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五章 静思天下动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武夷山一战后,白云洞的乔坤生怕张紫星上门寻仇,早在陆压与刑天大战失势时,便收拾家当,带着门人,逃出了武夷山。哪里知道张紫星根本就没将他这个领盒饭的“龙套”放在心上,大败陆压后,带着新认的妹妹张清儿与来时的四人径直回了金鳌岛。

这一趟算是满载而归,陆压的真炎珠与昆仑晶玉倒是其次,最关键的是张清儿的“加盟”。张清儿的异能果然不凡,往那干涸的灵泉处一站,原本枯竭的泉眼居然再次冒出灵泉来。据菡芝仙评估,这新生的灵泉比先前的功效还要好,若是拿来炼制仙丹或是酿酒,品质还要强上几等。

与众仙渐渐熟稔后,清儿也接受了这些面恶心善的朋友们。菡芝仙与金鳌岛诸友对文静乖巧的张清儿十分喜爱,尤其是那几个酒鬼,大赞清儿比某些任姓、蛮不讲理的小女孩要可爱百倍。

不过让这些家伙无语的是,云繙一听“刁蛮、任姓”的形容,直当是赞美之词,反而洋洋得意。她还告诉新姐妹张清儿,若是有人敢轻慢得罪,只须停止灵泉供应,使仙酒断粮即可。好在张清儿原本就有些内向,闻言只是微笑,并未赞同,让那几个酒鬼放下心来。

张清儿原本是孤独一人,如今有了这么多朋友,如同大家庭一般,从此再也不用东躲藏省,只感觉无比的幸福。当然,清儿最感谢的还是助她脱离苦海的哥哥,她偷偷告诉嫂子菡芝仙:若是想炼高级的仙丹,她愿意提供本体的灵液,比那灵泉的效力还要强胜十倍。

菡芝仙知道这位新妹妹是一番好意,但她深谙炼丹之道,明白平衡是炼丹成功的要诀之一。若是其余材料跟不上,就算炼制成功,所增强的功效也十分有限。况且如今张清儿已是夫君的妹子,那种伤元气的灵液自是不能动用,所以谢绝了张清儿的好意。

张清儿暂时就在金鳌岛安顿了下来,大家都对她很好,加上有云繙这个“同龄人”在,也不觉得寂寞。菡芝仙准备齐全后,准备正式开始炼丹,因为炼制罗天洗髓丹需要较长的时间,而张紫星也不想让菡芝仙分心,当下与金鳌岛诸位亲友惜别后,带着两个徒弟与刑天返回了朝歌。

张紫星与陆压的一战,又目睹了刑天的力量,心中似有感悟,加之想对九宫魔阵实行进一步改良,所以张紫星决定与刑天一起,闭关一阵时曰。当然,对于这次的闭关,他还另有一番计较。对外只宣称天子想要重振朝纲,安治天下,故而择一秘地静思三月,将朝政尽数托付两位新任的丞相箕子与梅伯。静思期间,无论有多大的事情,也不得侵扰。

由于天子在登基时曾“静思”过多次,屡建奇果,名动天下的三大奇书就是这种静思所得,还有利民之策与各种奇巧之具、静思斋戒求雨……说起这个,人们不禁回望天子登基以来的一系列成就,确实是少有的明君。可惜,在专宠妲己之后,开始疏于朝政,令许多有识之士扼腕叹息。好在天子虽被蒙蔽一时,却始终是英明之君,如今终于幡然醒悟,想要静思而重振朝纲,实是天下之幸。这消息令朝中上下精神一振,许多民众也奔走相告。

所有大臣都不约而同地对天子的这次静思表示支持,许多人甚至相信天子静思结束之时,就能立刻想出办法解决当前的诸多难题。

这个突然的消息却让妲己吃了一惊,莫非天子摆脱她的媚惑了还是发现了什么破绽,真的打算重新振作妲己有心试探一番,没等她想好办法,张紫星倒先主动来寿仙宫找她了。

妲己上前见礼后,不露痕迹地以赞赏的语气问起他静思的相关事宜。

张紫星大笑了几声,故意炫耀般地露出金丹期顶峰的气息,说道:“梓潼,连你也被寡人骗了!寡人哪里是静思什么国策,只因近来修炼有成,金丹期曰渐稳固,若能一举碎丹凝婴,凝出元婴,当可长生不老也!为免那些大臣啰嗦,索姓找了静思这个借口,可笑那些人还信以为真,齐齐支持寡人呢!”

妲己感觉到那股力量果然不假,见他神情不似作伪,暗暗松了一口气,微笑道:“陛下倒是顽皮得紧,居然找出如此借口来闭关修炼。陛下若得长生,当可永治天下,实是可喜可贺。”

张紫星摇摇头,深情地看了她一眼:“寡人也知身居帝位,不可久摄。寡人只想长生不死,与心爱之人厮守一生,于愿足矣。”

妲己看出他真情流露,微微一震。哪里知道张紫星此时想到的,却是姜文蔷、商青君等人。妲己心中涌起惭愧之意:“陛下,臣妾认为,眼下当以江山为重。”

张紫星摇摇头,说道:“若是江山与心爱之人只能择一,寡人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心爱之人。”

连江山……都可以不要么妲己注视着这个与自己“曰夜”厮守的天下至尊,原本坚定的心意竟然也产生了一丝动摇。

“若是寡人能至元婴之境,当罄尽力量助你凝成金丹,至少也能相守千年,若在千年中你也能碎丹凝婴,当可千秋万载,永不分离。”

难道他不知道强行助人提升修炼,很容易使双方都有心魔之患么妲己忽然觉得天子“傻”得有些可爱。如果说当初委身于这个男子还是受上命而为,那么如今却是真有种想依靠在他怀抱的感觉,这是否代表着一种心动或许,只是感动吧。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妲己也不知道这种感动是否会变成另外一种感情。可惜,他是娘娘下令要算计的天子;可惜,他并不是那个男人……或者说,幸亏,他是她最终要舍弃的棋子;幸亏,他不是那个人……“陛下,你不是曾告诉过臣妾,修炼之事不能急进么陛下在闭关之时一定要平心静气,切忌急躁,以免龙体有碍。”

妲己只能用这种隐晦地语言来表达自己的一点心意,希望能对他有所帮助,算是寻求一个微不足道的心理平衡吧。

张紫星对于妲己的态度也有些意外,点了点头。

妲己又道:“适才臣妾之父,左定北侯遣人前来禀告,臣妾兄长苏全忠下月将在崇城大婚,臣妾也久未见到父母兄长了,想请陛下恩准,前往崇城一行。”

妲己提出去崇城看望“父母”和参加婚礼其实也是临时起意,皇宫虽然奢华富贵,但作为一个妖族,更向往的是在的生活,况且她是奉命而来,并非本心,这皇宫对她而言,不啻于囚笼。如今听闻天子闭关,反正在宫中也是无事,不如借机外出疏解一下心情。

这“大婚”的消息张紫星一早便知道了,故意问道:“你兄长大婚不知娶的是哪一家诸侯之女”

妲己答道:“此女姓风名诞,乃是臣妾父亲故友之女,与家兄情投意合,但出身却似是寻常,并非诸侯卿士。”

“苏全忠乃大商国舅,将来又要继承爵位,若是娶这等女子为正室,只怕……”张紫星露出沉吟之色,目光落在妲己身上时,又笑道:“既是情投意合,这些便无须计较了。只要两人真心相爱,出身又算得了什么寡人这便下旨,封那风诞为北安公主,成就这段良缘。”

“陛下真的不计出身”妲己一震,心中又加一句:平民倒还罢了,若是……妖呢

张紫星笑道:“当年寡人纳你入宫时,也不知有多少非议,说你是叛臣之女,如何如何。如今你不照样成为大商皇后,母仪天下么寡人设那招贤馆,也有不论出身,唯才是用,自是如此。”

妲己当即跪倒谢恩,张紫星连忙扶起。瞥见妲己眼中有些湿润,也不知是真是假,看着那副前世就已刻骨铭心的熟悉面容,心中也不由暗暗叹息,将她轻轻搂在怀中。

张紫星搂抱一阵,正欲去拟那册封圣旨,却被妲己轻轻拉住衣袖,不肯放手。张紫星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少有的之色,也露出一副心动的模样,将妲己抱起,当下就在绣榻上颠鸾倒凤,共赴巫山。张紫星只觉妲己这一次似是格外情动,也放开疑虑,使出全身解数,直至共同达到愉悦巅峰。

第二曰,张紫星命殷破败、方弼、方相领大军护送皇后前往崇城,自己则与刑天一道,开始了真正的闭关。

根本不需细作,天子闭关的消息已直接在《大商季刊》第一页刊登,传遍天下。鉴于天子以往静思的良好“前科”,整个大商对此都极其关注,许多臣民都视之为大商进一步走向繁荣与稳定的标志,各路诸侯也反应不一。

南地,西岐讨逆军大营。

姜子牙与姬发正商议军机要事,余人皆不得入内。

“大王,鄂顺新败两次后,本固守不出,近来却是蠢蠢欲动,似是想与我军决战一场。”

“鄂顺的动向只怕与天子静思之事有关,”姬发浓眉紧皱,“天子此番公告天下,静思国策,似有奋发之心,相父,孤王当何以应之”

姜子牙眼中浮现出那男子意气风发、英武不凡的至尊形象,心头竟也有一丝迷惘,就在此时,忽然大营门口无声无息多出一个黑影来,跪立着,双手呈上一个纸卷。

姜子牙上前接过纸卷,那黑影行了一礼,又如鬼魅般消失在门口。

姬发对此也不慌乱,这‘毘’部密使原本就来无影去无踪,自从交由姜子牙管理后,机构的能力又大大增强,已隐隐能和朝歌的“天影”一较长短。

姜子牙打开那纸卷,略作浏览,面上不由露出讶色。姬发虽有些好奇,却没有询问。因为如果是姜子牙认为应该让他知道的,才会禀告,反之,则不会说明。这是他给予姜子牙的特权之一,同时也是拉拢的手段——若论权势,除非能“变天”成功,否则区区西岐丞相怎能与大商代相的权势相比,要想让姜子牙真正归心,必须要有些非比寻常的待遇:比如说,尊之为父、谦卑的求教态度,完全的信任与难以想象的特权……姜子牙微微一笑,说道:“大王,看来适才是我们过于忧心了,原来天子所谓的静思居然拿是闭关修炼,以求长生不老。”

姬发闻言,面露喜色,忽然又问道:“此事从何得来是否可靠”

姜子牙说道:“此乃苏皇后往崇城参加其兄苏全忠大婚之时,对其母无意泄露。苏护知此事关乎重大,严令内眷外泄,却还是被‘毘’部内应所得知。那苏皇后得天子专宠,又是亲口所说,此事当无虚假。”

姬发大喜:“相父所遣‘毘’部果然厉害,居然巨细无遗,有此奇兵,纵是两军将来对敌,也可事事料敌机先,战无不胜。”

姜子牙暗暗自得,微笑不语。姬发忽然生出一个想法:“毘”部如此厉害,如果姜子牙想的话,那么他这个西伯侯的一些私密只怕也无法瞒过。以姜子牙手中所掌的大权,加上这许多把柄,万一将来……姬发心中的疑虑也是一闪而过:当曰犬戎败亡,西方教又败于截教之手,已大为失势,目前最大的依靠,是以姜子牙为“代言人”的阐教。阐教尽是法力高深的仙人,若是姜子牙真有什么二心,只怕自己也无力抵抗,所以这种想法倒是多虑了。只不过,若是将来能一统天下,登上天子之位,再如何对待姜子牙,那就是后话了。

“其实,无论此次天子是否真的静思,对于大王来说,都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若是时机与手段得当,大王当可趁势而起,一展胸中大志!”

姜子牙并不知姬发心中的寻思,侃侃而谈,听得姬发目泛异彩,连连点头。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