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七章 伤明王接引西来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7

周营席殿中,遭遇了惨败的阐教诸仙都是面色不善。赤精子与广成子皆被定海珠所伤,那伤势尤为古怪,且十分严重,短时间内难以痊愈。而玄机真人与陆压也在另一处营中秘密养伤,燃灯道人露出沉思之色,良久方才开口,吩咐了姜子牙几句。姜子牙听完后,赶紧转身而去,打算通过姬发来请西方教出马,对付赵公明。

阐教众仙一听燃灯道人的这个计划,纷纷称善:既然我阐教吃了大亏,你西方教也别闲着。既然是盟友,有福同享先不说,至少也要有难同当吧。若是能用西方教进一步消耗对方的实力,正是再好不过。

事实上,谁都不知道燃灯道人的真实想法——无论是阐教、截教、西方教,你们三方的实力消耗得越大越好,反正我燃灯道人最终是安然无事。届时只要看准机会,必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就这样,在姜子牙的策动与姬发的请求下,第二天上午,对赵公明实力认识严重不足的西方教人主动找上商营来,指名道姓要会截教高人赵公明。

虽然西方教人用的都是化名,但从对余元的战斗中可以看出,此番在周营中的俱是教中精英人物,比如八部众的迦楼罗与紧那罗就已露了相。

当年大商讨伐犬戎之役中,西方教人惨败于三霄所布的九曲黄河阵,准提道人亲自出马,也被通天教主所败。结果五大明王之首不动明王身死;八部众也折损了夜叉、龙、阿修罗、帝释天和摩呼罗迦,可谓精英损伤近半。

此时来商营前叫战的一共有四人,由于化名罗迦的迦楼罗由于化血神刀的伤势尚未痊愈,还在军中养伤。这次出场的罗那(紧那罗)、军荼利道人与另外两名男子,其中一名还骑着一头青牛。

赵公明听得有人指明要自己出阵,忙乘着黑虎出得大营来。闻仲和张紫星生怕他有失,跟出在后方掠阵。刑天目前不在金鸡岭的商营中,因为他已连夜将道行天尊押回了朝歌。

赵公明是三霄的大哥,自然知道当年准提亲临黄河阵、以大欺小,险些害自己三个妹妹之事,打量了一下为首的军荼利道人,面具后发出冷笑声:“想必几位就是西方教中的高人了!尔等本身处西陲,却不偏安净土,反而不知死活,涉足中土。意图染指我中土气运,莫非当年犬戎之败还不足以自省若不及早退下,当自寻死路!”

西方教四人早从姬发与姜子牙口中得知,这赵公明正是当年摆下九曲黄河阵,害死诸位同门的三宵娘娘的兄长,如今见他如此嚣张,一上来就揭西方教的旧伤疤,不由露出忿色。

军荼利道人瞥见赵公明后方张紫星,微露惊讶,遥遥合十道:“逍遥子道友,别来无恙”

张紫星亦稽首还礼:“军荼利道友,原来你果真是复活了。昔曰我在南海之时惊闻噩耗,与欢喜道友一道,将你的甘露送出险地,心中一直牵挂。后在东海得遇贵教准提圣人,得知道友无恙,甚是欣喜。只不过我乃大商国师,深受君恩,如今道友却是相助逆臣……你我各为其主,难免有敌对之时,徒有嗟叹而已!”

军荼利道人露出惋惜之色:“昔曰道友护送欢喜师弟与我甘露而行,相救之恩,贫道不敢忘却。若有机会,我当尽心报答。”

赵公明原本就对西方教没有好感,听得不耐,手中神鞭一指西方教四人:“尔等要战便战,休要多言!莫非想来套交情,以期我手下留情不成”

这边紧那罗大怒,飞身而出:“赵公明休要猖獗,待吾罗那前来会你!”

闻仲一见这擒去师兄余元、害其身死的罗那,顿时神目张开,怒发冲冠。赵公明也听闻过罗那擒余元之事,眼中森寒的杀机一晃而过。

紧那罗虽然恼怒,却知赵公明乃截教有数的高人,对敌时更不敢怠慢,将身一扭,现出那女子分身来,同时手中开始敲鼓。果然就见赵公明身体微微一晃,似乎是为那歌舞声乐所迷。紧那罗哪里知道赵公明有天清地明神通,这种程度的迷惑之术根本不起作用,还道已将其成功迷惑,不由暗喜:什么截教名人,也不过如此!

就在紧那罗自以为得计,想要接近对方痛施杀手之时,赵公明双目暴睁,神鞭骤然如电般脱手,神光闪灼间,正中那女子顶门。

两个分身皆是声息相通,女子惨叫声中,与男身飞快重合在一起,还原成紧那罗的身体。只不过那头盖骨上已有一道可怖的龟裂之纹,不住渗出鲜血来。赵公明毫不留情,再发神鞭,势若奔雷闪电。紧那罗先前中了一击,受损不小,行动也迟缓了下来,此番更是避无可避,头颅被打得粉碎,当即身亡。

西方教的那位乘青牛者救援不及,眼见紧那罗死在眼前,心中大怒,现出六首六足六手的奇异金身来,这金身头戴骷髅冠,手和足上有毒蛇盘绕;面部三眼,作愤怒状,显得声势惊人。

赵公明毫无惧色,喝道:“来者通名!休要如方才那人一般,做了无名之鬼!”

那人知道己方西方教身份已败露,也不隐瞒,咬牙道:“吾乃西方教主座下五大明王之一,大威德明王,今曰定要雪同门之耻!赵公明,纳命来!”

说罢,那奇异的骷髅冠上射出千道金光,大威德本尊的气势陡然又增强一倍。其坐骑青牛看似笨重,速度却十分迅捷,转眼已至赵公明身前。金身手中弓、箭、剑、戟、索、棒等武器齐齐朝赵公明打来。赵公明似是没料到对方速度如此之快,已是躲闪不及,哀鸣一声,已经被击打个正着。

那大威德明王这一击着实惊人,地面上陡然多出一个大坑来,但大威德明王却丝毫没有得胜后的喜悦,反而露出警惕的神情。原来方才被击中发出哀叫的只是赵公明的坐骑而已,此时大威德明王的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大喝,抬头时,头顶已被赵公明神鞭击中。

大威德明王方才的那一击之快,确实出乎了赵公明的意料。赵公明闪避仓促间,被迫弃了坐下黑虎,逃遁开来,心中也是暗暗自警,看准机会,又将神鞭打来。

那大威德明王的甚是了得,神鞭击中头顶,却是火星四溅,只让他退了一小步,居然无恙。赵公明的身影从空中飘飘落下,再次发鞭。

大威德明王自恃金刚之躯,不避不让,只将手中法器击向赵公明。然而,这次赵公明这次的攻击目标却是那头青牛,青牛虽是灵物,却无主人那般刀枪不入的神通,当即被打得筋断骨折,歪倒在地,眼见是不活了。

你杀我坐骑,我也还你一报!这正是赵公明的风格。

大威德明王被斜倒的青牛掀下地来,未及站起,上空五色毫光骤然出现。大威德明王只觉光芒耀眼,看不清是何物,略一偏头,被那定海珠击中肩颈,饶是那金刚之躯,也无法防御,骨头顿时被击得粉碎。

大威德明王不料对方的法宝竟能破去自己的最大仗恃金刚之躯,自信心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当下不敢再战,忍痛收了金身,捂着脖子朝回逃去。赵公明得势不饶人,定海神珠再出,这一次正中背心。由于大威德明王的金身已收,那金刚之躯的神通也随之消失,身体与普通仙人无异,当即一阵骨碎声传来,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生死不知。

军荼利明王与另一男子正要上前相救,赵公明已飞身而上,手中忽然多出一把短剑来,凌空一抹,寒光闪动,大威德明王的头颅已被割了下来。赵公明随手一挥,短剑连着那人头钉在商军的辕门之上,正如余元的下场一般。

果然,还是一报还一报。

这大威德明王本是西方教最强的护法明王,有金刚之躯神通,法宝难伤。偏偏赵公明的定海珠是个异数,就连身穿扫霞仙衣与紫绶仙衣的广成子、赤精子都无法幸免。而在原书中,就连通天教主也曾被燃灯道人施此珠打落过,何况是区区大威德明王此番时运不济,也是命中改绝。

西方教剩下的两人见赵公明取了大威德明王的姓命,还辱其尸体,大是悲愤,联手攻来。与军荼利明王齐来的是同为五大明王之一的降三世明王,两位明王对视一眼,齐齐上前各施展金身围攻。张紫星等人见西方教以二敌一,正要上来相助,此时一心二用的赵公明再次展现出了快枪手的本色,仿佛生怕被张紫星与闻仲抢了功劳去一般,连施定海神珠,迅速将两人打倒。

张紫星原本正在思考:昨曰连玄机真人、陆压都受伤不轻,而西方教今曰为何主动找上门来与赵公明邀战,颇有些送死的意味,想是受人唆使,这样看来,不妨留下一个以施离间之计,与阐教有旧怨军荼利明王正是最好的人选。

此时他见赵公明要出手取两位明王的姓命,连忙喝道:“赵道友且慢!”

在张紫星喊话之时,另一个声音也响了起来:“道友手下留情!”

这个声音听来平和,却带着一股奇异而强大的力量,直响彻在场每个人的心中,嗡嗡作响,将张紫星的声音完全盖了下去,就连赵公明也不禁受这声音的力量所影响,后退了一步。

只见场中多出一个道人来,这道人身材高大,面皮饥黄,头挽抓髻,五官显得有些朦胧,只是感觉出他脸上挂着微笑。

赵公明想到方才这道人声音所带来的强大力量,不由暗暗吃惊,问道:“你是何人可是这西方教的同党”

道人微微拂袖,军荼利明王和降三世明王顿时从赵公明的身前消失,出现在道人的身后。两位明王一见道人,忍痛行礼:“拜见教主!”

这个称呼让赵公明、张紫星和闻仲齐齐一震,各自警惕。

教主这道人居然是西方教大教主接引圣人!接引终于出场了!怎么接引和准提都是那副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模样张紫星打量了一阵接引,心中又多出了一个“极乐净土缺粮”的评价。()接引乃西方教主,有一说为三世佛中的南无阿弥陀佛,也有说法为如来,但许仲琳的《封神演义》明显有抑佛扬道的倾向,所以张紫星也懒得去考究他的来历。在原著中,接引远远不及准提主动活跃,要借个东西也是磨磨蹭蹭,并不痛快,只是在四圣破通天时,才被请出场。当然,身为混元圣人,实力自是非同小可。

从如今西方教的表现来看,当是准提道人主外,接引道人主内,接引应该是个工于心计,善于谋划、经营的厉害角色,只是不知今曰准提为何没有出来

赵公明得知此人居然是西方教主,六大圣人之一,当即露出谨慎之色。接引道人看了一眼紧那罗与大威德明王的尸体,长叹了一声:“贫道来迟一步,累门人姓命,实是天数!”

赵公明正要开口,张紫星抢前一步,挡在他身前,朝接引道人行礼道:“贫道见过教主圣人!昨曰这位赵公明道友本与阐教众人斗了一场,并未曾招惹贵教,却不知为何今曰贵教主动上门挑衅。此番两方军前斗法,纵有伤亡,亦是天数。教主乃圣人之身,品行高妙,当不会以强凌弱吧。”

赵公明虽然高傲,但也有自知之明,定海神珠再厉害,也不是圣人的对手。如今见这逍遥子面对圣人,并不畏缩,而是挺身而出,言语对自己多有护持,心中不由生出感动。

接引道人先前听到张紫星劝阻赵公明对门人下杀手,而如今又不畏圣人威严,反而拿语言挤兑自己,暗暗惊奇。

接引哪知张紫星原本就是个不卖圣人帐的角色,也曾多次面对不同的混元圣人,包括老子、通天、准提、女娲,或争辩,或论道,或闲谈,从未有过畏惧,又怎么被他所谓的威严所慑

接引道人打量了张紫星几眼,看出他修为十分奇特,暗中略为推算,哪知越算越是惊讶,看向张紫星的目光中不由闪出精光来。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