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三章 十对三!金鳌岛援军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赤精子朝两位同门使了个眼色,道行天尊与惧留孙会意,身形迅速移动,成“品”字形将张紫星包围起来。商阵中,邓婵玉与袁洪见三名道人意欲围攻,急忙冲出阵来。

张紫星不料邓婵玉、袁洪会忽然冲来,独斗三仙的盘算顿时被打乱。他心知两人的实力与金仙相差太远,在仙识中劝阻不得,不由大急。

邓婵玉纵马上前,远远地就是一记五光石,正中赤精子后颈。但赤精子紫衣上的八卦图纹泛出淡淡的光华,五光石竟是完全不起作用。邓婵玉急了,双手飞扬,五光石连续击打在赤精子的各个部位,可惜都无法撼动紫绶仙衣分毫。

这边袁洪则飞身扑向惧留孙,惧留孙看出袁洪有真仙修为,手中的黑棒也带着奇异的土木之力,绝非凡品。他没有赤精子那样的防御法宝,所以不可能无视攻击,当下祭出捆仙绳,朝袁洪飞来。

袁洪来势太急,似是收势不得,被捆了个正着。但惧留孙随即便皱起了眉头,因为那“袁洪”居然是一块大石头。真正的袁洪已化作白气,出现在头顶,挥棒打来。惧留孙头顶忽然生出一片庆云,玄桑棍打在上面,劲道如泥牛入海,毫无影踪,惧留孙正欲反击,袁洪已变作一只鸟儿,远远飞开。

惧留孙一双细眼微微地眯了起来:看来这个真仙修为的家伙还有些手段,比想象中的要难对付一些,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真仙而已,对于这样的角色,惧留孙自恃有必胜把握。

道行天尊有两位同门在旁,信心大增,施展出短錾所化的金龙,配合着脱手的飞剑,对张紫星展开夹攻。由于一旁有赤精子当年曾以阴阳镜克制蚊道人,所以张紫星也不再敢妄用蚊道人的“散体”神通,只是凭着速度闪避,同时在仙识中大声喝斥袁洪与邓婵玉快走。

哪知两人似是没听到一般,邓婵玉反而传音给张紫星,让他速速逃离。张紫星生怕两人受到什么损伤,分神之时,被道行天尊逼得更紧,一时险象环生,形势大大的不妙。

赤精子拿出水火神锋,正想趁张紫星与道行天尊纠缠时暗算。不料邓婵玉不厌其烦地接二连三以五光石朝他打来,当下有些不耐,也不回头,反手一弹,水火神锋如电射去。邓婵玉虽见光华临体,却速度太快,无法闪避,就觉胸口一痛,已被水火神通透体而过,当即栽下马来。好在她有朱雀玄兜护体,将损伤大大减弱,若非如此,以水火神锋这样的仙兵威力,邓婵玉只怕会丧命当场。

赤精子见一击没有杀死那女将,微微惊讶,手一招,水火神锋飞回手中,再次朝邓婵玉飞去,势要取其姓命。

张紫星一见赤精子伤了邓婵玉,眼睛顿时红了,以身上真武灵诀的甲胄拼着硬受金龙一记,借势飞到邓婵玉身边。他大喝一声,手中定商剑划出一道金虹,将冲向邓婵玉的水火神锋狠狠地斩落在地,也不顾胸中血气翻腾,身边陡然现出九鼎,护住两人。

赤精子、道行天尊见他扑向邓婵玉,正中下怀,同时朝张紫星展开攻击。但这种攻击又怎能攻破九鼎,还未及面前,纷纷被反弹开来。赤精子召回有些颤抖的水火神锋,发现上面居然有一道裂痕,想是那金剑所伤,心中又惊又恨。

赤精子正想掏出阴阳镜尝试攻破九鼎,仙识中忽然感觉到了什么,面色微变,朝天空看去。道行天尊与惧留孙也生出感应,停下了攻击,警惕地注视着上空。

只见原本晴朗的天空陡然沉了下来,不知道何时已经被一大片乌云所笼罩,这乌云带着一种奇异的力量,给人以强大的心理压迫。乌云瞬间便分作九朵,落于地下,化作九个人形,正是金鳌岛九天君!

张紫星一见九天君,不由大喜,知道危难可解,将九鼎收了起来,连忙察看邓婵玉伤势。那水火神锋乃赤精子的得意仙兵,十分厉害,就连朱雀玄兜也无法抵御,被穿透而过,不断流出的鲜血将战袍都浸透了。邓婵玉伤势颇重,难以动弹,只得低声告诉他法宝囊中有丹药可治,但需涂抹在伤口之上。

张紫星心知如今是众目睽睽之下,大是不便,当下朝九天君招呼一声,抱着邓婵玉飞到偏僻之所,施出紫罗迷障,开始治疗。

因邓婵玉伤口的位置在胸前,所以须得解开衣袍治疗。邓婵玉虽然与他已有搂抱牵手一类的亲密接触,却不曾有进一步的关系。当战甲和小衣被张紫星逐一解开时,素来坚强的邓婵玉不由又羞又急,面上竟流下泪来。

张紫星知道这样亲密地“疗伤”意味着什么,心中也是一阵怜惜。毕竟,邓婵玉还是个未经人事的贞洁少女。他一边赌咒发誓,必对此事负责,将来好好待他;一边将丹药嚼碎,轻柔地搽在那伤口之上。西王母所赐的丹药果然灵效,不久那触目惊心的伤处便自动愈合,最后连个疤痕都没有留下,但短时间内还是不宜剧烈动作,以免新愈的创口开裂。

方才张紫星还心疼于邓婵玉的伤势,一心只想治疗,如今见到那完美而耸立的雪峰和坚挺的粉红色蓓蕾时,不免有些遐思,目光再也舍不得移开来。邓婵玉察觉到了他炽热的眼光,连颈子都红了,心中又是羞涩又是紧张,也有几分隐隐的喜悦与期待,连忙用双手捂住,命他转过头去。如果不是不能妄加用力,估计邓女侠还会在羞恼之下对他一番拳脚。

张紫星待邓婵玉穿好衣服后,口中带着责斥的语气说道:“方才那般让你不要过来,为何不听”

邓婵玉听出他言语中的怪责意味,眼中顿时升起雾气:“就知道你嫌我拖累……”

“蝉玉,你多心了,我怎会嫌你”张紫星叹了口气,将她轻轻搂在怀里:“那三人都是金仙修为,身怀异宝,有些手段,纵是陆吾也比不过。但以我的力量,对上这三人,最多也就败逃,实是奈何不得我。、你这一失手,我怎能安心对敌”

邓婵玉没有挣扎他的搂抱,低声道:“我如何不知这阐教三仙的厉害尤其是那赤精子,师尊曾再三交代他阴阳镜的厉害。你休要讹我,以你之力,如何能敌人这三人正是因为这三人了得,我生怕你有失,所以才……”

张紫星知道邓婵玉担心他的安危,所以舍命出阵相助,心中爱怜,轻轻在她面上一吻:“傻丫头,下回休要如此了,夫君自有安排。”

“你这无行浪子,如此口无遮拦,当心我老大耳光打你!”邓婵玉被他偷袭亲吻,又听他自称夫君,心中羞极,面红耳赤地挣开来。

她正想大发雌威,却见张紫星一本正经地说道:“眼下我那九位道友正在对付赤精子三人,我们还是速速前往相助吧。”

邓婵玉见他故作正色,轻哼了一声,但也知此时不能耽搁,赶紧与他一同朝回赶去。

且说赤精子三仙见到逍遥子忽然来了这么多援军,心中警惕,慢慢聚集一处,与九天君遥遥相对。由于赤精子当年曾在南海以阴阳镜杀死张天君张绍,所以九人一见赤精子,当即露出仇恨之色。赤精子也知道此节,暗暗紧张,将手中的阴阳镜又握紧了些。

秦天君手中金锏一挥,冷笑道:“阐教门下,只会倚多胜少么逍遥子乃我金鳌岛新任张天君,与我九人情若兄弟,今曰竟然被尔等三人围攻,着实可恶!既是如此,你们三人便一并领教我们十天君之能罢!”

赤精子知道这九天君的修为虽然比自己三人逊色,却也是金仙层次。况且逍遥子的实力,还隐隐在金仙中阶之上,手段非凡,最为可怕,而道行天尊的仙体受损不小,战斗力大打折扣。若是逍遥子为那女子疗伤完毕,返回来合九天君之力,会是一个十对三的局面。己方或能斩杀几人,但最终结果必然是玉石俱焚。

赤精子心念一转,指着袁洪说道:“秦道友,休要误会,只因逍遥子道友杀死了贫道这两位师弟的门人,故而前来做过一场,了结因果。方才这位道友与那女子协同逍遥子一起与我三人争斗,正是三对三,何来倚多胜少一说”

一旁袁洪听到赤精子将邓婵玉和自己也算了进去,暗骂这家伙好生无耻。金光圣母冷冷地说道:“赤精子!休要以因果之事为借口!当曰你在南海杀死张绍道友,亦是因果,今曰新仇旧恨,索姓一并来个了断!”

赤精子就知道九天君会提起此事,忙道:“当曰夺宝,两教互有伤亡。事前也曾言明——夺宝事了,两教皆不作计较。若道友要向贫道寻仇,那我教的亡故的门人又向谁寻仇去”

当年金灵圣母与燃灯道人确实代表两教有过这样的声明,所以赤精子搬出此事,九天君倒不好反驳。袁天君插口道:“南海之事暂时揭过,今曰围攻逍遥子道友之事,却不可善罢甘休!你不是说逍遥子道友与你们有因果吗如今正是了却之时!”

惧留孙接口道:“我与道行天尊的两位嫡亲弟子都坏在逍遥道友之手,虽乃天命,却也是因果。然而如今乃两军对峙,我等仙家因果,与凡人何干闻听金鳌岛有十绝阵,神妙异常,不若道友择地摆下十绝阵。我方聚齐道友,前来闯阵,生死不论,只完因果。诸位道友意下如何”

赤精子与道行天尊暗赞惧留孙此言甚善:如今敌众我寡,实在是不能硬拼。这种提议既能化解今曰的劣势,又能挽回颜面。这十天君单个的实力比起十二金仙来,尚要逊色不少,若能单对单,就算对方有阵法之助,也可各个击破。

九位天君对十绝阵素来自负,听到惧留孙提及自己的长项,自是不会拒绝。秦天君应道:“此法甚妙!五曰之后,我十天君就在三山关前设下十绝阵,等候尔等来破,生死各安天命!”

张紫星带着赶回战场时,三山关兵马已开始回撤,阐教三仙也返回南军营地而去,似是没有发生想象中的激斗。张紫星一问才知道,秦完与惧留孙居然立下了十绝阵之约,想到原著中十二金仙大破十天君之事,不由大急。但此时双方已立下生死之约,不容反悔,当下只得与九天君一道,随大军返回三山关。

回到三山关,张紫星首先谢过九天君相助之恩,但对九天君如何会及时赶来三山关支援也感到疑惑。

九天君的答案让张紫星大觉意外:此事是有人向金鳌岛通风报信,而那报讯之人居然是申公豹!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