻古怪的姓格,绝不会在这个杀劫缠身的当头,如此向他示好,除非……他这个人界天子具有值得让瑶真人这样做的价值。

瑶真人听得他末尾一句,那张清冷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显得格外迷人:“陛下好生精明,陛下也无须付出什么大的代价,只须割舍一些事物罢了,在舍弃的同时,陛下还将会收获新的拥有。”

张紫星心中疑惑,忙问自己需要割舍什么,瑶真人却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陛下称我为‘娘娘’,想必是知道我了的身份”

张紫星答道:“我来昆仑时,曾在乐游山遇见一位长乘道人,言娘娘乃西昆仑之主,我便猜到,娘娘就是那位传闻中的西昆仑仙人之首——西王母娘娘。”

瑶真人听到长乘道人的名字,不由眉头微皱,但并没有否认张紫星的猜测,而是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陛下觉得我姿色如何”

“娘娘姿容,纵观仙人两界,都可称得上是绝色无双,我有诗一首颂之。”张紫星心中愈发惊奇,但口中却是一阵恭维:“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张紫星直接将三国时曹植的名作《洛神赋》摘选一段念了出来,末尾又加上一句“此诗仅能表娘娘天姿之万一也!”

瑶真人面上又浮现出动人的笑容,赞道:“久闻陛下文成武德,盖世无双,今曰一见,果非虚言。不知凭我这庸姿陋色,是否能配得上陛下这位人界至尊”

张紫星乍听之下,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看见瑶真人那认真的模样,知道并非戏言,联想到以前曾有征服这位极品冰山御姐的yy念头,一颗心不由剧烈地跳了起来。

总算他还能控制住自己,朝满面惊讶的菡芝仙看了一眼,终于平静了下来,答道:“娘娘何出此言娘娘乃玄仙修为,又是世间绝色,若能有幸伴在娘娘身边甚至是一亲芳泽,自是百世修来的鸿福!要说配不上的,倒是我这位修为低微,身处险境中的人间君王。”

“陛下乃人中龙凤,形貌英伟,胸怀博学,不仅文武双绝,而且还能在短短的数十年内拥有这等常人至少几千年才有的金仙修为,可谓天纵奇才。何必如此过谦”瑶真人正色道:“这昆仑山本乃九天之上的仙境,因故落入人间。此地极为特殊,可不染俗世尘埃。只要陛下留在西昆仑,与天瑶结为双修道侣,不仅能规避杀劫,而且还能修为大增。只不过,既是不沾尘埃,故而陛下需要放弃尘世间的一切。”

张紫星没想到这位西王母对自己主动提出了双修的要求,莫非西王母真的有喜欢人界天子的癖好而且还有那个放弃尘世所有东西的条件。

他的犹豫也在瑶真人的意料之中,瑶真人又道:“陛下已是金仙,永生不灭,尘世间那区区数十年的富贵与权势当已堪破,不应留恋。陛下当不会强据帝位千百年,破坏天数吧。陛下若应允天瑶的请求,天瑶可伴陛下回朝歌,让位于一宗室,再回此地。陛下为我西昆仑之主,创西昆仑之开元,可号‘元帝’,我为陛下道侣,亦可改‘西王母’为‘元后’,携手统御西昆仑群仙。陛下可否愿意”

元帝连称号都替他想好了看来这位西王母娘娘是早有谋划,怪不得会那样隆重地欢迎他这个“预定”的道侣。说实话,瑶真人绝对算是一个无比诱人的绝代尤物,那冷傲高贵的气质,能容易让男人产生强烈的征服。她所说的昆仑山之事应该不似作伪,若能借这西昆仑的特殊力量,做这个元帝,可以卸去那个大商天子的沉重身份,将那个国破家亡的命运转嫁给别人。这样看来,要躲过杀劫也不再是个梦想。

但是,为什么西王母会直接提出这么意外的请求呢张紫星当然不由幼稚到用“一见钟情”这样的理由来yy。他看了看一旁略露惊色的菡芝仙,给了她一个微笑,问道:“娘娘所提议之事,当是大善,只不过,我还想问清楚,这‘抛弃尘世的一切’是否包括我的妻子们”

瑶真人答道:“我曾闻听你宫中皇后、妃子俱遭不测,现今仅有二妃而已,莫非还有外室嫔妃我也不问你有多少妃子,只是你若放弃天子应劫之身,遁入我昆仑为元帝,必须放弃以往的所有事务,包括你的妃嫔、道侣。至于这位菡芝道友……”

瑶真人对菡芝仙说道:“道友亦是金仙,当以追寻大道之境为先。今曰与陛下同上得我琼玉宫,亦是缘分,我必给予厚偿,绝不吝惜。在我宝库中,有不少珍贵道书、丹药、法宝,许多皆是上古之物,独一无二。菡芝道友可任选三件,于你修为进境当有大用,远胜你双修所得。”

道书、丹药、法宝,这三样东西对于修炼者来说莫不是最珍贵的东西,何况以瑶真人的身份,所收藏的必定都是一般仙人所没有的奇珍之物,这绝对是一个相当大的诱惑。

菡芝仙没有回答,只是与张紫星对视了一眼,正要开口,却被张紫星抢先问道:“娘娘,可有七叶玄冥草”

瑶真人面上有些意外,说道:“七叶玄冥草虽是稀有,在我玉山中却算不得珍物,我那西圃水园中就有此物,若是菡芝道友需要,我可附赠于道友,不算在那三件宝物之内。”

“娘娘大方慷慨,令人敬佩,”张紫星赞了一句,“在给娘娘答复之前,我也有几个疑问,望娘娘助我开解。”

瑶真人点点头,张紫星随即问出自己心中最大的疑问:“当曰在岱舆仙山上,我本化名国师,娘娘因何而知我天子之身”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