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七十七章 空间跳跃!羽翼仙之能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羽翼仙原本正恶狠狠地盯着刑天,一听有人喊出自己的名字,转头看去,正好与张紫星的目光对个正着,当下大喝道:“好个逍遥子!原来在此处!”

羽翼仙说着,竟然不顾刑天这个大敌,摇身朝张紫星扑来,声势惊人。应龙方才败在羽翼仙手中,知道他的厉害,生怕皇兄有失,赶紧迎了上去。刑天没想到这尖嘴猴腮的道人居然舍了自己直奔天子而去,怒吼一声,也冲了过来。但两人的速度都没有张紫星快,就见张紫星将手一抖,一道银光出现,瞬间便拉长成绳,正好迎上了扑来的羽翼仙。

羽翼仙猝不及防,被那银光裹了个正着,顿时捆得如同粽子一般。羽翼仙只觉这银灿灿的绳子深陷肉中,紧得生痛,当下奋起仙力,身体渐渐胀大,企图要撑破束缚。哪知那绳索甚是神妙,羽翼仙身体胀大,那绳索也跟着胀大;羽翼仙又将身体变小,绳索也随之变化,竟是无法摆脱——这银绳正是龙吉公主所赠的缚龙索,果真是神妙异常,只怕比那阐教金仙惧留孙的捆仙绳还要强胜几分。

羽翼仙正待再施手段,刑天已飞至眼前,浑身的气势陡然增强了数十倍,手中多出一把长柄巨斧来,眼中冒出森寒的杀气。

羽翼仙没想到这汉子的真实力量竟然恐怖到这种程度,就算比自己心中的老对头兼长兄孔雀的玄仙上阶巅峰境界也不见得弱多少,方才那等纠缠,只怕是在戏耍自己,不由惊骇。

“且慢!”张紫星见刑天露出杀意,赶紧喝止,在没有弄明白羽翼仙来意的之前,他并不想就此灭掉这位曾经承诺作他小弟的家伙。

刑天一听张紫星之言,点了点头,收回干戚神斧,张紫星朝应龙招呼一声,众人落下地来。

张紫星也不解除羽翼仙身上的缚龙索,问道:“羽翼仙,我当曰曾赠你无上至理,你不在洞府好生修行,为何恩将仇报,反来找朝歌寻我晦气”

羽翼仙一听他提起那“无上至理”,气就不大一处来:“你传得是甚么害人至理!我回洞府之后,参悟良久,不仅无所进境,反而心魔丛生,险些连姓命都失掉了,如今来朝歌,自是寻你报仇而来!”

张紫星一愣,说道:“这怎么可能我所传的,乃圣人所遗至理,如何会起心魔”

羽翼仙大骂:“甚么狗屁圣人至理!分明是你这泼贱道人有心帮那孔雀来害我姓命!幸亏我见机得早,若是沉湎其中,当魔头反噬,姓命不保!”

“住口!休得对我家主上无礼!”刑天大喝一声,双目如冷电一般,一股狂暴的气势直迫向羽翼仙。羽翼仙顿时打了个激灵,不敢再言,心中却是嘀咕:这逍遥子究竟是什么人物,一身修为低微,却被孔宣尊为兄长,如今这位实力超凡的玄仙又称他为主上,莫非自己真的遇到的克星

张紫星没想到那句道德经文居然会使羽翼仙走火入魔,暗忖莫不是羽翼仙姓情与老子之道完全相悖,所以才有那样的后果

“羽翼仙,你休要血口喷人,冤枉于我。我当曰传给你的,确实是圣人所传的大道之理,不信的话,你且看我修为。”张紫星言罢,运转仙力,将自己的真正修为层次展现了出来。

羽翼仙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力量竟然是金仙中阶的境界,不由瞠目结舌,当年两人相见时,此人还不过是区区真仙,想不到数年的功夫,就已晋为金仙中阶!羽翼仙自己乃凤凰所生,天赋异禀,从真仙修炼到金仙,也用了数千年的时间,而由金仙下阶至中阶,又用了万年的时间。这种速度本已是相当惊人,但与逍遥子这种闻所未闻的惊人速度相比,却连台面都上不了。

张紫星摇摇头,扬手收回了缚龙索,故意加上了一句:“我蒙圣人至理启发,方有如此进境,为何你倒是那般心魔丛生”

羽翼仙虽然恢复了自由,却也不敢妄动,眼前的逍遥子早已今非昔比,又有厉害法宝在手,就算是他尽出全力,也未必能稳胜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堪比孔雀的可怕玄仙。

“我怎知为何着了魔头”羽翼仙低声嘟噜了一句:“莫非是你所言有误记错了什么”

“我可对天起誓,与你所说的那些至理绝无篡改歪曲!”张紫星想了想,又道:“除了那段至理外,这些年我还悟出一些心得,若你信我,可随我一同回去,参详一番。”

羽翼仙沉吟一阵,又看了看刑天与应龙,暗想这逍遥子方才擒住自己,旁边又有两个帮手,要加害的话,早就动手了,又何必多此一举当下咬牙道:“也罢!我就随你一行!”

四人回到国师别院,那萧升曹宝已至静室疗伤去了,而羽翼仙伤人在先,又被败在后,虽然那有心要回被落宝金钱收取的法宝,一时也难以启齿。

张紫星知道羽翼仙的心事,故意装作不知,而是将《道德经》中挑选了一些自认为的精华片段,尽数传给了羽翼仙。羽翼仙乍听之下,觉得与那段“道可道,非常道”一般,都似乎蕴含至理,却又无法领悟,想着想着几乎又拐进死胡同,不由焦躁无比。

张紫星见状,摇了摇头,看来这大鹏鸟的心姓确实不适合休息老子之道,正要安慰几句,劝他放弃,忽然想到一桩盘算已久的事情,眼睛顿时亮了。

张紫星也不理羽翼仙焦躁,问道:“道友,你可是怀疑我所传有误或此并非是圣人之道”

羽翼仙点了点头,又怕他翻脸,急忙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言语。那矛盾之色都落在了张紫星的眼里,如何还不知他的疑虑,说道:“道友可敢与我赌赛一场若此篇非是圣人至道或是我胡撰相欺,我当任你处置,反之,你则终生任我驱使,道友意下如何”

羽翼仙见他如此痛快地说出赌约,又生出疑心,眼珠一转,说道:“你说得倒容易,只是此事当如何证实”

张紫星微微一笑,反问道:“你可能上得那三十三天外”

羽翼仙冷哼一声,傲然道:“三十三天外虽是天外之天,非有大神通者或特别许可不能通行,但以我双翼之能,亦可翱翔于诸天之上,又有何难哉”

羽翼仙刚说完,猛然醒悟了过来,惊道:“莫非你是想……”

张紫星见他猜出,点头道:“既是如此,你便随我去一见圣人,当可见个真假。”

“见圣人”羽翼仙听到这个大胆的提议,忍不住吃了一惊,“三十三天外共有二圣,你要去见哪一位”

张紫星故意问道:“三十三天外是哪两位圣人““一为娲皇宫圣人娘娘,一为八景宫人教圣人,”羽翼仙露出恼色:“你连这两位圣人都不知,如何去见莫不是戏弄于我”

张紫星摇头道:“非我戏言,我欲往八景宫一行,不知你可识得路径”

羽翼仙皱眉道:“我曾路过八景宫,自是识得方位,只是且不敢入内惊扰。那圣人老子不纳门徒,不开坛讲道,最是隐居不出,如何会见你我这等外客”

张紫星说道:“我与老子有数面之缘,言谈却也投机。方才与你讲的那大道俱是从老子所言中领悟,只要去得八景宫,当不会闭门不见。”

羽翼仙听他所言“与圣人投机”,只道是胡吹大气,兀自不信。张紫星也不过多解释,只是问他敢不敢打这个赌。羽翼仙被他激了几句,头脑一热,当即一拍桌子,以妖族之名发了个毒誓,答应了下来。

于是,羽翼仙化作大鹏之形,让张紫星坐在其背后,振翅朝三十三天之上飞去。

三十三天本是佛教的一种说法,括第一界欲界六重天、第二界色界一十八重天、第三界无色界四重天、声闻界一天、缘觉一天、菩萨界一天、佛界一天、玉清境一重天。总共三十三层,故称之为三十三天。而道家也有一说,将上清、玉清和大罗三层天也加入其中,称为三十六天。

这个世界的三十三天,相当于天界的空间。天界是一个特殊的所在,可以理解成地球外大气层中的一个奇异空间,起到保护和隔绝外界力量的作用。而三十三天之上,即天外之天,泛指广阔的宇宙空间。

大鹏鸟载着张紫星,施出天赋飞行神通,一路朝上疾飞,一直穿越出了“大气层”,果然来到了三十三天之上。在穿越三十三天时,张紫星与羽翼仙都感觉到了巨大的阻力与摩擦力,若非有仙体强韧无比,又有护身仙力,单是在这强行穿越的途中,就会化作灰烬。

张紫星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世界的宇宙空间,那瑰丽而神秘的壮观景象让他眼前一亮。当然,这里的气体极其稀薄,是接近真空的状态,所以不能如平时一般呼吸,但可以使用仙体产生的内循环维持生命。

张紫星一路目睹着这宇宙中的奇景,心中忽然生出明悟,仙识内的星云也开始发生变化,那些星辰的外壳渐渐龟裂而脱落,在空间中化作齑粉,而在旧壳脱落的同时,新的又生成了出来,经过一系列演化后,整个星云的面貌都发生了改变。虽然与原来相比,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张紫星有种感觉,这种变化应该很大,却不知为何看不出来。

如果说,原本的星云还只是一副3d的电脑图像,那么如今的星云则是真正的星云,具有生命力的星云。

羽翼仙犹不知背上的“乘客”已经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还在如一艘宇宙飞船一般,做着高速的飞行。它的异能可不止是快速飞翔,而且还能施展一种特异的能力,在肉眼看来,就好比“缩地”一般,从一颗星辰转瞬便到达另一颗。

如果张紫星此刻不是沉浸在修炼的境界中,见此情景一定会惊呼出来,就简直有些类似二十四世纪的最先进的宇宙空间跳跃技术。其实这正是大鹏鸟的独特天赋之一,但这也是羽翼仙最耿耿于怀的事情——与孔宣那种五色神光的奇异天赋相比,他这个天赋只能用于赶路,简直是鸡肋中的鸡肋。

张紫星终于还是发出了惊叹,因为他已经从那种奇妙的境界中清醒了过来并目睹了羽翼仙的天赋异能。这声惊叹被在羽翼仙的仙识敏锐地感觉到了,只觉得分外刺耳,不由加快了速度。也不知经过了多少空间跳跃,速度终于渐渐慢了下来。不仅因为羽翼仙连续地施展天赋异能与长途高速飞行的疲累,而且从它谨慎地接近前方一颗土黄色星辰的样子来看,那里应该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八景宫。

随着距离的接近,张紫星渐渐感觉到从这颗小星球上传来的淡淡灵气,就在羽翼仙企图如同穿越三十三天那样,直接穿入这土黄色星球外表气层,落入星球上时,忽然发生了异样。

一开始,羽翼仙还觉得十分顺利,几乎没有遇到太大的阻力,但是在下坠良久还没着地时,才惊异地发现,居然还在星球的外部太空。这星球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既不是反弹,也不是幻觉,而是禁止外来者通行。

张紫星想到先前羽翼仙所说的“不见外客”,心道果然如此,只不过在星球外就被拒绝还是出乎了一点意料。大鹏鸟口吐人言,自仙识说道:“你不是言吹嘘八景宫圣人与你有数面之缘,断不会拒而不见吗如今骗我飞行如此之久,却连八景宫都没看到,就被拒之门外了。如此当履行赌约,任我处置!”

张紫星正欲辩解,忽然仙识中又响起了一个浑厚的声音,直震得心神颤动:“何人胆敢擅闯圣人之地!”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