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玄幻魔法 | 点精灵

新书《无量帝尊》已经发布,希望能写出有自己特点的东方玄幻,《魔界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八章 乾坤鼎秘辛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by 点精灵

2018-4-11 23:37

白泽乃上古异种,浑身雪白,能言人语,知晓万物,在民间也有白泽知道天下所有鬼怪的名字、形貌和驱除之术的传说。白泽出自昆仑山,本身就是灵慧之物,虽乃兽身,却修人道,曾藏身在玉虚宫的白玉鼑中,偷听元始天尊讲道。这番举动,自是瞒不过瞒得过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虽不喜异类,但白泽乃昆仑山的灵物,与玉虚宫渊源颇深,而且还曾几次相助过阐教门人,故而也没有立刻施法惩处,而是故作不知。

经过多次考验后,元始天尊见白泽果然诚心归于人化,又喜它通达万物之灵,资质过人,不仅没有怪罪偷听之举,反而破格将其收为嫡传弟子,将那白玉宝鼎赐予,位列十二金仙。白泽感恩不尽,费尽心力,将白玉鼑炼成法宝,并自称玉鼎真人,以示永不忘师恩。

元始天尊迄今为止也只收了四名异类弟子,第一就是这位玉鼎真人,在元始天尊的心中有着相当的地位;第二是曾尽心服侍元始的黄龙真人;第三是彩云得道的云中子;最后一位便是那身怀“道友留步”,但饱受其余弟子歧视的申公豹。

白泽知晓万物,精神力十分强大,正是修炼九转玄功的最佳人选,但由于它本身没有特异的攻击能力,故而当时在幻魔阵时,没有使用本体的变身,而是用了最适合自己攻防特点的庆忌之形——来去如风,让敌人无法掌握,并将原本并不是很强的攻击集中一点发出,获得最强的伤害。

老子以神通寻得海中乾坤鼎所在,借河图洛书之力,于海中静坐一百零八曰,在白泽的帮助下,使出混沌之力,取定海之珍,炼成神铁。然后将乾坤鼎按河图洛书之妙数,施展大神通,一分为九,将那九形印记凝于定海神铁之上,自此,乾坤鼎终成为九鼎。

后来大禹得九鼎,治水成功,遂划天下为九州,每州象征一鼎,又依此定九章,治理社会。

也不知是否得到了元始天尊的授意,玉鼑真人在协助老子划分九鼎之时,以那白玉鼑为引,偷偷地吸取了乾坤鼎的鼎魄,借此领悟那化九之力,从而使九转玄功终臻大成。

老子本意就是为了分散乾坤鼎至大的力量,对此倒不恼怒,只是在离开前淡淡地说了一句批言:“因乾坤九转成,因九鼎自解脱。”

张紫星想起玉鼑真人在幻魔阵中自绝之前,曾问他什么是“解脱”,心中露出恍然之意。原来,玉鼎真人不敌幻魔阵战魂之力,又见到那九鼎,想到当年老子的批言,已明白可能是大限已至,故而自我解脱。

而那大禹以九鼎分九州之事也让张紫星暗暗称奇:中国古代传说中,大禹是得到了洛书,分九州再筑九鼎。如今洛书是在多宝道人手中,而九鼎和定海神铁也是老子以乾坤鼎所铸。看来,这个世界的后世传说,只怕又是另一回事了。

“八景宫圣人当曰之举,是未免天帝得到九鼎独大,或是人界帝王倚仗九鼎妄为。如今九鼎落在陛下手中,又有如此机缘,得以炼化九形,亦是天意,若能还原乾坤鼎之力,必可胜算大增。届时陛下执乾坤鼎以掌天界,正是顺理成章,诸仙慑服。”

黄帝说了一阵,神色愈发肃然:“只不过,要复原乾坤鼎,不仅要完全炼化九形,而且须身具河图、洛书之力,除此之外,还须玉鼑真人的那白玉鼑为引,吸收鼎魄,缺一不可。若非如此,乾坤鼎便无法发挥真正的力量,纵使偶尔能自显奇效,也无法被你掌控。”

张紫星颔首受教,忽然猛省:河图洛书还好办,河图就在身上,有通天教主的支持,洛书应该也不成问题,关键就是那白玉鼑!

当曰玉鼎真人自绝之前,请张紫星将那白玉鼑转交给弟子杨戬。张紫星敬其神通见识,成全了玉鼎真人薪尽火传之意,将白玉鼑给了杨戬。想不到这白玉鼑居然还有这样重要的作用!这样看来,玉鼎真人临死前,还不忘算计这一步。这样的敌人,也不知该是痛恨多一点,还是敬重多一点。

但这样一来,阐教那边又要多费脑筋了!还好,他手中有一个重要的俘虏,不知道可否利用这一点……张紫星心念电转,脑中隐隐出现一个计划的雏形来。

伏羲并不知张紫星的盘算,暗运法诀,轻轻招手。张紫星只觉体内河图之力涌动起来,那几个奇异的符号自动飘出体内。

伏羲说道:“陛下,这河图本为化解你身上魔功反噬之用,如今你魔体大成,也无须如此了。我这便运转河图,将内中力量转一些与你,你可静心吸纳。”

张紫星点了点头,没有再去多想,静下心来。

河图乃伏羲之物,自是心有感应,伏羲才收回,便露出惊色,问道:“陛下,能否让我一探你体内之力”

张紫星点了点头,伏羲手中射出一道光芒,罩住他,这光芒在张紫星的心中被定义为侦查探测类光线,所以身体并无什么感觉。

伏羲默默“探测”,面上惊异之色更浓,问道:“没想到陛下果然已经自行吸纳了河图之力,而且还有一股奇异的力量,竟似是……洛书!陛下何时见过洛书”

张紫星也感到吃惊,他从未主动“吸纳”过什么,究竟是魔体之故,还是体内乾坤鼎之故,或是其余的什么原因而洛书的事更让他奇怪,来火云洞之前也就和多宝道人打了一架,河图洛书两位老朋友见了个面,并没有什么吸纳之举,莫非是被河图拐带了进来

伏羲恍然大悟:“原来洛书竟是在截教之中,莫非当年八景宫圣人是问这多宝道人所借这所获洛书之力恐怕与你身上的真武灵诀有关……无论如何,你已身具此两者之力,又有九鼎在手,只须将玉鼎真人的白玉鼑取来,再炼化九形,便可成功还复先天至宝乾坤鼎之力。”

洛书和真武灵诀有关这又是什么秘闻张紫星见伏羲没有再提洛书,心道反正洛书河图之力已到手,也不深究,问道:“不知三位圣皇如何助我顶替那天帝之位昊天、金母均乃鸿钧所封。纵然本次能借杀劫之机,将这两人除去,我也没有资格执掌天界。”

伏羲说道:“只要陛下有决心取而代之,我等自会设法尽全力相助。但杀劫之中,变数众多,此事虽有谋定,是否能成还是看天。”

张紫星被三皇说得有些心动,暗忖世事难料,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如今杀劫正是凶盛之时,多一分助力就多一分希望,还是先借机获得三皇支持为上。

张紫星也清楚:三皇之所以有这样的打算,一来因为杀劫是重列天道的最佳时机,二来他乃天子至尊,又是命外之身,三来他本身有逆天改命的勇气、志向及不少三皇赞赏的因素。三合为一,故而成就了他这个“最佳人选”。

一念及此,他当即表示愿意对付昊天与金母,至于最后是否能成为天帝,还要看机缘与天意。

三皇最担心的是他虽然有勇气,但以人界帝王之身,对于天帝始终有敬畏之意。逞一时血气,为民与圣人争执倒还罢了,要他正面与天界为敌,甚至杀死天帝以取而代之,只怕还没有这个勇气和信心。故而一再试探,殊不知张紫星是个穿越众,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天帝不天帝,这一来,三皇最担心的问题根本就不成问题。况且,长乘道人与玄机真人两个天帝分身与他本有仇怨,瑶池金母又害应龙女魃,还排挤龙吉公主,张紫星原本就把昊天与元卿列为敌人名单,得三皇这么一说,自是顺理成章地应允了下来。

三皇见张紫星答应得痛快,而且丝毫没有露出畏惧之色,心中甚是高兴。由于眼下赵公明身中钉头七箭书,急需去西昆仑求药,张紫星也不在火云洞逗留,起身向三皇告辞。神农拿出返春延生丹交给张紫星,张紫星拜谢三皇,匆匆离去,三皇亲送他于火云洞口。

黄帝目送着张紫星的身影消失在阵法中,对伏羲问道:“皇兄,你观这天子如何”

伏羲答道:“此人乃大智大勇之人,方才答应对付天帝之时,目光清澈,并未有半分犹豫或惧色,也并非那等野心之辈,当可堪大任。我曾施神光探他体内,只觉内中力量十分繁复,除河图洛书之外,尚有阴阳二气。阴者,乃无上魔体之力;阳者,乃皇弟心经至阳之力,除此之外,尚有两股磅礴之力,分外惊人,那气势还在河图之上,必是先天至宝乾坤鼎。”

神农惊道:“两股莫非除了乾坤鼎外,这商天子尚有另一件先天至宝”

伏羲摇了摇头:“此事我也不知,但他力量越强,此事便越有希望。他乃命外之身,虽有大凶险,亦有大机缘,若能度过杀劫,成就必当远在我三人之上。”

黄帝露出欣慰的神色:“既是如此,我三人当竭力谋算那一件宝物,若他能度过杀劫,再得这宝物之助,封神以定三界,必可稳坐天帝之位。届时就算是道祖鸿钧,也绝不会有异议。”

伏羲沉吟道:“那宝物非同寻常,届时或关乎我等三人生死安危,两位皇弟可曾想清楚了”

黄帝、神农对视一眼,各露出坦荡无畏的微笑,一切不言中。

且说张紫星拿着返春延生丹离开火云洞后,本欲立往西昆仑,转念一想,菡芝仙近来不是正打算炼制乾坤返生丹吗不如让她带那些材料一同前往西昆仑,正好可请瑶真人帮忙补全那些缺乏的材料,将乾坤返生丹炼成,进而炼制三生返神丹。

想到这里,张紫星立刻联系菡芝仙,菡芝仙正与女魃在一座仙山采药,得到消息后,立刻赶来玄岳一带,张紫星考虑到四妹女魃也有被瑶池金母毒害过的遭遇,与西王母同病相怜,当可进一步拉近双方的关系,因此带着两女一同朝西昆仑而去。

在路过乐游山时,张紫星不禁想起了当曰相遇昊天上帝善尸长乘真人,后来在水底秘窟中,化蛇舍身救刑天的故事。不知怎么的,他忽然莫名其妙地想到了已几乎被自己遗忘的妲己来。

妖,真的是冷酷自私之辈吗

张紫星长叹了一声,也不知是在为自己叹息,还是在为已经逝去的化蛇,亦或是为……她

“到了!四妹,那便是西昆仑!”菡芝仙指着前方那云雾飘渺的玉山,对女魃说了一句,也使缅怀往事的张紫星清醒了过来。

行至西昆仑山下,张紫星见到了当曰的手下败将陆吾。上次混沌之形爆裂,张紫星爆发出以难以想象的凶戾之力痛殴陆吾,在这上古异兽“纯洁”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小的阴影。故而陆吾内心中对张紫星始终有种特别的惧意。

上回张紫星离开西昆仑时,曾被西王母以最高礼节亲送出门,陆吾心知此人来历必然不凡,得知三人的来意后,当下很有礼貌地请张紫星和二女在山下稍候,自己迅速上琼玉宫禀报西王母。

片刻过后,就见邓婵玉喜孜孜地冲下山来。

“菡芝姐姐!”邓婵玉高兴地向菡芝仙打了个招呼,余光却是不断朝张紫星瞥去。但当她的目光落在面容绝美的女魃身上时,却带着几分类似敌意的奇怪神色。在她看来,这位美丽的女子必然又是那“小贼”新勾搭上的相好。想到这里,邓婵玉狠狠地瞪了张紫星一眼,让他好一阵莫名其妙。

女魃看出邓婵玉的误解,微微一笑,请嫂嫂菡芝仙代为介绍。邓婵玉这才知道这位美女居然是他的四妹,而且与三弟应龙是夫妇。邓婵玉心有歉意,看向张紫星的目光缓和了下来,倒让当事人云里雾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未完待续)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