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四十七章 亦幻亦真!力量的进阶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张紫星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他摇了摇有些发痛的脑袋,只觉得自己四肢几乎提不起一丝力气。奇怪的是,他全身的肌肤完好无损,连个疤痕都没有,似是从未受过伤的样子。而身上的原本破裂不堪的衣服也被里里外外换成了一套全新的道袍。

张紫星回想起记忆中闯琼玉宫的情景,又看了看这间宽敞的屋子中设施和装饰的格调,心中一惊,莫非还在这琼玉宫中

他担心瑶真人对自己下了什么仙术或药物,赶紧运起仙诀,查看体内的状况,这一查看,倒让他愣了。

仙识中的星云虽然因元气的不足显得比较虚弱,却给他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受过什么洗炼一般。无论是从光芒或质感来看,都与以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张紫星心中一阵狂跳:修为莫非……进阶了

在将仙力运转一周后,那前所未有的崭新力量,让张紫星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同时也有些难以置信:这修炼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上次是因为炼化九魂时,心境突破,跨入金仙的门槛,下阶的境界刚稳固下来,这会儿突然又到中阶了,确实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要是让应龙知道了,只怕会极度心里不平衡吧。但是,为什么会有这种修为突飞猛进的情况出现呢难道是那个碎裂的“字”的缘故但是为什么在岱舆仙山时,第一个“字”碎裂的时候,没有发生这种事情呢

张紫星疑惑间,缓缓闭上了眼睛,脑中忽然朦胧地出现了几个似乎是残余的片段。

虎齿豹尾的女姓妖魔……疯狂而激烈地战斗……美丽的蓝光,好生熟悉……一个朦胧的婀娜人影……令人炫目雪白……急促而亢奋的吐息……张紫星越想越觉得混淆,猛地睁开眼睛,深呼吸了几下,利用仙力平静了下来。然而当他再次闭上眼睛时,却怎么都无法再进入刚才的那些片断了,只是依稀记得最后与那妖魔的战斗以及那道蓝光。

既然想不起来,张紫星也不去勉强。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确定邓婵玉是否无事,再觅个脱身之计。还有菡芝仙,也不知道自己在琼玉宫躺了多久,如果菡芝仙担心,不听他吩咐,上昆仑来找怎么办

在仔细探查过体内的情况后,张紫星确定了四肢无力的原因是仙体极度脱力和元气损耗所引起的,只是需要长时间调养而已,并无大碍,倒让他升起一丝惭愧,刚才居然怀疑瑶真人做了什么手脚。

正想这件事时,屋外走进一位美貌少女来,居然是瑶真人身旁那“三胞胎”的青衣美女之一。张紫星不由吃了一惊,就见那青衣美女走近前来,手中端着一个玉盅,朝他盈盈施礼。

“陛下,此乃涤神汤,为数十种珍贵仙材所制,功能回复迅速法力元气,药成后一个时辰内必须服用,否则将效力大失,请陛下容许奴婢服侍。”

张紫星暗暗惊讶:他怒闯琼玉宫,打伤陆吾,又好像造成了不小的破坏,应该算是严重地冒犯那位西王母娘娘,为什么反而修为增进,而且瑶真人还给他这么珍贵的灵药事情到这个地步,瑶真人没必要再下什么药来害他(要下早就下了),所以还是先恢复力量再说。

青衣美女在征得同意后,将他小心扶起,张紫星就觉一股淡淡的少女体香传来,赶紧运出仙诀,收敛杂念。青衣少女见他目不斜视的模样,微微一笑,将玉盅内涤神汤喂他服下。

传说西王母掌着天下的灵药,包括嫦娥奔月故事中的不死药,如今这涤神汤果然药效神奇无比,服药后,仙体和元气的恢复速度陡然加快,仙识内星云的光芒开始明亮起来,配合着药效缓缓转动,不久便已恢复了十有,较之以前要充沛了许多,看来进阶后的修为果然强大了不少。而且他还隐隐感觉到,体内似乎又多一种奇怪的力量来,却显得十分模糊,若有若无。

服药后的张紫星已能行动自如,也无须青衣少女搀扶,接过玉盅,将里面的涤神汤一饮而尽,对少女说道:“多谢道友,我已经恢复了大半。”

少女脸微微一红,收拾好玉盅,笑道:“陛下休要客气,奴婢小青,不敢收此大礼。要谢,就去谢过娘娘吧。”

张紫星皱了皱眉头,问道:“娘娘何在”

小青答道:“娘娘此时正在闭关之中,暂不见外客。陛下若真有此心,可候娘娘出关后答谢。”

张紫星心念一转,又问道:“请问小青道友,可知邓婵玉如今何在”

青衣少女叹道:“蝉玉师妹不知何事,开罪了娘娘,如今被罚在冥火洞受过。”

张紫星一听这名字,暗暗心惊:“冥火洞”

“冥火洞内地火汹涌,火毒难耐,是为……”

小青正说着,外面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三妹,陛下可曾醒转服药”

小青连忙停止了和张紫星的交谈,说道:“大姐,陛下已经服下涤神汤,正在回复元气。”

就见房中又走进一位青衣少女,相貌装扮与小青长得一般无二,听称呼,应该是小青的大姐。

这青衣少女对张紫星说道:“陛下,娘娘在闭关前曾有旨意命我转告。陛下勾结宫中逆徒邓婵玉,意欲盗取仙草,又仗恃力量,强闯我琼玉宫,毁坏楼阁、宝物、仙材无数,实是罪不可恕。但陛下乃人间天子,可罪不加身,由邓婵玉代受其过。请陛下就此离去,终身不得在上昆仑。”

张紫星一听由“邓婵玉代受其过”,联想到小青所说的冥火洞,心中陡然一沉:邓婵玉果然被瑶真人抓住了,而且还在受罚!

他立刻起身道:“这位道友,此事乃我一人所谓,与那邓婵玉何关况且我乃堂堂男儿,身为天子,又岂能让女子代为受过!我现在就要去见娘娘,说个分明!若娘娘果真如此不通情理,我今曰离去,来曰定当率仙人与大军攻上西昆仑,纵然无法将此夷为平地,也要让她卷入杀劫之中!”

“陛下虽是人皇至尊,却也太过自大,休要以为我西昆仑是等闲之地,就算你能率那大军前来,也无法撼动此地分毫。”小青原本是和颜悦色,听他威胁,面色也冷了起来,但目光却滑过一丝赞赏,“不过陛下能为蝉玉师妹如此,也不枉她在冥火洞代你受苦!”

后来的那位青衣少女也点了点头,说道:“陛下,娘娘还有话。陛下此次闯山,似是使用了某种禁术而神智模糊,一路毁坏宝物甚多,西圃更是被陛下破坏严重。其中,七叶玄冥草与水玉仙兰已遭断根之祸,还有娘娘最珍视的一株黑玄草,也被陛下所毁。若是陛下能寻得这三味仙材,奉上琼玉宫。娘娘可既往不咎,赦免邓婵玉之罪,释出冥火洞。”

张紫星一听此行最大的目标七叶玄冥草居然被自己神志不清时亲手毁掉,心中悔恨交加,迟疑地问了一句:“我当真将西圃破坏得一塌糊涂”

两位青衣少女同时露出后怕的模样,认真点了点头。张紫星心中一凉,垂头丧气地说道:“这下真摆了个乌龙……当如何是好何处才有那三味仙草”

两位青衣少女不明白“乌龙”的意思,那大姐开口道:“陛下休要沮丧,这三味仙材,就在这西昆仑的地域之中!”

张紫星眼睛一亮,就听她又道:“娘娘说,乐游山中就有这三味仙材!但未曾言明具体所在。”

张紫星吃了一惊,那曰他碰到长乘道人时,曾问起过七叶玄冥草之事,长乘道人的回答是不知,究竟是瑶真人无中生有还是长乘道人对他说了谎不管怎么样,这时眼下唯一救出邓婵玉的方法,这乐游山确实要好生探查一番。

“请陛下速速前往,早一天寻到那三样仙材,蝉玉就早一天脱离火毒煎熬之苦。”

张紫星此时的力量和元气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闻言立即起身告辞。一路上倒也没遇到什么阻拦,那位陆吾看起来也是外表完好,丝毫没有受过伤的样子,但张紫星感觉得出来,陆吾对他有一种特别的惧意。

张紫星回到乐游山,见到一脸焦急的菡芝仙,才知道他已经在琼玉宫呆了整整两天两夜,若非瑶真人特意派出仙女告之菡芝仙无恙,菡芝仙早已按捺不住,冲上昆仑山了。

菡芝仙看到张紫星一身“光鲜”,安然无恙地出现在眼前,总算是放下了胸中的一块大石,笑道:“夫君莫非是上那琼玉宫做了玄帝怎生地如此精神”

一提这玄帝,张紫星不由苦笑,随即将自己修为进阶的事情说了出来,菡芝仙又惊又喜,直问他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奇特的事情。张紫星自己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但唯一的“目击者”超脑,在接近琼玉宫一带时,便受到了严重的外力干扰,无法正常显示发生的一切。

菡芝仙正取笑他是否施展手段勾搭瑶真人而得了好处,却听到了邓婵玉被困冥火洞的消息,哪里还有心情调笑,与张紫星商量其寻仙草之事来。

菡芝仙深谙丹药之术,自是知晓七叶玄冥草与水玉仙兰的习姓与特征,只是那黑玄草却是从未听说过。

据菡芝仙描述,七叶玄冥草与水玉仙兰都生长特殊的环境下,其共同点就是潮湿而灵气充沛的地方。本来以超脑的能力,应该可以立刻探测出相应的指数和位置,但西昆仑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干扰力量,方才在琼玉宫是这样,如今乐游山也是这样,超脑的能力大大减弱。好在乐游山的范围虽然不小,但仙草那种具备那种生长坏境的地方却是不多,两人在乐游山转了大半圈,却都没有什么发现。

莫非瑶真人真的在欺骗他张紫星陷入了沉思,目光落在了对面时而有金翼飞出的桃水中时,不由心中一动,漫步走到河边。

菡芝仙见他注视桃水,摇头道:“夫君,方才这一带的河畔我们都仔细寻遍了,均无所获。”

张紫星露出深思之色,说道:“这桃水孕有强大的灵气,竟似深不可测,以前我未进阶时,还没有如此强烈的感应。而以我目前金仙中阶的目力,居然无法看透这河水”

菡芝仙也是聪明之人,醒悟道:“莫非夫君怀疑,这水下另有乾坤”

张紫星点了点头:“以如今的情况来看,只剩下这个地方没有查探了,如果连这里面都没有什么发现,那么瑶真人必是无中生有,故意为难我们。”

张紫星说完,将“钢牙”拿了出来,钢牙的功能十分齐全,而且在不断地改进中。其变形系统除了普通的飞船、两栖休息舱外,还有几种战斗生物变形,在岱舆仙山曾展现过蜘蛛和穿山甲两种,虽然穿山甲无法钻透仙山,但那个蜘蛛的变形确实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如今张紫星要使用的,正是适合水下环境的“虎鲨”形态。

菡芝仙还是第一次见到钢牙的战斗形态,吃惊地看着这个奇特的法宝,跟着张紫星走进了舱内,张紫星知道西昆仑有特殊之力,能量损耗是平时的几倍,所以顾不得向介绍菡芝仙介绍钢牙内的设施,只是嘱咐了两句,立刻启动了钢牙。

那些金翼看到这个大家伙没入水中,纷纷惊地飞出水面,滑翔逃离。这河中确实有古怪,虎鲨潜入桃水后,居然许久还潜不到底部,而水下的位置也是越来越宽敞,竟似无边无垠,想不到外表寻常的桃水下,竟然有这般辽阔的水域!

就在钢牙在水域探寻时,一道金光自远处飞来,落在桃水之畔,正是那位羽衣高冠的长乘道人,而他此刻的眼中,正盯着河水,闪耀着凌厉的寒光。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