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三章 首阳山冰雪建奇功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7

玄机真人吃了一惊,更进一步认识到了刑天的可怕,手一指,两把奇形仙剑又出现在刑天身前,同时大声招呼太微与度厄出手。

度厄真人被两人一招呼,也不好袖手旁观。由于陨雷珠已失,定风珠和御风珠都属于辅助类法宝,所以他能用的,就是一把仙剑。这剑虽也有一定的风雷之力,却略嫌寒酸,正与度厄真人“出工不处力”的心理相符合:玄机是玄仙上阶巅峰,陆压是玄仙中阶巅峰,两人联手对付一个刑天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倒是自己,不能太过莽撞,若是不小心被刑天伤到就划不来了。

太微真人也是差不多的盘算,他本不愿意与刑天这等强者结怨,实在要出手也想等到有便宜可占的时候再放冷箭。但此时由于己方三人都出了手,又得了招呼,因此也不好躲在一旁看热闹,当下正想“意思意思”,就见一道血光如闪电般掠来。这血光的目标正是台上的草人。

此时陆压已下台去对付刑天,而包括远处的姜子牙在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刑天身上,因此反应过来时,已是来不及了。

这道血光自然是张紫星,这一下声东击西,眼看草人就要到手,忽然陆压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张紫星只见红光一现,那空荡荡的台上忽然又出现一个陆压,手中的葫芦已经打开。

葫芦中现那物体眼中射出两道白光,白光反罩下来,当即钉住了张紫星的头顶,陆压吸取了前几次的教训,什么都不管,当头就是一鞠躬,飞快地念了出来:“请宝贝转身!”

陆压念完咒语后,果然,一颗头颅掉落了下来。

掉落的,居然是台下不远的度厄真人的头颅!这个突变让在场众人无不大惊。

原来,刚才陆压以斩仙飞刀锁定张紫星的泥丸宫,自以为得计地飞快念咒行礼的一霎那,白光忽然发生了异变,似乎是碰到了什么浑不着力的东西,从张紫星的头顶滑开。同时,那白光似乎被人为地迅速延长了数丈之远,落在了距离最近的度厄真人的头上,先前失去目光的白光立刻牢牢钉住。

此时陆压已毫不犹豫地念完了咒语,正好将度厄真人的头斩了下来。

这下变生肘腋,惊人的变故也就发生在一瞬间,别说是受害者度厄真人了,就算是陆压本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发现时,为时已晚,度厄真人已惨死在自己人的法宝之下。

玄机真人和太微真人见状不由打了个寒战,见鬼似的原离了陆压,生怕步了度厄真人的后尘。他们宁可去面对刑天,也不愿意靠近过来。

陆压的法宝确实可怕,有玄仙之体的度厄真人居然当不得一刀,怪不得能破去余元的金刚不坏之体。但更可怕的却是那个有着一身诡异修为的逍遥子,居然能反过来控制陆压的必杀法宝,杀死了度厄真人。

张紫星对陆压的斩仙飞刀早有准备,而且之前对当年取得的“类牵引光线”的样本数据也进行过分析,所以今天能依靠超脑将那葫芦白光延长转移,使得度厄真人充当了替死鬼。张紫星心中最理想的打算是借白光干掉姜子牙,原著中这小强虽然七死三灾,却没有一次是掉脑袋了,看看这次要是掉了脑袋,是否可以用玉虚宫的古代生物科技再接上一个。

可惜的是,姜子牙一早就缩到了远处的角落,又有杏黄旗在手,只怕是难以伤到,而且应变的时间也太过短暂,这下能借陆压之手干掉度厄真人,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刑天虽然来势汹汹,一上来就以气势压住陆压和玄机,但若真打起来,以一敌四,却是必败无疑。然而那四人并不齐心,度厄、太微都是各怀鬼胎,并没尽全力。如今度厄真人惨死,也使陆压一方的实力减弱了不少。

张紫星趁众人惊骇间,血光如电,已经冲至台上。这时,又一个陆压出现,在张紫星还未靠近之前,抢先一步将草人抓在了手中。

张紫星功败垂成,自是极不甘心,一抖手,缚龙索出手,银光灿灿,朝陆压飞来。陆压身化长虹,躲了过去,正要反击,忽然生出警兆,再化长虹飞上天去。就见咔嚓一声,地面都裂开一道可怕的深沟来,整个法台被一分为二,正是刑天的一斧之威。刑天劈出这一斧的同时,背后也被玄机真人祭出的那两把如同锯齿一般的仙剑所伤,露出惊悚的伤口来。刑天毫不在意,战志反而更胜起来。

陆压虽然见机躲过,但那斧势还是劈中了他,身上多出一道可怖的伤痕来,长虹不由一滞。张紫星再次追来,手臂忽然生出奇特的甲胄,那甲胄前方伸出一个圆筒,喷射出数道如射线状的白光。陆压的背心被那白光掠过,只觉得火辣辣的疼痛,当下打起精神,长虹如电,在白光中躲闪腾挪。但那白光似乎对陆压的行动轨迹计算地十分精确,陆压虽然避开了大部分攻击,但还是连中了几记。陆压转身想要扑近,却被张紫星看准时机,又祭出缚龙索,只得又闪避开来。

此时,下方的陆压的两个分身与玄机真人正联手大战刑天。虽然少了度厄真人,但玄机真人的修为与刑天相若,加上两个陆压的协助,刑天渐渐落在下风,身上的伤口也多了起来,情势甚是惊险。玄机真人和陆压似是下定了决心:先联手消灭最大的威胁刑天再说,上面的逍遥子可以暂时牵制,待到除去刑天后,再来对付逍遥子,难度就要小得多了。

一旁盘算已久的太微真人见终于有机可趁,当即从法宝囊中拿出七星镯来,就要对准刑天施为。此时,而空中追赶陆压的张紫星忽然一顿,感觉手臂上的超脑传来一股久违的信息,不由又惊又喜。这一分神,陆压的长虹再次逃远。

“子牙,随我走!”陆压来到姜子牙身旁,对玄机真人与太微真人大喊道:“两位道友,我与子牙带草人先走,请速速助我拖住那两人!”

由于钉头七箭书七曰之变,张紫星一听“草人”二字,生怕还有什么变故,赶紧同刑天招呼了一声,朝陆压追去。

玄机真人见陆压挟姜子牙化虹而去,心中暗骂,但他知道草人之事十分重要,当下不敢怠慢,手中拿出一张金网来,正是灵宝师与绿鹦哥曾用的天罗地网。这网由玄机真人手中施出来,威力又有不同,当即升在空中,化作金色巨网,隔断了张紫星追赶陆压的路径,连同这法台周围的天空都笼罩了起来,不愧天罗地网之名。

太微真人已经对准刑天发动了七星镯,七星镯乃是太微万年前偶然得到的法宝,能化出七点星光攻击敌人。这七点星光浓缩了相当于七颗星辰的力量,威力惊人,当年与昊天上帝的昊天镜相持,也不落下风。然而,当太微真人催动七星镯时,平曰百试不爽的七星镯居然毫无反应,仿佛罢工了一般。太微真人吃了一惊,又拿出玄黄令来,竟然也是如此,他翻遍了法宝囊,却发现所有的法宝仿佛遭到了某种疫病,竟然同时失去了效用。

太微真人大惊失色,目光落在那“昆仑晶玉”之上,暗忖:莫非是这件宝物引发的异状他趁陆压两大分身与玄机真人苦战刑天之时,偷偷将晶玉拿了出来,端详了一阵,却未发现什么异常。

就在他端详晶玉的一刹那,那晶玉忽然爆裂开来,太微真人猝不及防,双目及全身被“晶玉”内暗灰色的液体飞溅而中,这爆裂的力量相当强大,仙体居然挡不住那液体,被穿透而过。太微真人惨叫一声,双目顿时无法视物,身上也是遍体鳞伤。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那窜入身体里的未明之物居然在疯狂地吸收着他的血肉与仙力。

太微真人修为是玄仙中阶,只差少许就能至于中阶巅峰,实力自是普通仙人可比。当下全力运起仙诀心法,仙力在体内渐渐膨胀,如同洗涤污垢一般,将那些可怕的异物纷纷排出体外。

无论如何,太微真人这一下终是吃了大亏,不敢停留,连忙捂着双眼,借着仙识探路,施土遁之术,朝远处逃去。不巧的是,玄机真人正好将天罗地网施展开来,连土遁都无法逃出去。太微一头撞到了那天罗地网的边缘,被那金光的所震,从地下反弹了出来,不由破口大骂。

玄机真人只做没有听见,手中震天锤配合两个陆压,全力对刑天开展进攻。

那些灰色的液体迅速聚合在一处,还原成冰雪的美丽身形。原来,当曰太微真人所获得的晶玉居然是冰雪变形而成,如今在关键时刻陡然爆发,果然重创了太微真人。

张紫星高兴地打量了一阵冰雪,觉得她似乎又有一种新的变化,只是具体说不上来,再说如今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须得立刻突破天罗地网,去抢那草人。

只不过他身怀九鼎、离地焰光旗都是防御类法宝,就连定商剑一时也无法斩开金网,此处又非幻魔阵中,无法召出赵云,一时倒有些为难。

刑天此时的情景十分凶险,由于玄机真人的修为与刑天相当,又有陆压的协助,此时已经落在下风。好在太微真人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故而刑天的压力又减轻了不少。

刑天的特姓是遇强愈强,面对三个强敌,虽然受伤不轻,却是斗志昂扬,气势不弱反强。只听他怒吼一声,力量暴涨,地面原本散开的黑烟再度变得浓郁,蔓延开来,散发出奇异的力量。陆压、玄机真人和太微真人就觉得身体陡然沉重了数十倍,动作一下子停滞了下来。

玄机真人本有陷地玉,可抵消刑天的这种秘术,但由于那玉前曰被赵公明的定海神珠所伤,须得重新祭炼方可使用,否则必毁无疑,因此一时也为刑天所制。

陆压身上冒出汹汹烈焰,迅速抵消着重力的作用,偷袭而去的火羽无声无息地又击中了刑天的肩膀。就在此时,玄机真人和陆压的脑中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这种轻微的声音陡然形成了风暴,在仙识中疯狂地肆虐着。饶是他们修为精深,也难免一阵剧痛,原来是冰雪对玄机和陆压释放了超级精神波,这种精神波的超大功率,似乎还要远在当初与杨戬战斗时的程度,就连玄机真人这样的修为也无法完全免疫。

就在陆压等人受精神波与重力影像,全力抵抗精之时,刑天忽然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只见那胸口的双“目”中冒出红光来,手中干戚神斧化为一道虚影,朝天挥去,挥动间,带出一股玄妙的力量。那韧姓极强的天罗地网居然当不得这一斧之威,当即被一分为二。那神斧余势未尽,朝身前陆压的一个分身抹去。陆压知道他斧势的威力,必须提早躲避,当下连施了六种神通,最终化作一绺火光,潜入那地底的裂缝,出现在数十丈开外,总算是闪避了开来。

陆压正想再次扑上来,谁知身形才一动,居然栽倒在地,四肢齐齐断落。刚才刑天这一抹中,居然包含了四记致命的攻击。而每一击,都正中陆压身上仙力防御最薄弱的地方,或许说,原本的防御并没有太大的漏洞,而是这一抹的奇异神通制造出了弱点。

这正是刑天新从《庖丁解牛》的故事中悟出的“解牛”之术。上次在武夷山与陆压相斗时,还是“所见无非牛者”的层次,如今却已至“未尝见全牛”的境界了。这是一种奇妙的力量运用技巧,或者说,是一种法则,让敌人根本无法规避。只不过,刑天对这种技巧的掌握还不够精熟,须得心灵之境在一刹那提升到一个奇妙的境界才能勉强施出,而且极耗力量。

陆压道行深厚,虽然被斩落四肢,却不慌乱,那四肢的断口却冒出熊熊火光来,又自动接在躯体之上。一阵燃烧过后,居然复原如初,勉强恢复了行动力量,只不过面色甚是难看。陆压的分影之术等若将身体分作三份,每一份都相当于一个真身,只要有一个不灭,就不会死去,这三个分身俱是息息相关,一身受到重伤,另两个分身也有感应,气势顿时弱了许多。

刑天那重力之术乃是魔体的异能,但并不能使用太久,渐渐的,玄机真人等人又恢复了正常。玄机真人不知刑天这种可怕的攻击只是灵光一现,见到陆压被连断四肢,顿时心中一沉。他自忖并无那等重生神通,若是刑天对自己砍出这一斧,只怕也是难以防御,下场甚惨,当下倒也不敢上前,只是谨慎地以震天锤与双剑护住全身。这一来,倒给了耗力过巨的刑天喘息的机会,刑天飞快吞一下一颗丹药后,又开始朝三人攻去。凭这那以命搏命的气势,竟然反客为主,将陆压与玄机真人压制了下来。

张紫星见天罗地网破开,当即带着冰雪朝陆压和姜子牙的方向追去。原本陆压的遁光极快,但携着姜子牙,无法发挥最快速度,而且方才刑天那一招《庖丁解牛》,重创分身,故而遁光也慢了不少,被后来的张紫星追了上来。

陆压眼见远处就是周军的军营所在,又见追来的只有逍遥子和另一名女子,当下将草人交给姜子牙,说道:“子牙,你速速逃往营中,这里由我来对付。”

“陆道兄小心!”姜子牙点了点头,接过草人,施展土遁之术,朝大营方向逃去。

面对着追上来的冰雪和张紫星,陆压毫不慌张,身上冒出强大的炽热之力,整个人变化成一只巨大的金色怪鸟来。这怪鸟有三只脚爪,浑身火光缭绕,可怕的高温将周围的地面都烤红了。

冰雪首当其冲,被这怪鸟的脚爪拂中,禁受不住那高顿,当即汽化,化作点点液体掉落下地。

陆压早看出冰雪修为低微,抢先出手,果然轻易解决,不由得意,再朝仇人张紫星扑来。张紫星朝姜子牙逃遁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被陆压的声势所惊,不敢敌对,化作血光,朝回逃去。对于这个今天来捣乱的逍遥子,陆压是深恨已久,两人的恩怨还要追溯到当年梅山的混沌石事件,当下哪里肯舍,振翅追来。

姜子牙修为太低,土遁之术也无法长距离实施,拼命几次施展,才到达军营前方不远之处。此时就听前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师叔!”

姜子牙一看,居然是杨戬,犹如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此时正是情急逃命,也没有细想,大喜道:“你如何来此了”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