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九章 孔明阵擒广成子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6

三百零九章孔明阵擒广成子“嘭!”一声剧震,番天印竟然被什么硬了接下来。这是一个身形壮硕的巨汉,约有四、五米高,身形魁梧,手持一面黑盾朝天。番天印结结实实地落在了那面黑盾之上,顿时将坚固的黑盾打出一个凹坑来,巨汉整个身形也矮了下去。此时,先前的大耳男子、红面男子和黑脸汉子则消失无踪。

那巨汉受番天印一击后,整个人又恢复到大小,却是安然无恙。只是那面黑盾已变成了两杆变形的黑色大戟,被壮汉握在手中。

广成子没想到此人以盾牌居然能硬接番天印这样强大的法宝,不由暗暗骇然,心念一转,召回番天印,将手中落魂钟朝壮汉晃动。这落魂钟果然厉害,壮汉虽然防御力极高,但对于这种克制姓的武器却依然难以抵挡。

就在这时,壮汉后方现出一个俊秀男子来,就地抚琴。那琴音悠扬动听,而且带着一股奇异的力量,与落魂钟的钟声相互抵消,使之失去了效用。广成子皱起眉头,手中落魂钟一停,那琴声立刻反扑。广成子只觉心口如同被人不断地击打一般,十分难受,方悟琴音厉害,连忙持续晃动落魂钟,与琴声相抗。

手持双铁戟的壮汉身旁又多出一员白甲将军,手中银枪朝广成子虚点,广成子就觉一股极其尖锐的力量传来,还强大的螺旋之力,赶紧全面催动扫霞仙衣的防御妙用,抵挡住了那银枪的凌空刺击。

这三个战魂正是赵云、典韦与周瑜。赵云清叱一声,身形如风,转眼已到广成子身前,银枪施出破坏法宝的特技,朝扫霞仙衣不断刺去,转瞬间已刺出不知多少枪,都是击在同一个点上。

广成子感觉到了银枪所带来的巨大压力,由于左手落魂钟无法停顿,右手的番天印又无法奏效,故而只得仗着扫霞仙衣的妙用硬接。但他也非坐以待毙,而是迅速将番天印收入法宝囊,拿出一方古拙的令牌来,凝聚仙力,开始念念有词。显然,这是一件威力非凡的法宝,就连广成子要发动,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如果仅是一般的护身法宝,早已被赵云的特技攻破,但扫霞仙衣乃五行之气凝炼而成,妙用无穷,一有薄弱之处,五行之气立刻弥补均匀,生生不息。所以算是赵云,也无法攻破其防御。

周瑜的琴音一变,赵云的枪上的锐劲更强,泛出金光来,随后还有黄光、白光、红光、绿光不等,被先后赋予了各种属姓。广成子惊讶地感觉到,扫霞仙衣的五行之力受这枪上五行力量的牵引,无法再维持原本的平衡和循环,在紊乱的一瞬间,居然露出一个空隙来。尽管这空隙只是一两秒的时间,瞬间即恢复,但赵云还是抓住了机会,银枪如电一般,准确地钻入了空隙中。

广成子闷哼一声,左臂已被鲜血染红,停下了落魂钟,借枪式朝后疾退,与赵云拉开距离。此时他右手古令的法力酝酿已全部完成,当即不顾左臂伤势,将那古令一摇,古令中涌出大量黑气来,这黑气带着一股极为凶煞的气息,令赵云眉头大皱。因弄不清黑气的虚实,所以两人都退回了周瑜身边,典韦将双铁戟化作黑盾之形,做好防御的准备。

那黑气还在蔓延,几乎覆盖了大片土地,黑气中冒出点点红光,显得分外诡异。黑气渐渐分解,并如结茧一般,分成数个个体,迅速凝固成型。原来,竟然是一个个身披甲胄,手持兵器的军士,那红光正是他们的双眼!

不仅是目光,就连他们的表情也充满着嗜血之色,就好比一群凶残的饿狼,看到了三块久违的食物。而且,这群饿狼的数目,还在不断的增加!

广成子吞下一颗丹药,手臂上的伤势顿时痊愈,元气也恢复了不少,冷笑道:“幻魔阵不过如此,就是倚多胜少而已!如今贫道少不得还以颜色,此有千军万马,倒看尔等如何应对!”

广成子目光如炬,已看出了这些战魂的优缺点:幻魔阵的这些人各有异能,或擅攻、或擅守、或擅心神攻击不等,而且能配合互补,充分发挥战力,就算是落魂钟与番天印这样的法宝都取之不下,确非寻常仙人可敌。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九魂的攻击也有着不小的缺陷,大多是以个体近身的强力攻击为主,攻击的范围和规模都无法如真正的法宝一般,发挥出吞山噬海,翻天覆地的效用。

他手上的古令唤作“玄兵”,是一种类似九宫魔幡的魂魄类秘宝,里面搜集了历代战场上煞气过大而无法转生的亡魂,足有成千上万,俱是勇悍无比,泯不畏死。如今正好针对幻魔阵发动群攻,这三人的攻击大多是个体肉搏之能,就算能以一敌百,又如何敌得过千军万马

就在玄兵令中的军队渐渐完成集结时,幻魔阵中也发生了变化,一个身材相貌普通,表情刚毅的武将出现在周瑜三人身前。武将手中钢枪一挥,白光闪动,凭空出现了数百重甲士兵,组成一个方阵,将这将军与周瑜等人护在当中。

这重甲士兵虽然数量不多,却显得气势雄壮,纪律严明,对面着数量远胜自己的敌人,丝毫没有惧色,反而斗志昂扬。如果说玄兵令中的军士是嗜血的饿狼,那么这些士兵就是坚不可摧的钢铁!

广成子对这批重甲士兵的出现也有些意外,但这区区数百人与自己玄兵令的军士数量根本无法相比,所以也不放在心上,一声令下,“玄兵”们如潮水般地朝那方阵涌去。

然而,双方才一交锋,方阵的威力顿时彰显了出来。广成子从未想到过,一个不到千人的方阵,竟能发挥如此可怕的攻防能力,那些重甲士兵的单兵作战能力并不比玄兵强多少,却在那位将军的指挥下,发挥了超强的整体协同作战的能力。方阵所到之处,无不披靡,玄兵虽然数量众多,也不乏个体能力,却无法攻破方阵,反而死伤惨重,就好比乌合之众与正规军对上一般。

广成子注意到,厮杀了这么久,方阵的人数居然一点都没有减少过,反而众多的玄兵被方阵一点点蚕食。他运起天眼仔细看去,发现方阵的兵士每杀死一个敌人,中央那将军手中的钢枪白光就更亮了一些。那将军钢枪挥舞,白光闪烁,军士们的状态似乎又亢奋了许多,伤势也立刻痊愈。不止如此,一旦方阵中有军士死亡,那将军将枪一指,死亡者立刻又重生了过来——原来,方阵竟然能将杀死的敌人转为自身的力量!这才是真正的嗜血之阵!

这名让广成子头痛的将军正是“节魂”高顺,那数百人的方阵就是高顺的“成名之作”——陷阵营!

后世《英雄记》曾有记载:所将七百余兵,号为千人,铠甲、斗具皆精练齐整,每所攻击,无不破者,名为陷阵营。

区区七百人,要想做到“每所攻击,无不破者”,需要何等的统帅与凝聚能力高顺的能力在《演义》中虽然被那些将星的光芒所掩盖,但谁都不可否认,陷阵营是吕布麾下的第一王牌。

如今,陷阵营自然成了高顺的特技,高顺可以利用陷阵营吸噬敌军的元魄之力,对陷阵营及友军加载各种强化状态,并复活陷阵营阵亡的军士。在周瑜附加五行属姓的配合下,整个陷阵营就如同一座生生不息的人工碾肉机,在玄兵中横冲直撞,所当披靡。

广成子看出高顺才是整个方阵的关键所在,当下祭起番天印,朝高顺击去。此时典韦立刻化身巨汉,手中双铁戟也变成一块黑盾,及时架住了番天印。由于有高顺提供的强化状态,典韦的防守也更为强悍。广成子感觉到番天印承受着黑盾上强大的反震之力,略一皱眉,收了回来,又将落魂钟响起。周瑜的琴声虽然无法攻击那些没有元神的玄兵,但要抗衡钟声倒是不在话下,反而那些玄兵对于落魂钟十分畏惧,力量大减。

广成子眼见不能取胜,将牙一咬,朝那玄兵令连喷出三口精血,催动咒语。那玄兵令得了广成子的金仙上阶精血的催动,当即发出强烈的光芒。玄兵们顿时有所感应,眼中的红光也更加炽热,能力陡然提高了一个档次。陷阵营的压力骤然增大。而玄兵令中依然远远不断地涌出黑雾制造出士兵。此时的玄兵已有数万之多,黑压压的一大片,从四面八方涌来,将陷阵营牢牢地围困在中央。

渐渐的,陷阵营的伤亡越来越大,而且重生的速度也越来越慢,高顺连续变了锋矢、鱼鳞等阵法,虽然伤亡有所降低,但始终无法从根本上解除当前的危机,陷阵营的人数也在战斗中锐减。

危急时刻,大地开始震动起来,一块块巨石拔地而起,整个地形都发生了特殊的变化。广成子眼尖,发现这些异变都是因为陷阵营中一个人的出现而发生的。此人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气势不凡,手中一把鹅毛羽扇,轻轻摇动,正是九宫魔阵最早成型的“智魂”诸葛孔明。

广成子曾研习过奇门之术,看出这是一个不知名的大阵,而自己与玄兵们都处于阵中。由于先前有高顺之事,故而广成子本着先下手为强的想法,将番天印祭起,意欲提前消灭此人,以免又弄出什么变故来。

面对着雷霆万钧的番天印,诸葛亮也不慌张,弯下腰去,轻轻拍击大地,地面无数巨石顿时起伏变幻,产生一股奇异的力场。那番天印受这力场影响,居然凝在空中,就是落不下来,番天印所挟带的巨大力量也被这奇阵分散、消弭一空。

广成子看出阵法诡异莫测,生怕番天印有失,赶紧收了回来。诸葛亮轻拂羽扇,石阵中顿时氤氲升起,无法视物。广成子运出天眼之力,也仅能看清三丈左右,升在半空一看,就见整个幻魔阵的世界中,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石阵,在氤氲的掩护下,若隐若现,以广成子的见识,居然无法识别此阵。

广成子端详阵法无果,看了一眼手中的玄兵令,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玄兵已莫名其妙地减少了数千人!这是什么大阵居然如此厉害!

广成子尝试过以御风术吹散掩蔽视觉的氤氲,却效果甚微,也尝试过番天印攻击石阵,但那些巨石四分五裂后,又渐渐聚合成新的形体,番天印居然是毫无作用。广成子拿出雌雄剑来,仗着扫霞仙衣的妙用,小心地在阵中前进。

就见前方石林张翕间,有一群玄兵在其中拐来拐去,目中的红光无端地愈发黯淡,身上的也被一种诡异的力量所侵蚀,渐渐化作骷髅,最后竟变成一滩碎骨灰飞烟灭。这大阵俨然是活动的,石林消灭掉玄兵后,又自行组合成一块块板状的巨岩,在氤氲的掩护下,将眼前的空间隔离开来。

此时右侧方的岩丛中又出现一大片刀兵与人影,依稀是数百玄兵。而几名陷阵营的重甲兵也在其中,正对玄兵进行杀戮。玄兵们似乎对那几个陷阵营的重甲士兵没有任何反应,或者说,根本看不见明明就在眼前的敌人,不久,一边倒的战斗结束,玄兵们被屠戮一空。

广成子知道这些都是阵法的妙用,暗暗惊骇,脚下加快步伐,跟上了那几个陷阵营士兵。然而,那几个士兵在变幻的石阵中东拐西拐,竟然下落不明,就连广成子用以锁定的仙识都失去了作用。广成子越走越心惊,眼前的景物已不是石阵和氤氲,而是三十三天外的诸天星辰。

广成子心知陷入阵中幻象,忙聚天眼之力,朝前看去。那幻象果然消失,又回复到原本的场景。这时,一缕琴音响起,正是先前周瑜的琴声。与方才不同的是,这次琴音的力量仿佛被放大的数倍,带着杀伐与激昂之意,响彻在整个天地间。广成子只觉仙识一阵不由自主的悸动,就算是连续晃动落魂钟没无法完全镇压下来,这一分神,那幻象再次出现,居然是广成子最熟悉的玉虚宫,而前方八卦台上,正是师尊元始天尊的影像。

广成子不断地在心中提醒自己,这必是敌人制造的幻像,绝不可轻信,但不知怎么的,内心中的意念却是认定这是真实,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想要行礼拜见。总算他修为非凡,硬生生地止住心中之念,手中现番天印来,想要驱逐此幻境。

两旁忽然闪出燃灯道人、赤精子、惧留孙等人,喝道:“大胆广成子,竟然欺师背宗,对掌教圣人无礼!”

这些同门也不待广成子辩解,齐齐拿出法宝打来,广成子也施展出浑身解数,与诸仙展开大战。广成子虽修为深湛,法宝众多,但那些同门也非同小可。一番苦斗后,广成子好汉难敌四手,最终一败涂地,法宝尽失,本人也被惧留孙的捆仙绳所擒,押至元始天尊跟前。

元始天尊面带怒色:“广成子,你如何敢对我动手”

“师尊,弟子……”广成子才说了一句,猛然醒悟到自己正在逍遥子幻魔阵中,这元始天尊从何而来莫非又是那心魔之乱

一念及此,广成子咬破舌尖,运起太清仙诀,大喝一声:“破!”

眼前的玉虚宫之境顿时渐渐扭曲黯淡,最终消失不见。然而,“真实”的场景却更让广成子惊骇。原来,他真的被一条银色的绳索紧紧地捆了起来,无法挣扎,而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那引发奇幻大阵的文士!

广成子还发现,身上的扫霞仙衣早已破损不堪,五行之力极度紊乱,完全失去了效用,而那白甲将军的银枪正架在自己咽喉之上,不断传来森冷的杀意。周围又恢复到氤氲遍布的飘渺之景,大阵、玄兵等俱是无影无踪,想必是对方获得了完胜。

刚才玉虚宫的那一幕,究竟是真实,还是幻象广成子望着奉琴而立周瑜,又看了看高顺与赵云,最后目光落在了轻摇羽扇的诸葛亮身上,长叹了一声:想不到这羽扇纶巾的文士如此了得,居然能施展出这样厉害的大阵来!大阵的本身威力非凡倒还罢了,似乎还能将这些人力量和特技综合起来并放大,等若四位一体,着实无法抵敌。

广成子叹息间,只觉景物再变,又回到幻魔阵中,逍遥子正冷冷地看着自己,手中握着一把锋利的金剑。

广成子叹道:“道友的幻魔阵神妙莫测,无怪连玉鼑师弟有通达万物之能,也身陷阵中,贫道败得心服。”

“既是技不如人,你也该死得瞑目了。”张紫星冷笑了一声,握着定商剑走上前来。

广成子被缚龙索所擒,无法抵抗,只得闭目待死。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