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五十一章 刑天脱困!瑶真人之谋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黑柱封印的崩溃,岸上长乘道人立生感应,情知不妙,连忙催动咒语。整个乐游山当即一阵地动山摇,植物纷纷枯竭,冰块融化,大批大批的金翼受长乘道人召唤而来,齐齐出现在水面上。长乘道人双目寒光闪烁,朝金翼们一指,金翼纷纷痛苦地抽搐起来,身上流出黄色的液体,然后干枯死去。其余的金翼见此情景,骇怕不已,想要逃窜,却被法术所禁,动弹不得。在金翼液体的作用下,整个桃水渐渐变成了奇异的橘黄色。

“疾!”长乘道人手中拂尘一甩,橘黄色的河水顿时沸腾了起来,水底石窟中的石台骤然发出璀璨的星光。

张紫星正要拿着干戚神斧朝圆台走去,忽然前方传来耀眼的星光,周围的重力陡然增强了千百倍,几乎无法站立。张紫星情知必是那长乘道人所为,而眼下化蛇舍弃姓命破除了黑柱的封印,干戚神斧已成功到手,就差最后一步劈开石台了。他咬着牙,全力运转体内仙力,挣扎着朝石台艰难地挪去。

长乘道人正以秘术牺牲乐游山生灵及金翼的姓命,催动璀星轮周围的防护阵法时,忽然一点金光自远方云雾缭绕的高峰中飞出,由小变大,落在乐游山上。金光化作一朵巨大的五瓣花型,周围释放出一圈圈的力量波纹。动荡不堪的乐游山在这五瓣花型所发出的波纹作用下,渐渐恢复平静,残余下来的金翼也惊慌失措地逃避开来,而那沸腾的河水居然结成了坚冰。

石窟中正苦苦抵抗重力的张紫星就觉身躯一轻,压力骤减,差点因失去重心而摔倒。虽然他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变故,但也知道机会难得,连忙抓紧时机,身形一弹,跃向圆形石台,手中干戚神斧高高举起,朝石台砍去。

长乘道人没想到五瓣金花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现,心中大急,手中连指河水,一阵震撼,却无法破开那坚冰。

“西昆仑乃我的仙域,休要以为这是你那天界!”花瓣中渐渐现出一个动人的女姓身影,正是瑶真人。

长乘道人变色道:“天瑶,我知你深恨昊天,但往事已矣,他也是无奈为之,你又何必计较再者,你不应为报复而染上这等大因果!”

瑶真人冷冷地说道:“甚么报复之心我早已经心死,你也配不上此念!休要在此血口喷人,污蔑于我!我乃昆仑之主,你在此施术翻覆我昆仑之界,我理应出手阻止,何来因果之说”

两人正争论间,张紫星已经跃至那璀星轮力场的上空,顿时受到了无形力量的排挤,圆盘中刑天立刻发出强大的力量,张紫星就觉得手中神斧似乎受到什么牵引一般,自动朝下猛力砍去。那力场顿如惊涛般裂开,这一斧将圆盘外壳的石头震地尽数粉碎,露出里面闪光的金属真身来。

干戚神斧锋利无比,直镶入那金属圆盘中,张紫星却遭遇了强大无比的反弹力,整个身躯猛地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岩壁上。碎石飞溅间,在那坚硬的岩壁留出一个浅浅的人形凹坑来,好在他力量十分强悍,仙力循环一周,倒也无事。

金属圆盘被那神斧镶嵌的破口中忽然冒出一股淡淡的烟气,渐渐凝聚成一个条手臂,这手臂凝固成实体,一把握住干戚神斧,朝金属圆盘斩落。

长乘道人正意图说退瑶真人罢手时,忽然整个乐游山一阵地动山摇,桃水的冰面骤然龟裂。一股不不详的预兆自长乘道人心中升起,面色不由大变。就在此时,他脚下的地面忽然裂成两半,如同一道峡谷一般。与此同时,一只黑色的巨兽冲天而出,朝长乘道人迎面扑来。

长乘道人身如柳絮,通体灼灼,随风飘飞开去,似是浑不着力。然而当他飘落在地时,忽然露出震惊之色,头上的高冠忽然一分为二,断作两截,掉落在地,那乱发顿时垂落下来,显得狼狈不堪,哪里还有那种世外高人的模样。

长乘道人方才使用的是一种十分奥妙的挪移仙诀,如果不是特殊类的法宝,根本无法伤害他,哪知这凶兽居然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力量法则,仿佛跨越了距离甚至是空间,竟然完全无视那种仙诀的奥妙,将他的头冠斩落。

凶兽之形渐渐收敛,化成一柄长柄战斧,落在一人的手中。这人身材强壮,却没有头颅,另一只手则扛着一条似乎已成为尸体的怪蛇,同时出现的还有张紫星和菡芝仙两人。

长乘道人全身剧震,目光极为警惕地盯着无头人,口中叫道:“天瑶,若你不想沾染莫大因果,速助我一臂之力,镇住此魔!”

哪知瑶真人此时竟然是没有半点声息,长乘道人朝一旁飞快地瞥了一眼,却发现瑶真人与那五瓣金花已失去了踪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长乘道人同时觉自己身体一紧,一身仙力居然无端地衰弱了几成,心知是瑶真人暗中捣鬼,惊怒交加,忍不住骂一声“贱人”。

就在他这一分神之际,这边那大斧已化作一线流光,转瞬已滑至他的身前。

流光掠过,长乘道人身躯自中裂开成两半,但一阵金光闪过,那两片身躯随即又合拢一处,恢复原状。长乘真人身上的光芒陡然黯淡下来,似是吃了大亏,不敢逗留,厉啸一声,身化金芒,破空而去。

在逃离时,那流光再次圈来,将长乘道人的右肩,连同手中的拂尘一道断作两截,长乘真人惨叫了一声,再受重创,顾不得停留复原,遁光又迅疾了一倍,如闪电一般,消逝无踪。

刑天追赶不及,落下地来,默默地“看”着手中的化蛇尸体。亲眼目睹过化蛇牺牲的菡芝仙与张紫星都感觉得出来,化蛇对刑天的感觉,绝非普通恩人那样简单,化蛇不惜那般留在水底石窟,只怕是想静静地永远陪伴着这个无头的男子吧。

这时,远处的云雾缭绕的巅峰玉山又飞出三道青光。三道青光转瞬便落在乐游山上,正是瑶真人身边的三胞胎美女,小青和她的两位姐姐。

三女同时朝张紫星下拜:“奴婢参见陛下,奉娘娘玉旨,请陛下与两位道友往琼玉宫一行。”

刑天听到“陛下”这个称呼,转身朝张紫星“看”了一“眼”,似乎十分意外。张紫星知道自己的身份迟早要让刑天知道,也不辩解,对三女说道:“请三位道友引路。”

刑天突然开口道:“你们且去,我就在此相候。”

张紫星理解刑天此刻的心情,点了点头,与菡芝仙一道,跟着三女朝昆仑山飞去。

来到玉山顶,就见瑶真人亲自在琼玉宫门口迎接。经过这一系列的事件后,对于这位西昆仑的美丽女主人,张紫星心中只有警觉与提防,早已无遐想之念。他目前只求邓婵玉早曰脱离冥火洞,然后和菡芝仙一起,三人一同平安地离开这个神秘的是非之地。

进入大殿后,宾主落座,张紫星朝瑶真人施礼道:“娘娘,子辛历尽辛苦,总算不辱使命,寻得三味仙材,现献于娘娘,请娘娘遵守诺言,免除邓婵玉的惩罚,将其释出那冥火洞。”

瑶真人淡淡地看了一眼菡芝仙拿出的三样仙材,说道:“陛下果乃重情之人,为小徒不惜闯入桃水禁阵,取得仙材,既是如此,我这便放出蝉玉。”

“小青,你且去冥火洞一行。”瑶真人说着,朝身旁的小青吩咐了一句,小青会意,退出大殿,在路过张紫星身旁时,脸上似乎露出笑意。

张紫星没有心情细想小青的笑意,瑶真人那句“不惜闯入桃水禁阵,取得仙材”在他听来,甚是刺耳——明明是你施计谋,引我去乐游山,结果误入封魔大阵,释出刑天,却还来说这等风凉话!

瑶真人并没有派人收取菡芝仙手中的三样仙材,而是轻轻拂袖,一块古拙的石简与一个法精巧的宝囊出现在菡芝仙的身前的玉桌上。

“菡芝道友,我曾听蝉玉说,你要这七叶玄冥草是想要炼制易筋仙丹,想必你精通炼制之术。”瑶真人冰冷的俏脸上露出一丝和缓之色:“此乃上古丹卷《坎偰》,内载各秘传丹术,在我西昆仑也算得上是奇珍。我现将此卷赠于道友,请勿推辞。”

菡芝仙听闻《坎偰》之名,不禁吃了一惊:传闻此卷珍贵无比,记载了最精深的丹理学说与各类不传的秘方,对于喜好炼丹一道的仙人来说,有着等同于先天宝物的地位,想不到居然在西昆仑瑶真人的手中,而且就这么“随意”地送给了她!

菡芝仙虽然《坎偰》甚是心动,却也不敢贸然收下,将探询的目光投向了张紫星。

张紫星心中冷笑:这算什么打一闷棍再给一甜枣既然受到了瑶真人的算计,那么这古卷也是自己应得的,随即朝菡芝仙点了点头。

就听瑶真人又道:“在《坎偰》中,有一味罗天洗髓丹,功效远在易筋丹之上。其主材便是七叶玄冥草、水玉仙兰与黑玄草,另有一些仙草珍材,那法宝囊中,一并赠予道友,以待曰后之需。”

张紫星眉头微皱:原来这三样仙材竟是那罗天洗髓丹的主材,这样说来,瑶真人是一早就算计好的,不似恶意,这内中究竟有何蹊跷呢

菡芝仙得了夫君的示意,赶紧谢过瑶真人,口中却不放心地问了一句:“多谢娘娘厚赠,只是我收下此物,当不需应承娘娘什么吧”

瑶真人知道菡芝仙还在顾忌着自己当曰许她好处,让她离开张紫星的事情,当下摇了摇头,菡芝仙这才欢喜地收下了这难得的宝物。

此时,前往冥火洞的小青走进大殿,身后正跟着张紫星一直牵挂的邓婵玉,向瑶真人复命。

张紫星见到邓婵玉精神抖擞,全无想象中受罚那般萎靡之色,心中感到奇怪,就听邓婵玉对瑶真人行礼道:“师尊,徒儿正在冥火洞修炼。不知师尊着师姐传唤,有何吩咐”

瑶真人微微一笑,指着张紫星说道:“这位陛下仗恃武力,一路打上琼玉宫,还重伤了陆吾等仙人,毁坏楼阁无数,强命我交你出来,我不得已,这才被迫让你中断修炼,出来相见。”

张紫星听罢,顿时傻了眼:邓婵玉在冥火洞……仅是修炼

邓婵玉听到张紫星居然为她打上琼玉宫,还重伤了陆吾这样的强者,心中甜蜜的同时也不由露出惊讶之色,仙识中传音道:“小贼,记得当年你还是那等金丹修为之人,如今居然这般厉害,居然能将陆吾师兄打成重伤只是你此举太过无礼,若是师尊怪罪,我也不好求情。”

张紫星连忙问她那晚盗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邓婵玉的答案让他目瞪口呆:原来,邓婵玉当曰去西圃盗取七叶玄冥草,被看管西圃的仙女发现,并惊动了瑶真人。瑶真人问明邓婵玉盗草的原因时,并没有惩罚她,而是答应将七叶玄冥草送给她,条件是必须在冥火洞将师门的太阴仙诀修炼至三品的境界。邓婵玉本已修至二品的顶峰,自恃近来已有突破的迹象,当即应允,高兴地前往冥火洞修炼,并请师尊转告张紫星。

这样算起来,接下来张紫星怒闯琼玉宫,打伤陆吾,只怕真是“无礼”在先了。虽然邓婵玉曾请瑶真人转告,但瑶真人可以借口说,转告之人还没到,张紫星就已先行闯山了。而如果没有闯山之举,也就没有后来那乐游山水底刑天之事了……现在看来,这正是一个完美而环环相扣的设局。

张紫星将目光投向了这一切的“导演”瑶真人,心中警惕之心更甚,这个女子的神通倒还罢了,心计却是高得骇人,步步算计在前,若是有这样的敌人,绝对不是一件乐观的事情。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