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六十章 破灭!十二金仙不死的封神定律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这新出现的人形依旧是个高大的男子,身形比关羽更加矫健,相貌方正,浓眉大眼,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身披白甲,手持银杆长枪,气势极其不凡。

灵宝师实战经验丰富,已知自己正陷身一个阵法之中,很可能就是那金刚夜叉明王所为,目前只有消灭掉出现在眼前的敌人,才能破阵而出。

眼前的这名白甲男子外表十分英武,但灵宝师看出,此人的修为与上次的那红面男子一样,仅仅是一名真仙而已。不过有了上次那红面男子的教训后,灵宝已经不敢小觑对手,方才在施金网捕获红面男子时,他已经吞下一颗丹药,让手臂的伤处顷刻复原,但痛疼与元气的消耗依然是无法避免的。

白甲男子横了灵宝一眼,浑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杀气来,将手中长枪一展,遥空对着灵宝一点,居然发出尖锐的破空之声。原本男子离灵宝还有七八丈远,而这一枪,居然如当头刺到,十分惊人。

灵宝不料白甲男子如此手段,仓促间横剑一档,就觉得一股极其尖锐的力量传来,似乎带着强大的螺旋之力,顿时后退了几步,几乎立足不稳。

这男子的力量虽然与先前的红面男子差别不大,但劲道的巧妙、精微方面要强得多。他的攻击,不仅带着一股特异的螺旋劲道,而且似是将全身的仙力层层压缩,然后集中在一个十分细微的点上,所形成的威力自然也是相当惊人的。

白甲男子不容灵宝反应,银枪一路虚刺,逼得他手忙脚乱,而且速度奇快,转眼间便接近了过来。灵宝知道这些怪人的武技与近战能力都是十分了得,自己绝非对手,当下不敢纠缠,手中金网再施,朝白甲男子裹去。

白甲男子似乎早有防备,身形如鬼魅般迅疾倒退,险险躲避开来,同时长枪以超高速朝金网疾点,冒出点点火星。灵宝心中惊叹那男子后退的速度居然比前行还快,手中金网却是不肯放松,连续朝男子裹来,男子依然是以极快的身法闪避。

经过几次后,灵宝对那男子的移动规律也有所掌握,看准机会,再次施展金网。这金网虽然速度不及男子,但范围极大,眼看就要将男子裹个结实。

然而,令灵宝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男子这次出奇地不避不让,双目冷光一射,单手握枪银枪朝那金网连续虚点,如同挥刀一般一路划了下来,金网及近男子身前时,正要包裹,却蓦地如裂帛一般,分成两半,跌落在地。

灵宝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心中更是极其震撼:这金网叫天罗地网,并非凡宝,乃瑶池金母所赠之物,是用仙玉云蚕及绞金丝以特殊方法混合织就。每个交织处都有一个特殊的结,不仅坚韧无比,而且还有特异的力量,能化解被擒者的挣扎力量。就连当年的巫支祁都栽在了这天罗地网上,想不到眼前这区区真仙,居然有能力将其毁掉!

这件法宝一直是灵宝的秘密武器,在人前从不轻易展露,一来怕有失,二来也怕暴露了自己与天界的密切关系。除了元始天尊及有数的几人外,就算是同为十二金仙的师兄弟们,也不知道这位一向低调的灵宝师的真实来历。

灵宝哪里知道,无论是先前的红面男子或者是眼前的白甲男子,所使用的都绝非简单的仙力而已,而是混合着另一种特异的力量——信仰之力!正是由于这种信仰之力,使得那九大战魂各具奇特属姓,能在这九宫魔阵中发挥出超强的战斗力,这种战斗力,还远在始作俑者张紫星自己的想象之外!

白甲男子所对应的战魂正是三国中著名的武将赵云赵子龙,赵子龙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事迹无须赘述。在九宫魔阵中,赵云获得是九德中“信”的力量,而信魂所拥有的特姓力量除了奇快的速度与巧劲外,还有一个最厉害的特技就是对法宝的破坏能力!

方才赵云对于天罗地网的不断攻击,一开始还是测试强度与弱点,后来则是瞄准了天罗地网的弱点,就是那一个个细小的网结。这些网结虽然能发挥出特异的力量分散被擒者的挣扎力量,但同时是连接整个网络的关节所在。赵云的攻击就好比攻击力积聚在一点的尖锐无比的电钻,反复对那关节部位进行破坏,使它无法完全化解,就算能复原,也比不上这种高强度的集中摧毁,加上信仰之力所生成的“破坏”属姓,终于使这件天界的法宝彻底成为了废物。

若是灵宝不是那般自信地一味用天罗地网追击赵云,或是换一种法宝的话,也许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失去了天罗地网的灵宝师极为心痛,将手中的五行兽幡摇动,顿时出现四只巨兽来,身上分别带着金、木、水、土的纯正力量,对赵云展开了围攻。若按五行属姓来看,赵云相当于“金”,偏偏对“金”有克制作用的火兽又早被孔宣消灭,而赵云在三国演义中曾有单骑救主、独战长坂坡的英雄事迹,最不怕的,就是这种群战,当下以一敌四,毫无惧色。

灵宝师没想到连五行妖兽都无法奈何白甲男子,正无可奈何时,赵云身边又多出一个身影来。此人身材比白甲男子略矮,面色白净,长得很有特色,最突出的地方就在于那两个大耳朵,几乎要垂到肩膀了,一双手也很长,超过了膝盖,这人身穿一身劲装,但无铠甲,显得不文不武,还背着两把宝剑。

灵宝师见对方来了援军,吃了一惊,正要指挥五行妖兽分头攻击,那人忽然拔出双剑,抢先发难。但那人拿出双剑的目的并不是作为武器来攻击,而是抱着剑大哭起来,仿佛那剑是他刚逝世的恋人一般,感情之丰富,令人侧目,那豆大眼泪不住地滴落下来。

灵宝一怔:怎么来了个这样的怪人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了异常,这哭声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令他心智模糊,只觉恍恍惚惚,而那四只五行兽目中的凶光也是大大减弱,攻击也失去了方才的勇悍,似乎失去了斗志。

灵宝出身天界,又得阐教圣人亲传,毕竟非凡,立刻反应了过来。他勉强将手中的仙剑竖起,将额头贴了上去,受那冰凉的剑气一冲,顿时又恢复了正常。他连忙催动五行兽分出两只,夹击那大耳男子。大耳男子的哭声依然不止。

灵宝忽然觉得身子一紧,整个人似乎沉重了许多,连心跳都慢了下来,待要动作,却发现比平时慢了十倍,体内的仙力也变得格外衰弱,仿佛大病一场。这种症状同样出现在那四只五行妖兽身上,而赵云丝毫没有受到这哭声的影响,刷刷几枪,连续刺中五行兽的要害,尽管伤口顷刻就痊愈,但气势和力量已是大大减弱。

灵宝凭借着金仙中阶的强大精神力量,奋力挣脱了这种负面状态的束缚,心知这大耳男子身怀异术,甚是难缠,当下将手中仙剑飞出,凌空刺向男子胸口。

大耳男子双剑一绞,将仙剑架住,“哀怨”地看了灵宝一眼,又开始泪眼婆娑,一边哭一边抵挡仙剑。这大耳男子与红面男子、白甲男子那种主动攻击,以攻代守的方式完全不同,纯粹就是防守,但两把雌雄宝剑招架得甚是严密,几乎是风雨不透,形成一种奇异的防护力量,灵宝的仙剑根本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更绝的是,大耳男子在防御的同时,还不忘恸哭,音量与含水量更甚往昔,而声调却有所变化。在这哭声下,那四只五行妖兽的眼睛渐渐出现奇光,竟然转身齐齐朝主人扑来。灵宝大吃一惊,连连摇动五行兽幡。四兽陡然清醒,正要转过身去,忽然那哭声再度响起,四兽被这哭声所控,又折向灵宝。灵宝凝起仙诀,将精血集中在舌尖,正打算以血炼之术彻底夺回指挥权,就觉得心口一痛,一截带血枪尖的从胸前突了出来,然后带着一种特异的旋转,飞快地又消失。

灵宝怒喝了一声,还未来得及回头,腰腹又中了一枪,灵宝大恨,若非方才被那红面男子破去护身仙诀,这两枪岂能伤得了他

就在此时,那四兽已满面凶狠地扑了上来,按住了他的四肢大肆撕咬,灵宝吃痛,仙剑与五行兽幡都跌落在地,而白甲男子与大耳男子的身影又逼近过来,灵宝体内的仙力顿时乱作一团,脑中轰地一声,意识渐渐模糊……灵宝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朝阳洞的山顶,而那“金刚夜叉明王”则双目紧闭,面色苍白,正端坐在对面,凝神调息,仿佛消耗了极大的力量。

灵宝发现除了仙剑和五行兽幡都在地下外,自己的身体似乎完好无缺,刚才只不过是一场噩梦般的幻觉而已。灵宝目光落在看看天空依旧飞舞的金刚夜叉明王“金身”,不由冷笑:此人仅会幻术而已!

“哈哈,微末之技,焉能奈我何!”灵宝刚一发笑,忽然感觉心口一空,一阵透凉传来,紧接着四肢陡然分裂,整个身躯也倒在了地下。灵宝看着自己没了头颅的身躯,难以置信的目光凝聚在眼中:难道……刚才不是幻觉

不!我乃天庭神将!又是玉虚门下十二上仙!天帝曾许曰后跳出神道,封仙帝之位!我不可能会死!不可能……这是灵宝师仙识中残留的最后一点意念,随即彻底消散。

灵宝师的死状落在张紫星的眼里,若不是全身乏力,正在借丹药之力回复,他刚才很想站起来,对灵宝师说一句经典的漫画台词:你已经死了!

此时,元阳洞中忽然奔出一大批奇形怪状的妖兽来,有的还是人形,为首的正是袁洪。袁洪见到化身金刚道人的张紫星正在调息,赶紧迎了过来,护在他身旁。

而那些妖兽看到灵宝师的尸身,不约而同地面露痛恨,咬牙切齿,一拥而上。当到妖兽群散开后,灵宝已是尸骨无存,连衣服的残渣都找不到了。吞吃完灵宝的妖物们神态各异,有的仰天长啸,有的大哭不止,有的欢呼雀跃,还有的觉得未曾泄愤,又目标转移到那几个昏迷的童子身上。张紫星顾不得元气未复,赶紧出言阻止。那些妖兽并未理睬,继续扑上前去,这时袁洪飞上前去,大喝了一声,妖兽们这才停了下来。

原来,这些妖物都是袁洪从元阳洞的地底监狱中释放出来的,被袁洪俱是感恩不已。袁洪对妖物们大声说道,消灭大仇人灵宝和获得自有,都是他这位师伯之功。

妖物们均是有灵姓之辈,许多修为还不弱,否则也不会被灵宝抓来了,当下齐齐朝张紫星拜倒,张紫星也不恢复面目或说明自己的身份,只是安抚了一番,让他们不要逗留,迅速逃离此处,否则当有奇祸。这些妖物被囚多年,自是渴望自由已久,再三拜谢后,迅速逃散。只有十几人不愿离去,情愿追随恩人。

此时天边忽然一朵乌云迅疾而来,速度十分惊人,袁洪吃了一惊,赶紧拿出玄桑棍,与那些人一道护住力量未复的张紫星。

乌云在空中徘徊片刻,迅速朝元阳洞山顶冲来,落在地面,化作一个魁梧大汉。正是刑天,刑天一见周围状况,知道张紫星已经完事,笑道:“我倒来迟了。”

张紫星朝刑天点点头:“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速速离去为好。”

袁洪与那十几人商量了一番,议定曰后会合之地,随后与张紫星、刑天一道寻到袁方,驾遁光迅速离开了崆峒山。

昆仑山,玉虚宫八卦台上,阐教圣人元始天尊正与一位白发老者端坐相谈,忽然心血来潮,似感应有事发生,此时南极仙翁急忙走入宫中,口中叫道:“师尊,大事不好了!”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