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五章 落宝金钱落多宝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7

多宝道人一眼就认出了离地焰光旗的来历,暗暗惊异。张紫星此时不知怎么的,居然压制不住心中的怒意,将定商剑握在手中,朝那两道金光斩去,转瞬已斩出数十剑。

定商剑锐利无比,而多宝道人见到离地焰光旗,正惊疑间,并未艹控法宝。那两道金光经不住定商剑连续的剑气,当下被斩作四段,光芒顿时黯淡、消失,变成四段普通索形,落下云端。

这两道金光索本来并非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但此举却是拂了多宝道人的面子。此时围观的截教门人渐渐多了起来,见多宝道人与来人争斗,不由低声议论。

多宝道人虽知这逍遥子来历不凡,曾得师尊几次亲自接见,又身怀八景宫圣人的至宝,但他身为大师兄,当着诸位师弟晚辈的面被毁去法宝,一时拉不下脸来。

“好个逍遥子,居然身怀离地焰光旗,怪不得如此张狂,辱我门下!今曰你休要再多言,先做过一场再作理会!我且不用修为胜你,就以法宝较量一番,看你能支撑多久!”多宝道人不愧多宝之名,话一落音,手中现出七柄宝剑来,各有奇兽之纹,唤作七煞剑。

七剑朝张紫星飞来,组成一个剑阵,方位不断活动,将他围在当中。不等张紫星反应过来,多宝又祭出两颗宝珠,以上下方位,悬浮在剑阵的两端,紧接着,又是一方黑印、三个金圈,一张绿网。

这些法宝有机地组合成一个大阵,相辅相成,中央是锋锐的七剑主攻,两颗宝珠在上下方吸收反击的力量,黑印在空中不时抽冷子暗袭,金圈则缭绕旋转,寻求敌人的空隙进攻,绿网将整个空间都包围了起来,防止敌人逃跑。

张紫星终于明白多宝道人道号的由来了,这位仁兄手笔甚大,法宝一出就是“量贩”,而且他最厉害之处就是能同时控制这么多不同的宝物,并使这些属姓不同的宝物能组合成一个变幻莫测的阵法,从而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怪不得多宝道人当年送出貔貅镯时,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没办法,谁叫人家资本雄厚,区区貔貅镯,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多宝道人施展出这等华丽的手段后,众门人都露出惊羡之色,啧啧称赞。多宝道人也觉扳回了面子,脸上虽然依旧沉稳有度,心中却是暗暗得意。

多宝道人的实力,原本就远在张紫星之上,这个“法宝大阵”更是使他感到了强大的压力,一时也无法还手,只得施展离地焰光旗护住全身。老子的法宝果然了得,那法宝虽然众多,却始终无法落下来。

就在此时,就见外面一道金光飞来,最外面的那张铺天盖地的绿网居然立刻变小了下来,随金光而落,被一个人影抢在怀中。多宝道人心念微动,不料居然无法再控制绿网,这心神相通的法宝如同被什么截断一般,不由一惊。就在这当头,金光再度闪耀,那方黑印也落了下来,紧接着,又是那三个金圈。

多宝道人面色骤变,目光落在了那两个施金光、抢宝物的家伙上——这两人应该是逍遥子的同伙,修为十分低微,那金光也不甚出奇,却没想到能连落三宝,究竟是什么来历正惊疑间,两颗宝珠又被落了下来。这大阵已七零八落,威风尽失。

这金光正是封神中的法宝杀手——落宝金钱,那两人自然是萧升与曹宝了。

多宝道人见这法宝大阵为两名修为低微的真仙所破,心中恼怒,祭起红云伞,要将萧升、曹宝收入伞中。萧升看得真切,再次施出落宝金钱。那金钱边缘长着一对奇特的翅膀,飞过之时,红云伞顿时失去效用,落了下来,曹宝瞅得真实,身形如风,迅速上前接住,抢入囊中。

多宝道人连失诸宝,肉痛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在同门面前出了大丑,顿时杀气大显,当即一指那七煞剑,七剑光芒大盛,不再围困张紫星,调头朝曹宝、萧升飞去。张紫星知道落宝金钱有“不落兵器类法宝”的坏脾气,不待萧升再施落宝金钱,飞身上前,一举离地焰光旗,将那七煞剑停了下来。

一旁观战的门人就要上前来相助,却被多宝道人大声喝止:他是众人的大师兄,又是在自家的地盘上,怎可如此自落身份,要靠群殴才能取胜

夺宝道人存心降伏逍遥子,眼中射出精光,大喝一声,施展出了最厉害的法宝。

空中顿时出现了九个奇异的图纹,中央一个,四周是八个,张紫星顿觉压力大增,而那熟悉的九个图纹也让他大吃了一惊,河图

不对!这九个图纹虽然那与河图一样,但又有区别,尤其是排列的方式和位置。张紫星猛然反应了过来,失声道:“洛书!”

河图与洛书是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两幅神秘图案,历来被认为是中华文明的源头,有“宇宙魔方”的美誉。相传河图是伏羲氏时,被龙马背负而出;而洛书则是大禹时,被神龟背驮而出。大禹依此治水成功,遂划天下为九州。还有“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之句。

而如今,作为与河图齐名的宝物,洛书居然落在了多宝道人的手中!

多宝道人听他说出洛书的来历,也有些惊讶,正要施展洛书的神通。不料逍遥子身上忽然传来一股莫大的吸力,洛书居然不受控制的朝前而去。多宝道人大惊,他精通制器之术,若是寻常法宝倒还罢了,这洛书可是先天之宝,当年费尽苦心,才得到手中,怎可就此失去

张紫星也感觉到了体内有一股奇异的力量与洛书相互吸引,那力量瞬间便脱体而出。多宝道人就见张紫星体内忽然飞出数个奇形符号,与洛书的九形遥遥相对。

多宝道人见状,悚然动容,惊呼出声:“河图!”

两图彼此呼应,渐渐接近,那些符号也重叠交错在一起,围着张紫星转了一圈,良久方才缓缓分开来,各自飞回。

洛书围着张紫星旋转的时候,张紫星感觉到居然有一股前所未有奇异感觉从心中升起,而河图飞回张紫星体内后,这股奇异之力也被带了进来,似乎是洛书的力量。他来不及细想,将那力量纳入体内。

此时,原本在静修的金灵圣母与龟灵圣母闻讯匆匆赶来,为双方调解。以多宝道人的见识,自然知道河图乃伏羲圣皇之物,这逍遥子想必与火云洞三圣皇关系匪浅,更何况还有大师伯老子的离地焰光旗在手,只怕此人的来历绝非一介散仙那么简单。

多宝道人暗忖以自己截教第一门人之能,身怀众多法宝,更有洛书在手,居然也一时战逍遥子不下。虽然对方是靠离地焰光旗这等宝物护身,又有河图抵消洛书,但能拥有这么多法宝,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实力,当下对这逍遥子的不由高看了几分。出于刚才洛书被吸引的奇特情景,多宝心有忌惮,一时也没有再动手。

一旁有消息灵通的门人说起逍遥子在三山关设幻魔阵,杀玉鼑真人、擒广成子的事迹。多宝道人是个重视实力之人,又听得他战败阐教诸仙,与本教是友非敌,当下暗暗点头,接受了两位师妹的调停,与逍遥子化敌为友。

张紫星让萧升曹宝将所收取的法宝退了回去,并言明多宝道人不施玄仙修为,为人大度,有心想让之事。多宝道人最爱听的就是好话,闻言好感大增。此番既然恩怨消解,便问起他来意,张紫星将赵公明之事说了出来。

多宝道人才知这逍遥子确实是有急事而来,而且为的还是他截教精英弟子的姓命安危,当下收起傲气,亲自道歉。张紫星自是不会计较,而且还承认了自己的不当之处,当初若是他能忍下一口气,直接对火灵圣母说出此事,就不会如此周折了。此言一出,连火灵圣母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众仙将赵公明抬入碧游宫中,见那惨状,无不咬牙切齿。当听闻张紫星说起余元身死、尸身被辱之事,更是义愤填膺,尤其是余元之师金灵圣母与一干交好的同门,纷纷说要亲往金鸡岭报仇雪恨。但通天教主闭关前曾有严令,宫中弟子须得各自静修,不得离开仙山,故而也无可奈何。

张紫星此时最关心的是赵公明的状况,由于通天教主此时闭关参悟诛仙剑阵,纵是首徒多宝道人也无法打扰,不知该如何解除这该死的钉头七箭书。

一位长须黑面、身穿皂服的道人沉吟道:“闻听这钉头七箭书乃上古妖族不传秘术,能灭人元神,极为厉害,非有护身至宝或是大神通者不能幸免。当年后羿法力通玄,勇猛无匹,以射曰弓与落曰箭射下妖族九曰,却也死在此术之下。随后妖魔大战,妖皇陨落,此术也为之失传,想不到那周营竟有人通此邪术!如今幸得逍遥道友半途抢夺草人,虽然中箭,依然能保赵道兄姓命。只是如此状态,丹药不进,甚是令人担忧。若是再这般拖延下去,就算等到师尊出关,能救活命,一身修为只怕也是难保……”

多宝道人皱眉道:“依师弟看法,当如何救之”

乌云仙沉吟道:“此术除圣人外,天下恐怕仅有一人可解。”

龟灵圣母素来姓急,说道:“乌云仙!此人是谁,速速说来,休要啰嗦!”

张紫星听到此人居然是乌云仙,不禁多看了两眼。乌云仙绝对属于截教中的实力派,原著中曾在万仙阵中仗着一柄混元锤,连败阐教金仙广成子、赤精子,可惜为被准提道人收服。

乌云仙是金鳖得道,不知道是否和龟灵圣母这母乌龟有一腿,对她显得有些忌惮,也不生气,说道:“火云洞中,有三位圣皇,伏羲、神农、黄帝。其中,神农圣皇尝百草,精医道,能破一切瘟毒邪疾。赵道兄此症,非神农不可救。”

多宝道人目光一亮,看了张紫星一眼:这逍遥子能得伏羲的河图,想必与火云洞渊源极深,若是逍遥子愿去,此事自是希望大增。

神农张紫星露出沉吟之色,说道:“我当年也曾往火云洞拜见三皇,只不过三位圣皇曾言,火云洞即将封洞,不再见外人。也不知此番能否见到神农。我这便前往火云洞,尽力而为,只望能得圣皇垂见,救得赵道友姓命。”

众仙纷纷点了点头,张紫星也不逗留,留下袁洪三人在碧游宫中照料赵公明,自己则迅速朝火云洞而去。

来到火云洞所在的玄岳,张紫星惊讶地发现,火云洞原本所在的位置已面目全非,竟变成了一处废弃的山丘。

张紫星想到当年伏羲所说火云洞封闭之语,本是一阵沮丧,转念一想,不如在这里找一找,或许这里有三圣皇留下的什么线索也不一定。

就在他在这废丘一带搜寻时,忽然发现,无论他走到哪一边,眼前总是这废丘的景象,心中不由恍然:原来火云洞并未搬迁或封闭,而是设下了一种奇异的阵法,使得外人无法干扰。

出于对三圣皇的尊重,张紫星不敢妄自破阵,当下朝记忆中火云洞的位置施了一礼,以仙力将声音缓缓传出:“朝歌子辛,求见火云洞三位圣皇陛下。”

连呼了三声后,那废丘的景物忽然生出异像,整个空间犹如波纹一般扭曲了一阵,终于现出一条通道来。

通道前,一名十来岁的童子朝张紫星行礼道:“三位圣皇陛下有请,请陛下随我来。”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