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六十三章 三问通天论杀劫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通天教主说道:“陛下与我截教有恩,是何私事,不妨直说,我当尽力而为。”

张紫星听出他说到“私事”时,刻意加重了语气,也不辩解,起身行礼:“多谢教主。子辛斗胆,在此之前,有三问相询教主。”

“陛下请说。”

“既是如此,请恕子辛失礼了……”张紫星面色一整,第一个问题就让通天教主眉头微皱:“敢问教主,是否算定西周必灭我大商,安享国运八百载”

通天教主心中略惊:当年第一次见面时,天子就隐隐感觉西岐是曰后大商的最大威胁,如今更是挑明了此节,而且连西周的国运年限都说了出来!要知道,这个八百年的准确期限,是圣人合力推算,方才确定下来的,莫非上次在东海时,大师兄老子把这些都告诉了天子

张紫星见通天教主不语,又追问了一句:“教主可知,若按如此天数,西周八百年后,又当如何”

通天教主不意他有此一问,缓缓摇了摇头。

张紫星淡然一笑,说道:“外夷远荒之事不作计较,子辛且论我中土之运。周朝八百年中,两百七十余年主君无道,当有杀身之劫,即位之君当迁都东行,故分西东二周。八百年后,周室衰微,大权旁落,诸侯之国互相征伐,战事不断。三百余年中,有五方之霸相继而出。再过两百余年,周室不存,天下当有七国之雄并立,最终有一国名秦,灭六敌而大胜,一统天下。然天下方定二十余年,战事再起,秦国溃灭,有楚汉二雄争霸,最终汉胜楚灭,天下方定,大汉当有四百年之运。”

纵是通天教主有混元圣人修为,闻言也不免悚然动容,张紫星并没有再接着把三国两晋一路说下去,因为从通天教主的表情来看,他这番话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若是换一个听众,定会当张紫星是信口开河,乱编一通,然而通天教主是何许人,他当年也曾算出西周当兴、八百年后战事再起,继而分分合合,再得一统。其中一些事件或年限居然十分吻合,但越到越后面就是越为模糊,远没有这大商天子所说的如此详尽!

通天教主隐去面上惊色,目中却是精光大盛,上下打量了张紫星一番,沉声问道:“这未来天数,纵是圣人也未必有你算得精准,何况你这凡尘之人,你……你究竟是何许人也”

张紫星镇定自若:“子辛乃当今天子,成汤嫡脉,众所周知,教主何出此言子辛虽然屡有奇遇,修为骤增,却也仅是金仙中阶,连教主座下的弟子都远远不如,又怎能与圣人神通相比”

通天教主点了点头,目中的光芒却没有半分缓和:“陛下修为进境着实惊人,初来我碧游宫时,还仅是真仙,而在东海之时已晋金仙下阶,如见再见时,已至金仙中阶,如此神速,只怕再过得几年,我那四大弟子都要被你赶超了……只是,陛下缘何有如此神算”

张紫星叹道:“教主容禀,此事乃我最大隐秘,并无他人知晓……非是子辛有什么推算神通,而是……此番变迁,都乃子辛亲身经历!”

通天教主又是一惊,张紫星将自己当年身为寿王之时,大病一场的奇事说了出来,而这场“大病”,却是另有蹊跷。这大病中,寿王子辛外表昏迷不醒,而意识中却如梦境一般,“未来”一幕幕奇特的场景出现在脑海中,反复循环,正是方才所说的一系列朝代兴替的片段。

就在寿王惊恐无比时,一颗如斗的星辰无端自天而降,光芒耀眼,正撞在他的身上。就在他被星辰撞击的这一刹那,方才的那些朝代更替的画面陡然变得紊乱、颠倒起来,最终汇聚成新的变化,却是朦胧不清,无法辨明。同时,一股股奇异的力量融入他的意识之中,使他在忽然间懂得了许多玄妙的东西,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寿王终于还是清醒了过来。

当他醒来时,依稀还记得脑中那些玄妙奇异的东西,却差点记不起来原本世界的一切,直到后来,才渐渐恢复了记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他脱胎换骨,才有而后的立三书、造奇物等伟绩,直至名动天下。

通天教主仔细地听着,目中的凌厉之色渐渐转为惊讶,当确认他“发病”之时正与天机莫名紊乱的时间吻合时,心中更是大震:依照天子这么说来,那奇异的“病发”正是命运的改变,莫非他正是在那个时候成为命外之人而天数也是由于这个巨大变数的诞生而开始紊乱起来他那梦境之中,那“原本”的朝代兴替的画面紊乱颠倒模糊,难道是预示着,将来的命运会偏离原有的道路

张紫星这番话真真假假,尤其是“梦中”对未来千年的准确算计以及登基后所展示的一系列“奇迹”,使得通天教主几乎找不到其他的理由或解释来质疑。在一番添油加醋的忽悠后,连张紫星自己都不免有些错觉了,莫非真是身具扭转乾坤、改变杀劫的宿命

这件事情委实太过惊人,尤其是在如今的杀劫这种形势之中,饶是通天教主已至混元圣人之境,也不禁露出沉思之色。张紫星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思考,紧接着又说道:“方才明明是我问于教主,却是自问自答……也罢,且算是一问。子辛再请问教主,当今杀劫之势如何”

通天教主沉吟片刻,不动声色地反问道:“依陛下看来,势当如何”

“此番究竟是我问教主,还是教主问我”张紫星似乎早料到对方会如此反问,故意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既是教主相询,子辛就斗胆一言。愚见以为,天道者,势也!势分三类,为天、地、人也,即天时、地利、人和。此番杀劫乃天道重列,除人教外,阐截二教、西方教皆卷入其中。元始天尊依照原本天道之势,抢先出手,早已遣人暗通西岐姬发。其门人姜子牙原是术士出身,我爱其才而破格提拔为大商亚相,却被其罔顾君恩,叛逃而走,奔往西岐,受姬发倚重。而阐教也多使门人相助西岐,皆乃元始天尊抢占‘天时’之故。”

“西方教势力较弱,又在西征时损兵折将,本无法与阐截两教相比。然西方教偏安一隅,进可谋夺中土气运,退可安居极乐净土,不染杀厄,可谓占了‘地利’之势。西方两大教主皆是心机深沉之辈,由南海夺宝之事便可看出。经西征之败后,其策略已有所改变,门下弟子皆利用地理之势,安于极乐世界不出,极少涉足中土。只有那准提道人只身前来,施各种手段,或哄骗、或用强,拉人入教,积攒实力,前曰金灵道友三人便是因为此故而被擒。”

通天教主还是第一次听到这天时地利之说,心中也不得不承认张紫星分析得有理,赞道:“陛下见识,果然非凡,按陛下所说,我截教就是人和之势了”

张紫星直视通天教主,缓缓摇头:“请恕子辛直言,贵教目前还当不得‘人和’之势。”

通天教主目光闪动,问道:“此话怎讲”

“人和者,以人为本,得人心者得人和。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通天教主打断道:“依陛下所说,人和者,乃目前人教之势也,亦是陛下之势也。我截教既无天时地利,又无人和,岂非一无所有在这杀劫中必败无疑”

原著中,阐教占天时,西方教占地利,西周则占人和,纣王三势皆失,正是属于失道寡助的一方,故而虽有精兵强将,也难免有亡国之祸。截教门人众多,实力最强,却因不合天道之势,也难免遭逢失败,正是这个主因。

但是,如今呢

“教主差矣!教主有教无类,不论出身,入截教者皆可传道,八方修士皆来投奔。故而门人之众,实力之强,乃当世之冠,自可称‘人和’。我为人界天子,统御四海,天下归心,亦是‘人和’。此‘人和’之势,可算是你我二者分享。”张紫星神色自若,侃侃而谈,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

“只不过,教主‘人和’之势乃截教本势,与天道大势中,尚不足以与另两教中天时、地利相较。我所拥有的‘人和’虽广及天下,却始终乃人界凡俗之势,亦是不敌阐教和西方教之势。若能合二为一,相辅相成,自可与天时、地利鼎足而立,不落下风。”

通天教主嘴角牵出一丝笑容:“陛下见识过人,口才出众,如此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原来为的就是这‘合二为一’之论!陛下心意,贫道心领了,只不过我截教皆是方外修士,纵是杀劫当前,也尽随运而为,不欲沾染凡尘之势,此番陛下只怕是要失望而归了。”

张紫星见通天教主说破了他的来意,也不气馁:“当年我初见教主就曾说过,杀劫之中,双方犹若唇齿相依,唇若亡,齿必寒。教主休要急于拒绝,请仔细寻思这三势之说,是否有理,教主当心中自知。”

通天教主注视了他一阵,也不置可否,问道:“陛下的第三问是什么”

张紫星见他主动相询,也不再在那“三势”上多作文章,说道:“敢问教主,可曾推算过贵教未来”

通天教主淡淡地答道:“我教人数甚众,死后封神,杀劫缠身,皆是定数,自是难以避免,唯有顺运而行。”

张紫星点了点头:“教主之意我或能明白一二,教主门人过多,参差不齐,正好借这次杀劫之机,去芜存菁,筛选出根姓、气运深厚者为截教未来大兴的柱梁,余者也能上榜封神……倒也不失为一妙法。”

通天教主神色不变,目光却有些意动,似被说中。张紫星紧接着又问了一句:“杀劫乃大运,不可逆转,但各教之运却未有定数,任凭人为算计。教主虽算计得周全,但旁人亦有计量,又岂会让教主如愿我在西征曾见过教主的诛仙四剑,威力绝伦,就连西方教圣人准提都甘拜下风。子辛斗胆问一句,若是教主以诛仙阵图布下诛仙阵,可当得几位圣人”

通天教主听到“诛仙阵图”四字,暗暗惊诧:这诛仙阵图乃当年自己在师尊的分宝岩上与四口仙剑一同获得,就算是座下四大弟子都不知此节,如何这天子会知道

张紫星知他疑惑,说道:“我方才曾对教主言那奇异梦境,蕴含玄妙,八景宫圣人的太极图、玉虚宫圣人的盘古幡、西方教准提圣人的七宝妙树与接引圣人十二品莲台皆在所知之中。”

通天教主听他说出这些至宝的名称,心中又多信了几分,也不再隐瞒,说道:“我这诛仙四剑乃先天中的诛、戮、陷、绝四气所凝,被师尊鸿钧所得,颐养万亿载自成剑体,四剑杀气极重,霸道无比。其气浑然而成一阵图,蕴天地生克至理,若以此布下诛仙阵,纵是大罗神仙,混元圣人,也难免损伤。诛仙剑阵玄妙无比,若将四剑倒悬于四门,发雷震动,剑光一晃,任从他是万劫神仙,难逃此难。但混元圣人不仅神通广大,且各有异宝,若以四位修为精湛的上阶玄仙把守四门,运用剑阵之妙,可勉强以一敌二。若想以一敌三,却是毫无胜算。”

张紫星叹道:“以一敌三尚且毫无胜算,以一敌四定只怕……”

“若以一人之力与四圣为敌,当必败无疑,连四剑都会失去,”通天教主很奇怪张紫星会有这样多余的提问,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一事,不由面色大变,追问了一句:“莫非……陛下在那奇异梦境中预见到了什么”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