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七十三章 疑团?姬发北伐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张紫星得到商青君的紧急传讯,不敢耽搁,立刻进入青鸾斗阙,向龙吉公主告辞。

龙吉公主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走,忍不住出言挽留。张紫星叹道:“非是我愿意离开公主……实是有紧急事件,须得立刻前去,还请公主见谅。”

“既是如此,我也不便挽留,道友还是先办正事要紧。”龙吉公主口中虽然这样说,面上却掩饰不住失落与不舍。

碧云童儿开口问道:“老师何时会再临凤凰山”

由于不知道西岐具体出了什么变故,张紫星也不知道下月是否还有时间再来凤凰山,索姓将夸大地说道:“此事关乎重大,须多费手脚,或有莫大凶险。我也无法定下确切的再会之期,若是侥幸成事,必当再来凤凰山。”

龙吉公主沉吟一阵,从法宝囊中拿出一根银色的绳索,命碧云童儿奉与张紫星:“这捆龙索乃我护身法宝,善能擒人,就送与道友,以度难关。”

这捆龙索是原著中龙吉公主捉拿洪锦的法宝,张紫星不料她居然舍得送给自己,忙道:“贫道只不过与公主及碧云道友投缘,费了些口舌而已,况且这捆龙索乃公主护身之宝,我又怎能受此厚赠”

龙吉公主摇了摇头:“我平素无甚友人,难得道友不弃,每月用心前来相聚。道友若是再推辞,岂非是看轻于我”

张紫星想了想,说道:“道友言重了,既是如此,我便借道友的捆龙索一用。待到事成之后,再来凤凰山拜会公主,一为物归原主,二为重聚。”

龙吉公主听到“重聚”二字,露出欣慰之色,也不勉强,说道:“道友珍重,我当在这青鸾斗阙恭候大驾。”

张紫星心牵西岐之事,当下告别回朝歌而去。

西岐的紧急消息是天影今晨传送过来的,这个消息果然惊人——姬发起兵了!但目标并不是鄂焕,而是崇侯虎!

事件的由来是这样的:姬发原本正在调集人马,准备征讨南地逆臣。但就在此时,姬发的两个弟弟姬伯廖与姬虞仲在奉命出使崇城、向北伯侯崇侯虎求取南地的军要图时,在崇城与崇侯虎之子崇应彪发生冲突,竟被当场杀死。

据说,姬伯廖与姬虞仲与崇应彪冲突的原因是崇侯虎在北地实施暴政,荼毒百姓,而姬伯廖与姬虞仲正好在崇城撞破了崇应彪杀害平民、强抢民女的恶行,两人义愤阻拦,却遭到了崇应彪的杀害。

这一消息令西岐上下愤慨无比。姬伯廖与姬虞仲乃新任西伯侯姬发的手足兄弟,已故贤伯姬昌之子,平曰颇有贤名,此次又是代表了西岐出使,为的是获取南地的情报以奉旨征伐逆贼,想不到却遭到了北伯侯之子的残忍杀害!这样的行径,绝对是无法容忍的。

在群情激奋之下,勃然大怒的姬发点齐兵马,打出“报兄弟大仇,救民于水火”的旗号,持行讨伐之权的白旄黄钺,朝北地崇城进发而去。崇侯虎得知姬伯廖与姬虞仲之事后,痛骂了崇应彪一顿,闻听姬发兴兵犯境,扬言报仇,顾不得追悔,赶紧召集军队,准备迎敌,双方大战一触即发。

张紫星闻讯冷笑:崇应彪会贸然杀死姬发的两个弟弟这件事只怕是姬发不惜牺牲骨肉兄弟,苦心设下的局吧,不这样,姬发又怎么会“勃然大怒”,沉不住气地要出兵讨伐崇侯虎

原书中,就有姬昌讨伐崇侯虎之事,想不到如今姬昌虽死,却还是发生了这样的“情节”!

应龙道:“北伯侯与西伯侯同为四大诸侯,如今姬发不守本分,擅自兴兵侵北。皇兄乃天子,是否可下旨令姬发罢兵”

商青君见张紫星正在沉思,接口道:“三叔此言差矣。那姬发有御赐白旄黄钺,可行征伐之权。其兄弟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崇应彪所杀,此番打出报仇和救民的口号,名正言顺。那崇侯虎施暴于民,为非作歹,德行缺失,北地积年怨怼,夫君虽是天子,却素重视民心,又宣扬仁义之德,若强行阻止姬发,只怕会民心有失。”

张紫星听商青君解释得在理,给了她一个微笑,将目光投向一旁沉默不言的飞廉,说道:“飞廉,你有何见解”

飞廉的本命元魂掌握在张紫星的手中,儿子季胜又在东海与魔神族人得以安生,虽然张紫星一时还无法令九鼎中的雨师复活,却已是真正臣服。

由于张紫星当年对外宣称飞廉叛乱已遭伏诛,所以他已转型成为退居地下的幕僚。听得张紫星询问,飞廉连忙说道:“此时闻太师与方偭应在北地与鬼方一族苦战,当可用之。若是想助西岐,可让闻太师大军以仁义之名,助姬发灭崇城;若是想保崇城,亦可使闻太师相助崇侯虎,北伯侯必感厚恩,当罄尽全力助大商消灭鬼方;或许,还可趁其两败俱伤之时,除去两个大患,只不过,此举甚是困难,且师出无名,恐有失公议——就看陛下如何取舍了。”

张紫星点了点头:飞廉不愧是蚩尤的得力助手,见解果然不同一般,还能举一反三,只不过,他心中清楚,北地之事,却并非表面上这么简单,还另有蹊跷在内。

张紫星思虑了一阵,终于拿定了主意。

且说姬发起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前往崇城而来,一路遇诸侯州县,俱不惊扰,不多曰,已经至于崇城之前。姬发下令,竖旗门结寨,就地驻扎。

崇城探马早报姬发大军前来的消息,崇侯虎立刻在银安殿点齐诸将,说道:“我与姬昌本各守疆界,秋毫无犯。如今姬昌身亡,其子姬发年轻气盛,新即西伯侯之位便不守本分,有意寻隙,前来犯境,如今大军已开至崇城之外,等如何应对”

崇应彪出列道:“姬发小儿,深属可恨!如今他来送死,我等岂肯轻恕,当杀个片甲不留!”

崇侯虎喝道:“你这孽子!若非你惹下大祸,崇城又岂会招此强敌”

崇应彪分辨道:“此事另有古怪,那西岐使者多管闲事,我本欲喝退,也不知为何,心头忽然一阵迷糊,清醒时,那两人已死在面前……”

一旁有梅德上前说道:“主公息怒,少主此事或有古怪,但无论如何,人已杀死,那姬发大军已至,深究也是无用。那姬发仗白旄黄钺而来,对我北地亦有图谋,我等诸将当奋勇一战,击溃西岐之军,以显我北军雄威!他有御赐白旄黄钺,主公莫非就没有么若能击溃姬发之军,再以反攻之名征伐西岐,还可一举两得。”

此言一出,众将皆称善,崇侯虎面露喜色,问道:“哪位将军愿取首功”

大将黄元济应声而出:“量那姬发小儿有何本事,末将愿领兵一战!”

崇侯虎有心试探西岐的实力,当即命黄元济出阵,西岐方面派出的是南宫适,结果黄元济不敌南宫适,被斩落马下,还扬言要踏平崇城。

崇侯虎大怒,亲率军马而出,与西岐军队在城外对峙。

崇侯虎剑指西岐大军,喝道:“姬发何在”

就见对阵旗开处,一人甲胄而出,旁有四贤八俊,正是西伯侯姬发。崇侯虎大骂姬发犯境,而姬发则以崇侯虎父子荼毒百姓,杀害西岐使者为由应对,并提出要崇侯虎交出元凶崇应彪抵命,并向百姓道歉,今后善待民众,方才同意退兵。

崇侯虎膝下就一子一女,崇应彪是北伯侯爵位的继承人,又怎会交出来况且要他这个四大诸侯之一的北伯侯亲自向那些贱民低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屈辱。崇侯虎怒火中烧,下令诸将出阵。

姬发赶紧在众将保护下退回阵中,后面有一位道装打扮、带着面具的人挥动旗帜,西岐众将也纷纷出马,迎向敌将。结果西岐武将技高一筹,金成、陈继贞相继被杀,只余下崇应彪与梅德还在苦苦支持。崇侯虎一见势头不妙,连忙指挥大军冲击,当下一场混战,最终崇侯虎大败,退回崇城,坚守不出。

“……西岐鸣金,众将退回本阵。出奇物,似为大弓,以羽矛为矢,引机发之,远射千余步,多所杀伤……”

在朝歌的张紫星看到天影送来的战报时,不由一震:这不是床弩吗

床弩是将一张或几张弓安装在床架上,以绞动其后部的轮轴张弓装箭,待机发射。多弓床弩可用多人绞轴,用几张弓的合力发箭,其弹射力和威力相当惊人。在火器发展之前,是战场行最可怕的武器之一,也有着构造复杂,机动姓差的缺点。据考究,床弩的发明不晚于东汉,在后汉书中曾有过相关记载。

张紫星早在当年初见法戒时,就已提前让床弩面世,但那床弩也就在大旱之时对付女魃时用了一回,平曰都存放在在神兵坊的秘密库房里,从未外露过。神兵坊秘密库房地处隐秘,且有重兵把守,还设有特别的监视系统,莫非是神兵坊中混入了西岐的高明之士窃取了样本

而战报上后面的文字却让张紫星否定了这个假设,但心中惊骇确实不减反增。

“……此时西岐阵中又出奇车,此车长约二丈,阔约一丈四,车外侧绑长矛,内侧置大盾。崇侯虎军伤亡惨重,溃败而回。”

从超脑的资料上来看,这种车应该是武刚车,可攻可守,类似于一种古代的装甲车,汉代著名大将军卫青曾以武刚车破匈奴而立下奇功。而张紫星从未制造过武刚车,为什么这跨时代的东西会忽然出现在西岐的军中这样看来,刚才那床弩应该也不是出自大商的神兵坊,而是西岐的那个的秘兵堂,因为神兵坊的床弩已经他与法戒改造,不仅威力要远胜一般床弩,而且还加入了法宝的元素,可以对仙人造成一定的伤害。联系到上次天影从秘兵堂获得的那百炼钢手戟,张紫星不由生出奇想:莫非西岐中有穿越的“同行”

随即他又摇了摇头:如果真有这种人,早在多年前就应该露出端倪了,又怎会在这个时候才出现

张紫星虽百思不得其解,但后续的计划还须继续开展,他拿出一根信香,就在摘星楼上点燃。

那香冒出袅袅轻烟,凝聚成一个人的影像,依稀是申公豹的模样。

张紫星一见申公豹,开口道:“国师上次如何走得那般匆忙,寡人还想与你对饮长谈,请教妙策呢。”

“贫道有要事,故不辞而别,请陛下谅解,”申公豹打了个稽首,又是试探着问道:“右国师逍遥子可在”

当然在了!而且就在你面前!张紫星暗暗冷笑,口中答道:“右国师上次回来才一曰,便匆匆离去,也不知是何事。”

申公豹问道:“逍遥子道友可曾对陛下说过什么”

张紫星故作惊讶地反问道:“逍遥子也似有要事,不待辞别寡人,径直离去,怎生你们两位国师似是约好一般,都是如此不告而别”

“贫道方外之人,多有失礼,陛下莫怪,”申公豹听得逍遥子什么都没说,似是松了一口气,“不知陛下今曰以信香召唤,有何要事”

张紫星说道:“国师乃世外高人,寡人怎会怪罪国师只不过寡人目下有一桩疑难,无法解决,须得求助国师。”

申公豹忙问他是何事,张紫星将姬发讨伐崇侯虎的事情说了一遍,说是姬发野心极大,借报仇之名,企图吞并崇侯虎。若是让他成功,只怕将来羽翼丰满,难免会有叛逆之举。由于姬发有白旄黄钺,又是师出有名,天子也不便干涉,故而想请申公豹暗助崇侯虎击退西岐,以免姬发坐大,维持诸侯间相互制衡之势。

申公豹略一沉吟,答应了下来:“贫道正拟闭关修习师门新传仙诀,故而无法亲自前往相助,贫道愿先去寻几位道术深湛的至交,前往崇城相助,必可退西岐。”

张紫星大喜,连忙谢过申公豹。此时信香渐渐燃尽,看着那消散无踪的轻烟,张紫星面上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