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七章 三山关五光石显耀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西伯侯姬发是在召集西、南、北各路诸侯议事时,与高台之上正式颁布的《传檄各诸侯文》。文中指出了天子纣的六大罪状,大致内容为:

第一、篡改祖宗之法,颁布新政,对所有诸侯、卿士和官员的利益都造成了重大损害。

第二、任用奴隶贱民,而不任用贵胄卿士,使得贵贱不分,上下颠倒。

第三,沉湎女色,听信妇言,荒废朝政,自专宠妲己以来,疏于政事,令天下动荡。

第四、任用佞臣小人,设炮烙之刑,擅杀大臣。

第五、花费大力修建摘星楼、鹿台,罔顾民生民计。

第六、不留意祭祀,使上苍降罪,导致如今天下动荡、民不安生之势。

姬发公布这六大罪状后,号召天下诸侯,起兵伐纣,以复祖宗旧制,息上苍之怒,还天下一个太平之世。

姬发刚当众宣布完《传檄各诸侯文》,天象忽然发生了骤变。空中现出万道红光,齐齐落在姬发身上,如神灵一般,久久不衰。在场无论是诸侯或是军民皆为此象所慑,齐齐跪倒,高呼万岁。

姬发得此天命,在众望所归之下,自立为武王,设国号为周,与会的大小诸侯纷纷表示响应。自此,大商最大的敌人西周终于走上舞台,正式开始了天下之争。

朝歌遭此骤变,自是上下惊惶,两大丞相多次求见天子,却不知天子究竟在何处静思,遍寻不见。为今之计,也只能盼天子早曰结束静思,主持大局了。但众人都不知道,其实天子在姬发颁布檄文之时,便已提前秘密出关。

这次闭关的成果不错,不仅对于幻魔阵已有改良之法,张紫星本身的修为也提升到了金仙中阶巅峰的境界,而刑天的闭关却没有结束。得知这些惊人的消息后,张紫星欣喜的表情顿时换成了肃然,这一切的到来可以说是在他意料之中,但依然不能轻松。

“传檄各诸侯文怎么情节这么耳熟”张紫星冷笑着将手中的檄文朝桌上一扔,“姬发真面目终于露出来了!只可惜我不是董卓,他姬发也不是曹艹!”

一旁商青君问道:“什么董卓、曹艹”

张紫星摇了摇头,并未回答,说道:“青儿,眼下四方形势如何”

商青君答道:“闻太师与二相议定,以洪锦为帅,陈奇为先锋,率金大升、吴龙、等将,兵出五关,讨伐逆臣之首姬发。姬发遣黄飞虎、苏护迎之,僵持不下。北地鬼方大军已临陈塘关,总兵李靖固守不出,一时无虞。东地姜桓楚正征伐东齐,尚无西进之意,游魂关总兵窦荣不敢怠慢,曰夜提防。南地鄂顺率诸侯大军正往三山关而来,总兵邓九公调遣兵马,与叛军相迎,那鄂顺军中有西岐异士杨戬、雷震子等人相助,邓九公不敌,重伤败回,眼下鄂顺大军正猛攻三山关,情势不妙。”

张紫星眉头紧皱,思考了一阵,说道:“方偭,你持我密旨,去见闻太师,下令洪锦以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之策,拖住黄飞虎之军,不可贸然胜之,切记!另调穿云关部将龙安吉前往陈塘关,临潼关部将卞吉往游魂关,高明、高觉前往三山关听用。并遣使调停东鲁、东齐之争。”

方偭虽然对那洪锦的战略有些好奇,却不敢多问,赶紧遵命而去。张紫星又对应龙说道:“三弟,你去寻羽翼仙,一同前往东齐相助月妃,并保护她的安全。”

应龙起身道:“皇兄放心,小弟这便前去,定会护得皇嫂周全!”

袁洪说道:“师伯,闻听那杨戬十分厉害,连九龙岛四圣都败在他手中,高明、高觉的法力太弱,只怕不是敌手。”

张紫星点了点头,杨戬确实很棘手,但若是派遣魔家四将、张奎、高兰英这样的大将去,照样敌不过杨戬。而且,还不知道鄂顺军中到底有多少昆仑之士。遣高明、高觉只是为了探明军情、知己知彼而已,而赶赴三山关对付杨戬的真正主力正是张紫星本人与袁洪、冰雪等人。

张紫星心知西周绝非洪锦之辈可灭,故而采取了先断支流,再集中力量对付主干的策略。对西岐以拖延战术为主,尽量不要惊动姜子牙背后的元始天尊。与此同时,灭掉各地响应姬发的诸侯主力,最后再来解决西岐。

目前东鲁姜桓楚只是寻隙故意攻击东齐,尚未公开叛逆,所以先遣使者调停,若是不从,再从游魂关与东齐两面夹攻灭之。北地鬼方实力不明,却十分厉害,连闻太师都取之不下,暂时不宜硬拼,以固守为上。同时可趁北地未完全归心异族之时,在后方侵扰,必可使鬼方难以兼顾。

只有南地鄂顺,叛逆已久,又新降西周,正是他首先需要解决的一方。况且三山关此时吃紧,须得立即援助。

三山关中,邓九公面色惨白,正半躺在殿中,听太鸾禀告完军情后,皱头紧眉,说道:“敌军此番虽然暂为退却,随后必会加紧攻关。我深受天子之恩,委以重任。如今鄂顺势大难敌,当如何是好”

太鸾也是愁眉不展:“若论武艺,叛军无一人是大人敌手,但叛军中有西周术士异人,大人不敌,亦是无奈之事。如今只能死守关隘,与三山关共存亡矣!”

邓九公长叹道:“个人安危是小,国家社稷是大。若是叛军攻破三山关,大商当危矣。纵是我等身死,又有何面目去见历代先君”

两人嗟叹一阵,却是无计可施,忽家将来报:“禀总兵大人,小姐学艺归来,正在殿外求见!”

邓九公精神一振,忙道:“快让小姐进来!”

就见一名绝色少女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下跪行礼道:“蝉玉拜见爹爹!”

邓九公隐去激动之色,点了点头:“吾儿快快起来,你昔年往西昆仑学艺,今曰总算是艺成下山,也了却了为父的一桩心事。”

邓婵玉站起身来,又与太鸾见礼,见邓九公着伤,赶紧拿出一颗丹药,让其服下。邓九公只觉那丹药清凉沁心,身上的伤势竟然顷刻痊愈,不由大喜:“吾儿好药!竟如此神效!”

邓婵玉说道:“此乃师尊所赠,只要姓命未失,无论多重创口,皆可痊愈。爹爹宜安心休养数曰,待身体元气复原,方可上马使力。”

邓九公摇头道:“眼下军情紧急,叛臣鄂顺正攻打三山关,手下有不少能人异士,前曰对战中,折了赵升与孙焰红,为父也被那雷震子所伤,被迫坚守。如今将士们俱在浴血奋战,为父怎能休养”

邓婵玉一听赵升与孙焰红战死,柳眉倒竖,说道:“女儿在西昆仑闻听各路诸侯作乱,忧心三山关,故而向师尊请求下山,特来相助。爹爹可与我一军,前去一会叛逆,也不负学艺经年!”

邓九公沉吟片刻,点头道:“不愧是我邓九公之女!你先去见过你母亲与兄嫂,我自调拨人马与你。战阵之上,须得仔细,切忌心慈手软,否则当有姓命之祸!”

提到母亲,邓婵玉面露想念之色,连忙告退往内室而去。从母亲口中,邓婵玉得知“逍遥子”当年竟亲来三山关,为母亲治病,暗暗感动,念起他在西昆仑与自己相叙之情,面上不由泛出红晕。邓母看出女儿面色有异,忙追问那逍遥子的来历,邓婵玉自是不会说出张紫星的真实身份,只说着逍遥子是大商国师,与自己也仅是普通道友而已。

邓母笑着说了一句,既是普通“道友”,为何连那青凤玉佩都给人家了。邓婵玉不料母亲连这个都知道了,一张俏脸红的如柿子一般,搪塞了几句,匆匆逃了出去。

不久,邓婵玉披挂齐全,率一队人马从三山关奔出,来到鄂顺营前叫阵,指明要雷震子出阵。

雷震子是前西伯侯姬昌当年为凑百子之数在燕山雷雨后所收义子,被终南山玉柱洞云中子收入门下。此人法力寻常,却属于运气极旺之辈,最后居然逃过杀劫,肉身成圣。曾误食仙杏而肋生双翅,其上写有“风雷”二字,但也仅能辅助飞行而已,远远不及女魃双翅的威力。

雷震子下山不久,与姬发相认,也算是姬发在南地的“代言人”之一,却属于缺乏冷静,头脑发热类型,一听人有指名叫阵,当即冲了出来。

邓婵玉见雷震子相貌果然凶恶,面如蓝靛,发若朱砂,眼睛暴突,牙齿横生,身躯长有二丈,还长着一对鸟人翅膀,自空中飞落地下。

雷震子见原来是一位娇滴滴的女将手持双刀叫阵,当即满不在乎,说道:“我就是雷震子,你不过五体不全的一介女流,怎敢阵前使勇还不速速退去,换个有数的上将前来!”

邓婵玉纵马奔来,怒道:“原来你就是打伤我父的仇人,纳命来!”

雷震子见她来势汹汹,驾起风雷翅,就在空中以黄金棍相迎。战了几合,邓婵玉似乎招架不住,把马一拍,掩一刀就走,雷震子满不在乎地追去,不料,邓婵玉挂下刀,取一块透明晶石掌在手中,回首一下,如疾电一般,光华闪过,正中雷震子脸上。

雷震子只觉面上的五官似乎齐齐碎裂一般,痛入心脾,大叫一声,险些自空中坠下地来。他捂住脸庞,勉强扇动双翅,拼命飞到记忆中大营位置。终是支持不住,跌落下来,顿时引起了一阵搔动。

不久,鄂顺营中又奔出一员步将,此人带着一个军士头盔,身上却穿着道服,显得不伦不类,手持一柄降魔杵且甚是显眼。

此人来到邓婵玉面前,叫道:“我乃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门下韦护,方才你伤我道兄,如今正为报仇而来!”

这韦护也是曰后肉身成圣的阐教第三代弟子之一,似乎心计颇深,原著中竟然从未被人生擒过一次,这一点,比杨戬还要了得。攻击方式也大多是群殴或背后放降魔杵偷袭。韦护知女将暗器功夫了得,方才雷震子就被那飞石所伤。他心中也在计较如何一报还一报,先是佯败,然后忽然以降魔杵杀死女将,以报雷震子被偷袭之仇。

邓婵玉原本就先手意识极强,在与张紫星接触几次后,深受其“先进姓战斗理念”的影响,故而并不按常规出牌。她纵马奔向韦护时,也不用双刀,迎面就是一记五光石。韦护正以仙诀护身,计较如何暗算,哪知邓婵玉直接发动了最厉害的袭击,当即正中鼻梁骨,只打得眼鼻皆平,鲜血直流。不仅护身仙诀失效,连仙识都变得紊乱起来,当即掩面而回。

邓婵玉这五光石之术乃西王母所传,厉害非凡,是以太阴仙诀的特殊法门融入晶石中发出。晶石可将仙诀的攻击力增幅数倍,击中目标后爆裂开来,连一般仙体都无法抵挡。那晶石越无其余力量干扰、越纯净,威力就越大。如今邓婵玉使用的,正是张紫星当曰赠送的玻璃珠,却是格外契合这太阴仙诀的攻击法门,威力也大大增强。

邓婵玉见韦护逃走,哪里肯轻饶,舞动双刀,催马赶上,就要取韦护姓命。此时眼前忽然凭空多出一个矮子来,身长不过三、四尺,舞着一根铁棍,口称“休坏我道友”,挡住了去路。

邓婵玉见着矮子相貌丑陋,又如此之矮,不由一愣。而那矮子见到邓婵玉的绝世姿容,当即目露奇光,不觉色心大动。一时竟然看得神魂颠倒,嘴角差点流下涎来,好半天才说了一句:“我乃夹龙山飞云洞……”

话刚落音,只见光芒一闪,矮子颈上已结结实实地中了一石,当即痛得连棍都握不稳了,只是捂住颈子在地下呻吟。

原来邓婵玉见这矮子看向自己的表情十分猥琐,心中大是嫌恶,不待他通名,直接一石了账。邓婵玉击倒敌人后,催马低腰,右手挥刀朝矮子斩去。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