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六十一章 圣人仙凡各算计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元始天尊喝道:“南极,何事如此惊惶,在你师伯面前失了礼数!”

南极仙翁连忙对那老者行礼:“师伯,方才失礼,还望恕罪。”

老者正是八景宫圣人老子,老子朝南极仙翁微微颔首:“无妨,你且说来,究竟是何事如此惊慌”

南极仙翁看了元始天尊一眼,在征得同意后,答道:“方才白鹤童子在法玄殿看那墙上的玉虚册时,发现灵宝师弟的名字……”

元始天尊面色微微一变,追问道:“灵宝究竟如何了”

南极仙翁低下头去:“灵宝师弟的名字……从玉虚册上消失了……”

元始天尊目中闪过寒光,看了老子一眼,又恢复了平静:“此事究竟是何缘由你速往崆峒山,查个究竟!”

南极仙翁急急领命而去,老子问道:“可是灵宝出了什么祸事”

元始天尊点了点头:“不瞒道兄,我有一宝物名玉虚册,上书各弟子名讳,若有异状,当可立显,如今灵宝的名字消失,想是遭了不测。”

老子叹道:“我知贤弟对门下十二仙十分看重,有携十二门人一同超脱杀劫之志。但杀劫之内,天数无常,不可逆之。灵宝今曰命该如此,师弟也无须介怀,你我虽乃混元圣人之身,亦不可逆天而为,以免外劫缠身,因果难了。”

元始天尊答道:“道兄放心,我如何不明此理如今天数难测,纵是圣人,也难算明,唯有顺势而行。今曰我门人灵宝陨落,他曰截教或西方教亦有折损,正如三教签押封神榜时所言,上榜之人,自凭气运。”

“仙道也好,神道也好,只要心中有道,皆可殊途同归。”老子的心头忽然闪过那个逍遥不羁的身影,又感触地加了一句,“纵是人道,亦可成道。贤弟,且好自为之,我自去了。”

“恭送道兄。”元始天尊亲自将老子送至宫外。

老子离开后,元始天尊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别的门人倒还罢了,而灵宝却是他最重视的十二弟子之一,居然在此时身陨!

元始天尊也明白,既是杀劫之中,伤亡便无可避免,总会有人应劫上榜,故而先前南海夺宝和大商西征时,有不少门人身死,他也不放在心上,反而暗忖正好应合了上榜之数。但这十二金仙却是非同小可,暗合十二地支之数,与阐教的气运息息相关,故而得他一直护持。与其余弟子相比,灵宝背景复杂,与天界有莫大关联。若非是为了那个十二地支的原因,光是那个肆意掠夺妖物炼制法宝的罪责,就算不逐出教去,也不会得此重视。如今,灵宝居然身死,是否象征着阐教的气运……老子方才说的话,又在元始天尊脑中回荡,目前灵宝的死已是事实,纵使他是圣人,也不可能逆转天而为,至于将灵宝从封神榜上放出来重生更是不能也不可的事情。如今一方面要查明灵宝的死因,另一方面要更加周详地考虑未来之事。距离杀劫结束还遥遥无期,若不好生算计一番,将来可能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灵宝,就算最终西周灭商获得天下,而阐教的精英弟子已经伤亡殆尽,也是没有意义的。

元始天尊将心情平静,在蒲团上坐下,闭目开始仔细推算起来。

天宫金阙,一男一女正坐在大殿之中,各露沉思之色,周围的仙娥宫女不敢惊扰,早已退下。男子面如冠玉,留着长须,头戴冲天冠,身着帝服,而女子也是凤冠宫装,美艳高贵。正是执掌天庭的昊天上帝与瑶池金母夫妇。

“方才七色仙使来报,神将灵宝的本命玉简碎裂了。”

瑶池金母点头道:“绿鹦哥已告之我此事,看来灵宝已遭不测。”

昊天上帝眉头微皱:“灵宝投身阐教门下,位列十二仙首之一,深得玉虚宫圣人器重。现今正是人界大乱将起之时,却遭横死,不知是何人所为”

瑶池金母亦是面色凝重:“若是平时,区区一个神将,死了也便死了,不足可惜,只是如今乃杀劫之中,灵宝又是身份特殊,突生此番变故,着实可恶。”

昊天叹道:“自上古妖魔之劫后,你我奉鸿钧道祖之命执掌天庭。然下界却是玄道昌盛,对天界敬畏匮乏。我天庭徒有‘天’之名,却形同虚设。昔年轩辕黄帝征伐魔神蚩尤,我天界曾出大力,还使九天玄女亲事黄帝,本意使其一统大地,归属天界,却不料最终成就其圣皇之位,致使我们算计落空。时至大禹治水,我使灵宝以庚辰之名相助,一路助其降伏妖魔,最终治水有成,晋人界帝王之尊。自大夏起始,人界对我天界方才多有虔诚祭祀。灵宝可谓功不可没。”

金母面露不屑之容:“你休要忘了,那大禹乃不甘蛰伏之辈,竟然想借先天至宝之力来对抗我天界,可惜福缘太浅,自取灭亡,其子启亦是如此。这才有后来之事。”

昊天上帝点点头:“只是那位玉虚宫圣人早知灵宝身份,对其化身庚辰也不过问,且极为看重,分明有与我天庭结好之意,如今灵宝身陨,那位圣人不免另有算计。”

“再如何算计,封神之事终不可逆转。你我乃天界之主,届时共封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俱归属下,以全天庭之职,各教之中,必有上榜之人,就算圣人也要念及香火之情,让我们几分。”金母说着,忽然问了一句:“你那长乘道人化身如何了”

昊天闻言,面皮似乎有些发红,说道:“受不轻的损伤,目前已无大碍了。只是让那刑天脱出,甚是烦扰。”

金母冷哼一声:“你莫要以为我不知你心思,你对天瑶那贱人一直念念不忘,当年主动派那善尸化身前往看守刑天,为的就是这点念头!如今吃了这般大亏,可谓自取其辱!”

“我使长乘道人前去,也是听你之议,借西昆仑之力来镇压刑天,况且天瑶对你我二人恨之入骨,我又怎会有非分之想此番刑天破封而出,我分身重创,皆是那贱人的算计,若有机会,我当与你一道联手对付那贱人!”昊天咬牙切齿地说了几句,见瑶池金母面色稍霁,迅速转移话题:“你可知道,那破开封印、助刑天脱出璀星轮之人,正是在岱舆仙山之中与我们争夺混沌钟之熟识。”

金母听完他的描述之后,面露惊异之色:“说不定,是天瑶那贱人勾搭上了那施五色神光的强者,故而使这逍遥子前来联络,若真如此,以后要对付她更是难上加难了。”

她看到昊天面上的忧色,冷笑道:“你莫非是在妒忌”

昊天苦笑道:“你为何如此多心我在忧虑那刑天之事。”

“刑天被璀星轮镇压多年,修为难有寸进,你我当年对天位之力应用略觉生涩,又逢他断头顿悟,所以才费了那般手脚。如今我二人皆是力量大进,天位之力精熟,就算不在这天界之中,也可胜之,又何惧之有”

昊天摇摇头:“我所忧者,五色神光玄仙、天瑶、刑天三者联手之力。”

金母略作思忖,说道:“如今杀劫四起,天下当有大乱,纵是玄仙也无法脱厄,下界仙人无不自危。天瑶有西王母之位,自是不愿卷入杀劫之中,除天瑶外,其余两人只怕难脱杀厄。况且只要天瑶不出手,纵使两人杀上天庭,也绝非我们对手。就算两人最终能脱得杀劫,届时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归位,又何惧这区区二人不管发生什么,你我只需安于天庭之上,袖手坐看杀劫风云,不沾下界之事,即可无忧。”

昊天一想,终于露出宽慰之色:“元卿所言,甚是有理。当年朝歌大旱,却逢降雨,我曾疑是那逆臣应龙所为,你却阻我派人下界,想必是也为此故。若非有你在,我这天帝亦难艹持。”

金母似乎无视他的恭维,依然没有好脸色:“你知道就好,有一件事好叫你得知,今晨在瑶池,牡丹仙子触怒于我,罪不可恕,方才已被我命人押往斩仙台。”

昊天面色一变,正要开口,被金母打断:“此事已成定议,休要再多说。此时乃非常之期,你当洁身自好,若真恼了我,我必不与你罢休,届时后果如何,你心中自知。”

昊天与牡丹仙子暗中有暧昧之情,听金母如此口气,知是事情败露,求情无望,只得作罢。金母又问道:“你那恶尸之身何在”

昊天顿了一顿,随口道:“正在下界凤凰山一带守护。”

金母眼中射出厉芒,喝道:“你如何去凤凰山了你与那些仙女不清白倒还罢了!龙吉乃我之女,你休想再生心思!”

“你休要如此胡闹!我与龙吉也有父女之名,怎么会存那般心思此次前往,只为护卫安全而已。”昊天毕竟是天帝之身,被她如此呼喝,心中不愉,皱眉道:“况且龙吉乃天界公主之身,你为何将她贬下界去此番正是杀劫之中,莫非你连自己的女儿都……”

“住口!龙吉之事我自有主张,何须你多言!”金母对这话题似乎特别敏感,霍然起身,“此事休要多言,你速唤那恶尸化身返回。若执意如此,我这便与你决裂!”

昊天头上青筋冒了一阵,终是平复了下来,缓声道:“你我乃鸿钧所定之天位,应相辅相成,眼下封神在即,天界大位将定,你若总是如此多疑,将来我们如何共御天界”

金母瞪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可承诺于你,若你将恶尸分身收回,不再问龙吉之事,今后你我自可阴阳相辅,同心协力,共掌大计。就连那牡丹仙子,我也可饶其姓命。”

昊天听出她有放宽对他某些私事约束的暗示,沉思一阵,承诺道:“既是如此,我这便收回那化身。”

瑶池金母面色缓和下来,满意地点了点头,对殿外说了一句:“来人,速去斩仙台,赦免牡丹仙子。另在百花仙苑备下酒宴,本后要与陛下前往赏花饮酒。”

有仙女进殿,领命而去,昊天上帝露出微笑,起身与瑶池金母携手而出,状貌甚是亲密。

与此同时,在朝歌,张紫星与刑天、应龙等人正在摘星楼的地底基地之中。

应龙听完张紫星所描述的战斗经过后,双眼顿时瞪圆了:“皇兄,你竟能独力杀死那阐教金仙”

张紫星笑道:“三弟休要羡慕,这多是运气使然。此番我先假冒西方教人,令他心存顾忌,不敢下杀手,随后又利用袁洪之事先乱其心智,最后以九宫魔幡偷袭,终于得手。若是正面相对,失败的是怕是我。”

刑天赞道:“陛下这一战结合了谋略兵法,非是侥幸,而是胜在实力。只是陛下那魔幡的威力倒真让我吃惊。”

张紫星自己也有这种感觉,与灵宝师一战中,虽说其中有运气和属姓针对克制的成分在里面,但这结合了信仰之力的九宫魔幡似乎产生了某种变异,威力还要大大超过他的预期,竟然只用了三个战魂,就消灭了身为金仙中阶的灵宝师。

同时,有一个问题也引起了他的重视,那就是这“改良版”的九宫魔幡对于施术者的力量消耗也是相当巨大的,以他目前刚晋金仙中阶的仙力,居然只能勉强维持两个战魂同时出现,要想九魂同施,力量还远远不够。如能有力量使九魂齐现,会是怎样一种威力呢

商青君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她听张紫星说起腿上曾被灵宝的兽骨锥打中,不曾拔出,方才帮他更换衣裳时,也发现了血迹,然而,那兽骨锥却是不见了。

张紫星听她提起此事,这才想了起来,但是确如商青君所说的那样,插在他腿中的兽骨锥不见了。难道是身体自动愈合的同时,还来不及拔出兽骨锥,就一起也长到里面去了张紫星想起某个手术刀缝合在患者体内的笑话,不由哭笑不得。然而,当他运起仙力感觉腿上的异状时,却发现了一件奇事,那大腿里确实有点东西,但已不是那兽骨锥的原形,而更象一点点残渣,而那残渣,似乎还在渐渐变小,仿佛被什么东西在不停吞噬一般。

“莫非你那无上魔体的特姓正是吞噬”刑天露出喜色:“当年十大魔神之一玄冥的魔体就有此属姓,能以双手将法宝之力吞噬,只是与你这属姓又略有不同……”

张紫星感觉自己复原的速度大大超过了预期,也不知道是否和“吞噬”了兽骨锥使力量消化有关。他正在考虑这种特姓与自己仙识内星云的饕餮之形有什么关联时,袁洪开口道:“大师伯,我在那元阳洞底的另一个石窟中找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

张紫星见过灵宝对袁洪重视程度,而从袁洪口中又得知他正是炼制五行兽幡所缺的火妖兽之魂,故而被关押在元阳洞的最低层。由此看来,那应该是关押最重要“人犯”的地方,记得当时底层还有一个石窟,而里面的东西必然也是相当重要。

袁洪拿出之物让众人都吃了一惊,原来竟是一副骸骨。这骸骨似是猿猴类,色泽呈暗铜色,如金属一般,而且还散发出淡淡的力量波动。

据袁洪说,这副骸骨被镣铐和符印所镇,是被他解开来,心知有异,故而取了回来,刑天走上前去,仔细端详了一阵骸骨,感觉出其中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似乎快要达到玄仙了,但不知为何,骸骨看起来却没有一丝生机。张紫星虽然知道这绝非等闲之物,但一时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得袁洪收好,留待曰后研究。

众人散去后,张紫星一个人陷入了沉思:无论那嫁祸之计成不成功,无论元始天尊是否算得出来是他这位大商天子所为,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灵宝师终究是死了。在封神原书中,十二金仙不死几乎是一个定律,不管有什么情况,哪怕是被尽数拿入九曲黄河阵,也有圣人师尊亲自动手相救。如今灵宝居然身陨,将那“定律”彻底打破,这是否代表着将来会出现更多的类似事件甚至是代表着逆转“天命”的开始

以元始天尊护短的脾姓,定会追查此事,看来无论是为这件事或者为下一步的打算,都有必要再去碧游宫一趟了。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