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三章 落宝金钱显奇功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张紫星收下泉灵这个妹妹,心中欢喜,刚想发出信号弹给刑天与曹宝,正好碰上了乔坤一行人。

以张紫星目前的修为和神通,对于乔坤一流已是不放在眼里。但对于乔坤身边的那个矮道人却不敢有丝毫放松——陆压!这个矮子真是阴魂不散,到哪里都能遇到他!

张紫星深知陆压修为远在自己之上,且心计深沉,心狠手辣。若是硬拼,绝非对手,还会累及云繙、清儿与萧升。唯一的希望就是召来刑天,才能度过如此难关。

张紫星在仙识中嘱咐萧升与云繙,让他们保护清儿,若有机会,立刻逃走,面上却是露出了笑容,朗声道:“陆道友,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上回岱舆仙山一别,甚是想念,不想这么快又见到道友,贫道心中甚是喜悦。”

陆压目中闪过精光,也是大笑道:“好一个人生何处不相逢!道友此言,甚合吾心。自那次仙山之后,我对道友也甚是想念呢!”

乔坤本待领陆压来灭掉逍遥子,不料两人见面时,却如老友一般热情招呼,不由暗暗怀疑。他想起方才张唯所禀告的另一件事,目光顿时落在了张清儿身上,确认一番后,当即露出贪婪之色。张清儿感觉到了乔坤目中的异色,心中害怕,往云繙又身后靠了靠。

云繙没注意到清儿的情况,紧紧地盯住了陆压,想到上次这矮道人差点伤到姐姐岫盈和逍遥哥哥时,双眼差点喷出火来。她手中量天尺一抖,指着陆压喝道:“你这矬道人!上回差点施毒手害我哥哥姐姐,如今来这里,又待有什么毒念!”

陆压听云繙叫他“矬道人”,面上怒色一现而隐,看到云繙手中的量天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位小道友,休要出口伤人,不知是何人门下”

乔坤对张清儿的觊觎神色被张紫星看在眼里,心知乔坤认出张清儿的泉灵之身,当下抢先答道:“以陆道友的眼力,如何不识得量天尺与五色烟霓我这两位妹妹皆乃娲皇宫圣人门下,道友何必明知故问”

陆压本就怀疑云繙的身份,得到证实后,点了点头,自度不宜因为这点小事得罪女娲娘娘,所以也不将云繙的无礼记在心上,只是对逍遥子的来头更加疑惑。这逍遥子的身边似乎都不是寻常人物,要么就是截教圣人的得意弟子,要么就是玄仙上阶巅峰的兄弟,如今这两个小丫头虽不起眼,却是娲皇宫圣人的门下!

乔坤一听自己苦苦搜寻的泉灵居然已拜在女娲娘娘的门下,又见陆压点头证实,当即心头凉了半截。张紫星之所以这样说,也是为了云繙与清儿的安全,一会真与陆压打起来,只怕自身难保,更别说照顾这两个小妹妹了。至于萧升,既已坐定他弟子这个名份,也无法再更改,只好嘱咐其自行小心了。

张紫星故意问了一句:“陆道友今曰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道友休要在做作了,若你能交出那混沌石……”陆压露出森然的笑容,话还没说完,忽见逍遥子已经发动了突袭。

这是一道五彩的烟花,随着逍遥子一扬手,呼啸着冲天而起,轰地一声炸开来,却是没有半点威胁。陆压并不知这是通知刑天的信号弹,只是暗忖此人有许多古怪玩意儿,自己就曾吃过大亏,所以也不敢小觑,凝神以待。哪知那绚丽的烟花连续炸开后,确实是没有了下文,陆压还没来得及从空中转移开注意力,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波动迅速逼近,原来是一道蜿蜒的银光,如同蛟龙一般,直扑而来。

陆压身化长虹,蓦地移动到上空,躲过那银光的缠绕。张紫星指挥缚龙索继续追击陆压,但陆压的长虹速度太过迅疾,总能从容躲开。张紫星连续施展缚龙索,只觉颇为耗力,而陆压一边躲避已是一边朝他渐渐接近而来。

没等长虹接近,张紫星已化血光,朝白云洞门人中闪去,陆压的长虹连紧追不舍。张紫星利用白云洞门人为掩体和武器,使得陆压无法赶上。这边乔坤见逍遥子居然能与陆压这样的强者相持,暗暗心惊,又见他将自己门人扔向陆压,不由恼怒,手中离火剑划出一道红光,朝那血光移动的位置堵去。

云繙怒喝一声,量天尺脱手而出,朝乔坤飞来。乔坤见那玉尺陡然放大,心知不妙,赶紧闪开。就见量天尺已狠狠砸下,砂石横飞间,地下已多出一个夸张的巨坑来。乔坤惊出一声冷汗,暗自庆幸见机得早。虽然忌惮娲皇宫圣人的威名,但为自保,也不得不施展离火剑,缠住云繙,以免再施那量天尺。

陆压见张紫星如此难缠,将牙一咬,身上冒出红光,那些被扔来的白云洞门人才接近过来就已化作焦枯,其余人见如此之状,顾不得掌门在场,纷纷吓得四下逃散,倒给萧升减轻了不少压力。

陆压算准张紫星的移动路线,长虹暴涨,猛地拦截在前方。张紫星正欲后退,忽然感觉到后面有一阵奇异的力量传来,猛一回头,就见后面又是一个陆压,手中的葫芦盖已经打开,现出三丈毫光,上边有一物,长有七寸,有眉有目,眼中两道白光反罩下来,已将自己的泥丸宫钉住。

前面的陆压没等张紫星回头,飞快地鞠了一躬,念道:“请……”

才一个字出口,忽然一道金光飞在空中,原来是一个金钱,边缘还长着一对奇特的翅膀。金钱飞过,那钉住张紫星泥丸宫的白光顿时下坠,连带那葫芦一起,掉落在地。白光受此一惊,顿时收入葫芦之中。

这下变生肘腋,令陆压措手不及。方才他施展新炼成的分影秘术,以斩仙飞刀偷袭张紫星,两个分身一个施展葫芦,一个行礼念咒,企图在其做出反应之前快速催动飞刀下毒手。这也是陆压在多次研究当年失败的例子后,想出的对付张紫星的方法。不料却横里飞出一个奇怪的金钱,居然连斩仙飞刀中的白光都能落下,不仅暗算失败,而且连那葫芦也一并掉落,简直是匪夷所思。

张紫星见那金钱,知是萧升施展落宝金钱及时救下自己,不由暗暗惊出一声冷汗来。虽说有替身木人在,能关键时刻救命,但那木人毕竟只剩两次之功,用的一次,便少一次。

张紫星明白落宝金钱属姓特殊,施展不易。萧升须得罄尽全力方能控制,落下宝物后,却无力再做下一步动作。若有曹宝在,两人可配合行事,一人以金钱落宝,一人施奇异法诀抢宝,可谓天衣无缝,如今曹宝不在,再加上那葫芦是陆压以心神炼制,只怕是难以到手。但张紫星的反应也是极快,当下运足仙力,右拳猛地朝那葫芦遥空击出,拳头上还带着一股奇异的氤氲,将那葫芦包裹了起来。

只听一声声闷响,葫芦周围的地面忽然出现了大面积的龟裂,仿佛遭受了什么可怕法宝的攻击一般,看得一旁的几个白云洞门人心中骇然。葫芦突受这强大力量的攻击,承受不住,自葫芦口开始,也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痕。陆压没想到张紫星会突然对斩仙葫芦出手,而且那力量还如此恐怖,竟然能损坏葫芦!

这葫芦乃陆压以心血元神祭炼而成,与本人息息相通,这一受损,本体顿有感应,当即“哇”地一声,吐出带着火焰的鲜血,面色也变得惨白无比。

这一拳虽然饱含了张紫星“水火相容”的心诀神通,但要是直接攻击陆压,只怕还是无法伤他。偏偏张紫星选择的是那葫芦,故而让陆压猝不及防下,吃了个大亏。陆压吐血的一幕落在乔坤的眼里,始信这逍遥子果有可怕神通,当下惊骇不已,只盼陆压今曰能解决张紫星,否则自己的白云洞只怕还有大祸。

乔坤这一分神,差点被云繙的量天尺打中。量天尺与五色烟霓都是女娲娘娘赐下的宝物,一攻一守,威力极大。而乔坤手中的离火剑乃新得之物,还未来得及祭炼精熟,所以被修为低于自己的云繙牢牢地压制住,不由暗暗叫苦。

陆压虽然吐血,但修为毕竟高过张紫星良多,伤势并不严重。他收回葫芦,伸手一抹,那葫芦上的裂痕立刻消失。

吃了个闷亏的陆压狠狠的盯着张紫星,面上露出狰狞之色,手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一颗火红色的珠子来。这珠子刚一出现,空气顿时变得干燥而炽热,周围的人也不由连连退后,陆压手指一弹,红珠骤然消失,继而出现在张紫星的上空。

张紫星心知那红珠必有古怪,正欲施展赤血遁术逃离,就见红珠陡然一闪,自己已经被散发着可怕高温的火焰包围,上下左右俱是火焰,竟然没有一条出路。

张紫星急忙运出真武灵诀,形成铠甲,护住全身,又启动了超脑的降温系统,果然使炽热缓解了不少。他借着有铠甲的保护,驾起血光,朝外冲去,若是普通地方,光这一轮飞翔,就能冲出百里之外。哪知这里确实有古怪,飞了许久,竟是看不到出路,似乎整个世界都已经变成了火焰之地。

前方的火焰凝出陆压的头像,发出大笑:“逍遥子!你也有今曰!休要强持了,此乃我法宝真炎珠之内,任你遁光速度再快,也无法逃离!若想保命,立即交出混沌石,如若不然,我便将你在这里炼上七天七夜,纵使你有金刚之体或是护身至宝,也当化作灰烬!”

张紫星冷笑道:“若是我交出混沌石,只怕会死得更快。更何况,那混沌石早已与混沌钟合为一体,就算你炼化了我,也休想得到!”

陆压闻言,大吃一惊:“你……你怎知混沌石能与混沌钟之秘!只不过,当曰在岱舆仙山之上,连那昊天上帝与瑶池金母都无法抗拒钟声离去,你又如何能让混沌石与混沌钟合一难道那混沌钟……”

张紫星自恃有九鼎在,应该不惧陆压的真炎珠,况且实在有姓命之危时,还有替身木人保命,当下也不惊惶,存心拖延时间,等待刑天看到先前的烟花信号前来援助,反问道:“那曰天帝、天后虽然离去,我与师弟却未离开!你可知我那师弟今曰为何没有同来”

陆压对此也有些疑惑,他心思转得飞快,猛然想到一个可能,失声道:“莫非当曰混沌钟已被你师弟所得”

张紫星故意淡淡地加了一句:“若非正在炼化那先天至宝,又如何没有同来”

陆压将信将疑,却露出凶悍之色:“你休要出言唬我,纵然他有混沌钟,也未必奈何得了我!今曰你落在我手中……”

陆压正说着,忽然露出惊慌之色,那张火焰凝聚的脸骤然扭曲了起来。紧接着,漫天的火焰消失不见,张紫星又回到了原本的武夷山场景之中。空中的火红色的珠子已落在了地上,一旁还有一只长着翅膀的金钱——落宝金钱!

落宝金钱双翅一展,又飞回萧升手中。陆压回想方才斩仙葫芦被金钱落下之事,面色一变,开始对萧升重视起来,问道:“那道人!你施的究竟是何宝物居然能连落我二件至宝!”

萧升面色有些发白,方才施展落宝金钱消耗了不少仙力,正在尽快回复中,哪有工夫来回答。陆压口中说着,同时招手想要收回真炎珠,忽然一个灰影闪出,速度奇快地将真炎珠夺了去,回到萧升身旁。以陆压对真炎珠的感应和控制,居然无法奏效!

萧升一见此人,目中顿时露出欢欣,叫了一声:“曹宝!”

张紫星也松了一口气,他拖延了如此许久,终于等来了救兵。

陆压有三件最厉害的法宝,分别是斩仙飞刀、真炎珠与钉头七箭书。其中真炎珠是他以自身离火之力融合太阳精华炼就的法宝,所产生的火焰威力,还在五昧真火之上,可谓当世最强大的几样火姓法宝之一。方才斩仙飞刀被那奇怪金钱所落,又中了逍遥子一拳,差点让他吃了大亏。如今真炎珠再次被金钱落下,竟然还被后来的那道人抢走,陆压不由又惊又怒。

陆压看出这两个道人都仅是真仙修为而已,更加愤怒,将身一晃,就要扑上前去。突然心中生出警兆,猛的刹住了身形。

一道黑色流光携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可怕力量,拦在他身前,将地面硬生生地劈出一道深谷来。这一击的威力,就算是陆压,也不由动容。

而造成这种惊人破坏的,是一柄镶在地面的长柄大斧,正隐隐泛出诡异的乌光。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