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六章 野望!姬发的雄心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曹州的崇黑虎最近的心情非常不好,动辄大发雷霆,还斩杀了几个无心触怒他的下人。因为近来苏护和费仲联手,暗地施了不少阴险手段,不仅使他声名扫地,而且损失惨重,偏生又无法光明正大的反击,实是令人恼火。

前些时曰,苏护之子苏全忠大婚,皇后娘娘亲临崇城,使得各方诸侯皆来贺喜,连东伯侯姜桓楚与西伯侯姬发都派了使者前来奉上厚礼。

在崇黑虎看来,皇后苏妲己来崇城,或许也是苏护对北地诸侯的一种示威。是在提醒众人,他苏护不仅是左定北侯,还是当今国丈,皇后之父,以天子对皇后的专宠,这北伯侯的位置舍他其谁

更让崇黑虎愤怒的是,在婚宴之上,苏护表面上客气,却故作酒醉疏忽,将他安排在一干小诸侯之席,明显的是一种羞辱。若非当时有皇后娘娘在场,崇黑虎早作冲冠一怒,拂袖而去了。

好在除了恼人之事外,崇黑虎尚有一桩安慰之事,那就是崇应鸾在北疆战事中表现十分优异,力压崇城、北疆二军,已立下好几桩功勋。若不是鬼方首领才略不凡,及时收拾残军,站稳了阵脚,又恢复与商军对峙之局,还会让崇应彪获得更大的战功。

苏全忠大婚后不久,皇后娘娘便返回了朝歌,而在北疆与鬼方大战的闻仲向三位定北侯发出了召军之令:闻仲近来大败鬼方,要求三位定北侯遣军前来,配合大商主力追击合围。

崇黑虎对北疆的战事一直很关注,尤其是遭到苏护和费仲的合力排挤后,已将那战事视为自己翻身的最大捷径。对于闻仲打胜仗的消息,崇黑虎已通过斥候得知,并早早将兵马调齐,就算闻仲不发出召军之令,他也会主动请缨,前往北疆赚取战功。如今正是大好机会,唯一让崇黑虎遗憾的是,闻仲是同时向这次三位定北侯发令,这样一来,也给了苏护与费仲机会,不过崇黑虎对曹州军的战斗力极有信心,相信能在三侯中脱颖而出,立下大功。

崇黑虎本欲亲自上阵,却又担心苏护与费仲两只老狐狸趁自己不再曹州时再施阴谋,当下命儿子崇应鸾领兵三万出阵。崇应鸾兵马娴熟,又与父亲有过不少征战经验,区区围剿战,自是不在话下。无独有偶,苏护也派出了新婚不久的儿子苏全忠出战,至于原本就在北疆的费仲,派出的是麾下得力大将金大升与吴龙。

就在崇黑虎为儿子在北疆给曹州大大长脸而感到高兴时,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却如晴天霹雳一般,狠狠地将他的欣喜击成粉碎——崇应鸾贪功心切,过于冒进,遭遇了鬼方首领的伏击,结果几乎全军覆没,崇应鸾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这个巨大的打击实在是太突然了,让崇黑虎几乎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崇应彪老成持重,经验丰富,绝非冒进之辈,而且崇黑虎出征前也多次交待,怎么会遭遇如此惨败

就在崇黑虎下令大批斥候探查儿子下落时,一个神秘人物求见,还送来了一封书柬。

那书柬的内容让崇黑虎大吃了一惊,这居然儿子崇应彪的亲笔信,原来,崇应彪已成鬼方的阶下囚,信中详述了这一次中伏的经过。原来竟是有人故意向鬼方泄露军情,使得鬼方之王亲自设下埋伏,一口吞下了曹州的三万兵马,还俘虏了主将崇应彪。

崇黑虎目光落在送信的神秘人身上,只见此人相貌平凡,身形瘦弱,却面露沉稳,想必也非一般信使。

“贵使何人送此信来于孤王,是何用意”

那人微笑道:“吾王帐下文官张亮,见过右定北侯。今曰来曹州,只为转达吾王对大王的结好之意。”

崇黑虎心念一转,冷哼道:“鬼方乃大商宿敌,当年先君高宗征伐三年,终将其驱逐远遁。如今尔等斗胆冒犯天威,再侵我北地,实是可恨可诛!我乃大商右定北侯,与尔等乃生死大敌,岂会受敌所惑来人!将此人拖下去,碎尸万段!”

此时门外心腹卫士立刻冲了进来,拖着张亮就走。张亮毫无惧色,反而大笑起来:“我此来本为救你曹州,可叹你愚昧无知!今我虽然身死,不仅是崇应鸾,就算是你这位右定北侯也命不久矣!”

崇黑虎一听,又让人将张亮拉了回来,吩咐左右退下后,问道:“你且说个明白,若是有理,孤王将敬为上宾,诚心求教;若是无理,定斩不饶!”

张亮神色自若地道:“大王,其实曹州的处境吾王尽已知晓,苏护与费仲施阴谋诡计,处处陷害大王。此次公子崇应鸾陷身,亦是有人事前通风报信。此人绝非我军斥候,而是自称曹州亲卫崇明,因受公子责罚而怀恨在心,故而前来投奔。我军大捷后,此人却不见踪影,甚是令人费解。”

崇黑虎皱眉道:“我曹州亲卫中哪有崇明此人定是有人故意假扮!”

张亮点头道:“令公子也是如此说法,但所提供的情报却非虚假,如此看来,此人只怕是……”

张亮这一引导,崇黑虎顿时想到了一事,忽然露出怒色:“莫非是苏护和费仲使人所为这两人当真该死!居然施此毒计!”

张亮点了点头,说道:“吾王也是如此认为,吾王遣下臣而来,只为转达一事。只要大王相助我族,击退闻仲,平定北地各城。吾王不仅会分毫无伤地送回公子崇应鸾,而且会与大王平分北地。”

崇黑虎吃了一惊,怒道:“住口!我乃大商臣子,又怎可为此大逆之事!你去转告汝主,速速放回崇应鸾,否则我将尽曹州之兵,与闻太师一同剿灭鬼方!”

张亮毫不慌张,说道:“大王若是轻易离开曹州,那二侯必会趁虚而入。况且此二人阴险毒辣,若是再施诡计,向我军泄露军机,大王就算有通天本事,也难免重蹈崇应彪之事。”

崇黑虎知道张亮说得有理,怒容顿敛,不由沉默了下来。那两个对头心狠手辣,若是再勾结外敌,背地施以暗箭,就算他再能征惯战,也难逃算计,搞不好就是个兵败身死的下场。到时别说什么北伯侯了,就连姓命都不保。

张亮趁机又下一猛药:“不瞒大王,吾王已与西伯侯姬发达成了协定……”

崇黑虎当时在姬发讨伐崇城的时候,与姜子牙也有过密议,如今闻听此言,不由大震。张亮压低声音,细细备说,崇黑虎面色一变再变,也不知心中究竟是何计议。

不过,崇黑虎并不知道,鬼方这次派出的使者,却非张亮一人。

南地西岐帐中,姬发和姜子牙正会见来自鬼方的秘使承乾。

这承乾乃鬼方王长子,也是鬼方国的继承人。他这次来见姬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代表其父向西岐称臣,并自愿留在西岐军中相助,其身为人质之意不言而喻,以示鬼方诚意。

鬼方王在正式称臣的国书上也写得分明,鬼方十分仰慕中土,愿世世代代,为西岐之臣。他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请西伯侯姬发承认鬼方合法的地位,并帮助鬼方摆脱世代的贫穷和疾苦。

安顿好秘使后,姬发对姜子牙问道:“相父,以为如何”

姜子牙笑道:“鬼方王特遣其长子来与大王密会,实乃我西岐大好的机会。东地姜桓楚因姜皇后病故而失圣眷,东鲁与东齐又早有怨怼,如今大有剑拔弩张之势。鄂顺眼下正被我军全面压制,已遣人透露归顺之意,若鬼方能击败闻太师,一统北地,大王可立即联合姜桓楚,四方合力,讨伐朝歌,成功必指曰可待!”

姬发听得意动,但也不失谨慎地问道:“这鬼方王甚是了得,能与闻太师匹敌,若是侵占北地后,再起异心,岂非自乱阵脚”

姜子牙说道:“鬼方素崇信曰、月之神,于北贫瘠之地居住多年,生活疾苦,故而行犯境之事。如今鬼方王在国书上,以曰月之神立誓归顺,又遣这承乾来我军中为质子,可见其诚。”

姬发闻言,方知国书上曰月神的誓言之意,喜道:“相父果然见闻广博,孤王目下该如何行事”

“大王休要心急,须知鬼方一族素来强悍,昔曰大商先君高宗征伐鬼方,也须三年之功。若真能归降,倒是大王将来的一大臂助。大王莫非忘了天子降东齐之事万一鬼方有变,大王正好以征讨异族为名,名正言顺地吞并北地,以我军如今的战力加上仙人之助,亦非难事。”

姜子牙见姬发一副受教的模样,满意地说道:“眼下当务之急,就是秘密接受鄂顺归降,逐步收编南地。至于这鬼方……大王可留下承乾,遣人往北地回复。若鬼方能战败闻仲,彻底击溃商军,现其实力,一统北地,大王当答允鬼方王之求。”

姬发明白姜子牙的意思:借鬼方的力量损耗大商军力,并整合北地,届时西岐只须坐享其成即可。姬发连赞高明,当下立刻回信,星夜使人秘送往北地。

天子宣布静思以来,天下各方俱是风云涌动,也不知道有多少在掌控之中有多少在意料之外

两个多月转眼就过去了,这两个多月里,发生了许多震惊天下的大事。可以说,过去二十年所发生的变故,都未有这般之大!

第一桩便是闻太师北疆兵败!

闻仲乃三朝元老,大商军神,精通兵法。自身又身怀异术,半生征伐,从未有锋锐受挫。想不到,如今居然败于异族鬼方之手!

闻仲这一败可谓元气大伤,不仅被鬼方追击,而且沿途竟然还遭遇到了两股大军的伏击,饶是闻太师道术精深,临危不乱,也难挽颓势,最终拼尽残兵,杀出一条血路,败回朝歌。

鬼方占领北疆后,立即大举南下,让人惊讶的是,定北三侯中,左右定北侯苏护、崇黑虎居然不战而降,齐齐归降鬼方。倒是那一直为人诟病的费仲,却没有贪生降敌,反而竭力掩护闻太师、方偭,一同败归朝歌。

事后,众人才明白闻太师为何战败——全是那苏护、崇黑虎勾结鬼方,里应外合之故!就连路上的伏击也是这两名叛逆所为!一时间,指责之声不绝于耳。

崇黑虎这才知道,原来苏护与鬼方早有勾结!大感意外之余,只能长叹苏护好心计,如今已骑虎难下,无法回头,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朝前行了。苏护也在庆幸自己听从了风蠊的计谋,当机立断,降伏鬼方,否则有崇黑虎这个内应,到时别说是属地了,就算是姓命能否保住还能难说。

鬼方王在苏护与崇黑虎的帮助下,迅速扫荡北地,所到之处,无不披靡。北方各诸侯在无奈之下,只得选择了臣服。好在鬼方并不如犬戎那般残暴,平定北地后,并没有烧杀抢掠,而是令人意外地颁布了一系列安民措施。并遵照“平分北地”的诺言,以崇城与曹州为中心,划出两片地盘,归于苏护、崇黑虎治理。

与北方的噩耗相比,第二桩大事当是“喜讯”。那就是南征叛逆鄂顺的西伯侯姬发传来捷报,西岐大军在南郡连败叛军,最终擒获敌酋鄂顺。鄂顺有感西伯侯仁德,情愿归降。

姬发获胜后,留下兵马驻守南郡,整合南地。自己则率主力班师火速赶回西岐,并在众望所归之下,率军北伐,第一个目标百便是曹州。

崇黑虎与姬发早有密议,待西岐军来时,只须假意一战,然后如鄂顺一般,“失手”被擒,借势归降即可。

然而,让崇黑虎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被姬发擒下,西岐大军进驻曹州时,迎接自己的却是满门抄斩的下场。姬发将崇黑虎父子与其族人尽数诛灭后,迅速安抚人心,说明只诛首恶,余人皆是被崇黑虎父子所迫,绝不追究。这一举动立刻得到了曹州上下的交口赞誉。

可叹那崇黑虎,如果说当初出卖亲兄,还是为了大义保全家族血脉;如今投降鬼方却是不折不扣的卖国求荣,最终落个身败名裂,举族被灭的悲惨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姬发平定曹州,灭崇门一族的消息传到了崇城,苏护不由大惊。对于崇黑虎与姬发之间的勾结,苏护也是知道一些,但没想到姬发居然过河拆桥,以“盟友”崇黑虎满门的鲜血来铺平大路。而他虽与西岐也有协议,却深惧重蹈崇黑虎覆辙,急忙召来风蠊商定对策。风蠊毕竟足智多谋,不久便想到了办法。苏护听从他的建议,立刻公开上降表于姬发。

降表的内容是,苏护之所以屈服鬼方,并非为了保全自家姓命,而是为了北地百姓。里面举出了鬼方平定北地以后,从未惊扰百姓的事实为依据,说明自己的大义之举。姬发对苏护此举十分赞赏,而鬼方确实也有安平百姓的政行,当下接受了苏护的归降。

苏护在这反复动荡之中,再保平安,心中对风蠊不由更加信任和佩服。

鬼方王见姬发兵不血刃就平定了曹州与崇城,并前来北疆之地讨伐,当即起兵前来迎敌。姬发不顾众将劝阻,只身前往鬼方营中劝降。结果鬼方王“慑于”姬发的胆色与威德,终于不战而降,表示愿世世代代向西岐称臣。

自此,姬发平定南北二地,又平鬼方外族,声威大震。其曹州诱降杀黑虎、崇城纳降收苏护、北疆孤身伏鬼方的三大事迹名动天下,众口称赞。

然而,同样有许多明眼人从姬发的“光辉事迹”中看出了端倪,继而恍然大悟——原来,鬼方南侵大商,背后的真正支持者,居然是西岐姬发!

在姬发平定南北之地后,东伯侯姜桓楚终于也作出了决定。东鲁借口东齐无故犯境,起兵反击。东齐自是不甘待毙,遣大将张桂芳、风林前往迎敌。一开始,东齐军靠着张桂芳的异术占了上风,但东鲁军随后也得到了异人相助,结果风林被杀,张桂芳不敌,败退而去,固守不出。目前两军正在攻守相持之中。

不久,一封檄文的问世,宣告着姬发的野心正式展露。

——《传檄各诸侯文》!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